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绝望之夜
    .. ,兵王传奇

    而西昆仑的经济来源,也是来源于上面的支持。之前,西昆仑不出手对付沈门,是因为西昆仑的圣皇下了命令。时机不到,不得参与俗世争斗。而直到光明教廷的渐渐出现,圣皇方才下了命令,可以正式出山了。

    李易与凌浩宇前来深圳,自然是因为大楚门与西昆仑的冲突。

    在深圳,单东阳和东方静已经在等候。同时,西昆仑下山的二十名弟子也全部到了深圳。

    李易先见了东方静,了解了事情全部经过后。李易并未怪责东方静,只是淡淡道:“这件事静儿你不要插手,交给为师来解决。”

    东方静虽然心里不愿,但是师父开口,她也不敢不听。

    随后,李易见了单东阳。要单东阳安排他与陈志凌这位大楚门门主见一面。

    这样看起来要协商,单东阳很是乐意。立刻与陈志凌联系。陈志凌听后,也立刻答应了下来。

    不过要在那儿见面,却是有些犯难。单东阳想让陈志凌到深圳来,并用人格保证陈志凌的安全。陈志凌则说让李易独自到香港来谈,他也用人格保证李易的安全。

    尼玛,反正这时候,人格这玩意儿都不值钱了。李易虽然牛逼盖世,但也没没心没肺到独身前往香港见陈志凌。他再厉害,被陈志凌那一群枪手围攻,还不是死。这事儿,就是首领也没这么托大。

    就为了见面的事儿,双方争执不下。陈志凌恼火了,说就在电话里谈。李易这边却不愿意,说有些事情当面谈比较好。

    在万般无奈下,双方最后达成协议。在香江上见面,陈志凌这边带五个人。李易带一个人。

    时间约在了凌晨两点。

    这也是三天期限的第一天夜晚。

    陈志凌这边开了一辆小型游艇前往,而李易则是小快艇。

    王对王的见面,游艇虽小,却也相当于普通人家的两室一厅了。在甲板上,陈志凌与李易正式见面。

    陈志凌这边带了流纱,莫妮卡,海青璇,还有李红泪。李易是由单东阳送过来,但单东阳并未上游艇。

    夜色如水,繁星朗朗!

    香江之上,维多利亚港口的光芒映射水面,夜晚的香江依然美丽宁静。

    李易一身中山装,儒雅至极。

    甲板上,一张洁白的大理石桌,红酒,雪茄。

    陈志凌与李易入座,流纱站在一边。对于李易这种西昆仑的宗主,大家都不敢掉以轻心,严阵以待。

    陈志凌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今天要是谈不拢,就干掉李易。先杀一个是一个。

    李易喝了一口昂贵的红酒,他的神情轻松自在,好不写意。“酒很不错,味道醇厚。多谢陈先生的款待。”

    陈志凌微微一笑,开门见山道:“宗主今日约见,是何用意?”说话的时候,同时打量李易。

    海青璇,流纱等人也在打量。但是没一人能看出李易的深浅来,这家伙就像是一位很有渊博知识的大学教授,除此以外,没别的任何特征。

    李了陈志凌一眼,微微一笑,道:“陈先生,看样子,今天你并不打算跟我善了?”

    陈志凌心中一凛,这家伙还真是洞察入微了。陈志凌面上不动声色,浅尝一口红酒,道:“那要看你是什么想法了?”这句话也不大客气。

    李易淡淡一笑,道:“陈先生,坦白来说,你要静儿去给你的手下磕头认错。没有一丝丝的可能。我今天来,也猜中了你的心思。我既然猜中了也还敢来,那就希望你不要轻举妄动,免得送了性命。”

    非常嚣张狂妄,跟东方静一个德性。外表儒雅的一塌糊涂,骨子里却是傲得没了边。

    而且,他在说这些话时,依然没有站起。没有站起,就是没有十足的防备。这个李易在陈志凌五大高手的环视下,表现得不是一般的托大,也正是因为此,给了陈志凌非常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居然跟面临首领时有些相似了。

