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阮家兄弟
    .. ,兵王传奇

    其实陈凌早到了,就是要看看这个阮天源是什么人。

    阮天源看了陈凌一眼,却是看不真切陈凌的修为。几乎就以为陈凌是一个装逼青年了。不管陈凌是高人还是装逼,阮天源都不在乎。他有信心粉碎一切。当下邪邪一笑,道:“又来一个找死的。”说完便也向陈凌走过去。

    陈凌也向他走去。

    围观的乘客屏住呼吸看着,都为陈凌捏了一把冷汗。毕竟陈凌清清秀秀的让人有好感,大家都以为下一秒便要看见陈凌血溅五步了。有人乘客捂住小孩的眼睛,有的女士不忍再看。

    “是送你去死!”陈凌回了阮天源一句。他开口的瞬间,阮天源眼中寒光闪过,陡然脚一蹬,轰隆一下,如炮弹狂猛撞击而来。

    这家伙虽然行事无所忌惮,带着邪气。但是杀起人来却是绝不留手,全力以赴。他这一撞击,整个身子都是武器,又像是乌龟一样,让人无从下手,只能躲避。

    劲风撕裂,这节车厢都似乎在震荡。空气中发出呼啸的声音。好强大的威势。

    阮天源这一撞,真像是一枚迫击炮撞击过来。

    面对这般威势,陈凌眼中精光绽放。后退一步,接着轰!须弥印,万伏电流,须弥大山压了过来。

    阮天源顿时感觉到了恐怖的压力,立刻知道遇到了恐怖的对手。他本来是撞,这一下招数陡然变化。双脚连蹬,地面立刻龟裂。他的身子伸展开来,不再是乌龟。而是双手如利爪利剑,斜斜的狠狠插向陈凌的双腰。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因为他先前攻击过猛,收已经收不住。

    这也是错误估计对手导致的后果。

    他的双手鹰爪散发着森寒剑气,而且出手的角度刁钻,浑然天成,快,狠,准!

    光凭这一手应变,就已说明阮天源绝对有自傲的资本。

    陈凌自然不愿意跟这家伙两败俱伤,千钧一发之际,云淡风轻。双手陡然变招,往外撩拨。两手一挤一压,神奇的闪动,快如白驹过隙,却是分别擒拿向阮天源的双手手腕。用的招式正是昆仑蚕丝牵。这招蚕丝牵的手法非常精妙,比之擒龙手要好用的多。

    阮天源的手眼看要被擒中,而且躲避都已不及。他立刻双手绽放强猛崩劲。

    这一崩之力,就如重弓拉满突然崩断的力道。陈凌却是冷哼一声,双手稳稳的擒拿住,所有的崩劲都被他的气血之力化解。

    阮天源双手被擒,立刻以头撞向陈凌,试图撞飞陈凌。砰!

    却是陈凌一脚先出,这一脚正是阮天源的豹子蹬腿,只不过陈凌比他用的更加纯熟。阮天源立刻被踹飞三米远,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这一脚,陈凌将他气血蹬散,完全失去了气力。

    而最惊讶的则是那些乘客们了,他们只见到电光石火的瞬间,阮天源这个变态的男人如凶猛的怪兽撞击而去。转眼便又飞了出去,跟演电影似的,。一个个再看陈凌的眼神便已不同,充满了敬畏。

    乘警这时候终于姗姗来迟,将格蕾丝,陈凌,还有阮天源全部带走。现场的尸体也派人处理。

    莫妮卡与李红泪跟在后面,莫妮卡将中情局抬了出来,加上证件。很快就让一帮乘警傻眼,只能听命。陈凌一行人便带了格蕾丝以及阮天源从高速行驶的火车上跳了下去。

    随后,军用专机飞来。将众人接往拉斯维加斯。

    到了这步田地,格蕾丝只有乖乖听命的份。她也有了想法。以她的本事如果投靠中情局或许还有活命的份儿。但是落在巫古拉手上就是死定了。刚才阮天源要带走她,不是舍不得杀,。多半是阮天源垂涎她的美色。

