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真心易老
    .. ,兵王传奇

    只不过,陈志凌已经预料到了弗兰格的变化。他是打法天才,刚才就已经看出了血族玲珑步的神奇。这次在弗兰格横移出去,陈志凌也紧跟着羚羊挂角跟了上去。

    吼!

    陈志凌眼中杀机绽放,不待弗兰格反应过来。五指如利剑,神奇诡秘,雷霆闪电奔奔向弗兰格面门。剑光森寒,手法诡异绝伦。陈志凌这一招正是昆仑蚕丝牵。

    弗兰格顿时陷入冲天危机,他一向自傲自大,觉得自己天下无敌。这一跟陈志凌交手,顿时觉得恐怖至极。似乎只要一个小小的不慎就会万劫不复。若不是自己的秘术厉害,恐怕早就已经败了。

    面对昆仑蚕丝牵,弗兰格不敢轻缨其锋。他一咬牙,突然在危机中如闲庭信步,却又浑然天成。简单退步转身,神奇的躲开了陈志凌的蚕丝牵。这还不算,于绵绵细雨般的温和中,双手合抱向陈志凌。

    这时候很诡异,就像是电影的慢镜头。但是看起来慢,其实是快到了不可想象。

    陈志凌一招落空,弗兰格如封似闭的合抱已至。陈志凌便欲出手以须弥印斜切,以蛮力破开这温情的攻势。谁知招还来不及变,危机陡然大盛。弗兰格的海底兜拳倏然出现,狂猛冲天的砸向陈志凌下颚。

    就像是本来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狂龙冲天。

    弗兰格的这一拳出现的毫无征兆,因为明明看到他双手合抱,如封似闭,这一拳就像是第三只手一样。

    这一招,正是血族秘术中的大绝招血龙钻!

    秘术,秘术,秘密就在障眼法,运劲诡秘,发招刁钻,让初接触的人防不胜防。血龙钻,招如其名,携带神龙之威,血元真气凝聚,并配合了气血之力。这一拳的力量就如万伏电流的雷电突然劈之,而且是起初毫无征兆。

    陈志凌这时候要躲已是不及,索性不躲。双胯向外,眼中狠辣,如坐金銮殿一般,四四方方,稳如泰山。这一招正是陈志凌学自东方静的昆仑秘术,太祖坐金銮。

    气血下沉,陈志凌双肘气血爆发,暴龙真气混合,狠狠的架向弗兰格的血龙钻。

    这一刻,陈志凌的双肘青筋绽放如黑色的蚯蚓,两条手臂漆黑铁青,根本不像是人类的手臂。

    轰!

    拳肘交接,陈志凌退出三步。弗兰格也退出六步。这一下,陈志凌硬接了弗兰格的血元真气。弗兰格也承受了陈志凌的气血之力以及霸道的暴龙真气。

    微微的,陈志凌感觉到了血元真气属于寒性。这血元真气大部分被气血之力和暴龙真气抵消,但有一丝却还是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这丝寒气初始还不觉得怎么样,就是让陈志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而弗兰格也好不到那里去,他的血元真气被陈志凌气血破开,暴龙真气也有一丝入体,火辣辣的极不和谐。

    暴龙真气的温度高到将钢铁都能洞穿,弗兰格之所以能活着,完全是因为血元真气属于寒性,压制住了暴龙真气。同样,血元真气的寒性也足可将人冻成碎片,也是因为暴龙蛊的火属性,保住了陈志凌的性命。

    但这并不算完结,真气不炼化,依然在体内是威胁。

    “陈先生果然厉害!”弗兰格退出去后立刻开口道,又道:“我马上给您的手下解除真气。”这家伙终于意识到了陈志凌的厉害,怕再这么干下去,自己就命丧中华了,连忙表示妥协。

    陈志凌便也不再动手,原因很简单。他不知道自己身体内出现了什么情况,需要立刻打法了弗兰格,回去好好看下怎么消除体内的血元真气。

    陈志凌自然不能跟弗兰格说,麻烦你帮我消除血元真气。万一弗兰格直接在消除时,加大真气把自己毙了呢?再则,这么丢脸的话说出来都是令人笑掉大牙。

    陈志凌也与弗兰格体内的暴龙真气有感应,不过那丝暴龙真气被弗兰格压制住,自己根本驱使不了。而自己体内的血元真气,也被暴龙蛊压制住,弗兰格也驱使不了。

    双方其实现在都想快点离开,化解体内的真气。

    弗兰格遵守诺言,为秋彤和秋荷解除了真气。随后带着葛西亚和希尔便即离开。他们一走,海青璇与李红泪,李红妆,秋彤,秋荷便围向了陈志凌,目带关切。海青璇道:“你没事吧?”

