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 安昕
    .. ,兵王传奇

    于明红给的答案就是,在一个人极度喜悦时又遭遇极度悲伤的事情,很有可能会让心灵产生一种悸动,从而流出血泪。当然,这个说法并不一定就成立,只是于明红这一群教授们的大胆猜测。于明红本来还害怕陈志凌不满意。谁知陈志凌却很好说话,感谢一番后,便让人给她结算酬金,并用私人专机将其送回。也算是荣归了。

    另外,从云南调查的大楚门成员也给陈志凌这边汇报。经过多方秘密取证,安昕绝对是七月七日,正午十二点生,一秒不差。至于为什么会精确到个十位,难道在生安昕时,她父亲掐着表看了?就算是掐着表,那表也有误差啊!

    答案是,安昕生下来时身体不好,后来是一位道士通过推断,推断出这个时辰。最后给安昕送了一枚虎牙镇邪,方才保了安昕的平安长大。

    安昕这个时间段生长,非常容易招致灵物。对鬼魂来说,她就是可口的食物,寄宿地。

    以及安昕的身世也出来了,安昕生的时候,母亲难产,还有一个妹妹,也全部没活下来。

    这一点,陈志凌心中有数。大概是骨肉相连,安昕的妹妹真的一直活在她的脑识里。

    这种灵异之事,陈志凌搞不清楚。但存在即是合理,他也没有去多想。

    安昕与父亲的关系不好,应该说是她的父亲一向对她憎恨爱怜交加,所以也不喜欢见到她。

    而安昕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友,叫做余航。余航是贯穿安昕从小到大的美好记忆,像一个大哥哥保护着她。也因此,两人的感情非常好。青梅竹马的爱情,常人是很难想象的。余航学习成绩优异,托福去了m国考研。安昕每年都会回去照顾余航父母,并给老人家带礼物,给一些钱。她的这些做法,比准儿媳还要准儿媳了。

    在安心的学生生涯,大学,出入社会。她只有余航这一个男朋友,也从未对别的男生假以辞色。

    陈志凌这边,另一方面也去调查了安昕所在的大学。安昕成绩优异,和余航一起进了燕京一所大学,当然,不属于清华北大。但也算非常不错了。

    在大学期间,曾经有许多有钱的公子哥对安昕爱的疯狂。但无论有多少的诱惑,安昕一直深爱余航。最著名的一次是安昕生日,一位公子哥爱慕她很久,每天送花等等。在她生日这天,送了她一款值三万的项链,将生日宴会推到了最**。

    而她的准男友余航则因为囊中羞涩,只送了一条买来的围巾给她。

    当时余航面对这位公子哥的礼物感到了羞辱,转身离开。他强颜欢笑的让安昕跟他们一起玩,称要去写论文。

    当时安昕执意不收公子哥的项链,而是去追回了她爱的余航。

    从那以后,也再无人区追求安昕。因为她的品质已经打动了所有人。大家都知道,没人能从余航手里抢走安昕。

    安昕很优秀,也常会让余航觉得不安。而安昕面对余航的不安,总是说,除非是你不要我了,不爱我了,否则我绝不离开你。

    余航去m国的钱,是安昕向那位公子哥借的。安昕之所以节衣缩食,便是主要在还钱。

    在得知这些讯息后,陈志凌和海青璇都有些感慨。

    可以说,安昕绝对是如今这个社会的另类,被称为绝世好女孩也不为过了。

    面对这样的安心,陈志凌有种想帮她的冲动。给她一栋房子,让她和她的男友在一起幸福的生活。能够看见美好,制造美好,心中便也会有幸福感。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这个安昕,注定要死在自己的手上。陈志凌没有因此而纠结,改变不了的事情,那就去承受吧。

    陈志凌当即吩咐李红泪安排人去m国波士顿接触麻省理工学院的余航。

    “你打算怎么办?”酒店套房里,海青璇问陈志凌。虽然安昕值得让人心疼,但是海青璇更知道陈志凌的处境,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时的仁慈会让大楚门陷入万劫不复。也会对将来的气运降临产生灭顶之灾。

