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她睡了
    弗兰格现在什么都明白了,这压根就是一个圈套。陈志凌早就发现了自己和费尔多的存在,他是想借这个机会杀掉自己和费尔多。

    不然自己逃出这么远,他怎么就追的这么准确?

    弗兰格抬眼看去,已经看到地平线上,一头凶猛狼王在月光下闪电掠来。躲不过了,弗兰格知道以陈志凌的感知,肯定不可能发现不到自己的存在。

    “艹!”弗兰格眼中凶残气息被爆发出来,他一把抓起安昕,跳到公路上,并用手掐住安昕的脖子,冷然等待陈志凌的前来。

    陈志凌身形止住,在弗兰格身前五米处站定。他的白色衬衫上还有鲜血。安昕抬头便看见了陈志凌,不禁欣喜交加。

    月色笼罩下,陈志凌身上如笼罩了一层清辉。他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冷峻,并不多看安昕一眼,而是对弗兰格道:“放了她,我饶你一条狗命!”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弗兰格,弗兰格本来是优雅的贵族绅士,遇到陈志凌,百般摇尾乞怜,最后还是没用,并且被折断了胳膊。现在本就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陈志凌这一句狗命,让弗兰格更加的歇斯底了。

    “要我放了她,你做梦!”弗兰格厉声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我说话算话,放人!”陈志凌凝声说道。

    安昕呼吸紧张,此刻陈志凌的冰寒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弗兰格凝视陈志凌,忽然厉笑起来,道:“哈哈,我明白了,陈志凌啊陈志凌。你喜欢这个娘们,哈哈……”

    陈志凌冷笑,道:“你以为挟持了她,就可以威胁到我?”

    “难道不能吗?”弗兰格针锋相对道。

    陈志凌道:“她本来就活不成了,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死人。你用一个死人来威胁我,简直就是可笑。”

    非常冰冷无情的话语,森寒,没有任何感情。这一刻,安昕惊呆了,她突然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没错,自己是要死了,但是陈志凌无情的说出这话来时,她的心中犹如刀割一般。

    弗兰格哈哈厉笑,道:“陈志凌啊陈志凌,你瞒的过谁。你还真是用心良苦,你以为你这么一说,我就会信了。既然你不在乎她的生死,你倒是动手杀我啊!”

    陈志凌眼神冰寒,微微抬眸,淡淡的扫了一眼安昕。道:“我要她活着,是为了血泪。你放了她,我们皆大欢喜。你若杀她,你死定了。”

    安昕到底也是聪明的,她也觉得弗兰格说的有道理。自己是了解陈志凌的,他这么说只是想救自己而已,绝对是这样的。这样一想,安昕的脸上悲哀少了一些,不过她身体还是越来越难受。

    弗兰格冷笑,道:“只怕我真放了她,我只会死的更快。”

    “那你想如何?”陈志凌冷声道。

    弗兰格眼中闪过无边的怨毒之色,道:“狗杂种,我知道今天我活不成了。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我的。你想要我放过她,可以啊,先给我磕三个响头,也许我会考虑考虑。”

    安昕失色。

    陈志凌凝视弗兰格,忽然笑了,道:“弗兰格,你要我向你下跪?你有这个资格?这个福分,我怕你消受不起。”

    “那你就准备眼睁睁看着你的女人死。”弗兰格厉声狰狞。

    陈志凌道:“她本来就活不成了,我会看着她死,这一点不用你提醒。弗兰格,你也是聪明人。我肯拿她来做饵,引你们两个出来,就不会想不到有现在这个局面。用一个本来要死的人,除掉你和你的同伴,我何乐不为。”

    安昕剧震,陈志凌的话让她心灵再度动摇起来。弗兰格也是失色,他想到了这一点,陈志凌确实没有说错。

    弗兰格随后又自狰狞,向陈志凌厉声道:“但是你还需要血泪,没有血泪,你如何交代?”