    陈志凌微微一笑,道:“没事,我要回租屋了,不能让安昕起疑。你们继续时刻监视住这几个英国佬。尤其是我的租屋那块,别让他们靠近。”

    李红泪几人肃声道:“是,门主。”海青璇则道:“你放心吧。”

    陈志凌独自快速回到了租屋,回到租屋时已是凌晨四点。他将那些纱布重新包裹在大腿和手臂上,做完这一切,方才如释重负的躺在床上。

    今天这一战其实打的很是憋屈,陈志凌的大势是一往无前,勇猛精进。可是弗兰格的一些秘密手法太过诡异,逼得自己不得不跟他比拼招式的精妙。

    而且,今天这一战之所以能略占上风。说起来还真应该感谢西昆仑这一帮人。不是偷学了他们的秘术,今天还真就是够呛了。

    体内的那丝血元真气被暴龙蛊散发的真气包裹住,没有任何动静。与血元真气的博弈就完全交给暴龙蛊了,陈志凌见身体不再寒冷,便以为没了问题。他开始仔细思考弗兰格的秘术来。

    从玲珑步,双弦月,到血龙钻。每一招的发力,角度都是玄之又玄,奇之又奇,简直就是夺天工之造化。

    这三招的神妙,纵使陈志凌这个打法天才看了一次,却也是没有很快摸索出来。当时打的太险,要学会只怕还要多看几次。主要是发力的方式太过诡异,不好勘破。

    迷迷糊糊中,陈志凌想着想着,大概是太累了,居然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志凌终于醒来。醒来时第一感觉就是难受,难受欲狂。身体内就像是两个怪物在大战,时冷时热。

    血元真气经过一夜,居然强大了一些,暴龙真气有渐渐压制不住的感觉。一旦暴龙真气压制不住,这种身体内的真气,能立刻要了陈志凌的命。

    好冷,好冷。陈志凌打了个寒战,这才醒悟到自己身上盖了一床棉被。他恍惚记得昨天睡觉时什么都没盖。

    陈志凌抬眼看了下窗外,这日头,似乎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靠,自己睡了十多个小时?这对以前的陈志凌来说,是绝不可能的事情。这棉被是谁给自己盖的?

    正疑问间,陈志凌便看到了穿着白色休闲衬衫,扎着马尾,牛仔裤的安昕走了进来。她俏丽的脸蛋上,满是关切之色。

    “你怎么样了?”安昕来到床前,伸手自然而然的在陈志凌额头上探了一下。她的手柔软而富有弹性,冰冰凉凉的。

    “啊……”安昕触电的缩回了手,惊声道:“你的头太寒了,我要送你去医院。”

    陈志凌吃了一惊,自己这种状况去医院根本没用。反倒会让弗兰格知道自己出了状况。眼见安昕拿出手机要打电话,他连忙道:“别,别打电话。”

    安昕一怔,随即道:“为什么?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危险知不知道?”

    “我这是从小的怪毛病,不要移动我,一旦移动就会更难受。我自己难受几个小时就好了。”陈志凌骗安昕说。

    “真的?”安昕觉得从未听过这种怪毛病。

    陈志凌牙齿打颤,道:“当然是真的,没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你别管我了,让我一个人待会儿。”说完便紧紧的裹了被子。

    好冷,好冷!陈志凌从未像此刻这样的冷过。暴龙真气越来越压制不住血元真气。安昕见陈志凌这样子,二话不说的离开了房间。但她很快就回来了,却是给陈志凌找了几床被子过来,给他盖上。

    不过纵使如此,陈志凌的情况也未好转。因为这种寒冷是从内向外。

    安昕急得要打电话送陈志凌去医院急救,陈志凌再度阻拦,道:“不要,我的情况谁也帮不了我,只有我自己才能克服。”说完后,牙齿又开始剧烈的打起战来。

    陈志凌的暴龙真气最高九重,目前已经由暴龙蛊自行修炼到了第五重。

    沈出尘她们的龙蛊,要靠她们自己去修炼。唯独陈志凌的暴龙蛊,是有自己的意识,由其自身修炼。这一年来,暴龙蛊的进展也非常的快。并且,暴龙蛊和陈志凌潜意识中感情非常的好。

    此刻,陈志凌无法去帮暴龙蛊。只能由暴龙蛊来决定他的生死。暴龙蛊和别的龙蛊不同,已经与陈志凌血肉一体,如果陈志凌躯体死了,暴龙蛊也便是死了。

    安昕见陈志凌的眉毛都在结霜,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不禁急地无所适从。

    她无数次想打112,但是又想到陈志凌百般阻拦,恐怕真是移动不得。不然有什么理由不去找医生?

