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 太阳金经
    陈志凌陪欧阳丽妃吃了午饭后,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的白色衬衫,穿了一件黑色薄皮外套,随后便又朝倾城集团赶去。毕竟血族这个事情不解决,他实在难以心安。

    倾城集团的地下室里。灯光明亮,道森格尔的地位很惨,直接坐在地上,这地下室里堆放了不少杂物,有很浓的灰尘味儿。

    也没有凳子,所以道森格尔这位尊贵的长老只能坐在地上,跟一个老囚犯似的。

    陈志凌独自进入地下室,大门关闭后。陈志凌来到道森格尔面前,半蹲着道:“一直忘了问长老的名讳,倒是我的失礼了。怎么称呼?”

    道森格尔冷淡的瞥了一眼陈志凌,却不说话。似乎是懒得理会陈志凌。陈志凌也不生气,淡淡道:“长老是聪明人,何必要做些不聪明的事情。我问什么,你最好老实的回答。我再问一遍,你怎么称呼?”

    话中的寒意让道森格尔打了个寒战,道森格尔知道眼前的青年绝不是什么善茬。他想了下,跟陈志凌置气,一点好处都没有,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当下深吸一口气,屈辱的道:“道森……道森格尔!”

    陈志凌微微一笑,道:“道森格尔,好名字。这么好一个名字,如果淹没在历史之中,确实是可惜了。”

    道森格尔默不作声。

    陈志凌道:“道森长老,比起你来,我应该相对慈悲多了。你昨天坚持我要断手,下跪。你看我并没有坚持要你下跪。大家立场不同,我做出一些冒犯的事情,还请你理解。”

    道森格尔心中微微一动,他从陈志凌的话中听到了一线生机。

    陈志凌接着道:“杀了长老你,我也确实害怕贵族的疯狂报复。死几个小卒子,你们还可忍受。但是死了一位长老,再忍下去,那就成乌龟了。所以,我是非常不想杀长老你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道森格尔的底气足了一些,冷声道。

    陈志凌瞥了一眼道森格尔,道:“道森格尔,你这个语气要改改。跟我说话麻烦你客气一点,至少称呼个您字,明白吗?”

    “你……”

    “啪!”陈志凌一个耳光重重甩了过去。道森格尔脸颊再度红肿,他一股子怒火往上从,恨不得生吃了陈志凌。陈志凌站了起来,道:“做人要识时务,别给你三分颜色就给我开染房。你以为我会怕你们血族的大队人马?我有什么好怕的?怕的应该是你,因为不管什么后果,你都要先承受我给你的恶果。”

    道森格尔陷入沉默,他收敛了怒气,垂头下去。

    陈志凌继续道:“现在我就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是想死还是想活?如果想死,我们没有必要谈下去了,我会成全你。如果想活,我们就好好谈谈。”

    “我……”道森格尔抬头瞥了眼陈志凌,他觉得陈志凌应该不敢杀他的。但是陈志凌此刻的语气又是如此的肯定,让他心里发毛。

    “我需要考虑考虑。”道森格尔最终说道。

    陈志凌微微一怔,随即淡淡道:“还是我帮长老做决定吧。”说话间,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军用匕首。

    军用匕首在陈志凌手中翻转,陈志凌将匕首比在道森格尔的咽喉上,道:“生死就在一念,死了一了百了。死了,一切都是过眼云烟,是死是活呢?嗯?”匕首缓缓用力,朝道森格尔的脖颈切去。刀锋森寒,殷红的鲜血拉成一条线。陈志凌的力道把握的很好,一丝一丝的拉,让道森格尔时刻感受这种死亡越发临近的感觉。道森格尔有那么一瞬,想要慷慨就义。但是突然,他脑袋里惊雷般的一闪。道森格尔啊道森格尔,你是位高权重的长老。你苦苦修炼,才有今天的修为。你如果死了,谁会记得你?是大哥巫空盛?还是二哥斯莱克?

    记得你又有何用?你已经烟消云散,你不在人间,你只会成为一粒灰尘,任人践踏。

    活着,就有一切荣耀的可能。死了,将是永世的沉沦。一时的痛快骨气算的了什么?

    不,我绝不能死!

    道森格尔惊出一身冷汗,连忙道:“不要杀我。”

    陈志凌见这老家伙终于妥协,长松一口气,收回匕首。

    “你想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道森格尔这时候十分光棍的道。

    陈志凌来回踱步,这家伙答应的太快,自己还没想好呢。当下沉吟着先道:“你要活,就是答应合作。合作要拿出诚意来,你们血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得先告诉我。”

    道森格尔微微一怔,随即道:“我们血族现在养精蓄锐数百年,等的就是这个大气运降临。根据法典的指示,大气运降临在东方,也就是你们华夏。到时候,我们血族会全部迁移过来,争夺这个气运。”

    陈志凌不禁失色,道:“怎么争夺?你们想对我们国家做什么?”