    就像是无论自己怎么挣扎,都挣不开对方的五指山一般。

    所以,陈志凌站了起来。

    而且,他的手势一动,莫妮卡,李红泪,海青璇的特制枪,水银子弹已经瞄准了李易。

    李易面临这种情况,好整以暇的持起红酒杯喝了一口红酒,道:“这个红酒的年份应该是86年的,如果是82年的味道最佳。”说完将红酒杯放在桌上,手指在红酒杯上轻轻一敲,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陈志凌这边雷霆万钧,动手只在一瞬。只要李易跳水,整个游艇就会发动,搜寻。除非李易永远不冒头出来。但那不可能。也就是说,跳水逃走反倒是李易的死路。这艘游艇就是为了李易准备的,其中还有重型迫击炮。他往那儿跳水,都会用迫击炮赏上他几颗。

    准备是充足的。而李易能成为宗主,绝不是笨蛋。他不会想不到其中的危险,但他想到了却依然前来,并且不准备一丝一毫的妥协。这一点,就非常值得令人玩味了。

    便也在这时,李易扫了陈志凌一眼,然后垂下眼眸,似乎懒得多看一眼一般,他缓缓道:“陈志凌是吧,我看的出来,你是个有理想,抱负的孩子。你年纪轻轻就有这般修为,实在不易。再加上大楚门也算有些根基。我却是不愿意毁了你。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这是俗世的说法,我们道家人讲因果,更不愿意毁人的修行。当然,我如今的修为,也不在乎这些因果。但是习惯使然,也是因为我们同为华夏人,所以这次我才愿意来见你,给你一次机会。”

    陈志凌默然不语,这个李易说话之间的狂傲,涵盖了整个游艇。居然像是实质一般压在每个人的心口上。这令陈志凌一众骇然,原来这种逆天高手,不用动手,就可摧毁人的意志力。

    陈志凌也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西昆仑的实力。在李易的眼里,自己就是胡闹的小孩子,他懒得一般见识。

    难道他真的已经可以跟首领平起平坐了?在陈志凌的印象里,就算是沈默然也不能给他这个压力。除了首领钝天。但是为什么,此刻面对李易,却也是这般难受?

    李易顿了一顿,淡淡扫视在场所有人,最后目光定在陈志凌脸颊上。他直视陈志凌的双眼,这一刹,陈志凌感受到了如天地威严的压力,让他忍不住想要避开李易的眼神。

    陈志凌垂下了眼眸,屈服了下去。李在眼里,淡淡一笑,道:“陈志凌,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立刻放了我的两个弟子,并向静儿磕头认错。这件事就此了结,否则,你……”

    “杀!”便在这时,原本看起来低落的陈志凌突然气势爆发出来。凌云大佛,镇压天地。冲天杀意,他这股气势凶猛激烈,将李易所有的压力化解而去。就像是乱拳打死老师傅一般。

    在这一刹,陈志凌双眼如太阳光一样刺眼夺目。轰!踏前,须弥印,中间的大理石桌被他用另一只手一带一拉。

    这个时候,杀机蔓延在整个游艇上。莫妮卡,海青璇,李红泪同时后退,枪随手出,纷纷点射向李易。流纱也展现出如来大佛的气势,轰隆隆中,如电如光的攻击向李易。

    而坐着的李易也动了。他实在是……

    陈志凌带动大理石桌,李易也一掌拍飞大理石桌。只不过李易更快,这且不说,更快更变态的是,李易在拍石桌前,先一指弹破了红酒杯。那些红酒滚成水珠,如万箭齐发激射向陈志凌与流纱。

    红酒的酒箭在前,大理石桌在后面翻滚,挡在了李易的身前。

    陈志凌面对酒箭,厉吼一声,声波震散这些酒箭。气势爆发冲天,一拳砸碎大理石桌,身子拔高,须弥印轰然压向李易。

    流纱也是一记如来神拳,封死李易的去路。李易的后面是香江。前面是陈志凌和流纱两大高手,而且还有海青璇三名神枪手。

    海青璇三人刚才开枪,全被大理石桌挡了。这个李易运用环境之神妙,令人佩服。

    而且,此刻危机时刻。就是那么不可思议的,在陈志凌和流纱两大神拳攻击下,他身子一矮,用不可能的速度冲出了两人的包围圈,并直扑向迎面的海青璇。

    快,快到没了边。海青璇危机中随手三枪,李易身子诡异扭动,他的身子就像没有骨头一般,扭动之间,身形飘渺,但三颗子弹却已被他完全多考。李易的速度快到了逆天的程度,就算是陈志凌和流纱都来不及回援。危机中,陈志凌血红双眼,厉吼一声,声波如炸雷,并且,猛一跺脚。如远古暴龙的跺脚,让整个游艇剧烈摇动。