    在专机上,陈凌并没有审讯格蕾丝。那是中情局的事情。至于为什么不杀阮天源,那是因为也许能从阮天源身上获得一些关于病毒的秘密。不然就在火车上,陈凌第一招的须弥印就可以暴了他的脑袋,那还能给他变招的机会。

    专机在蓝天白云中翱翔,地面是万里山川,但看去,大多却是水源。

    陈凌对格蕾丝手上的戒指产生了兴趣,对一直沉默的格蕾丝道:“你这戒指有些古怪,给我看看。”

    格蕾丝已经除去了伪装,她的容貌确实是那种非常美艳的类型。属于艳光四射。她在听到陈凌对戒指感兴趣后,立刻吓了一跳,脸色煞白,下意识的捂住了戒指。

    “拿来!”陈凌见状更加认定这戒指是宝贝了。冷道。

    格蕾丝看了陈凌一眼,有些畏惧陈凌的眼神,虽如此,却依然不松手。颤声道:“这戒指是我的命。”

    “你的命现在并不在你手上。你如果再不拿来,我把你的手指剁了。”陈凌冷淡的说。

    格蕾丝见陈凌绝不是在说笑,知道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会心软,又不是演电视剧。还有狗血情节出现。她犹豫一瞬后,伸出戴戒指的手,呈现在陈凌面前。道:“这戒指叫噬魂法戒,你拿去了也没用。必须要有特殊精神力的人才能趋势。结合这枚法戒,就可以瞬间造成迷障。”

    “哦?”陈凌显然不大信格蕾丝,伸出手要取戒指。结果……居然取不下来。陈凌微微用力,格蕾丝面现痛苦。但戒指依然取不下来。

    “邪门了!”陈凌暗暗道。

    莫妮卡和李红泪也觉得奇怪。

    “怎么回事?”陈凌皱眉问。格蕾丝小声道:“这枚戒指通人性,能够通过我的心灵指挥它,但是它被戴的时间越长,就越依赖人体。它每天都会吸收我的精神力,保持它的能量。而且现在无论如何也取不下来,除非……真把手指给剁了。”

    “还真有这么古怪的东西。”陈凌喃喃自语,他又试了几下,均未将戒指取下,也发现戒指似乎越勒越紧。

    倒是将格蕾丝痛地不轻,但她也只能忍着。

    陈凌放弃了取戒指,格蕾丝这番说辞他暂时信了。他也不是那种看见什么宝贝就要抢过来的主。

    中午十二点,到达拉斯维加斯。

    莫妮卡让格蕾丝第一时间帮西斯群解除了迷障。解除迷障后,莫妮卡先狠狠给了格蕾丝两个耳光,抽地她脸颊血肿,美丽不再。这是莫妮卡报仇,因果必须了。

    西斯群醒来后,知道这一切都是陈凌救的他,这不由让他怔住。这一刻,他的心思也是复杂无比。

    马丁斯诺也已到了拉斯维加斯。阮天源被注超剂量的软骨剂,让他在病床上动弹不得。

    而格蕾丝则被马丁斯诺拉去审讯,考虑到格蕾丝的本事,她的双眼被蒙了黑色的布。这次审讯,马丁斯诺想让陈凌和莫妮卡参加。但陈凌拒绝了,只是道:“你们审讯清楚了,需要我和莫妮卡做什么,开口就成。”

