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不要恨他
    兵王传奇三人一到大场地时,安昕入目便扫到了一个黄毛混混正在车盖上跟一个美女做苟且之事。还真是有种一朵鲜花被牛屎糟蹋了的感觉。那美女有些气质,不过却也放浪,那车显然是美女的,还是宝马车。这个小混混大概也不过是美女猎艳的一个目标。

    现在时代不同了,女性同胞释放出潜藏的邪恶,也足够让男同胞惊讶了。安昕看了一眼,便是脸红耳赤,慌忙移开了目光。要知道她到现在可都没经历过男女之事。目光虽然移开,但内心还是有些好奇,最终还是忍住没去看。

    现场的重金属音乐狂暴滚滚,正放着一首英文豪放歌曲。有种冲锋打仗,令人血液奔腾的快感。

    现场一片靡乱,放纵。

    安昕随着陈志凌一路走过去,感觉血液也在加速,心内有种被压抑的因子在释放,这样一想,她的脸蛋也越发娇艳起来,甚至也想放浪形骸一把。每个人心里都藏了一个魔鬼,这句话看起来是不假的。

    安昕穿的是仙女裙,大气优雅。而李红泪则制服诱惑,马上惹的一群流氓吹起口哨来。其中一个脸上有疤的寸头青年带着三个混混马上围了过来。他们首先想要调戏的就是冷艳的李红泪。

    寸头青年对李红泪邪笑道:“小美女,真翘啊,来让哥哥摸一把。”说完还真就来动手动脚了。

    不过他还没摸到,背后一名彪形大汉便一脚将他踹开,踹了这家伙一个狗吃屎。彪形大汉满脸横肉,穿着黑色太阳衫,他对着寸头青年一指,一口燕京味儿的话彪了出来,道:“胡晓阳你个傻逼卵子,这儿的规矩你不懂吗?要搞女人,可以,也得你情我愿。”说完,又道:“这是我们龙哥的场子,你敢在龙哥的场子里不守规矩,那就是看不起龙哥。艹,蛮子,卸他一条胳膊,将这几个不懂规矩的垃圾赶出去,永远不许进狼山。”

    彪形大汉话一落音,一名精悍的青年便上前,对着胡晓阳的胳膊卡擦一拳,当即打断。

    胡晓阳痛苦的惨叫,随后便被连带同伴赶了出去。

    现场并没有因为这个插曲而产生任何影响。继续欢快的嗨皮。实际上,胡晓阳不过是被碰上了,平常他占点便宜,龙哥这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本身龙哥也是个好色鬼,自己都不知道强了多少太妹,女白领。反正来这里玩的人都有个心理准备,被干了,也只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胡晓阳被赶走后,彪形大汉对李红泪表现的很恭敬,道:“李小姐,龙哥说了,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您尽管提,我们一定改正。”

    李红泪没有理会彪形大汉,径直而去。

    彪形大汉看见李红泪对白衣如雪的陈志凌似乎很是尊敬,眼神里不由玩味起来,暗忖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辆银色的法拉利安静的放在一边。

    陈志凌三人近前来,李红泪将车钥匙交给了陈志凌。

    银色线条,闪亮的烤漆,以及贵气逼人的轮廓。安昕很少近距离看到这种豪车,只看一眼,就能感受到法拉利独有的骄傲和霸气。

    陈志凌上车,轰动引擎,感受了一下车子的内在状况,然后操作了一下油门,方向盘,觉得没有问题后方才下车。

    “有没有啤酒?”陈志凌忽然问李红泪。

    “有!”李红泪说着便从法拉利的后盖里拿出了几听黑啤。门主的喜好,李红泪是一清二楚,当然会随手准备。

    陈志凌给安昕开了一听,自己也喝了一听。李红泪却是不喝。安昕见陈志凌喝酒,不免担心,道:“开车前喝酒不好吧?”

    陈志凌一笑,道:“没什么,这儿就是打破一切规矩。”说完又对李红泪道:“刚才这个龙哥的人好像很怕你似的。”

    李红泪道:“龙哥被我教训了一顿,他有些用心不良,想打我的主意。”

    陈志凌呵呵一笑,道:“难怪。”

    随后,陈志凌又道:“红泪,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离开吧。”

    “是,门主!”李红泪道。说罢便转身,下山而去。

    “走,到里面坐去。”陈志凌给安昕拉开了车门。安昕点头,她上车后,陈志凌也跟着上车。

    “怎么你的手下都这么漂亮啊?”安昕揶揄着问陈志凌。又道:“是不是你有什么企图?”

