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两年的时间
    薛成虎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依然淡淡道:“年轻人,你如今虽然功夫大成,无敌于一时。但也须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太过锋芒毕露,只怕易折!”

    “哈哈……”帝罗狂笑一声,道:“你们华夏的武术就是讲究无为,韬光养晦。说的好听,其实就是被人踩到头上了,还要忍让,狗屁的道理。”

    “那就动手吧!”薛成虎便也不再多说,沉声道。说话间,他拉开了太极起手式的架子。这一个架子,攻守兼备,纯正到了极致。

    “其实你们的太极拳,不过是个笑话。什么数百年传承,不值一提。”帝罗冷笑着道,随后,他又闭嘴斜跨一步。这一步一跨,所有狂傲转化为森寒的杀意。

    虽然他嘴上狂妄,但是手底下却绝对没有小瞧薛成虎。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个简单的道理,作为成名的拳王帝罗,绝对不会不知。

    斜步一跨之间,帝罗身子如千斤重弓上满了弦,轰的一声,闪电雷霆之间踏进薛成虎的中线。拳势也贴中线,如平地炸雷,炮拳直接砸击向薛成虎的脑门。

    正是冲天炮捶!

    空气发出一声爆响,劲风抖动,将薛成虎的衣衫吹的猎猎作响。薛成虎的脸门瞬间被刺的生疼,眼前也是一黑。帝罗来的好快,攻击也是迅猛雷霆,碾压一切。这也是帝罗深知薛成虎这样的人物既然敢上台,肯定有隐秘的杀招。他就是要用绝对的力量让薛成虎一切招式都施展不出来,直接砸死他。

    面对这一拳,薛成虎的身体突然之间,后退半步,凛然之间,前脚又跟进半步,暴吼一声,全身毛孔张开,如炸刺的刺猬。

    一退半步,一进半步,神妙无双,接着一拳同样贴中线,平地炸雷砸击向帝罗的腋下。

    帝罗冷哼一声,他的手臂长,虽然薛成虎守株待兔,但是一寸长始终一寸强。这一刹,帝罗觉得薛成虎已经是死人了。

    但是就在帝罗眼看要砸击到薛成虎的脸门时,薛成虎突然诡异的退了半步。同时头一偏,便奇妙的躲开了帝罗的冲天炮捶。

    帝罗眼也不眨,厉吼一声,如魔王盖世,他一拳落空,立刻闪电般再进一步,又是一记直拳直接砸击过去。

    但是,就在这时候,薛成虎又诡异的前进了半步,一拳瞬间贴近了帝罗的腹部。崩,崩劲,混元捶劲如拍山倒海一样的短打向帝罗的腹部。

    这一下打中,帝罗必死无疑。管你是什么横练,劲力入骨,直接粉碎其心脏。

    危急中,帝罗脸色微变,突然收腹,紧接着暴吼一声,如炸雷一般,炸地薛成虎的衣衫往上一挑。薛成虎的血液微微被震散,手势便也缓了一缓。就在这个空当,帝罗身子斜踏而出,一个懒驴打滚,迅速避开了薛成虎的连环杀招。这一瞬间,如果帝罗不懒驴打滚逃出去,薛成虎就会将身体里的那口气爆发出来,击毙帝罗。可惜帝罗也深深知道薛成虎的厉害,居然不顾形象的逃了出去。

    这短暂的一瞬间,众人只看到帝罗迅速攻击,眨眼间就滚了出去。很明显,是学成风占了上风。

    “好!”场下华夏观众爆发雷鸣轰生。

    周正更是兴奋的对陈志凌道:“陈兄弟,薛大师就是薛大师啊,廉颇未老,他虽然气力不如拳王,可是实战经验却是不知强了多少。刚才这几下,如果薛大师是在巅峰状态,这拳王早就死了。”

    陈志凌却无法乐观,道:“薛大师的体力有限,一击不中,后面就更难了。”一旁的安昕也对薛成虎很有好感,她是华夏人,当然希望这位大师能赢。当下担忧的问陈志凌,道:“老公,你是说大师会输?”

    陈志凌将安昕揽入怀中,微微一叹,道:“生当鼎食死封侯,男子生平志已酬。薛大师今年八十高龄,英雄一世。他未必不知道这场擂台赛的结果,但这是他的选择。”

    安昕不禁默默念道:“生当鼎食死封侯,男子生平志已酬!”她突然也体会到了陈志凌的雄心壮志,一直以来,她只看到了他柔情的一面,却还从未见他大杀四方。但是她不难想象她的男人心中的宏伟。

    周正没有理会陈志凌的悲观,继续屏住心神的继续观看。

    帝罗站起来时面对薛成虎,他的脸上充满了愤怒。在帝罗看来,居然被一个老东西逼退,那就是耻辱。

    他可是闻名于世的地下拳王啊!

