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沈默然出战
    .. ,兵王传奇

    而对于李易和凌浩宇来说,那就是意义非凡了。但到底会到达什么程度,却只有在决战那一日才能知道了。

    香港!

    沈默然和首领并没有任何大战前的紧张,焦躁。平湖秋水,雁过无痕就是他们的状态。

    首领也并没有对陈志凌进行任何指点,甚至连见陈志凌都没有见。

    陈志凌也是同样的平静度日,早上练习浴火金莲诀,无始诀。然后和欧阳丽妃,许彤吃早餐。完了之后,送许彤上学。

    终于,决战之日来临。

    陈志凌一行人,清早启程,坐上飞机前往西昆仑灵秀峰。

    陈志凌和首领,沈默然乘坐火神号。

    流纱,莫妮卡,冉灵素,海青璇,欧阳丽妃乘坐欧阳家的私人专机紧跟其后。

    陈志凌对莫妮卡说过他跟欧阳丽妃的事情,这让莫妮卡对欧阳丽妃充满了敬意。不过欧阳丽妃却不知道莫妮卡和陈志凌的事情。甚至海青璇和流纱也是不知道的。

    他们也都不知道莫妮卡的身份,不是说情报不够强大,而是因为莫妮卡是陈志凌的朋友,她们不会去查。

    火神号上,首领和沈默然均闭目养神。陈志凌则眼神淡淡,他现在能够保持对沈默然淡淡然然,却并不代表他忘了仇恨。等到有一天,能够对决时,陈志凌会把沈默然所给予的痛苦仇恨,一并奉还。

    而现在,陈志凌脑海里只有这昆仑一战,一战正名!

    突然,首领开口,淡声道:“西昆仑的人均有机遇,我能感觉到他们修为的突破。”顿了顿,道:“沈默然,你对上凌浩宇,几分胜算?”

    “回首领,我没有想过胜负这个问题。”沈默然平静中不失敬畏,又继续道:“我唯一想的是,杀他还是不杀?”

    首领闻言,却也并不意外,道:“不杀!”

    “是!”沈默然的脸色并无变化。而陈志凌则是暗暗吃了一惊,不杀意味着什么?生死搏斗,意味着沈默然还要留一手,这对沈默然来说是绝对致命的。如果首领说能不杀尽量不杀,陈志凌还好理解。可是首领的命令是不杀,这就让陈志凌震惊了。

    首领却不理会陈志凌的震惊,又淡淡道:“陈志凌,对上东方静,你有多少胜算?”

    陈志凌一凛,随即闭眼,心思归一。他感受到心内的平静中却蕴含澎湃宏大,这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必胜信念,就像是明知道一路过去有万千危险,刀光剑影。但是却坚信能顺利走过去一样。他想明白后,睁开眼,道:“绝对的胜算!”

    首领嗯了一声,便复又闭上了眼。

    于正午十二点,火神号与欧阳家的私人专机一前一后降落在西昆仑的降落坪上。西昆仑已经安排弟子前来相迎。首领一行人便跟在西昆仑弟子身后,朝灵秀峰前去。

    灵秀峰在秘境之外,这块地方,也是当年首领跪求李易的地方。首领选择在这里来决斗,其中怕是有一些特殊的含义。

    灵秀峰自有灵秀,山清水秀,掩映周遭的高耸雪峰,这儿的景色极是怡人。

    左边有一湖泊,虽然是炎夏,但湖泊周遭还有积雪。阳光明媚,然而此处空气不仅稀薄,而且严寒。欧阳丽妃和冉灵素是最受不了的,好在她们上飞机前早有准备。氧气瓶,羽绒服都已备好。

