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威压
    .. ,兵王传奇

    陈志凌闻言沉默一瞬,随即微微一叹,道:“其实老首长,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您不去盯着那些所谓的人民公仆来治罪,却将所有的责难留给了我。您要我的解释,我的解释就是,感同身受!您现在身居高位,永远不可能体会到底层者的难处。您若是一个普通的老人,您有可爱的孙女,但您的孙女被罗飞扬这种人糟蹋了,您怎么办?您要去伸冤,结果被罗毅把您儿媳妇**逼成神经病。把您儿子关进班房里,找人杀死。如果这一切一切都发生在您身上,您是否还能站在这儿跟我侃侃而谈。您跟我谈国法,这件事若不是我站出来,谁敢治罗飞扬的罪。即便是我站出来了,也是如此的难。还有,我知道您对我昨天杀三名城管很愤怒,认为我目无法纪。但我还是要说这四个字,感同身受。如果您没有今天的身份,是一个卖瓜的摊贩。三名城管砸您的西瓜,这且不说。当时的情况您没看见,这三名城管根本没把人当**,我这儿有一些照片,您可以看看。”说到这儿,拿出手机递给吴文忠。

    这些照片是李红泪找拍下的人弄来的,陈志凌提前储存好,就是为了拿给吴文忠看的。

    吴文忠调出手机里,那三个城管砸西瓜,跳起来踩人,抓头发膝顶的照片历历在目。这些照片看得吴文忠血液翻涌,脸色铁青。

    啪!的一声,吴文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去听一件事情,远远没有真实看到时的震撼。吴文忠似乎有些懂陈志凌的冲冠一怒了。

    “老首长,我是一名武者!”陈志凌一字字道:“然后,我才是一名军人。在您指责我的时候,我希望您能感同身受。社会虽然分工不同,有贵族草民之分,但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灵魂。都应该尊重其人格!”

    吴文忠深吸一口气,看向陈志凌,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道:“扪心自问,小陈,你心里当真就没有一丝的私心?”

    陈志凌道:“任何私心都建立在利益之上,所做这些,于我有何利?若是为名?我何必要选择这么难的路。随便诛杀几名禽兽村官,捐建几所小学,利用媒体秀上一秀早是名利双收。”

    “但你不顾法纪,想杀就杀,终究不是解决之道。”吴文忠道。

    陈志凌道:“老首长,我明白。但我也请您扪心自问,小人物的尊严需不需要给予?对于我们同志中的,个别极其丧灭人性的败类,要不要给予惩罚?而您在这个位置,诸多利益平衡,您注定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我可以去做这件事。我知道水至清则无鱼,利益可以顾忌,但是我想,这些丧灭人性的事情与利益无关,只与某些败类心中的变态有关。”

    “你的意思是?”吴文忠沉吟着道。

    “由我带头,正式成立国家秘密机关,名为人间杀器,专门监斩此等无良败类,无需任何手续。此行动可在党内公开,不针对任何人,不针对任何利益集团。”陈志凌道:“我想这样不会牵动任何人的神经,却可以让他们在践踏小人物尊严时考虑考虑其危险性。任何权力,如果没有一定的监制,才会真正的无法无天。譬如罗毅,罗飞扬。”

    “你这个提议,具备一定的可行性!”吴文忠眼睛微微一亮,随即又皱眉道:“但你也说了,任何权力都需要监制。那你这个人间杀器又怎么得到监制?若你门下的人以此而谋取私利,胡作非为又怎么办?”

    “人间杀器可先斩后奏。事后,由国安深入调查其是否属实。如果有虚妄之处,则对成员进行会审。这个会审,我,和您都参加。如果成员中真有胡作非为的,一样绝不轻饶。”陈志凌道:“老首长,我明白您的顾虑。但是人间杀器之所以为人间杀器,就是因为它本身没有束缚。如果繁琐程序过多,夹杂利益过多。那么与司法机构就没有任何区别。”

    吴文忠却是仍不放心,道:“小陈,我现在相信你是一片热血。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将来不在了。你的后人是否能顺利执行你的意思?你不怕大楚门,人间杀器将来会危害社会?”

