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东方静的怒
    .. ,兵王传奇

    经历了东方静的事情,陈志凌内心始终有些不安。这感觉,就像原本以为这一潭水不过十米深,在他掌控之内。可突然却发现这潭水已经深不可测。

    最怕的不是已知的强大,而是未知的惶恐。

    陈志凌冲了一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在莫妮卡洗澡的时候,陈志凌给单东阳打了一个电话。

    陈志凌提到了东方静,但是单东阳的回答让陈志凌意外。他道:“什么东方静?”

    “你真的不知道?”陈志凌半信半疑的问。

    单东阳疑惑的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志凌蹙眉,随即讲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东方静的变态。陈志凌之所以说出来,也是试探单东阳。

    单东阳听后也是脸色凝重,道:“陈志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很显然。这个神秘的东方静是踩出来不久,不然在很早以前,我们就不必如此忌惮沈门,早就对沈门下手了。”

    这一点,陈志凌是完全赞同的。只是他奇怪的是,这么神秘的东方静,是从那儿冒出来的,什么来历?

    “好了,没什么了。日后再说吧,我先睡了。”陈志凌找单东阳没问出所以然,便即挂了电话。

    单东阳似乎真的对东方静一无所知,陈志凌也不敢确定单东阳有没有说谎。不过单东阳是否说谎已经不重要,反正他是不会给陈志凌提供线索的。

    陈志凌猜测上面的下一步动作,既然上面第一招棋失败。那么他们想要掌控自己,就增加了难度。上面肯定不敢把事情闹大,他们会继续蛰伏,找准机会,说不定会让东方静背后的人暗杀了自己。

    东方静这边的人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换个角度来看,东方静一行人新加入上面。而来对付自己是她们所做的第一件事。第一件事就失利,她们如何能甘心。

    这场博弈,才是正式开始。陈志凌深吸一口气,看来以后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了。

    陈志凌继续沉思,他必须想远一点。现在他是大楚门的掌舵人,如果他的思维不清晰,将会给大楚门带来灭顶的危机。

    换一种想法,东方静的人如果能跟陈志凌合作,一起对付沈门,造神基地。那么日后上面的胜算会大很多。两则本来是可以合作的,但是上面的想法在一开始就是控制陈志凌,控制大楚门。所以才招来陈志凌的杀戮之心。而陈志凌对付了东方静,又令东方静这个高手受到了耻辱。

    可以说,到了现在,一切情况都已不在上面的掌控之下。

    陈志凌想过,如果上面一开始坦诚布公的来谈合作。这件事就可能是皆大欢喜。如今,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要陈志凌去跟东方静服软,那也是不可能。

    这种情况就跟首领不想陈志凌死,但陈志凌若任务失败,一样会杀了陈志凌一般。因为不杀就是言而无信,会破坏首领的天道大势。

    而陈志凌的大势是凌云大佛,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存在。他被东方静算计后,结果要去跟东方静服软,一旦服软,他的这种大势也会被破坏干净。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也许有的人会问,你陈志凌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大势涵盖天地,但你同样要听从首领,忍受大仇人沈默然。

    其实这却又是绝对不同了。陈志凌目前实力不敌首领,沈默然,所以当然要忍受。这是顺应天道,反抗就是逆天,逆天就是找死。

    而对东方静,还没到不能敌的程度。如果这都服软妥协了,你还算什么凌云大佛,唯我独尊?

    换言之,沈默然已经够变态厉害了。可就是他这样的人,不一样要对首领言听计从。换做沈默然来对付东方静,沈默然会妥协吗?肯定是一掌拍死的。

    常人永远无法理解,一个修为通玄的人的心境是多么骄傲,多么的不可妥协!他们本身就是天之骄子,一生的经历能够写成一部传奇的史书。

    莫妮卡洗过澡后出来,房间里开了空调。冷气十足,相比外面的炎热,屋子里却是凉气惬意。莫妮卡穿着睡衣躺在陈志凌怀里。这个时候,陈志凌自然也不会有心情跟莫妮卡颠鸾倒凤。

    莫妮卡忽然道:“反正我最近没事,还是暂时先在你这儿。也许有什么能帮到你。”

    陈志凌微微一怔,随即欢喜。点头之余,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这时候的她是没戴高分子面膜的。

    “那太好了。”陈志凌说。有莫妮卡这个天生灵眼的暗夜狙击王在,陈志凌更有信心对付东方静那一帮人。

    “我让李红泪那边给你准备一支特制的手枪过来。”陈志凌想到便做,当下又给李红泪打了电话。情报网是全部连通的,李红泪即使不在s市,也能很快的监视s市,并给陈志凌配送东西。

    陈志凌不由自主想起了以前他的那支屡建奇功的永恒神枪,可惜掉在了献王墓前的水潭里,却是没办法捞起来了。

    安排好一切后,陈志凌与莫妮卡相拥而睡。只不过陈志凌在梦中梦到了光明教廷的陵墓遗迹,又梦到了那个光明教廷的冰雪宫殿。

    凌晨五点,天边泛起鱼肚白。陈志凌惊坐而起,他转头看见莫妮卡的发丝如瀑布,睡的好生香甜。

    只是很快,莫妮卡就醒过来。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问陈志凌道:“怎么了?”

    “我梦到了光明教廷。”陈志凌说。

    莫妮卡哦了一声,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并不奇怪啊?”

