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黑夜幽灵
    “怎么可能……”宋嫣不可置信,杀了老怪物都没这么惊讶啊!要知道抓一个人和杀一个人是有区别的。跟水里的鱼一样,你要活捉,和杀死这条鱼,绝对是杀死容易些。

    “属下也觉得诧异,但事实确实是如此。”黑夜幽灵说道。

    “指不定是用了什么阴谋诡计。用阴谋诡计取胜,终究是奇淫技巧,难成大器。”宋嫣随即不屑的道。

    黑夜幽灵忽然喊道:“少小姐!”语音加重,与以往显得微微不同。宋嫣微微一怔,道:“嗯?”

    “有几句大不敬的话,属下不吐不快!但这也是本着对少小姐您负责,对首领敬责!”黑夜幽灵说道。

    宋嫣虽然高傲,但是也不是残暴无道之人。她的命才被黑夜幽灵救过,又怎么好意思不让他说。“你说吧,我听着。”

    “我不知道您为什么对陈志凌此人如此成见之深,但是老怪物的修为您也看到了。对付这样的怪物,能够将其抓住,已经说明一切。不管他用什么阴谋诡计,那都是他的本事。一个没有绝对本事的人,再厉害的阴谋诡计,也别想抓住老怪物。”黑夜幽灵继续道:“属下对沈默然和陈志凌两人都有过观察,陈志凌也绝不是您口中的废物。他的天资,领悟力,应变能力都不弱于沈默然。差的是一点点时间,而且,您说他优柔寡断,属下也不觉得。至少,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不知所谓!”宋嫣道:“他自然是有些本事,否则如何得我师父看重。有血有肉,有情有义,不是大道者应该有的东西。这些都是俗世里的羁绊,抛不开,便无法见混元。这些东西,你如果不懂,现在我可以给你科普一下。众生原本平等,但你我既然走出去了,迈上了今天这步。就不可能平等。一个亿万富翁,就算跟一个贫农聊天,也不过是一时的慈悲心,地位不在平等上,也永远无法做知心朋友。同样,也跟商场战场相同,心有羁绊,这个下不了手,那个抛弃不下,是要被战场,市场淘汰的。要去财富的巅峰,要去见证混元,没有别的路可走,那就是抛弃一切的束缚,有斩断一切的狠心。自古以来,皇帝都是孤家寡人,你见过那个皇帝有一堆亲朋好友?成大事者,诛杀亲子,残杀亲父,屠戮兄弟,这些历史上都是见证。但是千年之后,他们依然是明君,而失败者,不见朝堂。”

    黑夜幽灵说不出话来。

    宋嫣又道:“也许你会说,如果要站在最高处,需要这般寂寞残忍,宁愿不去最高处。没错,你可以这么选择。比如现在的陈志凌,就是这个选择。但是他已经卷入了这场皇权之争,不争,就是死。晚死不如早死,免得坏了我师父的大计。”

    国安在s市这边有根据地,陈志凌将弗兰格与道森格尔抓到了根据地里。是一件宽敞的地下室里。里面有许多刑具,以及国安用的高科技产品。

    弗兰格被喂了解药,他的脚上佩戴了有趣的东西。脚铐,这个精钢脚铐里面是锋利的刀锋,你丫的不管你功夫有多高,你试试看,力道越大,削断的越快越狠。

    道森格尔也被很荣幸的戴上了脚铐和手铐,全部都是刀锋在内。

    这个设计很绝,你道森格尔牛逼吧,可以用蛮力来断开是吗?那刀锋绝不是好玩的。一用劲,两手立刻削断。

    再厉害的神通,也不是真正的神仙,不是真正的铜皮铁骨,能到刀锋都切不进的地步。

    道森格尔看起来没有大碍,有些萎靡,所以没给他喂解药。

    两个家伙都醒了过来,现在身份对换。牛气冲天的长老成了阶下囚。

    “先跪下,跪下说话!”陈志凌独自面对两位阶下囚。

    这个时候是凌晨五点。

    陈志凌对道森格尔与弗兰格淡淡的这般吩咐。

    凌哥是记仇的,你要哥给你下跪。抱歉,你们没有抓住哥,现在你们就下跪吧。

    弗兰格与道森格尔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如何肯下跪。道森格尔的眼眸中绽放出阴狠的光芒来,陈志凌很不客气的上前,啪啪两个重重的耳光甩在他的老脸上,打的特别重,瞬间让他脸颊血肿,合血吐出一颗牙齿来。

    “怎么,老狗,你不服气?”陈志凌冷笑,道:“成王败寇,昨天你当着我陈志凌的面,折磨我的手下。世间有因果,你几百年的老怪物出来作恶,你以为你逃得过因果?”