    道森格尔道:“我们不会破坏你们国家的政策,制度。但是我们的计划是掌控所有地下世界,和你们的政府分庭抗礼,也和平相处。到时候,我们会将你们国家的经济掌控在手上。我们血族之人,在这片大地上,成为暗夜的王者。不受你们法律约束。”

    陈志凌眼中绽放出寒芒,道:“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们无论烧杀抢掠,都会成为合法。我们的平民只能忍着?”

    “是的!”道森格尔说道。

    陈志凌怒了,道:“这种畜生行径你们也干的出来。文明是在进步,你们难不成还想像岛国鬼子一样,上演一次大侵略?”

    道森格尔沉声道:“大气运降临,我们血族隐忍数百年,为的就是这个机会。烧杀抢掠,不在计划之中,但是也无可避免。我们的子民就像是被饿了太久的饥汉,如今一旦到了这片全是羔羊的地方。他们不可能不下手。”

    “只怕你们是想的太简单了一些,你们隐忍数百年。但我们中华大地传承上下五千年,高手层出不穷,岂是你们想要入侵就可入侵的。”陈志凌道。

    道森格尔道:“我们没有小看你们,只不过,我们的实力你们想象不到。到时候,血族会让你们所有势力惊讶。”

    “好,你详细说说你们的势力到底有多恐怖。”陈志凌沉声问道。目前道森格尔长老透露出来的信息确实让陈志凌震惊了。这帮人已经在图谋中华大地,这个大气运的降临,对中华大地来说,绝不是好事。到时候,只怕光明教廷,不周神山这些势力都会蠢蠢欲动。包括了沈门,西昆仑。

    不过势力越多,陈志凌也不必独自承受所有压力。沈门,西昆仑虽然跟自己不合,但是肯定也不会跟西方势力合作。

    到时候绝对是一片乱象,中华大地这边,想要合作起来也是不可能。至少自己绝不会和沈门合作。西昆仑冷傲孤立,也怕是不会合作。

    自己这边不合作,血族那边只怕也不会跟光明教廷合作。这个也说不准,当年八国联军不是联合了?

    陈志凌心念电转,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不管这些势力怎么合纵连横,战火都是在中华大地上。这绝对是中华大地的一个灾难。

    对于将来的乱象,陈志凌义不容辞的会去为国尽力。有多大的能力,就尽多大的责任。到时候如果自己都不站出来,这个国家还有何希望。并不是说除了他陈志凌,就没人能帮忙,而是陈志凌身为中将,一身本领却选择袖手旁观,怎不让国人心寒。

    所以此时此刻,了解对方的实力很有必要。而且陈志凌也要开始未雨绸缪,做好将来乱象的准备,保护好家人不被波及。

    先保护家人,再谈更高的理想,否则一切都是个笑话。

    至于先国后家的言论,也不过是统治者的一种洗脑。

    道森格尔没有丝毫的犹豫,老家伙现在已经清楚的意识到陈志凌也是个人精儿。骗他没有好下场。

    “我大哥二哥的修为已经是血帝级别,任何一个拿出来,都不会逊色你们基地的首领。”道森格尔道。

    陈志凌不以为然,道:“当初西昆仑的李易也是自认可比首领,结果是一拳都接不下来。首领的恐怖,你们不交手,永远想象不到。”

    道森格尔道:“这个我不与你辩解,各自有各自的看法。不过血族之上,还有至高无上的血神存在,血神自我封印。到时候,等大气运降临,我们会请血神降世。”

    陈志凌道:“血神又是什么?你可别唬我,听着你是在给我讲西方玄幻故事。要不要来两条黄金巨龙?”

    道森格尔脸色严肃,道:“血神是我们血族至高无上的存在,我绝不会拿血神来开玩笑,之所以告诉你,也是希望你早做准备。因为从目前来看,我和你会成为一条线上的蚂蚱。到时候有我的帮忙,里外合作,要保全你并不难。”

    陈志凌自己自有算盘,当下也不辩解,道:“血神到底是什么存在,自我封印也太虚了一点吧?”

    道森格尔道:“血神是血元真气的起源,他是一具拥有无上神通的神魂。因为害怕因果,害怕遭到雷劫,所以一直处于封印状态,企图瞒天过海。不过到时候,大气运降临,血神就可以名正言顺出山了。”

    “一具神魂,厉害归厉害。但是终究是阴物,据我所知,没有度过雷劫。依然是害怕像我们这种精气如狼烟的高手。一滴血的阳刚就可以让他十分不畅。”陈志凌说道。

    陈志凌的这个说法没有错,任何鬼魂都害怕男人的血。因为阳刚,而像陈志凌这样的血液,那就是最厉害的杀器了。

    道森格尔道:“血神蛰伏这么多年,我们不知道他如今是不是鬼仙,但估计已经不远了。况且,血神就算杀不了你们这些高手。但是他可以藏身于灵剑之内,配合我大哥巫空盛斩杀你们。神魂大成之后,飞天遁地,无穷变化,已经是真神。”

