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赴死
    朵拉云浅拳头握紧,但最终,他屈辱的站起,道:“抱歉,亲王。”而他的老婆也被迫送出,走向奥森亲王,在奥森亲王的身边屈辱入座。

    朵拉瑞克却没多少骨气,他女伴去陪道林亲王,他也没什么情绪。

    随后,司米文迅速安排了不少美女前来救场。这一场盛宴就在这种沸沸扬扬,充满火药味下结束。奥森亲王当着朵拉云浅的面,抚摸着他妻子伊利斯的臀与胸。伊利斯含泪忍受。

    倒是巫以翔这次显得特别的规矩,所有人中,倒像他是唯一的好人了。

    这一顿饭绝对是朵拉绮雯这辈子吃的最难受的一顿,她觉得呼吸都要难受。她觉得她们人狼族好卑微,好卑微。

    和平,原来从来都不是靠祈求与妥协能得到的。

    盛宴结束后,奥森并不放过伊利斯。而是道:“这个女人我要了,我们在这边还要待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由这个女人来服侍我。”说完顿了顿,向司米文和朵拉云浅道:“你们没意见吧?如果有意见就只管说,我们立刻就走。我们血族一向不强人所难。”

    伊利斯闻言后脸色惨白,求助望向朵拉云浅。朵拉云浅双眼血红,拳头捏紧,但是他却撇开了目光,不敢去看伊利斯。伊利斯心中涌出难以言说的悲恸,她最后将求助的目光望向朵拉绮雯。

    朵拉绮雯在她目光望来的一瞬低下了头。她不敢看,她怕忍不住,当场爆发出来。但那可怕的后果,她承受不了。

    不过奥森一众虽然狂妄,却没主动要求见狼王。想来是狼王毕竟是狼王,怕太过分,被狼王给干掉了。

    奥森当真就带伊利斯去住处开始**了,虽然伊利斯年龄大了些,但是风韵犹存,这种干别人老婆的事情,并且是在对方知情的情况下干,给奥森带来很大的快感。

    朵拉绮雯陪着巫以翔在克比尔岛逛,坐的是朵拉绮雯的布加迪威龙。司机则依然是尼龙剑。

    车子启动后,朵拉绮雯忍不住怒问巫以翔,道:“你们这次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巫以翔眼中闪过一丝烦躁,道:“当然是谈跟你的婚事。”

    “不用谈了,你可以立刻带你们的人回去。什么时候结婚,在那儿,全部由你们来定,可以吗?”朵拉绮雯终是忍不住爆发出来了。

    巫以翔愣了一愣,他是个纨绔子没错。是个没心眼的东西也没错。不过他喜欢朵拉绮雯是没有假的。,在朵拉绮雯反抗的时候,他想要征服,什么话都骂的出来。但是此刻在她无助痛苦的时候,他居然有了一丝心疼的感觉。没有谁就是百分之百的坏蛋不是。

    “对不起,绮雯!”巫以翔充满了歉意,道:“我也不知道奥森叔叔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但是这次我父亲特别交代,一切由奥森叔叔做主,我没有办法。”

    这一刻,朵拉绮雯呆住了。

    陈志凌所说的话在她脑海里浮现,好,很好,血族果然是要灭我人狼族啊!朵拉绮雯悲哀的发不出声音,为什么上上下下,一个人都看不出来,都不愿意去正视。大哥这么爱伊利斯,居然为了所谓的和平,眼睁睁看着伊利斯去给奥森糟蹋。但是糟蹋之后就有和平吗?根本不可能。

    “巫以翔,我要你帮我一个忙。”朵拉绮雯突然郑重的说。巫以翔微微一呆,随即道:“你说吧。”

    “现在带我去见你父亲。”朵拉绮雯说道。

    “这……”巫以翔为难至极,父亲一向是不见外人的。

    但是心爱的女人目光灼灼,巫以翔终于一咬牙,答应了。

    尼龙剑当即打转方向盘,车子朝克比尔岛之外开出去。克比尔岛的码头有大的货船,负责运输来往的车辆。

    从克比尔岛到伯尼黑岛,一共两百里的路程。两百里如果是单纯的高速,三个小时都不用。但是这样开过去却很浪费时间。一直到残霞漫天时,朵拉绮雯和巫以翔方才到达伯尼黑岛。随后,由尼龙剑开车,朝伯尼黑集团的总部开过去。

    站在伯尼黑集团总部前,朵拉绮雯望着天上的残霞。那残霞如血一般绚烂凄美。她再看了眼这血族的总部,森严宏伟,就如亚历山大帝的王宫一般。

    巫以翔带着朵拉绮雯朝总部里走去,尼龙剑则在外等待。

    穿过林荫道,庭院,庄园,见识了各色的建筑。这里面俨然就是一个国度,宏伟,一切井然有序。从进入伯尼黑岛时,朵拉绮雯就感受到了血族的威严与铁血。但是进入这个王宫之后,她却感受到了祥和。

    夜色降临!

