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最后的尊严
    .. ,兵王传奇

    陈灵道:“那倒也是。”一时间觉得陈志凌还挺老实,便也没那么讨厌了。她突然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取下了陈志凌的眼镜,道:“这个眼镜不适合……”

    你字没说出来,她已经看见了陈志凌的眼眸。

    陈志凌的眼睛是整个灵魂气质所在,这时候的他,双眸如渊岳一般,无边,无垠,深邃。却又古井不波,这是一双见了一眼就永远难以忘怀的眼眸。

    这也是陈志凌为什么要戴眼睛的原因,不戴,谁相信你丫是业务员啊。陈灵和夏飞儿立刻看的呆住。夏飞儿还好,觉得有些奇怪而已。而陈灵能当上副总裁,绝对是圆滑,阅人无数之辈。这一刻,她绝不相信陈志凌是什么业务员。

    在她发呆的当口,陈志凌连忙取回了眼镜戴上。一切似乎都已恢复了平静,陈灵也没再说别的。

    陈灵宴请的是吴总吴得志。这位吴总五十来岁,头型已是地中海,戴了金丝边眼镜,斯文学者的模样。就是肚腩稍微大了一些。

    吴得志这次是单刀赴约,在帝都大酒店的包房里。丰盛的酒宴上来,飞天茅台也上了来。因为传说吴总是非茅台不喝的。

    由于已经被陈灵看出端倪,陈志凌也没必要摆出一副窝囊样。

    他入座,背部挺直,脸色淡淡时,自然有一股气势存在。

    吴得志看见陈灵时,眼睛放光。实际上,这次采购公车,单子给那家公司都差不多,都是外企嘛。国产是不考虑的。

    而之所以见陈灵,吴得志对陈灵也是垂涎已久的。男人当权,不享受美色,要权干嘛?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当是男人极致。

    吴得志和陈灵靠近了坐,陈灵的气质是最让吴部长垂涎的。酒宴刚开始,吴得志司马昭之心已经昭然若揭,先和陈灵及陈志凌与夏飞儿喝了开胃红酒。随后便是飞天茅台。

    吴得志热情至极,要和陈灵干杯,等灌个差不多了,便好占便宜。也就不一定要上了她,他不会拿前程开玩笑,但占占便宜,过过手瘾却也是不错的。

    陈灵那儿不知道他的心思,当下向陈志凌打了个眼色。带大哥您来不是吃晚饭滴,您得干事儿啊!

    陈志凌见状,当即站起,道:“吴总,我们陈总不胜酒力,这一杯我代她喝了。”说完伸手持起陈灵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份担当倒也是豪气干云。

    吴得志便有些脸色阴沉了,不过却没表露出来,有些阴阳怪气的道:“小陈好酒量嘛!”

    陈志凌便又给吴得志倒上酒,给自己也倒上,举杯道:“吴总,感谢您今晚能百忙之中抽空前来,我刚入职,颇多不懂事,如有得罪之处请您见谅,我自罚三杯,您随意。”说完便连饮三杯。这一口气喝下,虽然杯子是小杯子,但也挺吓人,尤其是陈志凌面不改色。

    吴得志就是再多不满,这时候也不好意思继续纠结了。微微一笑,道:“小陈是个豪爽人,值得交。”说完也一饮而尽。他也是好酒之人。

    陈志凌复坐下,吴得志很快又贼心不死。要灌陈灵的酒,陈灵一把话题往生意上引,吴得志便道:“先把这杯喝了我们再谈,陈总你怎么也要拿出一点诚意来吧。”

    陈灵拗不过,不得已陪吴得志喝了三杯。三杯下肚,脸色红润如熟透的苹果。

    一旁的夏飞儿是完全帮不上忙,吴得志看着陈灵醉态可掬,心中更痒,那大手已经不知不觉环在了陈灵的腰间。

    陈灵心头却是清醒的,手上少了些力气。她求助的目光到了陈志凌身上。吴得志正是趁热打铁的时候,这时候陈志凌站了起来,道:“吴总,我们陈总确实不能喝了。我代她喝……”