    陈志凌微微一怔,随即道:“这个可能确实会有,但老首长,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对吗?现在是要治病救人。至于以后,我无法打包票。但是身后事自有身后人去办,我们最重要的是做好眼前事。大楚门的将来,我也一定会有一个妥善的安排。我希望的是,大楚门作为人间利器,能和上面互相监督。任何一方失去监督,对社会,人民来说,都不是好事。”

    “既然如此,这件事就按你说的办。我会让下面的人拟一个草案,然后正式在军委会上提出,并公布。”吴文忠沉默片刻后,终于想通,道。

    陈志凌也长松了一口气。

    与吴文忠的会晤圆满完成。吴文忠兴致却也好了起来,让下面的人准备了酒菜,喊单东阳一起来吃宵夜。

    酒菜很快准备好,菜是清淡的菜式。卤煮花生米,凉拌水晶黄瓜,一盘卤猪舌,一盘毛豆。

    菜很简单,酒却是陈酿的飞天茅台。这茅台倒在酒杯里,颜色呈现琥珀色。用筷子一挑,呈蜂蜜般的丝线。

    吃惯大鱼大肉后,用这清淡的菜式来喝酒,滋味却是别提有多美。

    首先,吴文忠亲自举杯,道:“小陈,之前我们有诸多误会。都是因为不够了解,但是无论是你,还是我,都希望这个国家好,希望人民好。所有误会,不快,全在这一杯酒里。这一杯酒喝完,我们以后一起齐心协力,为这个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陈志凌与单东阳一起举杯,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事实上,他没有想这么伟大,不过是全凭一股火性,血性。做一些认为力所能及,该做的事情。而且他做事也有考量,会考虑是否值得。他也不会去为了一个别人的公道,而因此玉石俱焚。

    罗飞扬这件事情,纯粹是赶上了西昆仑。最后已经没有了退路。

    饮尽酒后,陈志凌吃了一片卤猪舌。这卤煮舌滋味很好,没有一点辣味。但吃起来,回味着酒的醇香,别提有多惬意。菜全部是清淡的,并且没有油水,都是因为考虑到吴文忠的身体。

    陈志凌对之前的事没有介怀,因为介怀没用。他宁愿选择大度的遗忘,这样彼此都好。这顿酒喝的好不快活,同时,陈志凌又道:“老首长,人间杀器的提议在军委会上,是否能安全通过?”

    单东阳微微意外,道:“什么人间杀器?”陈志凌便先向单东阳解释。单东阳听后却是欢喜无限,道:“早就该这样,如此一来,一切都名正言顺。”

    吴文忠也道:“人间杀器这个组织,小陈,你放心吧。要在军委会上通过并没有问题。这件事不针对任何人,谁反对,就代表谁有鬼。再则我们上面不比别的机关,没那么多鬼名堂。”

    陈志凌闻言便更加放心了。

    喝过酒后,吴文忠有些晕乎乎的。单东阳喊了警卫服侍他去休息。而陈志凌则不想停留,要单东阳安排专机,连夜回香港。

    单东阳却是不依,道:“这儿喝酒不够痛快,当我是朋友,我们去找间酒吧喝。今晚不醉不归!”

    陈志凌见单东阳情真意切,便也不好拒绝。

    两人出了军区,没有开军车出去。一来开军车去酒吧,太招摇了。二来两人喝了酒,酒驾不好。他们两人不会依仗权势去凌驾法律之上。

    乘坐的士来到酒吧一条街。进入一间嗨爆的酒吧,里面正是灯红酒绿,群魔乱舞。台上的黑衣包臀少女跳着狂热的钢管舞,舞台灯光忽明忽暗,这种狂热的情绪,让陈志凌和单东阳的血液都有些沸腾。重金属的音乐震耳欲聋。

