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帝罗
    兵王传奇铁布衫爪击的招式。合成有名地“鹰爪铁布衫”黑青的双手,十分狰狞。

    廖青虽然是太极王,但并不是只会太极拳。他用凶猛搬栏捶逼退帝罗,就是为了抢占上风。到了他的修为,任何招式都是杀人的招,信手拈来。

    嗖嗖,廖青一下抢到帝罗面前,快如闪电,就要抓下。

    这一刻。廖青就宛如一只巨大的雄鹰,凌空扑抓向一只小鸡。

    哪里知道,廖青刚刚抓下,突然觉得脚下一震,地面起伏,就好像突然生了地震。

    只见帝罗眼中精光暴闪,他整个人突然就像魔王变身一样,变的高大起来,魔王气息森寒。在地上一跺,接着一个拳头贴中线,猛烈砸击向廖青的脑门。四周的劲风随着一炸,吹得廖青的身体衣服哗啦呼啦后涌。

    “冲天炮!”

    帝罗这一拳居然是太极拳中的冲天炮。冲天炮是太极拳中,最为刚劲勇猛的招式。

    平地开炮,风炸雷动。

    这位帝罗能成为黑拳营的压轴王者,不止会杀人之术,就连华夏博大精深的太极拳也已领悟,难怪他能有如此成就了。

    廖青见到这样的情景便知道就算自己一下能抓中帝罗的身体,自己也必然要被这一炮轰到身体,全身筋骨尽断,死于非命。

    帝罗一记炮拳劲打出,立刻显露出了他真正的实力。

    危机之中,廖青两手一抓一搭一摇,脚步一鼓,身体猛的翻了一下,偏着堪堪躲了冲天炮,这是太极拳中翻身术。

    他借着翻身之力,一手按腰,一手无声无息的探出,捏向帝罗的腰子。不带一点声音,如春风细雨一样轻柔无比。

    斜,疾,退!帝罗倏忽之间,再度躲开了廖青的杀招。

    台下陈志凌微微蹙眉,道:“这个黑拳王是在向廖青偷师啊!以他的修为,早可以解决了廖青。”

    周正听的很是刺耳,却是没理会陈志凌。

    场中帝罗一退,廖青全身一晃,抠在地面,脚步连踏,一口气不歇,两手扬起,狂风暴雨一般抽打。正是他的成名招式,太极十三鞭手,一气呵成,手臂比两条钢鞭还要凌厉。

    要说太极鞭手,也是陈志凌早期的杀招。不过现在他已很少用。而现在廖青的鞭手比陈志凌早期用的并不差。廖青是太极王,陈志凌也是太极出道,所以陈志凌对廖青还是很有好感的。

    场中廖青手臂离地面还有三四尺时,劲风就已经拍击到地面,发出啪啪猛烈的抽打声,似乎形成了无形的风鞭。

    当年八极宗师李书文练掌,掌势下拍,离地还有四五尺,地面尘土飞扬。可见速度之快,用劲之猛,爆力之强。

    如今廖青的鞭势,也隐隐有了这样的威势。

    这才是越身体极限的比武。也是真正的生死搏斗,这种搏斗,也只有在这样的黑拳营里才能欣赏到。这种场面,远远不是电视里那些动作片的花把戏能够比拟的。

    帝罗面对这样的攻势,身体运劲,忽然一闪,便电掠后退。廖青扑击而上,轰!电光一闪,帝罗冷笑一声,突然一腿横扫。

    如刀光,森寒,雷霆!

    廖青没想到帝罗这一腿如此浑然天成,并且角度刁钻。危急中,廖青鞭手疾速变化,以双肘挡住帝罗这一腿。砰,廖青顿时气血翻涌,疾退数步,脚步都已站立不稳。

    帝罗冷笑一声,用中文道:“可笑的太极王,让你看看我的太极鞭手。”说话间一步踏出。这一步踏出,就如万斤重弓拉满了弦,轰的一下射出。电芒一般,他劈头就是一记太极鞭手劈砸向廖青的脸门。

    啪嗒一声巨响,他这一鞭打出,居然雷音轰隆。廖青只觉鞭手未至,脸门已经生痒,劲风贴面。危急中,他只得再度以肘挡住鞭手。砰,帝罗这一鞭抽击下来,廖青连退,双手也颓废了下去,剧烈的颤抖起来。接着帝罗往前一窜,再一记鞭手抽击而出。

