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长老也怕死
    道森格尔脸色并无变化,不再多说。陈志凌见状,便心中有谱。这家伙还真没骗自己。

    希尔自从被抓了之后,表现出强烈的求生意志。他的求生意志就是投诚,极其的合作。

    这个圆滑的小虾米极其怕死,陈志凌本来无意留他性命的。见状却也动了心思,留下来。当然,这种人也不能重用。鉴于对血族的未知,陈志凌将他当做了活情报。

    此刻,希尔被关在香港的官家监狱里。陈志凌让李红泪将希尔带到倾城集团来。希尔的实力在化劲之间,不过有血元真气也算是不好对付。为了应付他暴动,陈志凌这边给他注**病毒以及软骨药剂。

    大楚门内,陈志凌的办公室里明亮宽敞。新来的秘书文茜要给陈志凌开暖气,陈志凌挥手阻止。他岂会畏惧这一点寒冷。

    下午两点,希尔到达陈志凌的办公室前。

    由秘书报告,陈志凌坐在老板椅上,正玩着小猫钓鱼的游戏。闻言便道:“让他们进来。”

    希尔穿了一身蓝色的囚服,他的脚步虚浮,胡子拉碴的,看起来狼狈的狠。李红泪将他送进来,便恭敬的站在一边。

    陈志凌喝了一口手边的茶,发现茶水不够了,起身想去添开水。李红泪眼疾手快,忙过来拿起陈志凌的杯子,道:“门主,我去。”陈志凌点首,又对希尔淡淡一笑,道:“知道我找你来是做什么吗?”

    希尔正是因为懂华夏话,才被派过来,他本来以为到华夏来,可以品尝华夏姑娘。谁想到是这个悲惨境遇。如今陈志凌问起,这家伙立刻诚惶诚恐,献媚道:“门主,您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陈志凌微微一呆,随即呵呵笑道:“门主?我可不是你的门主。”

    希尔立刻道:“门主,我愿意为您效犬马之劳,还请门主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

    陈志凌笑道:“这么说,你想加入我大楚门?”

    希尔连连点头,道:“是,我做梦都想加入大楚门,求门主给我这个机会。”

    陈志凌道:“但你是血族的人,被发现了,于你于我只怕都不好。”

    希尔怔住,立刻又道:“我可以改头换面。”陈志凌道:“希尔,有一点你可能没搞明白。你的修为不怎么样你明白吗?我用你这个人还要担风险,你要告诉我你的价值在哪里。否则我觉得杀了你一了百了,何必耗费心神功夫?”

    希尔听出了陈志凌话中的寒意,瞬间冷汗浸湿背心,扑通一下跪了下去,道:“门主,求您给我一条生路啊!我该告诉您的,我全部都会说。我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我活着也绝不给您添麻烦,您给我一条活路啊!”

    “说说你的价值,价值在哪里?”陈志凌淡淡道。又道:“你要知道,我手下有很多人,都要吃饭。我收留一个没价值的人,不符合起码的价值观。我并不是搞慈善的。”

    希尔陷入天人交战,沉默半晌后,道:“门主,如果我告诉您一个惊天秘密,您是不是就给我一条活路?”

    “那要看你这个秘密值不值了。”陈志凌说道。

    希尔咬牙道:“大气运会降临东方,届时血族会……”

    陈志凌道:“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们还有三大长老,个个都是通玄高手。还有十二亲王,十六公爵,八十八子爵,三千血徒。”

    希尔张大了嘴,做梦也没想到陈志凌居然已经知道了。

    希尔沉默一瞬,继续道:“血族有供奉血神,血神届时也会出现。”

    “这个我也知道。”陈志凌道:“看来你还真是没有任何价值,只会说一些过期的信息。”

    希尔满脸都是惊惧的汗水,他忽然一咬牙,站了起来,面对陈志凌。陈志凌微微一怔,难道这小子被逼急了,要反抗不成。但随即,陈志凌放下心来了。因为希尔并没有这个打算,而是咬牙道:“那门主是否知道血神已经几乎要成就鬼仙了,这且不说,血神还有神魂不碎的能力。”

