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师姐大婚
    .. ,兵王传奇

    香港艳阳高照,陈志凌神清气爽的回到了海边别墅。欧阳丽妃则一直在家里,陈志凌跟她闲话家常一般,聊了在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事情。不过与莫妮卡之间的事情还是没说,只说是一位曾经帮助过他朋友出事。

    欧阳丽妃在陈志凌说话时,给陈志凌削了一个梨。她的梨削的很好,皮薄且不断。削好后递给陈志凌,嫣然一笑,道:“每次你出去,我总有点担心。但是每次你经历许多危险,都能安然无恙回来。倒像是去演了一场精彩刺激的大片。”陈志凌接过梨吃了一口,也是一笑。觉得她形容的真贴切。

    欧阳丽妃随后又由衷的道:“如果不认识你,我可能还是井底之蛙。永远不懂这个世界上,还有你们这样神奇的存在。我觉得不管怎样,我都不后悔认识你。至少让我的生活变的丰富多彩,以后回忆起来,也是一笔财富。”

    陈志凌会心一笑。他这时觉得欧阳丽妃是那样的温婉漂亮。她真是一个好姑娘,所以自己绝不能去玷污她的感情。

    法国,巴黎!

    刚刚出了太阳,这会儿又下起了细细的小雨。

    但很快又停了,天际出现了一轮七彩绚烂的彩虹,好不美丽。

    一家中式茶馆里。

    流纱一袭白裙,高贵典雅,她倚窗看着那天际的彩虹,微微出神。

    这家茶馆被她一个人包了下来,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茶馆里有人工制造的小桥流水,此刻水声滴答。那屋檐也是中式制造,因为下过雨,水珠便一直断线似的滴落。

    面前煮好了功夫茶,流纱给自己倒了一杯,细细品尝,这雨前龙井是从华夏买来,喝起来,入口苦涩,却难掩那心头的清甜。

    流纱的表情一直淡然,从容。如恬淡的菊,没有什么能让她大惊失色。

    便也在这时,一位二十五岁左右的法国年轻人走了进来。这个青年有着一头好看的金发,皮肤白皙,跟美剧里的吸血贵族一般。

    他穿着黑色休闲衬衫,朝流纱这边走来。流纱看见男子,淡淡一笑。

    成熟男人的衣服永远没那么多花哨,衬衫,t恤,黑的,白的,这是主流。但不同的人却能穿出不同的气质来。

    而同样是衬衫,价格却有天壤之别。像陈志凌每件衬衫的造价,一般都是万元人民币以上。他现在的身份,不可能去穿便宜货。穿便宜货就属于装13了。

    而眼前,向流纱走来的青年。这身黑色衬衫的线条流畅,质料飘逸,一看就是属于手工制作的牌子货。

    “流纱姐姐!”青年男子来到流纱面前,腼腆的一笑,喊了一声。然后坐下。

    这个男子,是属于卡佩家族的集团公司里的高干,叫做安德文。安德文是流纱推荐到集团公司里的,而且安德文也很争气,做出了不少业绩。因为流纱的关系在,与之他的能力,他被破格提拔成了高干。

    “德文,你尝尝这茶。”流纱不说其他,只是道。安德文便持了茶杯,浅尝一口。

    “怎么样?”流纱微笑问。

    安德文腼腆一笑,道:“流纱姐姐,其实我不懂茶。我喝起来跟普通茶没什么区别,您要是问我咖啡,我比较有研究一些。”

    流纱微微一笑,道:“真是个傻小子,连说两句捧口话哄姐姐高兴都不会?”

    安德文便一笑,道:“这茶很不错,很好喝。”

    流纱便被他逗笑了,道:“油嘴滑舌了你,要讨打。”顿了顿,道:“怎么样?现在生活还习惯吗?”