    首领一行人到达时,一众西昆仑内门弟子,大约百人的规模,分别都已经凝立在李易三人的身后。这份气势就已恢弘。

    李易今天穿了一身黑袍,他的身上似乎产生了变化。不再如以前那样威严,具有压迫力,而是淡然若仙。

    凌浩宇同样也有不同,眼神斜睨之间,自有一种恢弘的气势。他像是俯视天地的造物主。

    东方静则是一身白色裙子,裙子里面穿有保护底裤,不会导致走光,也不会束缚她出招。东方静的气势不如之前的傲气十足,而是变的虔诚,虔诚的求道人。

    双方凝立,没有多余的废话。沈默然先排众而出,他依然是黑色的休闲衬衫,脸色淡漠而俊美。仿佛天下已没有让他可以重视的事情。

    凌浩宇跟着站了出来,两位当世绝顶的年轻人相对而立。

    便也在这时,凌浩宇突然开口,道:“沈默然,我久闻你的大名。听说你从出道至今,从未一败。巧的很,我也从未遇到过敌手。今天既然是你我神战,不如来个新鲜的花样。”

    沈默然抬眸扫了凌浩宇一眼,道:“说!”

    “我们就在这湖面上一战,如何?”凌浩宇道。

    沈默然只道一个字:“行!”

    凌浩宇提议在水上搏斗,这是一场绝对的超脱凡人比斗的神战。

    大凡丹劲高手都有水不过膝的功夫。脱掉鞋子,脚趾灵活如手指,带动罡劲之力,用水面数百斤的漩涡之力托住身体。

    民国时期的国术出现过一次回光返照的鼎盛。当时的太极宗师杨露禅,便也有站在水中“水不过膝”的功夫,水不过膝首先最难的就是平衡,需要控制自己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次呼吸。

    而要动作自如,进退有方,那就更加的难了。至于在水面上搏斗,那则是前无古人了。所以这一场比斗称之为神战,恰如其分。

    水面软绵绵,大多的力量都用在平衡之道上,时刻要注意稳住身体。那这时候,双方的实力都会大打折扣,一些用力借力等的猛烈性,技巧性的动作也很难用出。因为就算是拳法练到最高境界,也要脚踏实地,才能挥出自己的一些招法的精妙,还有度的优势。不能脚踏实地,就等于是空中楼阁,一切都是假的。这也是基本的物理常识。

    而且在水面上交手最大的弱点就是,身法远远不如陆地上灵活自如。

    沈默然在陆地上能一晃一秒二三十米,那么在水面上,他的速度就要大幅度的降下来!最多,最多比普通人跑步快上一些。

    且不说这些,一身黑衣,俊美无双的沈默然施施然的走向湖边。他在众人注视下,轻柔的脱下了鞋子,露出雪白的双足。然后,踏入水面。第一步踏入,果然只下沉到膝盖之下,身体便稳得如履平地。

    沈默然一步一步走向了湖心。

    如果这时候有人能看见沈默然湖水里面的双脚脚趾,就会发现,他的双脚十个脚指在飞快的运动着,每一根脚指上下在水里面做着抠,抓的动作。与此同时,他的小腿肚更在一缩一涨,以一种绝大的力量搅动水花,维持身体的上浮和平衡。

    功夫练到了他这种程度人,每根脚趾头的力量。甚至比一个强壮大汉的胳膊力量还要大得多。脚指头一弹。都能炸出剧烈地罡风震爆!

    而且他的每个小腿肚的力量,都可以堪比一头耕田的大水牛。

    十个脚指头不停的划水,就相当于十个强壮大汉的手臂同时作用,这股巨大地力量搅动水花,自然可以把人的身体托起来。

    也是正因为功夫练到了脚趾上,每根脚趾都有强大的力量,所以像沈默然,陈志凌这种高手在打斗之中,脚下轻轻一抓一抠。人就如箭崩射。如缩地行走。

    不过很显然,这样要在水面上站住。消耗的体力也是巨量的。若不是已经到达如来之境,身体见神不坏,几下就要没劲了。

    “来吧。我等着你。”沈默然走到湖心之后,面向岸上的凌浩宇,他只说了一句,就立刻闭上了嘴巴。

    在这样湖心上站立,说话的气息,也可以使得身体不稳。沈默然敢于开口说话,本身就是一种气度了。

    凌浩宇同样脱掉了鞋子,来到湖边。他没有说话,深吸一口气。这一口气的吸入,有种气流被撕裂的感觉,明显能感觉到凌浩宇的腹部微微的鼓起。

    这种层面的搏斗,让陈志凌脸色凝重。以他的修为,也可以在水面上搏斗。只不过他知道,如果是对上沈默然,没有丝毫的胜算。而凌浩宇敢于一战,本身就已强过陈志凌太多。

    不过这也打击不了陈志凌的信心,因为他们之间的实力还不在一个位面上。

    凌浩宇二话不说,一跃进入水中。他居然并不是两脚行走,而且身体剧烈的下弓着,腹部似乎坠到了水面上!双手也**了水面,双手双脚连续爬行前进,以豹子般的速度在水面上疾电的奔腾着。

    趴!趴!趴!