    吴得志并不做声,笑眯眯的看着陈志凌再一次替陈灵挡酒。他忽然道:“小陈你很会喝酒嘛!”声音阴阳怪气。

    陈志凌一笑,道:“自然比不上吴总您海量。”

    “服务员,拿三瓶二锅头进来。”吴得志大声喊道。

    服务员一直在外面等待服务,闻言应声,然后很快送上来了三瓶二锅头。

    吴得志站了起来,他被陈志凌这种小喽啰搞的很窝火。决定一次性将其吓到,拿了三个高脚水晶玻璃,将三瓶二锅头全部倒了进去,倒了满满三大杯。随后一指这三大杯二锅头,道:“小陈,你不是很能喝吗?你要是把这三杯一口气喝了,这张单子就给你们lf公司。”

    陈灵瞬间惊出一身冷汗,道:“吴总,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陪您喝,来,我陪您喝……”她话未说完,陈志凌淡淡一笑,道:“话可是吴总您说的,可别说话不算。”同时伸手取下黑框眼镜,这一刻,他的双眼绽放出骇人的精光,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刻,他那里还是卑微的业务员,而是主宰,器宇轩昂,龙翔于天!

    陈志凌仰脖子,将三杯二锅头一气儿喝完。喝完后,亮杯,脸色淡淡。

    所有的酒精都被他气血体能控制,他的胃是铜墙铁壁,也绝不是这玩意能伤害的。

    这三杯的喝完,让吴得志,陈灵,夏飞儿呆住。但更关键的是陈志凌的气势,让吴得志不敢去违背已说出的话。

    酒宴就此散了,单子当场签了下来。吴得志也匆匆离开,说细节明天再谈。

    陈志凌出去时便戴上了眼镜,陈灵非常担心陈志凌的身体出问题,坚持要送陈志凌去医院,并让他不要强撑。

    陈志凌微微一笑,眼神清澈无比,道:“陈总,我是酒缸里泡大的,这点酒是小意思。”

    陈灵见陈志凌确实不像有事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志凌,这次的单子全靠你拿下来,你放心,谈成后少不了你的提成。”陈灵说道。陈志凌面色一喜,道:“谢谢陈总。”

    陈灵看出陈志凌的喜悦似乎不是由衷,便是更加对陈志凌好奇,当下道:“我们找个地方喝杯咖啡。”

    陈志凌微一沉吟,便答应下来。陈灵便对夏飞儿道:“你坐车回去吧。”

    “好的,陈总。”夏飞儿看了一眼两人,便钻进了车里。

    题外话:说陈志凌卑鄙自私,我真笑了。说这话的人一定很无私,是道德至高君子。陈志凌有能力,就会尽能力帮人。就跟有一百,捐十块一样。但是你不能因为他没捐一百而指责他,他也需要生活。在任何前提下,他肯定要先保护家人。家人都不保护,不去救,去讲什么道义才是真正的可笑。

    燕京的夜晚同样是充满了各种诱惑,广场灯火璀璨,到了晚上似乎更加的繁华热闹。

    陈志凌和陈灵就近找了一家非常上档次的咖啡厅。现在正是晚上九点,咖啡厅里也正是生意最好的时间段。多少人来这儿谈生意,也有情侣谈情,亦或偷情,婚外情。

    这咖啡厅叫做皇朝咖啡厅。

    进入咖啡厅里,首先就是一股舒爽到皮肤里的冷气。在这大伏天,从外面的炎热走进咖啡厅里,有种从地狱进了天堂的感觉。咖啡厅的迎宾员美丽安静,优雅非凡,用职业性的甜美微笑欢迎陈志凌和陈灵的到来。

    咖啡厅里显得安静,尽管有许多的客人存在,但来这种档次的地方。即便你本身没素质,到了这儿,也会不自觉的放低声音,以免跟这个环境太过格格不入。

    咖啡厅的中间有一个荷花池,荷花池上架了一架电子钢琴。这钢琴颇大气,通体纯白,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气质出众的美女在弹奏着安妮丝梦游仙境。

    乐声如流水汩汩滑出,动听之至。这咖啡厅的环境简直绝了。

    陈志凌和陈灵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喝什么?”陈灵问陈志凌。

    陈志凌还不及回答,陈灵便道:“你刚喝了不少酒,来一杯冰的奶茶爽爽胃吧?”

