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杀凌
    .. ,兵王传奇

    这个人的气势浑然天成,如天地威严。

    正是……首领。

    陈志凌微微一惊,及时刹停。首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并且拦住自己的去路?还是说嫌自己任务进展慢,要亲自出手?

    不管首领是什么目的,陈志凌却也不敢耽搁。当即推开车门,不顾大雨茫茫,下了车向首领走去。安昕则以为是遇上事了,不由暗怪陈志凌,干嘛要下车,直接开走不就好了。

    安昕心提了起来,祈祷着可别是遇上了抢劫。便也在这时,她看见神秘的蓑衣人转身离开,而陈志凌倒了下去。

    安昕不禁脸色惨白,连忙下车。大雨缤纷,瞬间将安昕淋的全身湿透。

    安昕顾不得这些,来到陈志凌面前。接着,她看见陈志凌翻了个身,面朝上。安昕看清楚时,啊的一声尖叫出来。

    因为她看见陈志凌的脾脏部位,深深的插着一柄短刺。短刺齐根没入,鲜血不要钱似的流了出来。不过雨很大,陈志凌的血很快被雨水冲刷干净。

    陈志凌已经闭上了眼睛,没有了知觉。就在刚才,首领突然猝不及防的出手,在刺中他的同时,并出手在他颈部摁了一下。首领的重手法陈志凌如何能躲开,所以陈志凌毫无悬念的昏死过去。

    也只有首领才有如此本事,可以轻描淡写的制住陈志凌。

    大雨瓢泼,雨丝在车灯光柱下缤纷狂乱。安昕看着陈志凌胸前的鲜血不止的流,那雨水冲刷的猛烈,但却依然冲不散伤口处的殷红。

    这巨大的变故只在一瞬间,安昕心中惊骇欲绝,更多的是一种害怕。害怕陈志凌就这样没有了。很多时候,她明明感觉到了幸福环绕,却又很容易就失去。安昕脸色煞白骇然,虽然惊惧,但也极力镇定下来。她知道这时候不能乱,也不敢移动陈志凌。起码的医学常识她还是有的。慌忙从车里找出一把雨伞为陈志凌遮上。又拿出手机向打急救电话。但很快,安昕绝望的发现,在这么大雨的冲刷下。她的手机已被打湿,屏幕都已湿了。一般的时候,安昕的手机都是放在包里的。但是刚才陈志凌出事时,她刚好将手机拿在手中。

    乃至陈志凌猝然出事,惊骇的安昕直接拿着手机下车。

    这时候不止是安昕的手机打湿,陈志凌身上的手机也已打湿,不能拨打。

    茫茫雨夜里,路灯的光芒穿不透雨幕。安昕看了一眼地上流血不止的陈志凌,她咬了咬牙,不知道从那儿来的力气,居然将陈志凌横抱而起。她的身子本身算是柔弱,然而这时候所迸发的力气却不是常人能够想象。

    当然,这也有一个前提。陈志凌的身材并不是那种高大魁梧的类型。

    安昕将陈志凌在后座上平放躺好,她发现他的伤口在没有雨水冲刷的情况下,流地特别的触目惊心。安昕用手去捂,却根本无济于事,倒是很快让她的手也满是鲜血。

    安昕不敢耽搁,这时候她没有哭。迅速来到驾驶位上。面对车子,她顿时犯了难,她对开车根本没有任何经验,连看都很少看。这个时候,安昕再坚强,再聪明,却也对启动车子束手无策。

    刚好,这时候后面有一辆车开过来。安昕顿时如遇救星,迅速推开车门拦了出去。也幸亏是下雨,那辆开来的奥迪车没有开快,及时刹车。不然安昕这个突如其来的节奏,怕是没救到陈志凌,自己先被撞死了。

    奥迪车的车窗打开,里面是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倒是有些贵气,贵气中又因脂粉而显得庸俗。

    中年妇女看了一眼安昕,开口就骂道:“你个狗日的,要死去投胎也别找老娘啊,艹!”