    水面上溅腾起一圈圈的白浪。

    四肢奔腾,双手双脚连环行走,速度极快!几乎是晃眼的功夫,凌浩宇就已经到了湖心,以猛烈地撞击之势对着沈默然,然后恰好在两尺对战地有效距离定住,一下直起身体,站立起来,仿佛一头在爬行之中猛然直立起来的人熊,当胸一掌疾推,击向沈默然地胸膛!

    这一连串的动作,爬行奔腾,撞击,停顿,直立,出掌,打击,行云流水,浑然天成,充分的展现出来这位昆仑大师兄的打法已经出神入化。

    在这一刹那间的冲击,陈志凌的眼中精光绽放,全神贯注看着湖心上面的战斗,这是他全面了解沈默然的一个机会。他也在想,如果是自己,会如何应对凌浩宇这一击。

    啪!

    面对凌浩宇浑然天成的这一击,沈默然眼眸并没有任何波动。

    水花白浪迎面扑来,淋湿了沈默然的脸颊,头发。一片晶莹的水幕,水幕之中,却隐藏着一只锋利的爪子,这只爪子。手指修长。指甲如刀片,锋利卷曲,直插沈默然咽喉。

    这自然是凌浩宇的爪子,一冲到之后,推掌变化成微抬手,捏成爪子,凭借着指甲的锋利,硬生生地要割破沈默然的喉咙管。

    在水面,脚下软绵。无法借蹬腿的力量增加拳头的打击力,这样一来。没有腿劲,拳上的力量就小了很多,以沈默然的身体,挨上一拳也不见会受伤。对于这一点凌浩宇知道得很清楚,所以他在推掌之后,便化为指剑。

    无论是沈默然,还是凌浩宇,骨髓强壮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指甲,牙齿这些东西也都坚韧,锋利。牙齿能咬金断玉,指甲能洞石穿木。

    面对这一爪喉,沈默然眼中沉静,丝毫不动,水底下的双脚突然一抓,脚趾顿时好像拳头一样,紧紧捏了起来!

    如果此时有人能够看得到沈默然的脚,就会惊奇的发现,他地脚掌这一下,几乎和手没有没有什么两样!脚指紧缩抓紧,脚掌卷曲,和一般地人捏成的拳头简直分辨不出来。^^

    脚趾,脚掌,灵活到了这样的出神通玄的程度,简直已经令人咋舌。

    世界上,一些修行瑜伽的上师也曾经表演过脚和手一样灵活的动作。脚趾就是手指,但是如果看到了神魔按现在这一下的脚趾捏拳,那一定会惊讶得五体投地。

    脚趾抓,脚掌卷!一瞬间,沈默然脚板变成了一个肉球,然后趾弹开,脚板舒展。下身的水面立刻炸来,河水群飞,好像鱼雷爆破一般。

    凭借着这一下脚掌捏拳的爆炸,沈默然地身体在水面上好像快艇一样急地滑行,一去就是十多米,远远避开了凌浩宇一抓的攻击。

    整个过程,沈默然的脸色都显得云淡风轻,就像凌浩宇从来都不是位面对手一般。他只是很轻松的在杀一个平常人。

    刷刷刷!

    沈默然这一疾退,凌浩宇立刻如影随形!身体又弓了下去,四肢在水面上,扑腾着溅起晶莹浪花,冲了过去,瞬间到了沈默然面前,又是起身直立,同样一抓横抠,这次是直接双指剑抓向了沈默然的脸!