    陈志凌点头,道:“可以!”他现在不刻意去隐藏,这股子淡然气质就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来。

    陈灵便对前来点单的服务员道:“来两杯冰的奶茶。”

    “好的,请稍等,您是要芒果味还是……”

    “随便!”陈灵说。

    奶茶很快上来,陈志凌喝了一口,凉丝丝,甜丝丝的口感确实还不错。这时候陈灵束起的发丝拉了下来,头发披散下来。发丝如瀑布,香肩裸露,气质出众非凡。

    她的红唇似乎散发着一种迷人光泽,加上喝过酒后脸上的红晕,如此一结合就是更加迷人了。

    陈志凌一口气喝光了奶茶,觉得意犹未尽,让服务员再来一杯。

    “你绝不是普通的人。”陈灵认真的看着陈志凌,忽然说。

    陈志凌不置可否的一笑,现在辩解也没什么意思。陈灵又道:“让我猜猜你到我们公司来干什么?也不可能派你来窃取什么商业机密。你非要去营销部,如果说营销部有让人留恋的地方,那就是……”顿了一顿,她恍然大悟般的道:“你喜欢安昕?想追她?”

    陈志凌不禁暗暗佩服陈灵的聪明,却也没有否认。陈灵见陈志凌没有否认,不禁自嘲一笑,道:“你果然是有钱的豪门公子,所以才有精力来玩这么一出唐伯虎追秋香。”顿了顿,道:“不过安昕可不是秋香,你没机会的。”

    “哦,为什么?”陈志凌问。

    “她有男朋友,在m国。”陈灵不假思索的道:“她和他男朋友青梅竹马,感情很好。之前我们公司的m国老板的公子前来,对安昕也十分喜欢。不过依然被安昕毅然拒绝了。安昕是难得的好姑娘,但是你似乎没有机会了。”

    陈志凌淡淡一笑,却不再多说。

    “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陈灵忍不住好奇的道。她对陈志凌的好感也有些丧失,现在只剩下好奇感了。像陈志凌这样的豪门公子,居然放着正经事不做,来潜入内部追一个姑娘,这种举动让陈灵非常不屑。

    因为陈灵自身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付出了说不清的努力和心酸。所以她也特别瞧不起玩世不恭的男人。

    不过陈志凌身上这种奇特的气质,也始终让她讨厌不起来。只不过理智告诉她,不能跟这人发生什么。

    面对陈灵的问题,陈志凌微微一笑,道:“还是保持点神秘感好。”

    陈灵见陈志凌始终不说,勉强也无益,终于放弃了这颗好奇心。便也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陈灵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脸色顿时微变,对陈志凌道:“别说话。”然后情不自禁的站起来接通电话,表情显得有些恭敬甚至是畏惧。

    陈志凌懒得去窃听,喝起刚上来的奶茶。不过依然还是听到陈灵小心翼翼的道:“江少,我在家,对,今天有些不舒服,嗯……”

    挂了电话后,陈灵长松了一口气,对陈志凌目无表情的道:“我们走吧。”这女人,翻脸可比翻书还快。陈志凌便招手喊道:“买单!”

    服务员前来,陈灵却先站起,从皮甲抽出两百给了服务员,她对陈志凌道:“是我请你来的,自然我请你。”陈志凌也没坚持。

    两人站起,正欲离开座位时。便在这时,陈灵看到了一个人,她的面色在这一瞬间顿时变了。

    陈志凌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一名贵公子脸色阴沉的走了过来。这名贵公子衣衫如雪,脸颊英俊,器宇不凡。

    这个人,陈志凌认识,是陈志凌的老朋友,江晟铭。当初陈志凌认识唐佳怡就从他这儿开始,还敲断了他的腿。今天看他,他的双腿走路似乎还有些后遗症。

    同时,陈志凌还看到了另一边的卡座里,似乎是几名京城太子党在聚会。应该是江晟铭看到了陈灵,然后给陈灵打电话问陈灵在那儿?