    此刻的安昕全身上下湿透,头发凌乱,狼狈不堪。

    她不顾中年妇女的大骂,冲到奥迪车前,急声哀求道:“大姐,我男朋友遇到抢劫被刺了一刀,求你帮我将他送到医院,我不会开车,求你了。”

    中年妇女一听这茬,立刻变色。就要启动车子开跑。要知道这个时候,天这么黑,万一是个陷阱那可就完蛋了。中年妇女强行摇下车窗就要开走。安昕迅速拦到奥迪车前,扑通跪下。她不管地面全是积水,就这样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磕地额头鲜血淋漓,凄声哀求道:“大姐,我求你,我男朋友快不行了,求你。”

    雨线很粗,风声很大,雷声轰隆。

    中年妇女虽然在车里听不见安昕在说什么,但却看到了她的孤苦无助乃至绝望。

    每个人的内心,从开始总是善良的。中年妇女脑袋一根筋不对,最后心想,算了,要死也就傻一次。当下推开车门下车,道:“傻妹子,快起来吧,我送就是。”

    安昕顿时大喜,连连道谢。她的泪水混合雨水,却已经分不清楚。

    刚才陈志凌出事她没有哭,这一刻却怎么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中年妇女迅速开了陈志凌的别克车,载着安昕与陈志凌朝医院开去。这下开的端是一个疾速,在救命的这种火速时刻,中年妇女似乎觉得找回了少女时的**。

    同时,中年妇女拿出电话给相好的医院打了过去。要他们立刻准备急救。

    这一次是绝对的火速救援,后面的安昕帮陈志凌按着伤口,那柄短刺她不敢去碰,这种情节电视里看多了。通常一抽出来,就会出大事。

    尽管按着伤口,殷红的血液依然在不停的溢出,看地安昕触目惊心。她有种错觉,陈志凌的血要流光了。

    实际上,如果是普通人这么个流法,即使送到医院也是个死。但陈志凌不同,气血何其强大,血液也比常人要多。更有隐藏的血窍内的造血地,所以这般留,他还是可以活的长久一些。安昕只能默默祈祷哀求陈志凌不要出事。她的手上全是陈志凌的鲜血。

    中年妇女虽然嘴上刁蛮刻薄,这次做事却很靠谱,用最快的速度将陈志凌送到了一医。急救的医生全部都已经在等候。车子一开来,急救人员立刻冒雨抬担架上前。

    陈志凌很快被送进了急救室,安昕浑身湿透,狼狈不堪。手上还是鲜血,她跟着赶进去,最后只能停留在急救室外。

    急救室外的灯亮着,显示里面正在急救。安昕眼睛一眨不眨的守着。那中年妇女叫做丁春香,也跟着走了过来。

    丁春香觉得面前这个狼狈的女孩儿非常的至情至性。她这时也才发觉她的额头上磕破了皮,那伤口显得触目惊心。

    “小妹儿,去洗洗手。”丁春香看着安昕浑身湿透,她这么粗枝大叶的人也忍不住心疼,揽住她,说。

    安昕却是一动不动,任由衣服湿透,手上鲜血。她就是死死的盯着那手术室。

    便也在这时,有护士前来,道:“请问谁去缴费?”

    丁春香看了安昕这个样子,便大手一挥,道:“我去。”说完跟了护士过去。

    前期,丁春香垫付了两千。具体以后,则是多退少补,看情况来定。

    手术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内,安昕就这样湿漉漉的守在手术室外。要知道这时候的气候已经转寒,她的身体又不好。

    有几名护士和丁春香都来劝安昕去换身干净衣服。丁春香苦口婆心道:“小妹儿,你要是再病了,谁来照顾你男朋友?快去洗把手,换身衣服。”

    安昕不理会,她怕,她怕去洗手去换衣服的空当儿,陈志凌已经不在了。

    手术室门终于打开,安昕看着医生出来,觉得血液都要凝固了。她实在是害怕医生摊摊手,上演电视里的剧情,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怎么样?”安昕忍不住上前急迫的问主任医师。主任医师眉头蹙的很深,道:“病人目前还没脱离生命危险,血虽然止住了,但是由于失血过多,必须紧急输血。”

    “那就快点输血啊!”安昕急道。

    主任医师看了安昕一眼,看到她额头有伤,手上满是鲜血,蹙眉道:“你先去收拾一下,换身衣服来,我们要先研讨商量一下,你也一起参加。”