    凌浩宇的身法诡异,就像是水面生长的怪兽一般。

    这次凌浩宇的照脸一抓,沈默然面色冷然,却没有再躲闪了,手突然向上一抬,吧嗒一抓,后发先至,抓向了凌浩宇的手腕,另外一手连环进击,却是非常的小巧,抓向凌浩宇的大腿。

    他这一下力,身体猛烈下沉,水立刻淹没了膝盖。

    也正是这一下沉,正好避过了凌浩宇的抓脸一击。

    水面上,可以上下沉浮,这是一个绝妙的环境。

    沈默然这种逆天高手,如何会不运用。

    凌浩宇的一爪抓空,手腕的动脉眼见就要被沈默然的爪子抠烂。这一下电光石火,沈默然的天才打法,劲力运用玄妙展现得淋漓尽致。

    但凌浩宇也不是易于,突然之间,晃了晃,手腕立刻好像眼睛蛇的脖子,横向张开了一下,肉和筋都向外挤!

    这一晃的功夫,实在是太巧妙了,又有蛇形,又好像是滑溜的鳝鱼泥鳅,正好从沈默然的指甲缝中溜了过去。

    刹那的感觉,就是鱼儿钻过了网的缝隙,逃出生天。这一招正是西昆仑的秘手,昆仑蚕丝牵。

    凌浩宇吸了口冷气,只有在跟沈默然真正对决时,才明白沈默然的恐怖之处。这水面上,已经不是力量的比拼。而是对力量的掌控,还有打法的精妙。凌浩宇以为沈默然修为通玄,已经是只注重修为,习惯大开大阖的杀伐。一旦被水面束缚,就会束手束脚。

    显然,凌浩宇是想错了。且说他躲开致命一击后,眼中寒意绽放,丝毫不理会沈默然下面抓腿的攻击,手腕又是一晃,中指食指卷曲,然后激射而出,就好像是毒蛇突然吐出了分叉的舌头!

    小巧,诡秘,滑溜………。

    这一手“昆仑蚕丝牵”的手上功夫已经巧到了极点,巧夺天工!

    凌浩宇眼看就要用指甲插中沈默然手脉。便在这时,沈默然突然之间晃了晃,手腕好像眼睛蛇的脖子,横向张开了一下,肉和筋都向外挤!

    一晃,一滑!沈默然的手从凌浩宇的指甲缝中溜了出去。这一手,赫然也就是凌浩宇躲避沈默然的昆仑蚕丝牵。

    与此同时,沈默然另一手抠中了凌浩宇的大腿,一掠而过,血肉立刻横飞!

    水面上的战斗,是前所未有的凶险!刹那间的交手,凌浩宇技差一筹,已经中招。如果是陆地上,凌浩宇可以躲开。但这是水中,一招失利,他却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而且,凌浩宇也不得不服气。沈默然被自己用蚕丝牵躲过后,瞬间的功夫就活学活用。这一份天赋,悟性,怎不令人叹为观止。

    陈志凌看的真切,同时在心中震撼。这是他第一次以旁观的身份见证沈默然的强大。他不禁明白,沈默然能在这么多高手中脱颖而出,能够有今天的成就,绝不是侥幸。这个人的天赋,悟性,比自己丝毫不差。而且,他先拥有了气运,到达了混元巅峰。一切招式施展起来,更加的混元圆通,简直就已无懈可击。

    且说场中,沈默然一下抠中凌浩宇。凌浩宇顿时感到了剧痛,这一瞬间,凌浩宇眼中凶光绽动,雷霆反扑,推掌,五指如利剑森然。

    凌浩宇含怒出手,速度极快。

    沈默然本来就已下沉了一些,高低度的势子对他很不利。在这紧要关头,沈默然脸色淡漠,突然用处千斤坠的功夫,再次下沉,腹部都没入了水中!

    与此同时,沈默然脚下用力,在水面上一蹬,双手也一扑腾,瞬间滑翔退了出去!然后停住,冷冷的看着大腿上血肉横飞,站在水面上歪歪斜斜凌浩宇。

    凌浩宇的腿上,在刚才沈默然蹬水之间,浪花冲刷掉了他腿上的血迹,此刻已经出现了白深深的伤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