    马丁斯诺再次对陈凌隆重道谢,并称以后陈先生是我们中情局的好朋友。

    南美,热带密林。

    密林深处修建了一所外人难以发现的军事基地。这所基地并不是那一个国家的研究所,而是巫古拉的基地。简称恐怖组织。

    一切,为了圣战,为了和平,为了人民!这是巫古拉基地的名言,每人必备的语录。

    而在基地的一个地下房间里。这个房间一切设施都显得豪华。灯光柔华,空调释放着冷气。里面还有各种高科技设备。而宽大奢华的床上,一对姐妹花赤身**,正熟睡着。

    床上还睡了一个光头中年男子。这个男子正是四大血僧中老大,阮天怒。

    阮天怒的修为乃是血圣中期级别,相当于内家拳的如来中期。他修炼天宗秘术,无论打法还是气血都已是登峰造极。

    这也是他在巫古拉基地里,有着崇高地位的原因。

    便也是这个时候,外面敲门声急促响起。阮天怒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法相还是威严十足。“进来!”阮天怒听地出来者的脚步声是他的二弟和三弟。

    门推开,进来的果然老二阮无畏,老三阮天修。两人显得火急火燎。

    阮天怒便斥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没点做大事的风度。”说完施施然的穿起衣服。那一对姐妹花见状,连忙用被子盖住身体。

    阮无畏急道:“大哥,四弟出事了。”

    阮天怒顿时失色,道:“怎么回事?去抓一个区区格蕾丝能出什么事?”

    阮无畏道:“负责接应四弟的人来汇报,四弟被m国的军用专机带走。后来他们潜入火车上,找了目击者询问。据说四弟本来抓格蕾丝很顺利,但是后来出现了一个华夏青年。根据目击者说,他只看到四弟快速撞了过去,但是等看清楚时,四弟已经摔飞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一招就打败了四弟。”阮天怒眼中瞳孔放大,显出惊讶之色来。

    随后,阮天怒道:“这个青年是绝顶高手,立刻让他们去查四弟被抓到了哪里。我和你们一起去救四弟。”

    “是,大哥!”阮无畏和阮天修应了一声,便即出去。

    阮天怒四兄弟,从小在一起练功。感情深厚,这时候四弟出事,生死未卜,不由让阮天怒心焦火燎。恨不得将那抓四弟的华夏青年撕成粉碎。

    他修习秘术,功法邪门。这时候脑子的火窜了起来,忽然看见那对姐妹花雪白的脖颈。当下突然窜了上去对着其中的妹妹的脖子一咬,顿时,所有的血液被他快速吸进身体内。旁边的姐姐见状吓得魂飞魄散,但看到妹妹出事,还是忍不住来推搡阮天怒。阮天怒伸手,一把将这姐姐脖子掐住,当即掐死。随后,他又吸了这姐姐的鲜血。

    吸完血之后,阮天怒的面色红润,有种非常满足的感觉。他体内的血液汩汩而流,澎湃汹涌。就像是刚刚加满油,充满能量的跑车一般。

    这对姐妹花服侍阮天怒却不是因为钱,而是无奈。被抓到了这里,不想死只有服从。而阮天怒在享受她们身体后,转眼丝毫不顾惜的杀之,简直是残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样的高手,心中毫无敬畏,活着就是人类的灾难。

    陈凌不会想到,一场灾难正在逼近他。

    拉斯维加斯。

    这所私人医院已经成了中情局的办公地点。审讯完毕后,马丁斯诺与陈凌一行人在院长办公室里详谈。

    大门已经紧闭。

    室内的窗帘也已拉上,马丁斯诺与丽芙代表了中情局。而陈凌,莫妮卡,李红泪,西斯群则分别入座。

    马丁斯诺先道:“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病毒被巫古拉这群好战的恐怖份子夺去,我们必须尽快的阻止。否则病毒外泄,造成大面积伤亡。那是我们美利坚共和国的责任。”随后,马丁斯诺又说了巫古拉这群恐怖份子的身份。