    安昕不敢耽搁,连忙依言去办。

    丁春香陪着安昕去洗手。随后她又找医院拿了两套病服让安昕在病房里换上。用干毛巾擦干头发后,安昕突然强烈的咳嗽起来。不经意间咳出一口鲜血来,她用纸巾捂住,不留任何痕迹。

    安昕随后便与主任医师一起开会,这次是几名医生一起商讨救治办法。

    丁春香则选择了离开,她帮人也是一时激情。这时候还担心在雨里的车,那两千块钱也没打算找安昕要了。毕竟能开奥迪,也不是差钱的主。

    在会议室里,主任医师道:“病人失血相当严重,本来他这个情况实在特殊。按照这个失血量,以及短刺的刺入,我们以为是无法救活的。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病人的求生意志很强,居然挺了下来。他的血型很特殊,是ab型rh,这种血型是目前最稀有的血型。几率是十万分之一。我们医院里有一些库存,但是很少,对病人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所以……”主任医师对安昕道:“你目前要做的有两件事,一是找到ab型rh这种血型来。如果找不到,病人挺不过今夜。第二,立刻缴纳三万的块钱,我们好尽快将库存的血输给病人。”

    “你们先给他输血,我马上就回去去取钱。”安昕立刻站了起来。随后,她对主任医师道:“这种血型我记得我好像是,麻烦您给我测试一下。”

    主任医师姓赵。赵主任闻言微微讶异,道:“好,我立刻给你做检验。”

    安昕随赵医生前去验血,最后的结论果然是ab型rh。赵医生长松一口气,道:“看来你男朋友还真是天不绝他,这么难得遇到的血型居然碰到了。”顿了顿,道:“这样,我再给你做一个全身检查,看你是不是适合献血。”

    “不用了!”安昕道:“我的身体很健康。我现在回去取钱,钱一来你马上准备动手术输血,无论如何,他不能出事。”

    赵主任见安昕异常坚决,便也只能道:“好,我马上安排。”

    安昕在离开赵主任的科室时,身体晃了一下,差点跌掉。她强行撑住,迅速离开了医院。外面的雨还没有停歇,这场暴雨似乎要将所有淤积的烦闷发泄而出。医院外停有的士,安昕招了一辆的士。

    开的士的是一名中年司机,叫做老王。老王从后视镜里看到安昕的面容,不禁为之一呆。他启动车子后,几次从后视镜里偷看安昕。安昕心焦如焚却是没注意到他。

    安昕的头发还没全干,身上穿着病服,这样看起来,显得非常的妩媚漂亮。老王在这深夜里,见到这样柔弱极品的美女,顿时荷尔蒙激发的猛烈。下面坚硬如铁,这时候什么理智,法律,后果全部抛到九霄云外。只觉得如果能上了这个小妞,就是立刻死了也值得。

    老王祸从心中起,恶从胆边生,这时候什么都不顾了。雨大,黑暗,最易滋生罪恶的心理。安昕直到老王突然将车停在路边才发现不对劲。

    老王停车后,便锁了车门,让安昕下不去。他回过头恶狠狠的道:“老实点,你乖乖让我享受了,就放了你。不然老子做了你。

    这个老恶棍,满眼淫光,便要爬向后座位来侵犯安昕。安昕心里满脑子都是陈志凌的安危,这时候居然没有一丝的恐惧。她觉得现在谁敢惹她,阻止她,她连杀人的狠心都有。老王正要爬过来,安昕陡然出手,狠狠的一巴掌,带着指甲铲在老王脸颊上。老王脸上顿时划出五道深深的血指印。这还不算,安昕又抓住老王的头发。庆幸的是老王不是地中海,不然这一抓还真有难度。安昕抓住他的头发就是不放手,也不知道她那来的劲道,狠狠的抓住,朝车玻璃那边撞击过去。哗啦一下,车玻璃被撞碎,老王顿时鲜血淋漓。

    我艹!老王勃然大怒,太tm欺负人了。居然被个娇滴滴的小美女给打了,还这么惨。老王愤怒之下,小宇宙爆发,一挣扎便被安昕直接扯掉了他的一块头皮。痛地这厮龇牙咧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