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令人沉醉
    .. ,兵王传奇

    吃过晚饭后,陈志凌陪安昕看着电视。安昕的梦想是有人陪她看肥皂剧,这会儿陈志凌倒是在陪着。陈志凌揽着她的香肩,她柔顺的靠在陈志凌的肩头,显得恬静而满足。

    两人也会偶尔讨论下别的话题,这时候,安昕便也发现陈志凌对许多事情的观点都特别的新颖和有自己的见地。

    安昕的身体不好,她看到十一点确实困了,打了个哈欠,便复又睡觉。睡之前,对陈志凌道:“要不你回去休息,明早来看我,这儿有护士,不会有问题的。”

    陈志凌道:“我等你睡着了再走。”安昕便一笑,安然入眠。本来陈志凌当然应该守在这儿,但今晚有大事在身,如果答应了安昕守着她,结果她半夜醒来发现自己不在,她虽然不会怪罪,却也会有个疙瘩。

    安昕闭眼时,陈志凌附身吻了下她的唇。不知怎地,鬼使神差中,陈志凌又撬开了她的牙关来了一个长长的吻。

    美妙的吻,令人沉醉的吻。但在这种种柔情之中,陈志凌的心却并未柔软,他的目标已经明确,不为所动。

    安昕被吻地脸蛋酡红,娇羞不已。

    凌晨十二点,安昕入睡。陈志凌悄手悄脚的除了病房,喊了小护士来看护。这种高级病房的病人就是上帝,小护士自然不敢懈怠。

    而陈志凌出了医院,便与海青璇联系。海青璇的车子开来迎接陈志凌,陪海青璇一起的还有古鲁斯。

    古鲁斯见了陈志凌后,立刻恭敬的喊门主。这个浑身是毒的家伙在香港过的很happy,再则陈志凌掌握了他的命脉,他对陈志凌自然恭敬异常。

    陈志凌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上了大奔驰车。上车后,古鲁斯拿出解药给陈志凌,这是避免待会发功,把自己人给伤了。陈志凌这边人全部会先服食解药。

    海青璇发动引擎,启动车子,一路开了出去。并对陈志凌道:“所有人都已各就各位,那三个英国人并未产生警觉。”

    陈志凌道:“大家都不要露出敌意,我和古鲁斯先去见他们,你们把他们的突破点封锁好。”

    “嗯!”海青璇回答。

    夜色中的燕京,虽然已是凌晨,但依然璀璨辉煌。

    这座城市承载了太多的历史和沉淀。

    这座城市,也承载了太多北漂人的希望和梦想。

    这座城市,风光无限的背后却也有太多北漂人的辛酸。北漂过来,希翼成功的人太多,而最终成功的人却只是凤毛麟角。大多的人在耗尽青春之后,还是只能选择黯然离开。

    这也是为什么余航最终选择了屈服,人活在现实之中,就必须面对现实。成功,优质的生活是多么不容易。一旦有机会来了,谁都想拼命去抓住,不肯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弗兰格所在的旅馆地方幽静,这儿是南环路以北,靠近教堂。

    并且有园林式的林荫道路。

    陈志凌的车开到旅馆前停下,陈志凌和古鲁斯下车,朝旅馆走去。这里已被红外线热像技术检测,陈志凌戴了耳麦,由李红泪随时汇报旅馆里的情况。便也在这时,陈志凌还只在林荫道时,李红泪道:“门主,他们出来了。”

    今晚的月亮很圆,路灯显得微微的苍白,树木掩映间,地面影影绰绰,多了一丝神秘幽静。

    弗兰格三人前来,与陈志凌碰了个正着。虽然葛西亚与希尔失去了敏感,但是弗兰格这种极限高手却没有。弗兰格依然是那么的帅气俊美,一身伦敦制造的白色衬衫,冷然面对陈志凌,道:“陈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已经答应不找我的麻烦,难道鼎鼎大名的大楚门门主要出尔反尔?”