    至于巫古拉的基地在那儿,格蕾丝并不知晓。但这一点可以从阮天源身上找突破口。同时,马丁斯诺这边会联系南美,巫古拉所在的卡西厄尔共和国。

    为了病毒事件,m国这边这次愿意帮助卡西厄尔共和国剿灭巫古拉恐怖组织,同时也请卡西厄尔政府做好安全防备工作,随时防备病毒侵袭。

    马丁斯诺对陈凌等人道:“目前的难题是怕激怒巫古拉,从而引发病毒大面积泄露。另外,我们的病毒血清被带走了一些,其余剩下的已经被破坏。这血清里,有一样特殊的物质,目前m国研究院稀缺。正在想办法从南美的原始丛林里采集。但就算及时采集,到研制出来,也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而病毒一旦爆发,被感染者活不过二十四小时。在二十四小时内,会全身起水泡,乃至水肿,到全部溃烂,历尽极致痛苦而死。

    “研究这种病毒的意义何在?”陈凌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马丁斯诺。如果没有这种病毒,今日便不会有这种麻烦。

    马丁斯诺对这个问题则是坦然,道:“陈先生,每个国家都会研究。目前来说,大家都在飞速进步,谁也不愿落后。但其实并无坏处。至少这样大家都相互忌惮,从而遏制了战争。”顿了顿,道:“我以前喜欢看你们东方的一些武侠小说,里面的结局经常是男女主角战胜对手,放弃一切权力去归隐。但这显然不对,如果想要宁静,唯有强大。强大到无人敢来惹事。”

    “正解!”陈凌接受了马丁斯诺的解释,微微一笑。他也认为这句话正确,想要真正的宁静,那就强大,强大到无人敢惹。否则,你无权无势,任何阿猫阿狗都可以来算计你,挑战你。

    对于巫古拉那边的问题,格蕾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同时希望能加入中情局,以后为中情局效劳。格蕾丝是特殊型人才,马丁斯诺也知道格蕾丝目前的处境。她的投诚充满了诚意。

    不过马丁斯诺也多了一个心眼,那就是格蕾丝投诚,必须接受中情局给她注射一种新型病毒,掌控她的生死。而病毒的疫苗会交给上面的绝顶高手保管。以后只由那名绝顶高手负责她的生死。这样一来,格蕾丝就没有任何通过催眠来获取疫苗的可能。

    格蕾丝的催眠永远是让人忌惮的。

    另外,马丁斯诺告诉了莫妮卡一个好消息。他向上面申请,上面已经答应派两名高手来加入m国队。

    这当然是好消息,至少在任务失败后,不用面临瓦解的可能。

    这两年气运降临,m方系统性的培养了不少高手。其中也有特别出色的。

    这时候,莫妮卡忽然道:“马丁斯诺,上面也有不少高手。既然一切都已经掌控,就让陈凌回国吧。他现在也有基地的任务在身。”

    陈凌怔了一下,连忙道:“我那边还不着急,既然已经过来了,就帮你们先搞定了再说。”马丁斯诺也道:“莫妮卡队长,目前我们确实还需要陈先生的帮助。因为我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阮天源还有三个哥哥。至于修为是什么不清楚,但都比阮天源要厉害。我们这边虽然高手不少,但是若真对付起来,怕是伤亡不小。我们这些高手培养起来不易,损失一个都是国家的灾难。而陈先生如果在的话就不同了。”

    陈凌的武力值,智力值,永远是马丁斯诺的定心剂。

    “格蕾丝还说了一件事情,阮天源和他三个哥哥感情非常深厚。这次阮天源被抓,他的三个哥哥一定会前来相救。”马丁斯诺道:“我们已经在拉斯维加斯层层布防,只等他们三人一来,便将他们一网打尽。等这三人除了,余下的事情,我们会和上面去联手处理。那时候就不用再麻烦陈先生和莫妮卡你们了。”

    也就是说,只要杀了阮天源的三个哥哥。这件事情对于陈凌来说就算到此为止了。这倒让陈凌松了口气,他是碍于莫妮卡的面子,一直不说撤退。其实心里还是很焦急,想快速回国完成首领布置的任务。现在马丁斯诺把事情简单化了,让他轻松了许多。

    对于阮天源的三个哥哥,陈凌则没有丝毫惧怕。对方就三个人,自己这边有m方的一众高手,还有莫妮卡和西斯群,李红泪相助。怕个鸟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