    “很充实!”安德文如实道:“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每天充满了**和挑战。”顿了顿,又道:“流纱姐姐,认识您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流纱轻浅一笑,道:“是我们的缘分。不过也要你有本事。如果你没本事,我也帮不了你。”

    安德文道:“世间有本事的人数不胜数,但大多有本事的人得不到机会,也只能碌碌一生。”

    流纱却也认同安德文这句话。顿了顿,道:“好了,别的不多说了。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当然,你若不愿意完全可以拒绝。这件事我不勉强你。”

    安德文毫不犹豫的道:“流纱姐姐请说,我一定尽全力来做。”

    流纱便即正色道:“我父亲身体不太好,逼我一个月内找人结婚。我思来想去,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找到了你。”

    安德文不禁呆住,有些不明白流纱的意思。他不敢去妄想……

    流纱见安德文呆住,不由微微苦笑,道:“怎么,把你吓到了?”安德文忙道:“不是,是有点不明白流纱姐姐您的意思。”

    流纱道:“很简单,你今年二十六岁,我们结婚。等到五年后,你三十一岁。到了那时,我会跟你离婚,届时也会给你一笔不菲的金额。这样应该不算耽误你的人生。”

    安德文沉吟一瞬,随即道:“流纱姐姐,您的意思是假结婚对吗?”

    流纱道:“也不算假的。我会和你领证,只不过我不会和你履行夫妻间的义务。当然,你如果不愿意我不勉强。”

    “我愿意!”安德文立刻说道。如果仔细看他,就能发现他的手心在颤抖。

    “不需要考虑一下?”流纱问。

    安德文肯定,坚定的道:“不需要。”

    流纱微微一笑,道:“多谢你了,我会让人拟定一份合约,签完之后,我们之间的协议正式生效。”

    “嗯,我没有问题。一切听流纱姐姐您的安排。”安德文说。

    香港!

    陈志凌与海青璇以及李红泪在国内大面积铺网寻找七月七日生的女孩儿。但依然没有进展,当初的陆琪倒是正午十二点生的,但是日子不对。陆琪十二点生,便被当初的白吟霜趁虚而入。而眼下这个七月七的女子,时间更加的偏阴,却不知道会有什么妖邪。这边急不来,而陈志凌又得到了一个喜讯。

    法国卡佩家族的流纱公主即将大婚,未婚夫乃是家族生意中的高管安德文先生。这位安德文先生一时间受到了媒体的热捧,称他是本世纪最幸运的幸运儿。

    众所周知,流纱公主才貌双绝,而且家势显赫,更是卡佩家族内定的继承人。安德文等于是一下便直接飞上了九天。

    不少媒体想要采访,但均被拒绝。

    陈志凌得到这个消息却也是从报纸上知晓。陈志凌意外极了,立即给流纱打了电话。“师姐,你真要大婚了?”

    流纱语音淡然从容,微微一笑,道:“对,正打算通知你来参加婚礼呢,你倒先等不及了。”

    陈志凌不禁感到喜悦,他也希望师姐能够有个好归宿。只是微微奇怪,笑道:“师姐,我很好奇那个安德文有什么本事,居然让你甘心下嫁。”

    流纱一笑,道:“可不是下嫁,他嫁给我还差不多。”顿了顿,道:“你最近有任务在身,如果不方便就别来了。心意到了就成,也不是什么大事。”

    陈志凌忙道:“你结婚是天大的事儿,我立刻就过来。”流纱道:“不耽误你的任务吧?”

    陈志凌道:“不耽误。”当下便也将任务说给了流纱来听。

    流纱便也劝慰陈志凌,不急在一时。聊了一会儿后,流纱便道:“我先忙,等我们见面了再细说。”

    挂了电话后,陈志凌便开始思考给师姐送什么礼物。

    对于流纱大婚的事情,海青璇一众人也感到意外。她们都觉得流纱高贵无比,天下间那里有男子配得上她,如果一定要选一个人,怕也是得像陈志凌这个高度的。

    不过不管怎样,海青璇,冉灵素一干属于流纱的好友还是表示了高兴。纷纷选了礼物,一起前往巴黎参加流纱的婚礼。国内,洪门的少主道左沧叶因为有事在身,未能前去,但也派人送了重礼。

    陈志凌与海青璇,冉灵素,欧阳丽妃,许彤一起乘坐丽妃号前往巴黎。而李红泪,李红妆则继续紧急寻找七月七日,正午生的女孩儿。

    流纱的婚礼盛况空前,婚礼在海上举行。

    一个个乘坐私人飞机前往海上的豪华游艇。

    陈志凌送了流纱价值五千万美金的名贵古画。海青璇等人也全送上了礼物。

    这一天的艳阳当空,众人在甲板上看着一身雪白婚纱的流纱与雪白燕尾服的安德文交换戒指。画面里,虽然两人都很般配。但感觉上,却始终让人觉得流纱太过高贵,与安德文有些格格不入。