    陈志凌闭上了眼睛,体内的寒热交替,时时刻刻在煎熬着他。若不是他修为到达了如来巅峰,肝脏,生机强大无匹,怕是早已被折磨死了。饶是如此,他所承受的痛苦也已经是非人了。

    咬牙,忍住!啊……终于,陈志凌忍不住嚎了一声出来。但随后,他又紧咬下唇。安昕找来了电暖气给陈志凌打开,又将屋子窗户全部封闭。即使如此,陈志凌的情况都是无法缓解。安昕焦急的在床边看着陈志凌,他的下唇咬出了血,脸上的神情是一种说不出的难受,疼痛。但偏偏,他居然没有喊出声来。

    这是一个坚毅坚韧到不可想象的男人。安昕这一刻得出了这个结论。

    安昕忍不住伸手去触摸陈志凌的额头,天啦,更加的冰寒。她都不敢去想象陈志凌现在身体已经难受到了什么地步。

    安昕急地像是无头的苍蝇,她突然心中好生恐惧,害怕。害怕陈志凌就这样离开她,她觉得自己太过自私,什么都还没为他做过。她刚刚下定决心来爱他,他却已经在生死的边缘徘徊。

    便也在这时,陈志凌忽然睁开了眼。“你怎么样了?我要怎么才能帮你?”安昕急地掉眼泪,梨花带雨的问陈志凌。

    陈志凌咬牙,他看了一眼安昕,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脑海里唯一想的是,如果早知道自己要死,何必要拆散安昕和余航。如果真的要死,就放安昕一条生路吧。陈志凌心中这样想,当即看向安昕,吃力的,牙齿打颤的道:“对……不……起,你去找……余航,他……”说到这儿,却是再也说不下去。啊的一声嘶吼,翻了个身,就此晕死过去。

    陈志凌话没说完,没表达清楚。却让安昕更加认定陈志凌是个好男人,觉得他人格何其伟大。到了这个时候,还惦念着自己的幸福。她却忘了去奇怪陈志凌怎么知道余航的名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志凌的意识再度恢复。他觉得身体舒服了很多。不应该是舒服了很多,而是像洗了个马杀鸡一样,舒泰至四肢百骸。

    睁开眼,陈志凌忽然惊住了。因为……因安昕在他的怀里。软玉温香,她紧紧的抱着自己。

    外面的天色已暗,陈志凌感受了下周遭。便知道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陈志凌还来不及感受安昕的旖旎,便是惊跳而起。他将被子掀开,迅速找了安昕的衣服,替安昕穿好。虽然她的春光诱人,但陈志凌却没有一丝色心。只因安昕的情况已经很危险,她被冻坏了。

    陈志凌抱了安昕,给她裹了一床厚厚的棉被。然后横抱起她,冲出了租屋,目标……医院。陈志凌脚下如风,跑地惊世骇俗。这一刻,他没有去想安昕死了,血泪泡汤的想法。只有一个念头,安昕绝对不能有事。

    事实上,陈志凌在看到安昕为了救他时,不惜用身体来为他取暖时。他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和愧疚。要知道自己当时的身体的冰寒已经到了不可想象的程度,可她还是这么做了。那种痛苦绝对是非人的。就从安昕盖了三床被子,开了电暖炉,依然被冻的性命堪忧,便可香肩其中之痛。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安昕在迷迷糊糊中,只觉身子如腾云驾雾一般。她努力的睁开眼,便看到了陈志凌焦灼的表情,然后,她感觉到了自己被他抱着在奔跑。

    她只感觉到被抱着在奔跑,但是迷糊的她却没感觉到陈志凌的速度是多么的惊世骇俗。

    随后,安昕又陷入了昏睡之中。

    安昕被陈志凌送入医院,很快被送入急救室里。经过一番抢救,安昕很快脱离了危险,被送进高级病房里输点滴。

    那帮医生非常奇怪,尼玛这么热的天,怎么会有人被冻坏,还差点冻出人命。

    高级病房里安静静谧。

    一片雪白的灯光,窗帘被拉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