    “什么意思?”陈志凌皱眉道。

    希尔见到陈志凌终于感了兴趣,便道:“血神的神魂几乎已经不破,就算被打碎,也可以重新凝聚。”

    陈志凌道:“怎么可能,神魂比之**都要脆弱。按你这个说法,他岂不是已经没人能杀死。既然如此,他何必不去度雷劫,成就纯阳鬼仙。”

    度雷劫,不是等雷劈上身,而是神魂纵入雷电层中。让雷电淬炼神魂,沾染纯阳,从此就可逍遥世间,不惧怕任何因果报应。

    这些东西,陈志凌虽然没修炼过。但是万法同源,一法通则万法通,基本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不度雷劫,血神可以永世存在。度雷劫,有很大的风险。血神自然不愿意去度。”希尔说道。

    陈志凌微微不耐烦,道:“别藏着掖着了,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血神凭什么可以神魂不碎?”

    “因为太阳金经!”希尔道。

    陈志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太阳金经。自己之前还在想找到这玩意儿。没想到居然误打误撞从这个希尔口中知道了下落。

    有了太阳金经,安若素就可以修炼,就可以自由出现了。

    “什么太阳金经?”陈志凌故意装作不懂的问。

    希尔道:“我不懂太阳金经,但是根据族里的传说,神魂修习太阳金经后,即使神魂受很严重的伤,也可以通过观想恢复如初。除非是被彻底轰碎,不然都能通过观想恢复。这部经书据说是从东方流传到西方,乃是当世第一的奇书。如果门主您得到这部经书,也可以通过冥想之法,使得神魂出窍。当初血神本身也是血帝级别的高手,却就是因为太阳金经,成就了不死身。”

    希尔这个家伙居然用长生来诱惑陈志凌。

    陈志凌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献媚的希尔,他是如来大巅峰的修为,心志坚如磐石,见巨宝而不心动。这点定力他自然是有的。

    普通人,见重宝会有危险,导致心志丧失。比如一个普通人突然中巨奖,有的人就干脆死了。

    而陈志凌,却绝不会因为这些诱惑而所动。他清楚的很,神魂出窍是非常不简单的事情。尤其是自己这种高手,神魂和肉身已经非常契合,根本不可能出窍。出窍都是那些身体虚弱的人才有可能。

    至于希尔说他们的血神为什么能出窍,估计其中还是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太阳金经现在何处?”陈志凌淡淡问道。

    希尔怔住,半晌后道:“太阳金经是族里的重宝,我的地位卑微,实在不知在何处。”

    陈志凌扫了眼希尔,希尔连忙垂下头,他的表情中透露出的恐惧并不是在作假。陈志凌也相信他并不知道太阳金经在那儿。很简单的道理,自己有这种宝贝,也不会让下面的普通成员知道。

    “好了,看你还算坦诚。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你先到我面前来。”陈志凌说。

    希尔一怔,看了眼陈志凌,心想说什么话必须到大哥您面前啊,您该不会是好那一口,要爆菊吧。不管怎样,希尔还是战战兢兢的来到了陈志凌面前。

    陈志凌道:“我会在你丹田里输入一丝暴龙真气,你不要试图抵抗,否则是自讨苦吃。”

    希尔当然不敢抵抗,他的血元真气跟陈志凌的暴龙真气比起来,差的远了。他反倒有丝欣喜,陈志凌肯控制他,那就代表不会杀他了。

    输入真气控制住希尔后,希尔恭敬退后几步。陈志凌坦言道:“希尔,我实话跟你说吧。弗兰格被我杀了,不止如此,你们这边来了一个费尔多,也被我杀了。现在你们的长老,道森格尔也成了我的阶下囚。”

    希尔长大了嘴,合不拢。他当然相信陈志凌不会说谎,因为这些人物名字陈志凌是杜撰不出来的。他不敢置信的是陈志凌如此厉害,杀了费尔多和弗兰格两位公爵便也罢了,连拥有无上神通的长老也抓了,太不可思议了。