    血腥恐怖的一幕发生了,廖青的头颅被抽地一个旋转,生生被抽断,筋肉爆了出来,血雾喷洒,动脉涌动。这一幕恐怖,血腥,暴力到了极点。以致现场都是一片静寂,随后才爆发出女士的尖叫。安昕也是脸色煞白,陈志凌连忙捂住了她的眼睛。

    周正深吸一口寒气,他眼里说不出的愤怒。对方下手的残忍程度简直已经到了发指的地步。

    不过这是黑拳,规则上没有任何限制。所以帝罗并无违规之处。

    廖青的尸体很快被抬走,帝罗也下了场。现在是中场休息十分钟。现场的气氛说不出的怪异,外国游客觉得刺激,但是华夏观众不管平时是城管还是贪官,还是普通百姓。这时候都觉得愤慨,自己的同胞被俄罗斯人杀地如此凄惨,如何能不愤怒。更让人愤怒的是帝罗那冷漠不屑的眼神,他的狂傲不需要言语,在场的人都已感受出来。现在大家都期盼着拳营里派出高手来为廖青洗刷耻辱。

    安昕虽然吓到了,但却并没有说不看。她的心理素质强大到了这个地步,倒是让陈志凌刮目相看。

    中场休息期间,周正一直沉默,他沉默过后忽然向陈志凌问道:“陈兄弟,你说我们这边拳营里还有人能打赢这个黑拳王吗?”

    陈志凌摇头,道:“我并不知道拳营的具体实力,猜不出来。”

    “那如果陈兄弟你对上这位黑拳王呢?”周正略略期盼的问道。

    陈志凌道:“一招!”

    周正道:“一招?一招是你打败他?还是他打败你?”他觉得陈志凌说话太不靠谱了,黑拳王如此厉害,他居然这么大言不惭。因此也有些不确定,方才详细的问陈志凌。

    陈志凌道:“自然是我一招抽了他。先看看吧,这个拳营名气如此之盛,不该没有高手的。”

    周正便也不说话了。总觉得这个陈志凌说话太跑火车,偏偏又每次都说的很准。可他如果真是大人物,怎么不去坐贵宾包厢?

    榕城黑拳营的幕后,负责人任雨泽是一位二十八岁的青年。老板是他的舅舅,任雨泽能力优秀,一直很好的管理这家黑拳营。

    此刻任雨泽穿着黑色休闲衬衫,他身后是一群华夏拳手,这些拳手都是名师子弟,个个都是内家拳的高手。

    但是此刻面对帝罗,他们全部都耷拉下了头。帝罗的厉害,他们通过大屏幕是看的一清二楚。任雨泽不禁怒道:“岂有此理,这帮俄罗斯狗,觑准了段飞被暗算的时机来挑场子,欺我拳营无人,卑鄙无耻,卑鄙无耻!”段飞正是拳营的镇场王牌高手,丹劲巅峰的修为。可惜前段时间,被人暗算,受了重伤。如今西伯利亚的拳手们气势汹汹而来,只怕段飞被暗算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下面的拳手全部默然,连太极王都被虐杀了,他们如何能有底气说去打败帝罗。

    任雨泽看着这群拳手,便知道没戏。但是这次西伯利亚拳手们前来,就是要扫钱的。如果不应战,要付出的金额任雨泽那里承受的起。任雨泽不甘心的扫视拳手们,道:“你们有谁可以去应战?只要能打败这个帝罗,我给奖金五百万。”

    没有人应声,钱虽然是好东西,但也要有名消受啊!

    “任少……”一名拳手沉声一叹,道:“我说实话不中听,我们这些人,与帝罗的差距确实太大,上去了只是徒送性命。我们是练拳人,也不是怕死,怕死也不练拳了。但是明知必死的事情还是不做的。我看如今也只能给钱请他们离开了。”

    任雨泽微微暴躁,这些拳手都是名家子弟,他们不愿意去送死。任雨泽也不能勉强,再说送死也没作用。他道:“他们如果开口,绝对是狮子大开口,这件事我办砸了,我舅舅如何会饶过我?”