    陈志凌冷淡的扫了一眼弗兰格,同时也冷淡的扫了一眼安昕,道:“没错,我是需要血泪。但是你这样跟我僵持着,我就能得到血泪?你说我不会放过你,只怕你同样也不会放过我。”

    “那就一起死!”弗兰格双眼血红,激动的嘶吼。

    陈志凌道:“你有这个勇气自杀吗?你只要敢逼我没有活路,弗兰格,你相信我,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若要折磨你,至少有一百种法子。”

    弗兰格眼中阴晴不定,陈志凌继续道:“你我都是有大修为的人,这种女人不过是凡人。而你我是神,通往大道的路上,可以与凡人逢场作戏,但是谁会对凡人产生感情?你会吗?我所做一切,不过是为了窃取血泪。你妄想让我为了一个要死掉的凡人而向你下跪?你不觉得幼稚可笑吗?”

    安昕如遭雷击,她觉得脑海里万种声音轰鸣。不是没想过陈志凌在做戏。但是他的话语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刺入心底。她在看见了陈志凌今天的气势后,便也明白了自己跟他之间的天差地别,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现在陈志凌这么一说,安昕觉得似乎他说的是真的。

    难道一切最终搭上性命,终究还是错付了?这是何等的悲哀啊!泪水在安昕眼眶里盈满,陈志凌的无情,冰冷,残酷的话语在她脑海里盘旋。她对陈志凌的感情是何等的深,深到可以为他去死。但是这个男人现在说一切都是逢场作戏,一切都是为了窃取血泪。

    不可以哭!不可以软弱!安昕拼命咬牙,纵使体内难受欲狂,纵使心中悲恸欲绝,她都忍着,不让泪水滴落。她怕血泪滴落,倒成全了陈志凌。

    不是安昕智商不够,而是陈志凌此刻的话语太过真实和残酷。

    弗兰格陷入默然。

    “陈志凌,我不怕死,一点都不怕。”这时候安昕忽然开口了,她不甘心,她凝视陈志凌,似乎是想要看穿陈志凌的内心。一字字道:“我不会让你为难,我只问你一句实话,你是不是在骗我?”

    “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一个局。”陈志凌冷淡的道:“安昕,你不应该这么天真。我这个人好色,你的身体我很享受。我的心志坚如磐石,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我的初衷,我在岛国诛杀平民,不管他们多么无辜,我只知道我的目标,为了目标,一切都在所不惜。从接近你开始,夺取血泪就是我的目标,我赶走余航,对你好,让你感动,对你的所有柔情,都是一个局,为的就是血泪,否则我若真爱你,就算不要血泪,也不会如此残酷对待。你若真是识相,现在不妨哭一哭,血泪流出,我倒可以给你最后一丝温柔。”

    “你休想!”安昕悲恸欲绝,一切的理想世界都在坍塌。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处境,这样的话语更让她伤心呢?但是,我不会哭的,我绝不会。安昕怒视陈志凌,不管心中多么苦楚难受,她都忍着不哭。

    全部都是一群虎狼豺豹,自己不过是他们争夺的羔羊。他们只想要血泪,怎么会对一个羔羊有感情?安昕啊安昕,你始终都是一个可笑的傻子啊!

    你这一辈子,到死都是一个悲剧!

    “哈哈……”弗兰格突然狂笑起来,逼视陈志凌,道:“狗杂种,我明白了。你想要用这种法子来骗过我,你是在救这个娘们。这也正说明你爱这个娘们。我最后警告你一次,跪下,三个响头。”

    “你做梦!”陈志凌冷道:“你杀吧,要我下跪,你没这个资格。”

    “好!”弗兰格道:“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说完手上加劲,安昕立刻呼吸难受起来。陈志凌眼神冷淡,道:“你杀了她,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我数三二一,不跪你就给他收尸!”弗兰格厉声道。“三……二……”

    安昕的脸蛋越来越呈酱紫色!

    “我跪!”便在这时,陈志凌眼中终于出现了变化。

    “哈哈……”弗兰格狂笑,道:“狗杂种,你以为你骗得过我。你所给予的侮辱,今天我要百倍偿还给你,跪!”

    安昕大口的喘气,她的瞳孔放大,她眼睁睁的看着陈志凌缓缓的跪了下去。

    安昕觉得心中仿佛有一样东西在破碎,是前所未有的难受。

    陈志凌终于跪了下去。弗兰格的笑声更加狂野,狰狞,得意!

