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幕后黑手
    .. ,兵王传奇

    陈凌盯着他,却感觉在他平静的笑容背后,那一瞬间,心跳的频率加大了一丝。但不是陈凌这种高手绝对感应不出来。至少在众人眼里,看见的是梅里斯眼神淡淡,如渊岳大海。

    陈凌的底牌和梅里斯的底牌,他们两人,以及众人心中都有一个概率。但绝对猜不到精准。

    陈凌很有可能是一对k。但也很大的几率不是,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有这个几率的。

    而梅里斯则是百分之二十的几率一对j,百分之三十的几率同花。

    梅里斯也盯着陈凌,看陈凌的反应。陈凌却能有什么反应,忽然微微一笑,道:“好,既然是赌运气,那就来把大的。”说着将眼前两亿美金的筹码轰然推出,淡淡道:“shohand!”

    众人眼神全部变了,就连陈凌这边四位大佬也没想到这位大哥第一把就这么疯狂。

    梅里斯眼中绽放出精光,他死死的盯着陈凌。

    陈凌淡淡笑容。

    这是心理战,双方都有赢的几率。但是陈凌是自己的钱,梅里斯的钱是老板的。

    他这把赢的几率不超过百分之五十,实在不宜火拼。而且他看不出陈凌的眼神变化,觉得他眼中就像是非常自信一般。也不由怀疑陈凌将牌记到了精确的程度。这样一想,梅里斯天人交战,一会后,额头上满是汗水。

    陈凌微笑,道:“梅里斯先生,你看起来很紧张啊!其实我底牌是一个6,这两亿美金你唾手可得,何必不拼一拼呢?”

    “不跟!”梅里斯不为陈凌的言语所迷惑,赌场上,冲动是魔鬼。梅里斯艰难的做了决定。

    “哈哈……”陈凌很欠抽的笑了,道:“轻轻松松一千万美金,这生意做得。”顿了顿,道:“荷官重新洗牌。”

    “你……”吉尼也变色了。刚才耗尽心力的记忆,突然再重新洗牌,绝对是够他们喝一壶了。但是吉尼这边又不能不同意。这是公正的。

    陈凌的这个做法就等于是用他的修为和底蕴欺负对面的人了。他的底蕴就是钱是他自己的,输了就输了。但是对面的四人输的是大老板的。这样输了,下场会很凄惨。

    而陈凌的修为又能洞察到他们的心跳频率。

    再次洗牌,切牌。

    这一次是依然是陈凌牌面最大,一张红心a。

    陈凌洋溢出欠抽的笑容,道:“shohand。”将筹码全部推了出去。

    吉尼这边气的咬牙,也只能扣牌不跟。

    事实上,不是陈凌不想诱敌深入。而是他的牌不大,只能吓退对方。对方的牌也没大到刻意随随便便拿几亿美金来梭哈的地步。他们都在等机会。

    然而,每一把吉尼这边弃牌也要弃出四百万美金。

    如果一直这么弃下去,他们的十亿美金筹码也不太耐用。

    陈凌的运气也真是好,连续三把全部是牌面最大的a。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陈凌这时候好像就是沧海豪气逼人。叫出shohand地时候,他地自信让别人看到,都觉得他要是没有一对那a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陈先生把把都这么好牌?”吉尼脸色很冷。

    “我只想知道你跟还是不跟,只需要说一句话。”陈凌笑笑,道:“吉尼先生,我们是来赌牌,可不是来攀亲的。”

    吉尼犹豫了下,看到陈凌自信地笑容搞不懂他是偷鸡还是成竹在胸。

    “先生。到你说话。”荷官彬彬有礼向吉尼先生说。

    吉尼扣了牌面,叹息一声只能继续当他的忍者神龟。他不相信陈凌把把能拿到a,不妨再忍一局。

    后面的人,无论陈凌这边,还是吉尼这边也都纷纷弃牌。大家都在酝酿,等待一个机会,一击必杀。

    “陈先生到现在为止,你好像还没有看过底牌。你真地这么有自信?”梅里斯冷冷道。

    “我不是有自信,我是无所谓。这些钱输了就输了,反正我剩下的钱也够我几辈子衣食无忧。人嘛,既然有了钱,就要活的刺激一点。”陈凌的语气非常欠抽,有暴发户的气质。

    下一把,陈凌又被发到了一张a。

    吉尼这边简直要狂躁了,“真tm邪门!”海农西这个黑人胖子忍不住咒骂。温文尔雅的卡杰西抬头望了荷官一眼,道:“你很会发牌。”