    “可是……”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如洪钟大吕一般。“任少,就让我来会会这个帝罗吧。”

    任雨泽转头看去,大门处出现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这老者看起来五十来岁,走路龙行虎步,穿着一身黑色唐装,有种飘逸出尘的味道。不过此刻,他的眼眶微红,一脸的悲痛沉重。

    任雨泽惊喜不已,因为这老者正是太极王廖青的师父薛成虎大师。

    薛成虎大师是台湾人,是随国民党一起搬过去的。廖青则是薛成虎的关门弟子。

    关门弟子在武术界里,那就是跟亲生儿子一样。将来薛成虎去世后,廖青是要为他送终的。

    众华夏拳手看见薛成虎大师后,立刻面露恭敬之色,纷纷抱作揖道:“薛大师!”是大师,可不是师傅。众拳手同时沉重,都知道廖青是薛成虎最疼爱的弟子。

    “薛大师,请节哀。”众拳手黯然说道。

    薛成虎之所以被称为大师,是因为他的威望很高,弟子中也出了几个成名人物。而且薛成虎在武术界中名声很好,颇得尊敬。他本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员杀将,将陈家沟的太极拳练到骨髓里。并且兼练心意拳,那时候的薛成虎,在武术界里是一个标志。只不过随着年龄大了,便逐渐淡出武术界。将舞台让给了年轻人。

    薛成虎虽然看起来才五十来岁,实际上现在已经是八十七的高龄。

    任雨泽高兴薛成虎肯站出来应付帝罗。但是后面的一位拳手则犯难道:“薛大师,帝罗的修为正在巅峰时期,晚辈不是质疑您的实力。但是拳怕少壮,您现在的年龄段,跟他打起来太过吃亏啊!”

    众位拳手也纷纷出言劝薛成虎不要冲动。薛成虎却是摆摆手,淡淡道:“多谢诸位小哥儿为老朽担心,老朽是练拳的人,打了一辈子的拳。练拳之人死在擂台上,是练拳人的归宿。再则老朽十年如一日的养生,这一口气一直养在身体里。以老朽的经验加上爆发力,未必就不能为我那可怜的徒儿报仇。”

    薛成虎注意打定,便是任何人再也难以更改。任雨泽自然不会劝阻,他希望薛成虎能赢。众拳手也只得作罢。

    当一身黑色唐装,冷峻正气的薛成虎走上擂台时,台下出现了一片静默。

    来看黑拳的人,不少是喜欢内家拳,关注武术界的人。只要关注武术界的人,又怎会不知道薛成虎薛大师!

    这位薛大师可以说是武术界中的泰斗,如果放在武侠小说里,那就是洪七公一样尊崇的地位。

    台下起了哗然,陈志凌身边的周正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薛大师怎么会亲自出手?”周正喃喃道:“是了,廖青是他的弟子,弟子被打死了,师父自然要出头。可是薛大师如今八十高龄,如何还是这俄罗斯拳手的对手啊?”说话间,声音里充满了担忧。

    薛成虎此刻已经登上了擂台,耀眼的灯光下,薛成虎脸色冷峻,不怒自威。面对魔王般的帝罗,这位老拳师没有丝毫的胆怯。

    周正坐下后,忍不住向陈志凌问道:“陈兄弟,薛大师能打赢这个拳王吗?”

    陈志凌也认识薛成虎,薛成虎的上台让陈志凌大为意外。这也变相说明薛成虎是真正的大师,有着无限的勇气,并不是那种爱惜羽毛的假道学。

    面对周正的体温,陈志凌微微一叹,道:“也许有一线生机,薛大师的经验不是拳王能比的,虽然薛大师养生功夫很好,但是他依然没有打破身体的桎梏。如果一口气泄了,也就不成了。”

    场中!

    帝罗面对薛成虎时眼神阴寒,道:“那儿来了一个送死的老头子,我手下不杀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薛成虎也不倨傲,淡淡道:“老朽薛成虎,刚才你打死的,正是我的弟子。”

    “哦!”帝罗像是想起来了,道:“我知道你了,听说你还是有些名气。如果是你年轻的时候,或许还能接我个三招半式。但你如今垂垂老矣,上来不过是送死罢了。也罢,你倒是真的疼爱你那不中用的弟子,我便送你和你的死鬼弟子去团聚吧。”

    这帝罗说话之狂傲刁钻,让观众无不沸腾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