    没有人注意到,在交换戒指,安德文亲吻流纱面颊时,他几乎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也没有人知道,从第一眼看见流纱。流纱便是他心中的女神,他从来不敢表露爱意。因为他知道,流纱和他距离太大。而眼下,虽然是假结婚,但是却已经让他这一生再无遗憾。

    婚礼过后的第二天,陈志凌一干人等在巴黎逗留了一天。而流纱则与安德文要应付其他的客人。晚上的时候,流纱与陈志凌一干人在酒店的顶层喝酒聊天。

    海青璇虽然修为高深,但也忍不住八卦熊熊之火,询问流纱怎么会突然想到结婚。

    彼时,安德文也正好给大家送上水果拼盘。当海青璇问这个问题时,他微微紧张的看着流纱。他心里是担心流纱会如实说出来的。谁知流纱只是轻浅一笑,道:“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我和安很早就认识。”

    冉灵素也起哄要流纱说说恋爱经历,流纱淡然从容道:“互相看对眼了,没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她不愿说,众人便也不好多问了。

    随后,安德文便也入座。陈志凌亲自给安德文倒酒,敬酒。他的气势,大势在这儿,本身就已让安德文觉得深不可测。现在他主动倒酒,更让安德文受宠若惊。

    陈志凌笑笑,道:“文哥,以后我师姐就多需你来照顾了。你要多多包涵她的脾气。”

    安德文忙道:“当然,一定。”流纱笑骂陈志凌,道:“滚你的,当你师姐我很不懂事似的。”

    众人便也笑笑。而欧阳丽妃一直在抱着许彤,倒也其乐融融。

    散场后,各自回酒店房间休息。陈志凌一干人等准备第二天一早会香港。

    酒店套房里,时间已经是夜晚十一点。许彤累了,先上床睡觉。欧阳丽妃洗完澡,换上睡衣出来,便看见陈志凌独自站在落地窗前。

    窗外是繁华浪漫的巴黎夜景,卢浮宫的灯光辉映灿烂,埃菲尔铁塔更是夜色中的璀璨。

    陈志凌喝着一听黑啤,欧阳丽妃见状不禁有些纳闷,上前轻声问道:“在想什么?”

    陈志凌回过头来,淡淡一笑,有些无奈,道:“我今天试图很想跟安德文拉好关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跟他有些格格不入。而且这种感觉,不止是我跟他。我觉得师姐和他也是如此。师姐结婚,我很高兴。不过我更希望她能真正的幸福。”

    欧阳丽妃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有这个感觉。不过并不奇怪,你和流纱公主的修为都已经到了成圣成佛的地步,常人跟你们一起,怎么都矮了一等。”

    陈志凌一笑,道:“但我跟你好像没这个感觉。”

    欧阳丽妃心中一甜,道:“我是女人,你是男人。女人不管怎样,属于弱势。而你是强势,强弱互补。”

    陈志凌道:“倒有些道理。”欧阳丽妃微嗔,道:“本来就是这个道理。”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陈志凌随后会心一笑,说道。他自己则在沙发上躺了下去,就这样闭眼入睡。

    欧阳丽妃看了一眼,想说什么终是没说,也回房休息。这种总统套房,里面是套间,也有大厅。陈志凌便是睡大厅。

    卡佩家族的城堡里。

    欧阳丽妃和安德文在属于自己的新房里。

    他们在外面有别墅可以住,但是卡佩达文一定要让两人也住在庄园里,这是卡佩家族历来的规矩。

    新房很是宽敞,建筑风格复古,优雅高贵。一如流纱的气质。

    流纱洗过澡后便回到了卧室,而安德文则在房间的沙发上休息。睡怎么也要睡一个房间的。

    卧室里,流纱看着一本华夏版本的武侠小说,津津有味。

    安德文在沙发上辗转难眠。不过他只要一抬眼就能看见流纱,却又觉得异常满足。流纱的感知何其敏锐,忽然放下小说,冲安德文道:“安,你好像睡不着?”

    安德文便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由衷的道:“流纱姐姐,你真美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