    荷官不动声色。

    陈凌这边的刘发财却笑了起来“的确是有点邪门,不过连开十把a的我也看过。”

    别看四位大佬跟着陈凌到现在为止都没干什么事,但他们的作用却是很大的。这也是争气运,他们五个人,会记牌记概率。那么综合起来,概率就大了很多。

    不过陈凌也没想到他自己的运气似乎是最好的。

    “又是我说话。”陈凌喃喃自语。“今天地运气真的挡不住。”

    “不用说肯定又是shohand?”黑人总统模样的梅里斯嘴角一丝冷笑。

    “既然梅里斯先生都这么说了,这个面子我肯定要给。”陈凌一把推出了所有地筹码加上赢来地“梭了。”

    吉尼这边郁闷的再度弃牌,他们第一次遇见陈凌这种人,把把shohand。梭你妹啊,海农西小声咒骂咕哝。

    第六局开牌,吉尼这边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不过让他们舒口气的是,这次给陈凌的总算不是a而是一个方块j。而这次的a到了吉尼这边。

    吉尼的底牌不大,是个小3。不过a已算是大牌。他心中激动,但是面上并不动声色。他知道这个时候拿到好牌的不见得赢。但是……没有气势就一定会输。

    陈凌地目光望向了吉尼,有些羡慕地说道:“吉尼先生真是好运气。”

    吉尼微微一笑,道:“是不错。”他竭力让他自己地气势和陈凌刚才一样气吞山河。“没有想到陈先生你经常拿的a竟然到了我地手上。

    “你地底牌不会是个小2呢?”陈凌突然问了一句,一本正经,但绝对不怀好意。摆明了,陈凌又在试探他的心跳频率。

    吉尼淡淡道:“你猜的很准。”

    “是吗?”陈凌望着吉尼笑了起来“那你小心一些,我可是拿到一对j。”

    吉尼望了陈凌半晌,最后淡淡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陈凌的脸色有如政客地笑容,男盗女娼中很有正气凛然地风骨。

    “但是规矩不能破的。”吉尼道。

    “什么规矩?”陈凌微笑。

    “既然我拿到a了,就该我先说话。陈先生梭哈了这么多把,这次该轮到我了。”吉尼道。

    “哦,你也要shohand?”陈凌笑笑。

    一旁的李红泪为陈凌倒上了红酒,显得很是贴心。

    “对,shohand!”吉尼的气势逼人,毫不犹豫的推出了全部筹码。

    其余众人知道眼下是陈凌和吉尼的比拼,全部纷纷弃牌不跟。“陈先生,该你发话了。”吉尼淡淡的冲陈凌道。

    “我?”陈凌满不在乎“我跟了,不过你筹码似乎不够了,呵呵呵……”又是欠抽的笑容。但不管怎么样,陈凌紧接着毫不犹豫地推出了所有地筹码。

    陈凌推出筹码地时候,吉尼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但面上绝对的镇静如山。

    吉尼只觉得内心剧烈地颤抖,他想起了陈凌说的两个j,几乎就想退缩。但事已至此,他绝对不能退缩,要知道他也是成名的高手。

    “哈哈……筹码不是问题。陈先生好爽快,多谢你的慷慨解囊。”吉尼说完让卡杰西将他的筹码拿出来推到了桌上。

    这一下的赌注已经到了六亿美金的地步。就算是放在拉斯维加斯,也是绝对惊人的。

    接下来荷官继续发牌。大家全部盯着桌面上的拍。而让吉尼热血上涌的是,五张牌,他的四张明牌是两张a一张3还有j。

    吉尼是两对!

    这个并非什么绝对好牌,至少大于两对的还有同花还有顺子。只不过让吉尼安心的是陈凌牌面也实在好看不到那里。

    陈凌的牌面是两张j一张3还有一张a。

    这种牌绝对不是什么同花,也不会是顺子。陈凌唯一有赢吉尼的希望就是拿到三条j!