    “还真有这种大神通存在。”陈志凌喃喃道,随后又道:“未必我们中华大地就没有这样的灵物出来相助。天道终究是平衡的。”

    道森格尔道:“到时候,大家都想着捞上一笔。你们这边就算有类似血神的大神通,只怕也不会帮到你们。”

    陈志凌道:“那也未必。我们华夏人平时喜欢内斗,不过你们把我们逼急了,也会爆发出你们想象不到的团结来。好了,不说这了,你继续说说你们另外的势力。”

    道森格尔道:“十二亲王,每一个的力量都堪比你们内家修为的混元初期。而且十二亲王练有无上弗洛神秘术。”

    “弗洛神又是什么?”陈志凌纳闷了。

    “是血族的秘术,你们没办法复制。必须配合血元真气,彼此在一定的磁场里,全部配合弗洛神秘术的心法,能够做到心意相通。到时候十二亲王就如一人一般灵活,来回击杀,可斩杀一切。”道森格尔说道。

    陈志凌再度抽了口寒气,尼玛,这弗洛神如果是真的,那绝对是可怕的。十二个混元初期的人物,心意相通,上下左右连环攻击,这尼玛谁都无法挡住啊!

    道森格尔看了陈志凌的脸色变化,又继续道:“十六公爵的功力不够,修习不了无上弗洛神**。但是他们个个的实力都如弗兰格一般。不过现在被你杀了两个,也只剩下十四位公爵。除开这些势力之外,我们下面还有子爵八十八名,底层血徒三千。这些人的修为虽然已经对你这样的人构不成威胁,但是他们联合在一起,左起乱来,恐怕没有任何军队能够挡住。除非你们国家连城市都不要了,大面积轰炸。但这是不可能的。”

    “血徒是什么情况?”陈志凌的脸色很难看,他实在没想到血族的实力已经恐怖到了这个地步。

    “每一位血徒都拥有血元真气,其实力和你们的内家拳暗劲巅峰差不了多少。有的血徒,实力也相当于化劲,而且这个比例占的成分不少。”

    陈志凌暗自沉吟,沈门有三千白袍已经震慑上面。但是三千白袍也顶多就是三千血徒的实力。而血族的血神,三大长老,以及十二亲王,这些势力才是真正可怕的。

    自己的力量还是相当的弱小啊!这一刻陈志凌深深的感觉到了这个事情。

    自己这边大楚门成员,全部加在一起不超过三四五名。另外加上安腾,相川,古鲁斯,海青璇,段鸿飞这些人。一起也不过百来名。自己这点可怜的实力无论是跟沈门还是跟血族对撞,都会被瞬间碾为霰粉啊!

    西昆仑之前想与政府合作,如果自己能跟西昆仑合作起来,倒有一拼之力。

    心念电转之间,陈志凌意识到道森格尔是一个宝。掌握住他,将来会有许多意料不到的惊喜。当下道:“道森长老,既然我们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按照道理来讲,怎么也不该把您当做阶下囚来对待。但是我这么放了您,以您的本事,只怕转手杀了我,一切都万事大吉。”

    “你想如何,只管说吧。”道森格尔道。

    “长老您的修为很古怪,我不确定注入什么病毒是否管用。还是您自己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掌控您的生死最为放心,只要您说的让我满意,带着诚意合作。我随时放您离开。”陈志凌道。

    道森格尔陷入犹豫,半晌后道:“我可以接纳你的真气进入到我的丹田之中。如此一来,你掌控你的真气,就等于给我埋了一颗炸弹。丹田之内,不论是什么高手,都无法去驱除其中的真气。因为丹田是我们血元真气的大本营,核心地带。如果我们不放开心怀,也无人能进入。”

    陈志凌道:“这个主意不错,不过有一点我必须提醒长老您。并不是说您派高手来杀了我,我的真气就会消失。相反,我的暴龙真气会随着我的死去,而产生狂乱。到时候,不知道丹田被爆开,您是否还能活。”

    道森格尔微微变色,又微微一叹,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无话可说了,你来吧。”

    陈志凌微微一笑,随即一掌贴在道森格尔的腹部之上。暴龙真气随着输入,一丝最纯最烈的暴龙真气进入道森格尔的身体之内,直奔其丹田。

    一路上,陈志凌感受到了道森格尔血元真气的雄浑。只要道森格尔意念一动,立刻可以灭了自己这丝真气。就像是在进入守卫森严的皇宫一般,现在被君王放行,所以可以畅通无阻。但是这丝真气只要接近了君王,那么再多的守卫也是白搭。

    陈志凌的暴龙真气顺利进入到道森格尔的丹田之内。随后,陈志凌收手。道森格尔看向陈志凌,道:“你现在可以放我了吧?”

    陈志凌淡淡一笑,道:“还不着急,你的话我始终不敢全信。有件事你可能想不到,你们派来的一位子爵希尔,他并没有死,而是被我抓了。我去找他问个究竟,如果长老你骗了我,呵呵,那就别怪我陈志凌辣手无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