    血族总部的灯光亮了起来,庭院的喷泉绚烂的喷出,流光溢彩。

    草丛里也有灯光映照出来,这儿俨然就是一个极其现代化的王宫。

    如果是拿来给人观赏,一定有络绎不绝的游客。但这座王宫是无限神秘的,没有巫以翔的带领,朵拉绮雯连进都进不来。

    一直以来,血族的人自由出入人狼族的总部。但是人狼族的人,很少有能进入到血族总部的。

    巫以翔带着朵拉绮雯来到巫空盛的别墅前。先让在门外的守卫去通报巫空盛一声。

    那守卫自然不敢怠慢巫以翔这位少爷,立刻回身进别墅。

    大约五分钟,这五分钟对于朵拉绮雯来说是一种煎熬。五分钟后,守卫前来通报,朵拉绮雯可以进去,巫以翔就不必进去了。巫以翔微微一惊,想再说什么时,朵拉绮雯却已迈步随守卫进入别墅。

    朵拉绮雯无心去看别墅的奢华,随着守卫穿过走廊,最后来到了巫空盛的会客室里。

    巫空盛此刻穿着黑色的短袖衬衫,他的身材真是够壮硕的。壮硕中蕴含着一种让人心颤的力量。

    巫空盛坐在老板椅上,手中把玩着一支钢笔,脸色淡淡。

    朵拉绮雯在办公桌前立定,守卫退下。

    朵拉绮雯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巫空盛本人,她扫了一眼巫空盛便即垂下头。心中不免觉得异样,因为她感觉不出巫空盛的气势和威严。就像他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而且是正在发福的中年人。

    而朵拉绮雯每次面对狼王时,总是能感觉出狼王的无上权威,不容忍任何人的违逆,甚至带着一丝暴躁。

    朵拉绮雯瞬间明白过来,是了,巫空盛已经不需要任何威严,气势来彰显他的权威了。因为他已经凌驾在血族和狼族之上。即使他什么都不做,也无人敢违逆。这就是他的境界,无法即有法。而自己的父亲狼王是那样的想要握住他的权威,但是对于血族的软弱永远是死伤。越歇斯底,越是苍白。

    “朵拉绮雯向巫族长问好!”朵拉绮雯微微鞠躬,声音清淡,不卑不亢。

    巫空盛扫了一眼朵拉绮雯,忽然淡淡一笑,道:“你今天忽然来见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朵拉绮雯抬头,直视巫空盛,道:“巫族长,我来只是想请问,是不是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改变不了您的决定?”

    这句话说的很有深意。但是朵拉绮雯相信巫空盛是懂的。

    巫空盛微微意外,随后却直言不讳的道:“对!”

    朵拉绮雯脸色顿时煞白,说不出一句话来。好半晌后,她一字字艰难道:“我能否请求您收回这个决定,只要您放狼族一条生路,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听从。”这是一种无比卑微的请求。

    巫空盛看了朵拉绮雯一眼,淡淡道:“绮雯,你是个很不错的孩子。只是可惜,你生错了地方。你若是我的女儿,必然能有一番大的作为。现在,你回去吧,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决定,那么你就给自己去留条后路吧。”

    朵拉绮雯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血族王宫。

    她已经知道,无论再怎么求,都改变不了巫空盛的决定。巫空盛要灭人狼族,是他的千年大计,任何人都无法去动摇他的决定和意志。他是千年的老怪,意志力何其的坚韧,决定的事情那就是一言九鼎,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朵拉绮雯离开血族王宫时,巫以翔想要跟着,朵拉绮雯却已不给他机会。“滚!”这是朵拉绮雯对巫以翔吼出来的。她不用再有任何忍受,忍受是为了族人的和平。如果忍受都改变不了结果,为何还要忍受呢?

    这就好比讨好上司是为了加薪升职,但是我讨好你,你还要开除我。我为什么还要讨好你呢?