    有所为,有所不为。去杀一个毫不相干的人,陈志凌心里只会更不好受。所以海青璇不会说任何应该如何软弱,或是有关正义的话题。

    陈志凌沉吟道:“先了解余航这个人再说,要让安昕大喜大悲,得从余航入手。”

    海青璇赞同这个观点。

    也是在这时,大楚门成员秋彤带着东爷前来求见陈志凌。

    陈志凌立刻接见,秋彤面对陈志凌和海青璇,却是恭敬异常。

    东爷见了,再看陈志凌时,顿时觉得陈志凌有种让他高山仰止的感觉。因为秋彤的杀气让东爷很害怕,而秋彤在陈志凌面前却如羔羊温顺。这就是差距啊!

    陈志凌在听了东爷的复述后,和海青璇都感到意外。这个安昕的妹妹似乎太敏感了一些,怕是会在不知不觉中来坏事。

    “有没有办法让安昕梦里的妹妹闭嘴,不再提醒?”陈志凌问东爷。

    东爷微微一惊,道:“您的意思是除去这个灵物?”

    “不是!”陈志凌道:“让她暂时不要提醒。”已经要杀安昕了,他怎么还忍心去扼杀她的妹妹。

    东爷摇头,道:“我的术法浅薄,没有这个本事。也许我们道家中的高人有这个本领。”他说着话时扫了一眼陈志凌,心中越发恐惧。他似乎明白了一些,怕是要杀安昕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位青年了。

    “好,你下去吧。秋彤,给他五万块钱。”陈志凌顿了顿,面向东爷道:“不该说的不要说,否则会给你自己带来杀身之祸,明白吗?”

    陈志凌说话淡淡,却自蕴含了说不出的威严。东爷吓出了一身冷汗,连连点头。

    东爷被送走后,海青璇蹙起秀眉,道:“安昕的妹妹存在,会不断给安昕示警。这样即便是安排余航来,也有可能被她妹妹破坏。血泪这个东西本来就玄妙,跟我们修为大势一样,一点点的不和谐可能就影响了结果。”

    陈志凌也沉吟道:“这个问题不解决,怕是安昕也一直心神不宁。她心神不宁,情绪不对,血泪也会受影响。”

    “先不说这个问题。”海青璇前去拿了两听冰啤酒,扔给陈志凌一听。陈志凌接过,拿开,喝了一口,顿时身心凉透。海青璇道:“基地的规矩你别忘了,就算你借助余航让安昕悲伤到一定程度,流出血泪。但是去夺取血泪还是要你自己完成,你说她哭到一半,你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情绪不受影响吗?”

    陈志凌蹙眉,道:“确实是个问题。”原本看起来很简单的任务,但是却微妙至极,似乎非常难办。

    “你说如果将血玉交给余航,让余航去截取血泪,会怎样?算违规?”陈志凌道。

    海青璇道:“绝对的违规!你们任务规则说的很清楚。如果余航能行,那这件任务不跟你没撒关系,我们来完成就可以了。”

    基地的任务规则,是队伍背后的势力可以提供情报,一切便利。但是具体的任务实施,必须自己完成。轮回队伍对战,更是不允许有任何势力插手。基地的原则是尽可能制造公平。

    “其实陈志凌,我还想到一个问题。”海青璇道:“我们可能错误的领悟了首领的意思,也许血泪不是关键。你看这个任务最后的条件是什么?让你杀了安昕。如果血泪是关键,得到了血泪,为什么还要杀掉安昕?而且是让你亲手杀?你的时间不多了,会不会是首领在磨练你,要你先……我大胆的设想一下。这个任务要你亲手完成,要安昕大喜大悲,那必须是让她爱上你,或则你也爱上她。然后让你杀了她,杀了你爱的人,这才是关键。”

    陈志凌眼中闪过震骇,他的脸色有些发白。这一刻,陈志凌已经肯定了海青璇所说的是正确的。

    时间不多了,首领在采取非常手法。他是要让自己学会割舍,学会狠辣!这个狠辣并不是正义狠辣,而是痛快狠辣,不需要任何理由的狠辣。

    时间不多了,真的不多了。陈志凌深深知道这一点,既然是首领的意思。既然安昕是不相干的人,那么何必不就用她来证道?这一刻,陈志凌的想法残忍起来。安昕再无辜,但与自己的家人比起来,又算得什么。

    只是,陈志凌心中微微苦涩。知道了这一切,我还可能会去爱上安昕吗?