    古鲁斯开始发功,释放毒气。这种毒气无声无息,只是这时,弗兰格立刻发觉了不对。他的血元真气修炼到与身体敏感契合,加上在月光下,尤其的厉害。他立刻眼光一寒,暴喝一声道:“走!”接着转身就走。

    弗兰格逃的飞快,葛西亚与希尔不明就里,但见弗兰格这个情况,当下也转身开逃。三人展开步法,在夜色中风驰电掣一般。

    陈志凌微微意外,没想到弗兰格这么警觉。眼神一寒,冷哼一声道:“逃得了吗?”当下身子一躬,双手双脚着地。刷的一下,白驹过隙的身法展至极限追了上去。

    陈志凌如今修为大成,白驹过隙的身法展开,已经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尽管弗兰格动用了血族秘术中的血族玲珑步的神妙,逃的也是飞快。但陈志凌在后面也是紧追不舍。风声呼呼,杀机在夜色中大盛。

    砰砰几声沉闷的枪声猝然响起。接着葛西亚抽翻在地,当场死亡。他的眉心被命中,胸前也是一枪。高爆水银弹霸道无双,由李红泪和李红妆亲手开枪,他又失去了敏感,那还有不死的道理。

    而也在这时,通灵巅峰的安腾青叶猝然出手,他手持了子午钺这种重型杀器,从黑暗中劈头朝弗兰格斩去。

    月夜里,寒光陡然大盛。子午钺的森寒与强猛杀意当头爆向弗兰格。弗兰格在安腾攻击而来时已经察觉,危机中玲珑步法展开,斜踏而出,轻盈如柳絮,就此躲开。丝毫不停留的朝前继续逃。弗兰格其实可以用血族双弦月趁胜干掉安腾。但是他忌惮陈志凌,那里敢耽搁。安腾青叶一招落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也是当世高手,丝毫不停留,又立刻拦截向希尔。希尔在葛西亚死时就已亡魂大冒,子午钺来势汹汹,寒意狂暴。

    希尔最怕的就是暗夜里夺魂枪,子午钺杀上来,他可没弗兰格出神入化的玲珑步,慌忙退避。一退之下,陈志凌已经前来,昆仑蚕丝牵施展出来。神妙无双的照着希尔的脖子上一摁,这家伙便当场晕死过去。管你什么血宗高手,在陈志凌重手法下,还是乖乖就寝。

    陈志凌不敢耽搁,继续前去追击弗兰格。

    追杀弗兰格,别人已经帮不上忙。只有靠陈志凌自己,但如今陈志凌的暴龙蛊到了第七重,完全不惧血元真气。而且弗兰格的秘术让陈志凌有了防备意识,所以如果真打起来,弗兰格处境不妙。

    弗兰格不过是血族的一名公爵,跟陈志凌这名天煞皇者比起来,自然单薄多了。

    过了林荫道,来到南环路上。公路上宽敞无比,路灯明亮,来往还有车辆。弗兰格飞快跃过公路,朝小道上奔去。陈志凌则紧追不舍,弗兰格觉得后面有一头绝世凶狠狼王在追击。这就是陈志凌给他的感觉。尼玛,这已经是明显的来者不善了。

    陈志凌发了狠心,他的身法比弗兰格还要厉害,玲珑步在于巧妙,却不够持久。而白驹过隙则是雪狼王毕生智慧的研究,已经是当世绝顶步法。

    弗兰格逃进一个不知名的公园,刚翻墙进去,陈志凌便已追了来。月色下,弗兰格显得暴躁,双眼血红。他是堂堂公爵,身份尊贵,一生优雅。今天被追地如丧家之犬,是他最大的耻辱。

    “陈志凌,你出尔反尔,是什么意思?”弗兰格站定,暗自调息,却又质问陈志凌。这是想破坏陈志凌浑然天成的气势。

    古来征战,都讲究正义之师。要伐之有道。都想自己是勤王之师。

    弗兰格想要陈志凌先理亏,从而气亏,这是战术中很自然却又很管用的一招,。

    陈志凌一笑,道:“哦,我如何出尔反尔了?我是答应不为难你。但我没答应不杀你。”

    “你……”弗兰格气极。

    “受死!”陈志凌陡然暴喝一声,杀机狂猛冲天。从温润如玉,到变身杀魔一点也不突兀。

    轰!陈志凌一个弓箭步上前,出手就是须弥印。来。身子陡然拔高,须弥印配合身法,脚趾一抓一动,脚上面的根根大筋宛如牛筋,双足栽根前移,足下立刻升腾出数千斤的大力。

    弗兰格脸色凝重,血族玲珑步展开。身子斜踏,轻盈如柳絮,当真神妙无双。只不过陈志凌也已预料,在弗兰格踏出时,陈志凌也跟着劲力转换,倒踩莲花。

    本来陈志凌这一记须弥印就气势十足,但里面是虚的。他怎会不知道弗兰格的风格,弗兰格就是个贵公子,不过人聪明,悟性高,所以打法秘术用出来很是厉害。但是他人少了一种气势,这也是陈志凌在熟悉他后,稳压他的原因。

