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低头
    .. ,兵王传奇

    流纱她们自然尊重陈志凌的决定,在火神号起飞后。她们也跟着乘坐私人专机离开。

    至于陈志凌怎么回去?当然是徒步出西藏。在寂寞苍茫的西藏高原上,可以去亲切的体会这天地的宏大奥妙。

    送走所有人后,陈志凌独自待在了西昆仑。他在雪峰上待了一天,又练习了一遍浴火金莲诀。在感觉到血液的密度提升的微妙变化后,他方才微微松了口气。

    夜幕降临!雪峰之上,一轮明月高悬。雪白的地面,天地之间笼罩着清色的光辉。这景观凄美至极,很多的武侠电视剧里,男女主角的生死相依在这儿上演,就格外的有意境。

    不过那是观众的感觉。实际上,在这儿呼吸非常困难。也亏了陈志凌这样的高手,才可以迅速适应这高原天气。

    夜已深!

    这上面气候寒冷,陈志凌并不惧寒冷。在他准备回石洞休息时,那边却走来一条身影。

    陈志凌一眼看过去,便看了个真切。

    来者是衣衫如雪的冰雪仙子,东方静。

    陈志凌微微意外。不一会后,东方静来到了陈志凌身前,香风扑面。她的美丽,实在是令人发指。陈志凌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方才移开目光。

    之前两人斗得你死我活,但现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东方静面色恬静,她轻启檀口,道:“陈志凌……”陈志凌并无倨傲,道:“请说!”

    东方静沉吟一瞬,黛眉轻蹙,道:“陈志凌,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陈志凌微微一凛,道:“如果你是想说用金钱赔偿我两个手下的死,我劝你不要说了。这件事,绝无回旋余地。”

    “不是这件事!”东方静轻声说。

    “那是什么事?”陈志凌微微意外。

    东方静道:“我知道,我师父向你鞠躬道歉,对你的大势意味着封正。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你到底想说什么?”陈志凌皱眉道。

    东方静道:“这件事的起因,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中间带给你的不快,误会,耻辱,都是由我而起。我师父是当世的高人,更是西昆仑的一宗之主。他败给钝天并不算耻辱,但是若给你鞠躬道歉,那对我师父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你知道的,我们这些修为在身的人,并不是一个洒脱的低头就能低头。”

    “那么你的意思是?”陈志凌冷淡的道。他自然不会为东方静言语所动容。

    便也在这时,东方静忽然做出了一个动作。这个动作令陈志凌惊呆了。这一刹,陈志凌发现自己并不了解东方静。因为东方静这位冰雪仙子,这位内心骄傲,霸道,天赋奇高的奇女子居然……居然缓缓的跪了下去。跪在了陈志凌的面前。

    陈志凌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震撼。

    他印象里的东方静,是绝对被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向任何人来低头认错。她有她的坚持,她对大道的执着超乎人的想象。但就是这样一个骄傲的女子,居然下跪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志凌很快回过神来,并没阻拦她,而是皱眉问。“我所带给你的侮辱,伤害,全由我来偿还。”东方静美眸看向陈志凌,凝声道:“请你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能为我师父做一些事情。我师父待我恩重如山,我怎可因为我的过错,而让我师父蒙受此等侮辱!”说完双手贴地,虔诚的向着陈志凌一个响头。陈志凌听到了她磕头时,与地面发出的清脆声音。她一连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抬头时,光洁的额头上鲜血淋漓。

    她的眼眸中依然坚定,这个傲气十足的女子,纵使下跪,也有她的傲骨。她绝不会摆出楚楚可怜的姿态来祈求陈志凌的宽容大度。

    陈志凌的心肠,并没有那么的冷酷无情。至少眼下,东方静对她师父的一片至诚之心还是让他动容。陈志凌也知道,东方静若不是为了她的师父,恐怕即使是死,也绝不会给他下跪。

    东方静并没有站起身,而是依然跪着,凝眸于陈志凌。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东方静是敌人。但陈志凌真的不忍再看着她下跪。她这样的女子,应该是永远的傲梅,可以被摧毁,却绝不低头的。

    陈志凌深吸一口气后,咬牙道:“我答应你,你起来吧。”

    东方静闻言松了口气,她眼中倒也没有什么欣喜。站了起来,冲陈志凌淡声道:“多谢!”