    拳王被打的滚地逃走,还是被一个老头,这一刻,帝罗觉得尊严已被践踏,若不虐杀这个老头,不足以挽回声誉。想到这里,帝罗的脸上浮现出残忍的杀意,他与薛成虎对视,薛成虎依然摆了起手式,淡淡然然。如今的薛成虎体力有限,自然不会主动进攻。

    僵持片刻,现场气氛异常凝重。观众们也全部睁大眼睛看着,唯恐错过了精彩。这种高层次的搏斗,瞬息间生死立判,实在是有够刺激。

    这是帝罗缓步走向薛成虎,在靠近薛成虎时,突然撩脚电芒踢出。这一脚踢出爆响之声,力道重逾千斤,横扫千军,碾压一切。这一脚帝罗从小练习,曾经最快的速度一秒钟踢出三十腿,也曾一腿踢死一头凶悍的花纹豹。

    这一脚的横扫,封死了薛成虎的退路,让他进退无惧,完全是以力压人。

    轰!强猛的劲风,直接扫向薛成虎的腰间。

    薛成虎背后是擂台钢化玻璃,可说退无可退。危机时刻,薛成虎突然往后一跃。

    “哼!”帝罗眼里闪过兴奋,高手打架最忌凌空,他立刻追击而上,直拳轰的砸向薛成虎的腹部。

    轰,帝罗这一拳明明要砸中薛成虎,但却诡异的砸空了。薛成虎就像凭空消失一般。

    帝罗一拳砸空,反而砸在钢化玻璃上。啪啪几下,钢化玻璃防得住子弹,却没抵挡住帝罗这一拳,立刻成了粉碎。帝罗的劲道刚用完,还来不及喘息,陡然危机临近,薛成虎从天而降,双手成鹰爪抓击向帝罗的两边太阳穴。劲风凌厉,快如电芒。

    这一刻,薛成虎的双爪呈现乌黑青色,火烫火烫的。

    帝罗再度失色,薛成虎来的太快太快了,觑准他喘息换气的空当。危机中,帝罗身子疾速一矮,接着抱头,懒驴打滚,飞快滚了出去。

    薛成虎一招落空,稳稳落地。他的脸色冷峻,脸颊微微红润,气息已经有些不稳了。

    原来刚才帝罗一脚扫来,薛成虎直接把自己挂在了钢化玻璃上。帝罗算准他跃起瞬间后便要下落,这是物理守恒定律。谁知道薛成虎双掌如蜘蛛一样,死死的黏住了钢化玻璃,身子在半空停顿了一瞬。这个一瞬就是致命的一瞬,让帝罗算计失误,于是再次惨遭滑铁卢。

    “好,好,好!”帝罗暴怒了,他居然被薛成虎这个老家伙两次侮辱。刷的一下,帝罗弓箭步抢击而上,贴中线,平地炸雷,冲天炮,轰!

    薛成虎气息不稳,这时候想再多开帝罗的致命攻击已经力不从心。他后退一步,突然前进,在帝罗力道老时,狠狠一戳。

    帝罗双眼血红,暴吼一声,炮捶化崩拳,吧嗒一下,如重弦崩断一般,狠狠崩击向薛成虎的戳剑。薛成虎倏然收手,算是化解了帝罗这威猛攻击。但是帝罗又立刻攻击而上,一记鞭手,就如千斤钢鞭狠狠的鞭了下来,带着惨烈的腥风,并伴随着如轮胎爆炸一样的巨响。

    薛成虎再度斜退一步,这时候他真的已经不成了。双肘挡住帝罗的鞭手,瞬间连退十步,差点跌倒在地。他气喘如牛,双手剧烈颤抖。

    “太极,狗屁的太极,今天老子就用你的太极抽死你这条老狗。”帝罗狰狞狂笑,他着实已经暴怒,又是一记鞭手抽击而来。薛成虎再挡,这一次帝罗没有用全力,却是要慢慢羞辱薛成虎。薛成虎再度斜退泄开他少许的力道,双手红肿,气息紊乱起来。

    “老狗,你练了一辈子的太极拳。结果你和你徒弟都要死在太极鞭手上,可不可笑?”帝罗又是一记鞭手啪嗒一下抽击而去。

    薛成虎再度退出数步。台下观众,包括任雨泽他们都已从屏幕上看的不忍。

    但这是黑拳赛,不死不休,没人能去阻拦。

    除非……薛成虎跪地认输。

    周正看的不忍,虎目含泪,道:“薛大师如果不是体力不够,这个狗屁拳王根本不是对手,哪里容得下他嚣张。”

    安昕不由握住陈志凌的手,揪心的道:“不要比了,再比下去薛大师就活不成了。认输啊!”