    且说这时,陈志凌和弗兰格招式变幻,各自步法神妙。陈志凌终于还是拦截住弗兰格,刷的一下,昆仑蚕丝牵追击而去。弗兰格立刻脚步再度变幻,施展出血族双弦月。那知他刚施展出来,陈志凌的修罗斩先一步而至。陈志凌招招先机,弗兰格无奈只能狂退。陈志凌大势爆发,猛推猛砸,猛打猛进。弗兰格疲于奔命,两人交手快速,拳法诡诈,变幻快速无双。

    砰砰砰,血元真气与陈志凌气血之力与之暴龙真气展开狂猛对撞。

    这一次,血元真气丝毫占不了陈志凌的便宜。但是陈志凌的气血之力却又强过弗兰格,弗兰格在陈志凌数千斤之力下早已不堪重负。要知道内家拳有内家拳的优势,其中对劲力的螺旋劲,穿劲,抽劲,混元捶劲的糅合,施展出来可说是绝顶的恐怖。

    这几拳打下来,弗兰格只觉体内已被陈志凌的这种糅合劲力渗透。若不是有血元真气控制,人早已废了。

    场中的弗兰格在陈志凌攻击下,已经是险象环生。两人打的沉闷凶险,脚下尘土飞扬,泥土如被犁过一般。

    弗兰格心中叫苦,他现在已经被陈志凌打地没了脾气。知道这般下去,今天还真要命丧于此。

    刷刷刷!陡然,陈志凌一改凶猛攻势,脚下生莲,一闪之间便到了弗兰克身后。这一招赫然就是血族玲珑步。这还不算,陈志凌的昆仑蚕丝牵攻击而来,弗兰克对这招很有防备,便欲出招应对。谁知陡然寒光大盛,陈志凌的昆仑蚕丝牵突然变化,变成了血族双弦月,来势好快。

    叱的一下,弗兰格疾闪,但终究慢了一步。他的手臂拦住脸门,于是手臂被陈志凌的双弦月挖去了三两肉,鲜血顿时狂飙。陈志凌这一挖,瞬间破坏了弗兰格的肌肉组织,各种劲力渗透。

    吼!弗兰格活了三百年,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受伤。顿时厉吼一声,疾退三步,双眼血红,犹如受伤的野兽。

    陈志凌并未疾追,弗兰格手臂受伤。再打下去,弗兰格是必死无疑。所以此刻,陈志凌冷淡的看着弗兰格。

    弗兰格虽然暴怒,但现在面对杀神陈志凌,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他警告陈志凌道:“你若杀了我,我背后的势力会比西昆仑更加恐怖。”陈志凌淡冷道:“你倒是对我清楚的很。但是你似乎不知道西昆仑现在的下场吧?”

    弗兰格当然知道西昆仑已经被造神基地的首领禁足。他的面色难看,对陈志凌道:“你背后虽然有造神基地,但是你大楚门终究是独立的。今天你若放过我,也许我们以后还能成为朋友。”这句话还是带了威胁性质。意思是,你总有一天,造神基地不会再庇护你。你得罪了我,我将来就搞死你。

    “朋友?”陈志凌根本不买账,弗兰格有些小聪明,但是跟陈志凌这种老狐狸比起来却还太嫩。陈志凌顿了顿,道:“你这种说辞骗三岁小孩都不行。我看得出你是个骄傲的人,今天受了这份耻辱,若是活着走了,只怕会用尽所有的力量来报复我。再则你的手下都已被我毙了,恐怕你背后的势力也不会就此罢休。既然已经撕破了脸,我还放过你,那才是真的可笑。”

    “你错了。”弗兰格道:“我们与你地域不同,绝不会轻易来犯。死个两手下算什么,只要你答应跟我合作一件事,我保证我们能和平相处。”

    “哦,你说。”陈志凌微微一怔。

    弗兰格道:“这件事也怪我没跟你解释清楚,让你误会。所以你杀了我两名手下,我反而理解你。”这家伙为了活命,现在不管多违心的话也是信口拈来了。

    陈志凌不语,耐心聆听。

    弗兰格道:“你一定以为我是为了安昕的血泪而来。”陈志凌淡淡道:“难道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