    陈志凌没说什么,大势虽然很重要。但是修为跟不上也是白搭,就像凌浩宇,李易不同样也轻而易举被击败。

    大势只有在旗鼓相当的敌人身上,才有着绝对重要的作用。

    目前,陈志凌对大势的需求不是那么渴望。最渴望的是修为的突破。

    罢了罢了,陈志凌如是想。

    “既然你已经答应我了,那我们现在就连夜下山吧。我会去香港给你死去的两名手下一个交代。”东方静道。

    陈志凌微微一怔,随即便也道:“那好!”

    于是在这个雪峰的夜晚,陈志凌与东方静连夜下山,这架势,倒有些七剑下天山的气势。

    两天后,前往深圳的火车上。陈志凌与东方静同在一间贵宾车厢里。

    他们两人之间自然不会有男女微妙的旖旎。东方静大多时候是清冷无比,一句话也不多说。她额头上的伤好的很快。

    火车开出三个小时,十月初的天气忽然大变,下了一场瓢泼大雨。一扫空气中连月炎热的沉闷与尘土的喧嚣。

    这场大雨持续时间很长,雷霆电闪,甚至让白昼变得如冬天七点的暮色。

    东方静一直保持静坐,并不去上床休息。陈志凌也是静坐。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

    便也在这时,东方静忽然开口了。“陈志凌,你并没有你表现的那么心狠手辣。”

    陈志凌微微一怔,道:“你想说什么?”

    东方静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也是我和你之间的区别。如果换成我是你,不管你向我磕多少个头,我都不会答应。我绝不会错过一个人仙级别高手的低头。”

    陈志凌淡淡道:“你是想要我反悔吗?”

    “你不会的。”东方静也淡淡道。

    陈志凌不禁气闷,自己猜不透她。她却似乎吃死了自己。

    “在我师父要你向我下跪认错的前一天,单东阳找过我。”东方静忽然话锋一转,道:“也许你想不到,他为了让我取消你的下跪认错,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来冒犯于我。他说……我可以杀了你,但不能侮辱你。”

    陈志凌闻言微微一惊,显得有些意外。他知道东方静不可能说谎。

    但是单东阳居然有这样一份赤子之情却是陈志凌始料未及的。一直以来,陈志凌都觉得单东阳这个人圆滑无比两面倒,虽然情有可原,却是十分讨厌。这时陈志凌对单东阳又多了一层的认识,确切的说,是有了一丝好感。

    至于东方静把这些告诉陈志凌,陈志凌明白东方静的意思。因为日后西昆仑之人不得首领允许,都不准离开西昆仑。那么上面,上面便只有跟陈志凌继续合作。东方静是不想陈志凌和单东阳日后闹的太僵。倒不是说东方静就关心陈志凌了,而是出于一个小小的投桃报李的心态。

    静夜里,火车的哐当声带着某种节奏,也是一种奇异的旋律。东方静睡在陈志凌的上铺。软卧里还留着她身上的香味儿。

    她在夜里,呼吸均匀轻缓。

    陈志凌却是睡不着,思绪百转。最多的还是对未来的一种不可掌握的担忧。

    只有八个月的时间。那么多的责任都在自己的身上,不能推卸,不能失去。

    手中的沙子,越握的紧,越流失的多。但这些沙子,是他永远不能舍弃的至爱。

    这一种烦闷,不洒脱始终让他的心绪不能惬意快乐。

    火车进入隧道,那种绝对的静谧黑暗倒让人心底有一丝的安心。

    这一夜,陈志凌一直没有睡。也与东方静未有交谈。

    天色破晓的时候,火车从一片乡村农田经过。晨雾中,有小孩牵着水牛从田埂上经过。那晨雾中,水牛,小孩,像是仙境里走出来的一般,令人向往。

    所以,陈志凌会向往有一天。带着自己的爱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必时刻去警惕敌人,不必去害怕不能突破。痛痛快快的,想怎样就怎样,那才是他想要的人生啊!