    陈志凌道:“如果认输就必须跪地磕头,薛大师英雄一辈子,绝不会磕头的。他是练拳之人,死在擂台上是练拳的人最好的归宿,我们应该尊重他的选择。”

    “宁愿死,也绝不磕头?”安昕微微一怔,随即体会到了武道中浓烈的自强精神,就如擎天之雄,头可断,血可流,却绝不认输,绝不下跪!

    这就是至高的武道精神!

    周正双眼血红,愤怒的道:“这狗屁的俄罗斯杂种,明明就是因为输了薛大师两招,利用体力便宜,刻意羞辱薛大师。薛大师是顶天立地的好汉,焉能被这杂碎如此羞辱?”

    是的,现场就是这个情况。但是,没人能阻止,规矩制定了,就是要让人遵守的。这是黑拳赛的规矩,你如果不跪地认输,你就要承受羞辱。而这时候陈志凌如果出手去救,那么薛大师以后也没脸做人了。这是对薛大师的一种侮辱!

    陈志凌的拳头捏紧了,他身上的血性一直都在,从未有一刻消退过。

    便在这时,场上帝罗觉得玩够了。最后一记重鞭手抽出,薛大师的人头被活生生抽飞出去,血雾喷洒,脖子上血肉恐怖。

    但诡异的是,薛大师没有倒下,这一刻,他居然稳稳的站住了。这是他一股不屈的精神。这一刻让所有人震撼,震撼一个武者的执着,无畏,不屈乃至坦然赴死!

    这一刻,安昕突然觉得死亡真的不再可怕。当你坦然面对时,你已经征服了死亡。

    可惜,这份震撼未能持续。帝罗一脚将薛大师踢飞下了擂台。擂台的钢化玻璃已碎,所以薛大师直直的摔在了地面,他身下很快形成血泊。无头的薛大师此刻狼狈凄惨。

    生前英雄一世,死后竟然被宵小如此侮辱!

    幕后休息室里,一众拳手见状全部双眼血红,义愤填膺。其中一个怒吼道:“艹,我去杀了这个杂碎。”

    另外两名拳手立刻拉住他,道:“武刚,你别冲动。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再去让他羞辱吗?”

    武刚悲愤冲天,一拳砸在墙上,砸地拳头血肉模糊。“我好恨……恨我为什么没有一身好本领,可以替薛大师雪耻。我好恨……”

    任雨泽也是眼眶红红,他是逐利商人,但并不代表他是无心之人,薛大师的死激起了他心中的愤怒。

    但是,又能怎么办?谁会是拳王的对手?

    便也在这个时候,一名拳手突然惊呼一声,道:“有人上去了。”任雨泽吃了一惊,便看到一个衣衫如雪的清秀青年缓步走上了擂台。

    “这人还没签生死状,难道是义愤的青年?不行,不能让他去送死。”任雨泽急忙说道。

    上去的人自然就是陈志凌。

    当现场的愤怒情绪如火山的时候,陈志凌选择了上台。他拍了拍安昕的手,道:“我去去就回。”

    安昕啊了一声,立刻抓住了陈志凌的手,惊恐的道:“别……”她不知道陈志凌的厉害,却知道拳王的厉害,不肯让陈志凌去冒险。

    旁边的周正激愤之余也道:“陈兄弟,不要做义气之争。拳王的实力在这儿,不是我们这些人生气愤怒就能战胜的。”

    陈志凌对安昕淡淡道:“相信我!”

    这一声淡淡的话语,带给安昕无限的信念。她最终放开了陈志凌的手。

    陈志凌上台,帝罗面对陈志凌,觉得这个青年面色淡淡。但是走路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底蕴,也看不出是什么拳架子。

    这一刻,帝罗断定陈志凌不会功夫。不过却又奇怪这个年轻人不会功夫跑上来干什么?难道是愤怒所致?可他为什么眼神沉静如水呢?

    周正与安昕屏息看这台上,安昕觉得心儿激烈跳动,都要跳出心口了。周正听陈志凌吹了这么久的牛皮,现在倒希望陈志凌是没吹牛皮,说的是真的。乃至其余观众都屏息观看,希望陈志凌能够为薛大师报仇。

    这可真是万众瞩目了,那边任雨泽等人想来阻止,却也发觉气氛不对。不禁也怀了希望,也许这青年就是个隐世高手呢?

    这一次的擂台,倒与两年前面对龙玄时有些想象。但是两年前,龙玄不过是化劲,远远不如眼前的拳王。而如今,拳王虽然厉害无比。而陈志凌看这拳王,却有种看蝼蚁的感觉。

    百度直接搜索: ””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