    陈志凌道:“别瞎说,红泪她们的身世很可怜。我昨天不跟你说,也是不想揭开。她们本来是……”当下将与玄洋社的交锋,解救李红泪她们的事情说了出来。因为之前陈志凌只简单说了创立大楚门,却没讲这一茬。

    安昕听了后,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同时也觉得陈志凌能有今天的一切,真是步步危机,时刻都是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凌晨零点终于来临,现场的重音乐停止了下来,寂静一片。

    全场虽无声音,却都知道,**正在酝酿。

    龙哥的人对陈志凌非常客气,虽然李红泪走了。但是他们也知道,能做李红泪的老板,那肯定是更通天的人。混江湖的,这点眼力见都没有,早不用混了。

    狼山的车道很窄,一次性只能有两辆车并道。也就是说每次比赛,只能是两人。

    与陈志凌比赛的是狼山最顶尖的高手洪涛。这一次,李红泪说过,洪涛赢了,这边付五十万。如果洪涛输了,只需要付十万。

    洪涛也是好强的车王,早已经热血沸腾。一来为钱,二来为了车王的荣誉。

    洪涛开的是自己改装过后的三菱跑车。

    夜色下,月光如水。陈志凌与洪涛两人并驾,安昕坐在陈志凌旁边,她的脸蛋一片潮红,却是因为兴奋。这样的刺激,早已经冲淡了对死亡的害怕。没错,安昕现在非常兴奋。

    一名金发女郎在两车中间,周围所有的人,无论是白领,还是混混,还是王孙贵族,都已经屏住了呼吸。随着金发女郎扔出手中的胸罩,现场引爆。女郎的两团爆乳,白花花的展现在众人眼前。顿时哨声四起,呼声大起。为车赛,为女郎的春光。而陈志凌与洪涛则是全神贯注,也都是异常的冷静。

    在女郎的胸罩飞出一瞬间,陈志凌眼神冷静异常,手如闪电,脚如旋风,先洪涛一步启动。这一瞬的动作帅气霸气到了极点,让安昕看的目眩神迷。

    狼山弯道又窄又险,只能容一辆车通过。只有在每次的路口拐弯时才有一次超越地机会。如果跑在首位的车子能够在这几个路口地时候稳住,或者使用些小手断阻止后面的车超越的话,一般都能保持到第一名到终点。

    见到银色的法拉利冲出去了。围观地人立即激动的开始议论起来。大家都议论着车主的车技厉害,竟然手速快过了狼山车王洪涛,看来真是有两把刷子的。

    洪涛本以为陈志凌领先,是被他取了巧,一定能够找机会赶上。可是当法拉利像是吃了好几盒伟哥般在前面狂飙,将后面的他远远地甩开的时候,洪涛才终于发现原来前面的法拉利车主是真正深藏不露的高手。能在这样的山道跑出这样的速度,实在是非常人所能及。

    急速带给人的生死激情,快感,都取代不了的。安昕身上系着安全带,人却激动地想站起来。车顶是敞篷的,呼啸的风声从耳朵边吹过,扎起的发丝也被风吹散。

    夜色下,速度彪飞如闪电,安昕觉得整个人就像在悬崖边上驰骋。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那车轮碾压的石子不少落入了山涧。

    刺激,惊险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安昕觉得呼吸都已经不畅。她转头便看见陈志凌的眼神专注,脸色严肃。这时候认真的陈志凌,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这种魅力会让少女们尖叫到哭泣。

    “坐稳了。”陈志凌眼中满是专注,前面有个大弯道,后面地洪涛开的改装三菱跑车同样在疯狂加速,陈志凌知道他肯定会想从这儿超车,于是提醒安昕坐好不要乱动。

    安昕从后视镜里发现了快速接近的三菱跑车,当下屏住呼吸坐好。只是脸色更加潮红,这时候她觉得下身都有种湿润之意,说不出的羞人与激动拐弯的时候势必是要减速地,不然以这弯的弯度以及陈志凌的速度,车子能直直地冲到山涧下面去。那些在拐弯时还在拼命加速的人是超人,他们已经克服了自然界的引力。