    “你敢掌掴我?”道森格尔肺都要气炸。他是至高无上的长老啊,在血族里,备受尊敬。他还是血皇级别的通圣高手,你个卑贱的人类居然敢掌掴我?

    “呵呵……”陈志凌笑了,小人得志的嘴脸。他道:“何止掌掴你,后面还有更好玩的。你是位高权重的长老,这么多年的尊荣,已经养成了高高在上的气势。我有个主意,将你跟几头母猪放在一起,把你衣服拔光。然后录下来,传到网路上,让天下人欣赏血族长老的艳照。尊敬的长老,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你会死的很惨,侮辱我血族之人。我血族一定会倾尽全族之力,将你和你的势力碾为霰粉。这绝不是威胁。”道森格尔一字字森寒的道。这个时候他倒是镇静来来,面对陈志凌,道:“你以为我们血族千年传承,就只有大猫小猫两只?不说我血族十二亲王,十六公爵。就凭我大哥巫空盛一人前来,别说你挡不住,就算你们首领亲临,也不是我大哥的对手。”

    “啪啪!”陈志凌干脆的两个耳光甩了过去。

    “**!”道森格尔怒不可遏,太打脸了,太打脸了啊!他什么修养,什么城府都被陈志凌这两耳光抽的不剩了。

    陈志凌淡冷的道:“我能不能挡住你们血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若放了你,只怕我会死的更惨。反正都是死的惨,我还不如在长老你身上多讨些利息回来。”

    陈志凌的思维很古怪,这是道森格尔的第一反应。他不由抽了口寒气,觉得自己威慑不成,反倒给自己酝酿出了更大的苦果。“只要你放了我,我们的事情,我可以以月神的名义起誓,不再追究。”

    陈志凌道:“得了吧,我给你起誓,你相信我吗?”顿了顿,道:“我先不跟你算账,先跟弗兰格公爵好好算下账目。”说完不理会道森格尔,朝弗兰格走去。

    雪白的灯光映衬下,弗兰格的脸色变的惨白。

    陈志凌穿着黑色的衬衫,清清秀秀的,但是眼中的寒意让弗兰格不寒而栗。

    陈志凌朝弗兰格淡淡的道:“跪不跪?”

    弗兰格扑通一下跪下去了,他自己都没心理准备,但是面对陈志凌,还是情不自禁的跪下了。他不敢激怒陈志凌。

    陈志凌微微意外,太没骨气了,这家伙。

    “三个响头!”陈志凌说。

    弗兰格已经跪下了,这下心一横,干脆就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这好态度,让陈志凌都有些不好意思下狠手了。弗兰格就是知道自己之前得罪陈志凌太多,所以这时候争取个好态度,不然陈志凌的雷霆手段下来,他想想都浑身战栗。

    道森格尔看着弗兰格这么没骨气,他却不好意思去呵斥。他自己也不知道待会有没有勇气坚强下去。

    “陈先生,以前有诸多得罪,都是因为双方身份对立。我求你给我一条生路,以后我弗兰格会誓死效忠于您。”弗兰格道。

    “我记得之前,你不止一次骂我什么?狗杂种?你还问我怎么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陈志凌淡淡道。

    弗兰格脸色煞白,连忙道:“那都是我有眼无珠,我冒犯了您,您惩罚我吧。”

    “这件事,弗兰格,不是我小气,没有容人之量。”陈志凌道:“不过安昕的死和你多少有些关系。否则她还可以多活一天。”

    弗兰格顿时叫起撞天屈,道:“陈先生,虽然我不该,但是您得到血泪和心泪还是有我的功劳啊。”