    巫以翔被朵拉绮雯吼了一通,顿时愤怒了。但是这时候他却找不到发泄口,因为朵拉绮雯似乎已经豁出去了。巫以翔气闷不已,觉得被朵拉绮雯给耍了,又有些怨怪父亲,觉得肯定是父亲给朵拉绮雯难堪了。当下立刻到父亲的别墅去见父亲。

    “父亲,您到底对绮雯说了什么?”巫以翔愤怒的质问巫空盛。

    巫空盛淡淡的道:“翔儿,你既然回来了就别再去人狼族那边了。至于这桩婚事,也不用谈了。”

    “为什么?”巫以翔不乐意了,大声质问。

    巫空盛道:“你这个傻小子,都看出来的事情,偏偏你看不出来。朵拉绮雯不过是一个女人,你的眼光不要如此轻浅。”

    巫以翔气闷道:“绮雯不是一般的女人。”

    巫空盛道:“对,这个朵拉绮雯确实很不一般。你喜欢倒也正常。翔儿,看机会吧,有机会我把她给你抓回来。不过她只能当你的奴姬,你玩玩就好,敢动感情,我就杀了她。”

    “为什么?”巫以翔道。

    巫空盛道:“照我的话做即可,难道我会害你不成。好了,你下去吧。”最后一句话蕴含了不容反驳的威严,巫以翔虽然得巫空盛疼爱,却也不敢再造次,当下退了出去。

    朵拉绮雯也没有坐尼龙剑的车,而是直接去坐船前往英吉利岛。

    深夜十一点,英吉利岛。

    陈志凌接到朵拉绮雯的电话后,赶到了码头。码头的另一边很僻静,可以沿着海滩前行。这儿岛屿林立,海滩是常见的风景,所以并没什么游人。再则这儿的海滩没有养护,显得也有些脏乱。

    月色如水!

    朵拉绮雯着白色仙女长裙,真如仙女一般。海风吹拂,发丝飞扬,裙裾飞舞,真个美到了骨子里面。

    陈志凌则是穿黑色休闲衬衫,黑色薄外套。清秀,俊逸,目光里充满了智慧和深邃。

    朵拉绮雯不得不承认,陈志凌是她所见的男子中,最令她觉得赏心悦目的一个。尼龙剑虽然也不错,但比起陈志凌来,少了一份大气和贵气。

    “好像我们每次见面都是晚上。”陈志凌忽然淡淡一笑,说。他和朵拉绮雯漫步在海滩上,海潮起伏之间,有隐隐的波涛惊岸声。

    朵拉绮雯却没理陈志凌这茬,停下脚步,面向大海。大海一片深邃,远处有灯塔照亮。她沉声道:“我刚才去见了巫空盛,他的决定没人能够更改。而且,他故意放我离开,就是想让我忍耐不住,挑起事端。如此他就可名正言顺的发动攻击,他这是要给他手下的人一个由头,不兴无名之师。”

    “那你决定如何做?”陈志凌沉声问道。

    朵拉绮雯道:“他是狼,我们是羊。我们忍耐一时不给他机会,他总会找出机会,总会更加变本加厉。直到我们终于忍不住……这就是他的目的。”

    “你的打算呢?”陈志凌问道。

    朵拉绮雯摇头,道:“我不知道。如果我的族人全部众志成城,加上我们两千族人的力量。这些力量虽然比不上血族,但是我们疯狂反扑起来,也绝对能让血族损失惨重。他们又怎敢如此肆无忌惮?”

    陈志凌沉吟着,缓缓说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既然已经明白了一切,就不应该再犹豫。后果在你心中。但第一枪,总要有人开。在开之前,你可以想想可能面临的后果,如何将后果和损失降到最低,这才是你目前应该考虑的。”

    “第一枪,总要有人开。”这句话让朵拉绮雯心中一凛。在这一瞬,她心中突然有了决定,眼中绽放出精光来。

    “在对付血族的这件事情上,绮雯小姐,我很愿意出一份力。”陈志凌见状,立刻主动请缨。

    “不用了。”朵拉绮雯道:“你一个人的力量改变不了什么。如今我们狼族危在旦夕,还是不要把陈先生您牵扯进来为妙。”顿了顿,真诚的朝陈志凌一鞠躬后,道:“不过不管如何,我都多谢陈先生您的醍醐灌顶,若是将来我朵拉绮雯有机会生还,必当再次重谢陈先生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