    陈志凌又道:“我在道森格尔的丹田里放了一丝真气,按照理论上来说,他是没有道理破掉我的真气的。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特意来问问你,这么做,是不是绝对安全?如果我出事了,你体内的真气就会爆掉。我的命跟你的命现在是相连的,你最好不要想骗我。”

    希尔闻言微微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阴毒的光芒。陈志凌看在眼里,他很清楚希尔现在想的是什么,就跟他叛族本来感到很惶恐不安,但是如果还有一个长老级别的人跟他一起叛了,那他就会觉得心安很多。所以此刻的希尔对陈志凌是真诚的。希尔道:“门主,长老的血元真气已经到了血皇级别,您的真气在他丹田内,他可以用春风化雨的办法来慢慢破除。”

    陈志凌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狗日的道森格尔,果然在搞鬼。当下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怎么才能牢牢的将他掌控在手中?”

    希尔道:“这个简单,他要破解您的真气,必须春风化雨慢慢来。就算以他的本事,也必须要一年的时间。而且这个事情,别人也无法帮忙,丹田核心,谁都帮不了。您可以每年给他上一次真气,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陈志凌当即了解,站了起来,拍拍希尔的肩头,道:“好,你的表现很好。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去监狱了。”说完又对李红泪道:“这个人以后你带着,给他换个身份换张面孔。”

    “是,门主!”李红泪道。

    希尔也忙感恩戴德,道:“多谢门主,多谢门主!”

    陈志凌起身,不再理会这茬。他要再去见见道森格尔。

    地下室,虽然外面正是中午两点半,阳光明媚。但是地下室里却是密不透风,炫白的灯光照在道森格尔身上。此刻的道森格尔无比萎靡,狼狈。他在全盛时期,犹如地狱之王,无人敢直视。此刻却是什么气势威风都没有了。

    陈志凌一进地下室来,便道:“长老啊长老,您这小算盘打的可真好啊。我给你下的真气,你一年之后悄悄化解掉,最后再悄悄干掉我。那就谁也不知道你是否叛族了。你刚才告诉我这么多信息,无非就是想要取信于我,是也不是?”

    道森格尔眼中闪过惊骇之色,实在不明白陈志凌怎么会知道这个致命的小秘密。

    “长老,看来你还是没有诚意啊!世间荣耀数百年,一指之间,你便是黄土一呸。一切繁华俗世,美酒权力都与你再无关系。”陈志凌手中出现那把森寒的匕首,上前突然一送,半截刺进道森格尔的胸膛里,陈志凌顺带着一绞,让他的伤口拉大。随后,陈志凌抽出了匕首,道森格尔的胸膛的血液便跟不要钱似的汩汩流淌起来。

    陈志凌收了匕首,一震之间,匕首上一滴血液都不再有。他对道森格尔道:“长老,你就慢慢的在这儿享受死亡盛宴吧。”说完转身就走。

    道森格尔脸色煞白,他无法控制住流出的血液。他同样明白了一个道理,陈志凌来就是给自己下马威,要自己彻底臣服妥协的。如果自己真不妥协,他会让自己真的死掉。

    陈志凌眼看就要走出地下室,道森格尔天人交战,终于在最后一刻忍不住出声,道:“不要走!”

    陈志凌停住身形,却不回头。

    道森格尔艰难的道:“求你给我一条活路,我以后会完全臣服于你,听你差遣。”

    “要臣服,就要有臣服的样子。加上我诚意待你,你斗胆骗我,这笔账怎么算?”陈志凌回过身来,淡淡的道。

    道森格尔咬牙,眼中闪过极度屈辱之色。

    陈志凌也不勉强,转身欲走。

    道森格尔扑通一下,跪了下去。他缓缓朝陈志凌磕头,连磕三个响头。这位通天的长老,数百年修为的大圣,即使在血族之中,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此刻屈辱的下跪了,在他抬头时,眼角有浑浊的泪水。为了活着,他抛弃了所有的尊严,只为了活着。

    他活了数百年,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死亡的含义。也对所有的道理都理解的透彻,一些人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牺牲性命。但是死后得到什么?仅仅是纪念碑上的一个名字。而且又有那个后人会去真正的纪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