    陈志凌也不得不减速,在陈志凌减速的时候,后面的三菱跑车已经将距离正在疯狂拉近。

    “啊……追上来了。”安昕忍不住尖叫起来。

    陈志凌眼中寒光闪过,手一旋转将刹车稍微点了点,等到车头转过那个弯。不是直线前冲后,火速松开刹车,然后脚踩油门再次疯狂加速,唰地一声就冲出老远。再一次将三菱跑车甩在后面。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开车,但是陈志凌的车技还是没有丝毫的减弱

    “艹!”洪涛看着陈志凌的车远远跑出,再无可能追上,当下将车减速,狠狠地拍击着方向盘。

    当陈志凌转了一个圈,跑到终点的时候,那群还在卡着表看时间的人一个个惊地目瞪口呆。

    “车王,新任的狼山车王诞生了。”现场一片尖叫欢呼。而在这片尖叫欢呼中,陈志凌开着法拉利,载着安昕离开了狼山。

    今天一整天对安昕来说,都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新奇和刺激。以致回到家中时她还有些兴奋。

    回到家里时已是凌晨两点,月光依然如水,清辉洒遍整个天地。

    安昕先去洗澡,洗澡前对陈志凌说有些饿了。陈志凌当即亲手下厨炒了三个小菜。然后拿出红酒来等安昕。

    安昕洗完澡后,依然穿着蓝色的仙女裙,她的头发被毛巾拧干,不过还有些湿漉漉的。这样却更添她的妩媚。

    安昕一到餐桌前,陈志凌便闻到了她身上的沐浴露香味儿,很好闻的茉莉花香味。

    大概是因为今天的刺激冲淡了安昕对死亡的恐惧,总之吃饭喝过红酒后,安昕的脸蛋始终艳若桃李。而且陈志凌还觉得有些奇怪,她的呼吸微微急促。

    陈志凌先去洗澡,洗完澡,穿着整齐的衬衫,裤子,踩着拖鞋出来。安昕还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此刻电视里放着夏日福星。

    陈志凌坐在她身边,道:“还不困吗?”

    安昕道:“不困!”她忽然关掉电视,突然起身骑到了陈志凌的腿上。

    “今天我要做你的女人。”安昕微微娇羞的说。说完便凑上唇吻向陈志凌。

    夜色深沉,卧室里灯光已灭。窗帘没有拉上,月光倾洒进来,是那般的幽静凄美。

    安昕与陈志凌不着寸缕的拥抱在一起,没有任何阻隔。

    在陈志凌的怀里,安昕终于安稳的睡着了。这一次睡地没有任何的恐惧,很是心安。

    一片黑暗之中,安昕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似乎是在荒野之上,有寒风吹过。

    便也在这时,安昕看见了妹妹。

    她看见的是一个模糊的轮廓,但脑海里就是有种感觉,她是妹妹。

    不过很快,妹妹靠近了安昕。身影也清晰起来,居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儿。穿着白色的t恤,牛仔裤,长发飘扬。却是与安昕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安昕的气质是恬静端庄。而她的妹妹则是阴戾冷漠的气质。

    安昕的妹妹此刻面对安昕,满脸的泪水与悲恸。

    “姐姐,姐姐……我该怎么才能帮你?”

    安昕反而显得宁静,她坐了下去,道:“妹妹,来,让姐姐好好看看你。”

    安昕的妹妹便即飘然而来,坐在了安昕的身边。安昕握住她的手,这一瞬,有很奇怪的感觉,握住了就像是握住空气一般。她知道妹妹的处境,不禁为她心疼,道:“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妹妹摇头,她虽然在安昕面前,但是安昕却觉得她又很远,很飘渺。

    “都是他!”妹妹的表情忽然变的狰狞痛恨,道:“都是陈志凌个恶魔,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都知道了?”安昕吃了一惊。

    妹妹点头道:“我在你的脑识里,能够知道一切。我一醒来就全部知道了,只有你进入深度睡眠,我才能跟你沟通。”

    安昕揽住妹妹的肩膀,握住她的手,没有触感,却能感受到冰凉。妹妹便也听话的躺在她的肩头,她对姐姐的感情何其的深,又怎忍去拂逆她。

    这时候安昕忽然道:“不要去恨陈志凌,好不好?”

    “为什么?”妹妹顿时激动起来。

    “因为他是姐姐爱的男人。”安昕说的很自然,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见杨过误终生,既然已经认识了他,心里又怎能还有别的男人。尤其是在自己生命所剩无几的时候,她更没有任何的包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