    陈凌望着牌面笑了起来,道:“吉尼先生你的希望实在不大呀,你看你的a你的2都在我手上。”

    “哦?”吉尼淡淡地笑“好像你赢我的希望。只有三条j,但是很可惜。”他伸手拿过自己的那条j道:“好像它走错家了。”

    “它走错了还有一个呆在家就好。”陈凌笑了笑,缓缓伸手,缓缓翻出了底牌。

    这一刻,吉尼的瞳孔放大,满眼的不可置信。居然,居然,竟然,竟然真的是一条j。

    “吉尼先生,我开始就告诉你了,我拿的就是两条j。你看怎么你不信我呢?哎!”陈凌自怨自艾,颇替吉尼惋惜。

    吉尼愣住,脑海中一片空白。

    “吉尼先生,你还没有开牌呢?”陈凌淡淡的道。

    吉尼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面色惨白。

    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赌城已经输了接近六点五亿的美金。陈凌这个吸金速度不可谓不恐怖了。以至于大老板震怒不能自己,立刻让几个蠢材停止继续赌下去。并对陈凌要求中场休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陈凌即使想抽身走人,大老板也不会依了。

    而陈凌等的就是此时此刻,因为他知道,大老板一定会要赌魔吉米出马了。

    一个小时后,大老板这边终于派人出马。陈凌一行人被服务员请至贵宾包间。

    这一次,马丁斯诺等人根本没来拉斯维加斯,主要是怕引起吉米的警觉。

    陈凌看到赌城这边的人马来了三个人,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德国人,叫克斯托。另外两名是m国人和华夏人。,m国男子高高大大,英俊帅气,叫做康姆。而这名华夏人则最为出彩,目光深邃内敛,虽然长相普通。但是一身黑色衬衫,戴着墨镜,让他整个人显得深不可测。他的年岁在三十左右,名字叫刘阳。

    各自落座后,陈凌扫了一眼刘阳,完全无法猜透他的心思。就连他的心跳频率也是古井不波。这是个绝对的劲敌。

    这三个人中,没有一个是叫做吉米。

    当然,这是正常的。赌魔的身份从来没公开,自然不会用真名。

    陈凌知道赌魔的催眠术很厉害,这个刘阳戴着墨镜,难道是因为他的眼睛有某种摄人心魄的能力,所以戴着?难道他就是赌魔?大家一直以为赌魔是m国人,其实是华夏人?

    种种猜测在陈凌脑海里翻腾。而刘阳身边还站了一名美丽的m国女郎,这名女郎是女模特的打扮,性感,**。爆乳,短皮裙,浑身散发着野性。她是专门给刘阳倒红酒的。

    就在荷官洗牌的时候,陈凌突然看着刘阳开口道:“把你墨镜摘了。”

    刘阳面向陈凌,微微一笑,笑的阳光灿烂,用纯正的中文道:“陈先生你是怀疑我的墨镜有鬼吗?”这家伙不说话时跟高人似的,一开口却还是个阳光型的青年,够让人崩溃的。

    陈凌这边的刘发财冷淡的道:“m国的高科技能够透视一切牌,这并不是不可能。”

    刘阳哈哈一笑,道:“我如果要出千,不会这么愚蠢。这位张先生一定是香港赌片看多了。”

    “不管怎样,摘掉你的墨镜。”陈凌用威严的目光逼视刘阳,道:“你的墨镜戴着,让我感觉你很不尊重我。刘先生,不尊重我会有什么后果,我自己都不大清楚,你不要挑衅我。”

    刘阳闻言面色微变,跟自尊心被刺痛了一般,悲愤的冷笑,却还是依言摘了下墨镜。

    墨镜摘下后,陈凌看到他的双眼却是平平无奇。

    荷官见状,开口问道:“诸位要重新洗牌吗?”因为刚才陈凌和刘阳两位高手忙着谈论墨镜,却都没有去记牌。

    陈凌先道:“不用了。切牌,三张。”

    余下的人纷纷切牌,到了刘阳这儿,干脆利索道:“既然已经乱了,那就更乱一点,切十五张。”

    陈凌面色不变,其余的人均是神色凝重,拼命记下脑海里残存的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