    陈志凌和单东阳在吧台前坐下,要了两杯冰扎啤。

    冰凉的扎啤在这炎热的天气里,喝进身体里,惬意至极。“为理想干杯!”单东阳忽然举杯。陈志凌与他碰了一杯。

    “陈志凌,我与海青璇之间的仇恨。你觉得有没有化解的可能?”单东阳道。这也是他的心结。

    陈志凌闻言一怔,随即深吸一口气,道:“这个问题难倒我了。海蓝和青璇感情很好。我不可能劝青璇放下仇恨。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不好插一句嘴。”

    单东阳不由苦笑,道:“我确实不愿与海青璇成为仇恨。但是你也知道,我杀海蓝是身不由己。”

    陈志凌跟他碰了一杯,道:“别想这些事情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这边时间更紧,八个月内若不到混元修为,一切都完蛋。”

    单东阳不禁失色,道:“时间已经这么紧了?难道大气运提前降临?”

    陈志凌道:“对!”顿了顿,道:“有件事忘了说,是首领的提醒。首领不会危言耸听,你去跟老首长说一说。各大军事基地,集中在有限的城市,做好玉石俱焚的姿态。另外,清除一切可能的奸细。只有掌控住军权,国家才能在这场动荡里保住根基。”

    “这么严重?”单东阳骇然欲绝。

    “大气运一旦降临,群魔乱舞。”陈志凌道:“不过也不需要太担心,无论是哪方面势力,都只会去享受现在的利益成果。不会掀起如二战的战争。这场大气运过去,一切都会继续恢复正常。”

    单东阳道:“就只怕大气运被沈门占领,日后是沈门的天下。”

    陈志凌深吸一口气,道:“不会的,至少我不会妥协。有沈门,便没大楚门。”

    单东阳闻言微微松了口气,随即又道:“那么日后,大楚门会不会抢占大气运,掌控主权?”

    陈志凌明白单东阳的意思,是怕大楚门成为第二个沈门。当下道:“不会!国家大事,大楚门不懂,也不敢擅权。但是大楚门也许会保留一些实力,成为一个互相监管的存在。”

    “陈志凌兄弟,我信你!”单东阳莞尔一笑,道:“以前我经常怕你和沈默然一样,但是这么多事情发生。我知道你和沈默然是截然不同的人。你的热血,比我们每一个人更甚,嫉恶如仇,嫉恶如仇!你是一个了不起的武者。”

    陈志凌淡淡一笑,道:“一切都等功成之后,你我再唱颂歌吧。喝酒。”

    酒吧里,陈志凌一身黑色衬衫,清秀沉稳。举手投足之间,更是魅力无限。单东阳也一看就是成功人士。很快,便有一位火辣的小妹子前来搭讪。这位小美女是爆炸式的金色头发,脸蛋挺好,看起来才十六岁。典型的未成年。

    “帅哥,请我喝一杯吧。”小辣妹穿的是低胸的皮裙,**被挤出来,倒是挺好看。

    说话之间,小辣妹的胸在陈志凌手上蹭。别说,感觉很不错。不过陈志凌也还没禽兽到对小萝莉下手。当下不着痕迹抽回手,笑眯眯的道:“好啊,想喝什么随便点。”

    单东阳淡淡一笑,他对陈志凌很放心,知道陈志凌不会乱来。

    小辣妹微微意外,随即更是欢喜。道:“帅哥,你叫什么?我李小静!”

    陈志凌也不隐瞒,说了名字。随后,李小静点了一杯加冰和柠檬的伏特加。

    也在这时,又有一个比较成熟的女子跟单东阳搭讪。单东阳便也跟其聊了起来。

    李小静道:“陈志凌,干!”顿了顿,道:“你喝什么啤酒啊,咱们喝点烈的。”便对吧台里的调酒师道:“给他拿一杯威士忌。”

    “好!”调酒师答了一声。

    那调酒师是个女子,对这情况倒是见怪不怪。威士忌推到了陈志凌面前,李小静道:“来,是爷们就一口干了。”说完跟陈志凌的酒杯碰了一下。

    陈志凌呵呵一笑,道:“你该不是想对我酒后乱性吧?”

    李小静拍了拍陈志凌的肩膀,道:“大兄弟,你想多了,来,啰嗦什么,喝呀!”说完一饮而尽。陈志凌便也一口喝了。他酒量可以控制,不怕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