    即使是这般,李易身子随船而动,速度丝毫不受影响。他一指点向海青璇,剑气森寒,就如一剑东来。海青璇这样的高手,居然都没有任何反应的意识。这速度,堪比光速了。

    “砰砰!”最冷静的却是天生灵眼的莫妮卡了,她陡然射出三颗子弹。李易眼中精光暴闪,身子奇异扭动,飘渺间闪开了莫妮卡的三颗必杀子弹。但他的速度终是缓了一缓。回过神的李红泪立刻补发子弹,海青璇疾退,也朝李易交叉点射。三大超级用枪高手的点射,加上水银子弹,是任何高手的噩梦。而且,陈志凌和流纱回转身,陈志凌暴吼中一拳砸向李易后背。流纱则是擒龙手封死他的退路。

    陈志凌简单的一拳,也是蕴含了各种变化的拳理。这一次,一定要必杀李易。

    在这种绝死的环境下,李易张嘴吧嗒一声。轰隆隆,他的声波就像是有灵性一样,在每人的耳朵里炸响。炸得连陈志凌这样的高手也有短暂的失聪,耳膜出血。

    这且不说,那一刹,李易突然消失了。也不能说是消失,而是以雷霆电闪的速度盘旋在地,跟一条蛇一般。他躲开了子弹,而海青璇三人功力弱,被声波攻击得血脉震荡,无法立刻出枪。陈志凌与流纱攻来,李易立刻如龙升天,双拳如双龙出海。龙威震荡,但拳头上却没感觉出惊人的力量,速度倒是很快,分别砸向陈志凌和流纱。

    李易的角度刁钻,加上如龙升天的势子,先了陈志凌和流纱的攻击一步。这种情况,硬拼下去,就是陈志凌和流纱挂掉。

    危机中,陈志凌倒踩莲花斜步躲开。流纱也是眼中精光暴闪,脚下旋转,身子斜开,躲避开了李易这平凡的一拳。

    平凡么?是大繁若简吧!

    短暂的电光石火之间,居然是陈志凌这边险象环生。说出去都没人敢相信。

    面对李易,陈志凌有种跟不上节奏的感觉。实力的差距太大了,不是他的打法和气势可以弥补的。再则李易的气势是上善若水,也不是任何气势可以破的。

    天下间,只有水是无法击破的。

    李易能成为西昆仑的宗主,他没有选择天道,凌云大势,黑洞宇宙,却选择了水,这何尝不是他的智慧。

    流纱与陈志凌各自闪开,李易的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无懈可击。就像是永远不会力竭一般,在流纱斜身闪开一刹,他的脚在地上一踩,整个游艇震动翻腾起来,他的拳头化为龙爪手,真如出海的蛟龙,扑击向流纱。

    所踩的钢筋甲板也深深窝陷下去。流纱只觉眼前一花,劲风如刀割。她脸色微变,疾退,疾退一刹,另一脚如刀锋踢向李易的面门。李易是矮身来攻,所以流纱的脚直逼他的面门。他的龙爪手,五根手指如锋利的刀锋一般,散发着森寒的杀气。

    面对流纱的面门一刀,李易身子如旋风,脚一蹬便绕到了流纱的左侧。刷的一下,龙爪手化为指刀,一指点在了流纱的腰间上。

    很简单的一指,但是角度刁钻,并且速度快到了流纱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程度。

    那一指,居然……真的点中了。

    也是在这一刹,莫妮卡的子弹射出,也准准的射中了李易。不,并没有射中,因为李易点中流纱,面对莫妮卡射他前胸的子弹。他的肩头扭动,发出卡擦一声,如重弓射出。他的肩头处在这一刹产生了奇异的热浪。一甩一荡之间,这颗水银子弹居然……被李易的肩头弹飞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