    本来陈志凌是想给余航一些条件,金钱,最后做戏似的跟安昕分手之类。但目前经过海青璇的提醒,明白了首领任务的真谛。这一招便是绝对不行了,必须重新调整策略。

    而且,目前当务之急就是如何解决安昕的妹妹示警。眼下安昕已经认定了自己是她的杀劫,那么去接近安昕时就需要改变容貌。改变容貌并不难,但是改变容貌,安昕的妹妹感应到煞气,还是会示警。

    陈志凌沉默着,脑袋开始飞速运转。他需要来理清一下思路,先不管首领的任务的真谛,自己的造化。但目前任务性质已经形成,必须完成。完不成,也逃不过那灭顶之灾的后果。

    如今的自己是走在一条没有回头路的独木桥,稍一不慎,便是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青璇,你现在帮我做一件事情。”陈志凌半晌后,凝重的道。

    海青璇见状,放下手中的啤酒,正色道:“你说!”

    “把安昕的性格,还有一些做事风格,处事手法等等,全部做成资料交给英廉。让他分析一下,如果要得到安昕这样女孩的心,需要做出什么样的努力。”陈志凌说道。海青璇知道陈志凌是要行动了,这并不是老套泡女孩,而是生死攸关的任务。当下站起,道:“我现在就去办。”

    海青璇出去后,陈志凌默默的喝光手中的啤酒。然后站起身,他拿出手机给单东阳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东阳兄,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陈志凌说。单东阳微微一笑,道:“我听说你来燕京了,不过我在海南这边处理一些事情。不然来找你喝酒了,什么事儿,尽管说吧。”

    陈志凌道:“我知道上面肯定还是会给一些玄学高手一个名分,控制在手心里。所以我需要你给我找一个玄学高手,来破解一个难题。”

    这句话先就堵死了单东阳,意思是你别想推辞。

    单东阳倒也爽快,道:“没有问题。其实有一个人你认识,还帮过你的大忙。我这儿有他的联系方式,一会发给你。”

    “邱一清,邱道长?”陈志凌立刻想到了这个人。当初为陈迅来封正,得到暴龙蛊,全部都靠这位邱道长了,他是扎扎实实的玄学高手。

    “对!”单东阳道。

    陈志凌当初跟邱一清分手,并未留下联系方式。主要是觉得他一到道家高人,开口问他电话,显得不伦不类。

    单东阳随后道:“这个号码我还要查一会。我查到后发到你手机上。”

    “好,多谢了,东阳兄!”陈志凌道。

    单东阳一笑,道:“客气什么。”

    十分钟后,陈志凌收到了单东阳发来的电话号码。

    陈志凌便直接拨了过去。

    一连打了三次,对方方才接通。接电话的居然不是邱一清,而是个小屁孩的声音,老气横秋的道:“喂,你是谁?找我师父干嘛?我师父刚喝酒睡着了。”

    陈志凌不禁无语,这个道长还是个酒鬼。当初在山里,他连公鸡也抢着吃,还真是荤素不忌啊!

    “小哥儿,我是你师父的朋友。你等你师父醒来后,告诉他,就说是故人陈志凌找他有急事相商。”陈志凌耐着性子说。

    小屁孩道:“陈志凌生,陈志凌河我都知道。没听过什么陈志凌啊!”

    陈志凌不禁有种想揍这小屁孩屁股的冲动,道:“你师父知道陈志凌就行了,乖,听话。”

    “奥,等他醒了,如果我记得就告诉他吧。”小屁孩说完便挂了电话。

    脾气还挺横啊!

    结束了这通电话,陈志凌打电话给李红泪,让她吩咐秋彤去找东爷,告诉东爷,先拖延安昕。说要去找高人来破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