    在上午八点的时候,阳光艳丽起来。东方静翻身下床,出了软卧车厢,前去洗脸。她和陈志凌这种高手是不用刷牙的,即使不刷牙。他们的牙齿都洁白如玉,而且绝不会有任何口气。身体没有渣滓,自然不存在这些。

    东方静的白衣如雪,在进车厢时,脸蛋上还有晶莹的水珠。这样让她的脸蛋格外的娇嫩。

    她与陈志凌之间自然没有什么话好说。陈志凌则去买了两份小米粥和一些酱菜进来。这便是两人的早餐了。

    相对而坐,安静的吃着早餐。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外面的风景依然在飞快的倒退。阳光下,白色衬衫的清秀青年陈志凌,在这掩映下,有如画卷一样的凄美。

    他眉宇间有一丝只可意会的忧愁,这样更添加他的魅力。小女生们见了,会不由自主的心疼。这丝忧愁不是故作悲伤,而是一种骨子里的。

    “虔诚!”东方静吃完米粥后,用纸巾擦拭嘴巴。忽然说。

    陈志凌微微一怔,看了东方静一眼。又继续喝粥。

    东方静轻声道:“陈志凌,我记得一本国术志里描述过一位剑术高手。这个高手每天和他的剑睡在一起,他对他的剑的爱,超越了一切。所以他足够虔诚,也因此他成为了绝顶的剑术高手。那么你觉得你对你所追求的大道够虔诚吗?是真的爱它,还是想利用它,来达到你的目的?”

    陈志凌怔住,东方静的话让他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扪心自问,没错,他喜欢武术。武术是他的灵魂所在。只不过现在,心杂了,因为现实中,他有太多束缚。这些束缚已经淹没了他对武术那种发自灵魂的爱。

    陈志凌沉默的思考了一会后,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现在的心足够繁杂了,必须好好的去理。只不过,他对东方静的这个提醒感到意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道理?”

    东方静淡声道:“没想过为什么,突然就说了。”

    这是她的大实话,她的心性,也是个不屑说谎的人。

    随后,东方静又道:“你是一个谜。初一看你,会觉得很好理解你。但越接触的久,就越难以看透。我也很好奇,你将来究竟会走到一个什么程度。”

    陈志凌沉默下去。

    “将来,西昆仑和大楚门有否有合作的一天?”半晌后,陈志凌的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个念头。但随即,他便否定了。西昆仑全部是一群傲上天的人,也不屑和大楚门合作。他们现在也顶多看得起造神基地。而大楚门,显然是不入法眼的。

    再则,陈志凌也想起了之前西昆仑的咄咄逼人。这样一想,对东方静刚刚生出的一丝好感便又消灭殆尽了。

    下午四点,火车停靠深圳罗湖火车站。

    骄阳如火。

    陈志凌和东方静出了火车站。站外是东广场,广场上人流穿梭。从西藏到深圳,从西昆仑的世外仙山,隔绝一切。再到这繁华之都,如果心境不够,一定会有所迷失。

    李红泪亲自开车来迎接陈志凌,陈志凌和东方静一出火车站,美丽冷艳,一身火红衣裳的李红泪便上前来。对陈志凌恭声道:“门主!”声音很小,主要是不让过往的人听到。

    陈志凌嗯了一声,便随李红泪上车。

    李红泪看了东方静一眼,将仇恨掩饰下去。她也知道,东方静与门主达成了协议。门主为了这件事九死一生,她如何还忍心去让门主为难。

    李红泪开来的车是一辆黑色大奔。陈志凌与东方静坐在后面,李红泪平稳启动车子,打转方向盘,朝前方街道上开去。

    两边街道各种商铺,大型卖场,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这是一幅繁华的浮世绘。

    虽然天气依然很热,但街上还是有不少养眼的美女。大多都穿着性感的短裙,或是紧身牛仔包臀裙。

    若是以往,也许陈志凌会邪恶的想下。要是东方静穿这么火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不过现在他却没这个心思。

    车子穿行出一条繁华街道,转十字路口,来到一条稍微安静的街道。这条街道上却多是卖电器产品的。两旁的梧桐树格外的高大茂密。

    也是在这时,陈志凌看到了街道旁一副场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