    “不要……”安昕看着陈志凌向弗兰格磕头时,她一切都明白了过来。

    “不要……”在陈志凌磕第二个响头时,安昕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她心中的陈志凌,盖世英雄,宁折不弯的男子,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屈辱!

    盖世魔神,盖世英雄!

    安昕脑海里重叠的是陈志凌在擂台上那冲天凌云的气势,就像他是天地之间的至尊。她又想到了陈志凌的好,温柔,以及陈志凌让余航回来。如果是做戏,他何需要做这些?如果是做戏,他刚刚失血,何需要不顾身体给自己输血?

    但是,她的夫君,盖世英雄,却因为她而向人跪下去了。安昕闭上眼,泪水终于滑落。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悲恸,难受,恨不得自己去死掉,只要他不受这侮辱。

    一滴一滴泪水,血色的泪水滑了出来。

    弗兰格惊呼道:“血泪!”陈志凌也一眼瞧见,这时候,他必须行动了。血泪要接住,也是这时候,枪声终于响了。蛰伏的海青璇与李红泪四颗子弹爆射而出,水银子弹,绝对的冲击力。也是在这时候,陈志凌动了。刷的一下,所有狂暴力量在体内聚集。白驹过隙的身法展现出来,只一闪,瞬间一步五米杀向弗兰格。

    山崩海啸,千军万马!

    这一瞬,劲风刺激弗兰格,让弗兰格脸部生疼。他下意识躲避子弹,但这时陈志凌已至。

    所有的侮辱,愤怒全部爆发出来。须弥印,砸砸砸!盖盖盖!大地崩塌,日月无光,混沌破灭,整座须弥大山轰然压下!……

    弗兰格在这危急时刻,什么也顾不得了。陈志凌这一记须弥印已经让他心胆俱寒。瞬间的劲风刺激脸颊,生疼不已。弗兰格将手上的安昕狠狠的推了出去,推向陈志凌。当下也顾不得后背空门是否大露,转身便没命价的狂奔而去。

    弗兰格玩命的逃,海青璇和李红泪自不会去追。追上了,也未必是弗兰格的对手。不过跟踪高手魅影还是用其天赋继续跟进。

    而陈志凌逼退弗兰格,却因为安昕正迎面撞来。眼看须弥印居然要砸在安昕身上,陈志凌微微变色,脚下转换,接着另一手柔劲一抄,揽住了安昕的腰肢。同时,因为须弥印的拳劲强行转换,收劲。不禁让陈志凌胸口一闷,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来。

    不过这一下倒也没大事,这口鲜血是等于将淤积的气血吐出来。陈志凌抱着安昕坐下,血玉取出,滴滴晶莹血泪及时滴落在血玉之上。血玉每接受一滴血泪,便红光盛一分。到最后十滴血泪聚齐,血玉的红光耀眼夺目,溢光流转。在这深夜里,就像是外星人忽然降落,从ufo出来的那番场景。

    吸收了血泪之后,血玉过了半晌,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模样,不露光华。

    陈志凌收了血玉,目光中带着深沉的悲哀凝视安昕。安昕睁开了眼睛,她的泪水已经止住,奇异的是眼角并没有任何血泪的痕迹了。

    “对不起,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任何办法来让你流出血泪。”陈志凌对安昕说道。

    “所以,你刚才说我是凡人,你是神,你不可能喜欢我,是假的?”安昕心中却是欢喜的。

    陈志凌伸出手,轻柔的抚摸她的脸蛋,温声道:“当然是假的,没有什么神。我说神跟凡人是为了骗你相信。”

    “我好笨。”安昕微微懊恼。

    顿了顿,安昕又道:“我好困了,想睡一睡。”说完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陈志凌心中一沉,他很想喊她别睡。这一睡,只怕再也醒不过来,可是醒过来又如何?还是要面临不可逃脱的死亡。

    安昕沉沉的睡着了,陈志凌感觉到她的鼻息非常的微弱。她还有气,不过她的身体现在状况很糟糕。,先是燥热,然后是因为大悲大喜的变化,心脉紊乱。

    她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加上弗兰格的颠簸,这时候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百度直接搜索: ””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