    这个陈灵和江晟铭有男女关系。一瞬间陈志凌便想了个明白。

    一般来说,京城的红色子弟全部都涵养很高,个个都是爱惜羽毛,如海青璇,单东阳一样的好孩子。但是也有个别的,而江晟铭就是这个别的。

    现在陈志凌样貌改变,江晟铭自然不认得陈志凌。不然可能会绕道离开。只见江晟铭来到陈灵面前,陈灵脸色煞白,嗫嚅道:“江少,我……”这时候那里还有什么陈总的气势,就像是一个受气包的小女人。

    “你不是在家里吗?”江晟铭冷淡的问。

    “我……”陈灵一指陈志凌,道:“他是我们公司的业务员,今天出来陪客户多喝了点酒,所以才来喝点咖啡醒醒酒。”

    “敢骗我,贱人!”江晟铭扬手便要甩陈灵耳光。陈志凌伸手迅速抓住江晟铭的手,淡淡道:“大庭广众之下,打女人不好吧。江少,你不要脸,你的家人还要脸呢!”

    江晟铭被陈志凌这一句骂的顿时脸色铁青,双眼喷火。“放开!”江晟铭道。

    陈志凌淡淡一笑,放开了手。

    对于陈志凌的出手相救,陈灵感到更加惶恐,连忙道:“江少,我们走吧。”

    周遭确实有许多客人注意到了这里,江晟铭也是个要脸的人。狠狠瞪了一眼陈灵,道:“他说的没错,回去了再收拾你。”

    便也在这时,江晟铭的两名戴墨镜,冷酷的保镖迅速前来。还有他的两位伙伴,同是太子党的家伙也走了过来。

    这两人,也是器宇轩昂的紧。一个着黑色衬衫,脸色冷峻,三十来岁。

    另外一个蓝色t恤,短寸头,身子精悍,眼放精光。这寸头青年眼中有种傲气,就像他是王子,而其余人不过是草芥。

    “晟铭,我们走吧,你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做什么,也不怕丢了自己的身份。”寸头青年亲热的揽了江晟铭的肩膀,冷淡的扫了陈志凌一眼。

    江晟铭对陈志凌刚才的话很有些耿耿于怀,他看了眼陈志凌,道:“很好,我记得你。”说完又扫了眼陈灵,道:“还不走?”

    “是,江少!”陈灵唯唯诺诺。可想而知今天她随江晟铭走了,不会有好果子吃,。但她却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这三位红色子弟带着陈灵就欲离开,虽然大度的没找陈志凌算账。但绝不是就此揭过,想来之后一定会找陈志凌秋后算账。

    “陈灵!”陈志凌淡淡开口,道:“需要我帮忙嘛?”

    陈灵心突了一下,最终却不理陈志凌,跟着江晟铭一起朝外走去。江晟铭回头伸出手指点了点陈志凌,意思是你小子小心点。他的目光阴毒之至,却也是顾忌身份,不想在这儿跟陈志凌闹起来。

    或者说,他觉得他是高贵的王,而陈志凌是小喽啰,教训这种小喽啰,高贵的王怎能亲自出手呢。

    江晟铭一行人出了咖啡厅,陈灵被带上了车。江晟铭朝两位好友道:“这贱人越来越把自己当会事儿了,今天我们玩点刺激的,带她去北郊野坪好好玩玩。”

    陈灵一听这话顿时面色煞白,全身颤抖。她本来以为江晟铭会对她,了不起打上一顿。但没想到,他会带她去荒郊野外,让他和另外几个男人来一起玩弄她。

    陈灵能走到今天副总裁的位置,确实是依靠了江晟铭。陈灵自己也确实有能力,也很努力的去对得起这份职位。这也是她这么下血本去拿单子的原因。

    而江晟铭对她来说是噩梦,当初也不是她要靠江晟铭,而是被江晟铭看上,不能反抗,最后只能享受。

    她怎样都想保持最后一丝尊严,这时候,江晟铭显然把她的最后的尊严践踏在了脚底下。刚好这时候,陈志凌也走了出来。陈灵几乎是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不,然后准备跑向陈志凌,嘴里喊道:“陈志凌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