    “有些错误,不可原谅!”陈志凌缓缓说道。

    弗兰格连连磕头,越是修为高的人越是勘不破生死。“陈先生,我可以为您做牛做马,您给我一条生路,求您……”他磕的头上鲜血淋漓,抬头时,鼻涕也流了出来。

    这般凄惨哀求,就算是铁石心肠也忍不住动容。

    “陈先生,你给他一条生路吧。一切你都冲我来。”道森格尔开口,他拿出了长老的担待。

    陈志凌深吸一口气,道:“我一向杀人,不辱人。弗兰格,三个响头是你欠我的。你现在下跪,与我无关。但你……不得不死!”说完蓦然伸手,一指闪电点中弗兰格的太阳穴。

    所有的哀求戛然而止,弗兰格的面容僵住,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来。随后,倒地,死亡。

    道森格尔眼中瞳孔收缩,道:“你……”

    “你不用为他惋惜,因为你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我被你抓了,你不会给我留退路。所以同样,我也不会给你留退路。先好好待着吧。”陈志凌说完便退出了地下室。

    出了地下室后,是一栋普通不起眼的公寓。李红泪和海青璇都在。两女见陈志凌出来,便即从沙发上站起。

    虽然熬夜,不过两人都很精神。陈志凌在沙发上坐下。海青璇前去冰箱拿了几听黑啤过来。是冰过的。

    海青璇给陈志凌拉开拉环,递了过来。陈志凌微微意外,道:“还真有这玩意。”海青璇微微一笑,道:“知道你喜欢喝,特意给你准备的。”

    陈志凌心中不禁一暖,任何时候,海青璇都是在默默的角落来关心自己。

    男女之间有纯友谊吗?

    当然没有。

    海青璇对陈志凌,是将感情深藏了的。因为不能爱,那么就以友情的名义自欺欺人。而陈志凌,同样不会不喜欢海青璇,他也是因为不可能,所以两人都默契的以友谊来相处,。这样彼此都舒服惬意。

    海青璇给李红泪一听啤酒后,坐了下来。

    李红泪却拘谨的不坐,陈志凌不禁道:“红泪,难道你跟我们还这么见外?”

    李红泪忙道:“不是,门主。我觉得还是应该尊卑有分。”

    陈志凌道:“坐下吧,青璇和我都当你是妹子。你自己要区分开来,让我和青璇都觉得不舒服。”

    李红泪微微的羞涩一笑,随后便不再多说,坐了下去。

    “弗兰格被我杀了。”陈志凌先道。

    “你是打算怎么处理的?”海青璇问道。

    陈志凌喝了一口冰啤酒,道:“本来之前这两个人我是想全杀了,给魅影报仇。但是后来我想了下,这么办后患无穷。血族的底蕴比之西昆仑,造神基地都不会差。真将他们长老这种人物杀了,他们为了找回尊严,一定会跟我们死磕到底。”

    “那你的想法是……?”海青璇也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陈志凌道:“放了他肯定不可能,放了,他们更加觉得我们软弱可欺。到时候他们转头来对付,我们照样很不好应付。”

    “放与不放,这个马蜂窝都已经捅了。”海青璇蹙眉道:“确实是很难办。”

    陈志凌淡淡一笑,道:“也没那么烦恼。这件事是他们来犯我们,我们不可能躲起来挡乌龟。现在这个难题,不应该是我们的难题,而是老怪物的难题。他想要不死,就看他怎么拿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了。”顿了顿,道:“这个老怪物活了几百年,一身神通,比任何人都要怕死。为了活着,我看他可以做出任何妥协来。”

    “那你为什么坚持要杀了弗兰格?”海青璇奇怪的问道。

    陈志凌道:“一来是给魅影一个交代。二来,用弗兰格的死来震慑老怪物。”

    海青璇恍然大悟。

    这已经是十一月尾,深秋的早晨,破晓的特别的迟。

    陈志凌在天亮之后,决定带着道森格尔与魅影,一行人全部回香港。那儿才是陈志凌的大本营所在。

    中午十二点,香港国际机场。陈志凌一行人出机场时,周飞已经开着帝王雷爵专车前来接机。

    道森格尔直接被丢进倾城集团的地下室里关起来。陈志凌先回海边别墅一趟。

    这次首领的任务虽然完成了,但是陈志凌还是一直没有抽出时间去洛杉矶述职。好在首领没有限定时间,陈志凌不用那么急。

    回到海边别墅,陈志凌与欧阳丽妃会面,报了个平安。他给欧阳丽妃准备了礼物,欧阳丽妃看到陈志凌安然无恙的回来,自也是高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