    陈志凌道:“不对,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莫妮卡道:“什么事?”

    陈志凌道:“世间有男就有女,有阴就有阳,乾坤,天地,日月,全部都是相互对应。包括神话,东方有神佛体系,西方有希腊体系。十二生肖对应十二星座守护神。既然有光明教廷这样神奇的存在,那么东方这边一定也有类似光明教廷的存在。”

    莫妮卡眼睛一亮,道:“你是怀疑东方静是出自一个类似于东方的光明教廷的存在?”

    陈志凌点头,道:“光明教廷的生命之源很是霸道。但东方静的能量也很古怪,好像是能把一切攻击力道转换化解掉。而且,她的力量也相当的强。”

    莫妮卡道:“你这个分析很有道理。既然光明教廷浮出了水面,东方静这些人浮现出来也并不奇怪了。”

    陈志凌道:“就是不知道东方静到底有多少人,实力如何?现在我跟她已经成了死敌,接下来的局势不好掌控。唯一能够把持的就是,东方静与上面合作,上面会制约东方静一行人,不让她们过火。”顿了顿,道:“就算制约不了,我倒也不怕这个东方静,真要闹翻了,我所能集齐的力量,包括用枪的高手,用毒的高手,也绝不是东方静能轻易来犯的。”

    说是这么说,陈志凌内心深处,也绝不愿意真的走到那一步。

    而罗飞扬这个畜牲,陈志凌也绝不会交出去,绝不妥协!

    人生在世,该当有所坚持,不因任何外力而去放弃。

    晨曦洒遍整个s市,来往的车辆行人沐浴在阳光浴中。有晨风吹拂而过,这个早上的气候格外惬意。行人匆匆,谁也不知道在昨晚的s市,曾发生过一场激战。

    在一座公园的树丛里,此刻缓缓走出一名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此女子面色绝美,脸色平静无波,就像是清淡的莲花,永远的不妖不艳。

    她正是东方静。

    东方静昨夜确实体内琥珀真气消耗巨大,她在这公园树丛里修习了整整一夜,直到此时才恢复如初。

    “吴老!”东方静打通了吴文忠的电话。

    吴文忠的声音传来,道:“东方,听说昨晚发生了事情,你现在怎么样?”颇为急切。

    “我没事。”东方静淡声道。虽然声音很淡,但如果有绝顶高手在,一定也能听出她内里隐藏的怒意。

    “到底是怎么回事?”吴文忠问。

    东方静道:“出了意外,陈志凌没有想象中的简单。他识破了我们的计划,想要抓了我,问出我的来历。这个人,当真是猖狂,出口居然要我做他的奴仆……”

    吴文忠陷入沉默,他是上面的大佬,实权人物。不会去开口怪责东方静,因为事情已经发生,再怎么怪责都无济于事了。大家都是明白人。

    虽然这个计划是东方静提出来的。当时东方静带着她的人来,是想要先做出一些成绩来的。而罗飞扬是一个契机,东方静信心十足,所以吴文忠才默许了这个计划。

    “陈志凌的身边有一个用枪非常恐怖的高手,这才让他占了上风。”东方静继续说。

    “东方,大楚门如今的实力不可小觑。你们的人虽然个个修为通玄,但是大楚门里,用枪高手不少,再加上陈志凌,流纱一干高手,以及陈志凌与洪门的联系。一旦真正闹翻,那是我们国家的灾难。到时候不用等沈门发难,我们已经先完了。”吴文忠怕东方静做出过激的事情,因此提醒。

    “陈志凌辱我,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罢休。”东方静道:“我相信就算是陈志凌,也绝不愿意走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事情是因为罗飞扬而起,就要由罗飞扬来终结。为了维护我西昆仑的尊严,我必须抢回罗飞扬。”顿了顿,道:“吴老,我明白你的顾虑。大楚门中,陈志凌是唯一的上帝,只要他一死,我西昆仑的人尽快介入,一定可以将大楚门稳定下来。”

    “陈志凌的能力你也看到了,他不是那么好杀的。一旦杀不成,激怒了他,那么对我们整个社会来说,就是不可挽回的劫难。”吴文忠道。

    东方静道:“我承认,先前对陈志凌的能力预估不足,不过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吴老,为了避免事情闹大,我希望你能配合我。陈志凌这个人,就算没有昨天这件事闹翻。日后等他真正坐大,也会是第二个沈门。所以我们必须把他扼杀在萌芽里。”

    这一点,正是吴文忠担心的。大楚门如今的行事作风我行我素,独断专行。就算陈志凌的内心正直,所行的事情都是正义的。那陈志凌有一天老了,死了?他的大楚门还在,那就会是真正危害社会的第二个沈门。

    在吴文忠这批老干部心中,是希望能掌控西昆仑这些真正战士。然后将这些门阀全部铲除,还社会一片安宁的。

    所以,在东方静说到这儿时,吴文忠内心是非常认同的。

    如吴文忠这样的老干部,他们也许去体会不到下层干部是如何欺辱平名,践踏人性。但是当陈志凌这样的人来挑战国家威严,就会让他们恨之入骨。

    东方静站在吴文忠的角度想问题,自然得吴文忠的欢喜。而陈志凌站在百姓的角度去思考,自然为当权者不喜。

    “你希望我怎么配合?”吴文忠谨慎的道。

    “您可以去跟陈志凌说明,在我与他的争斗中。上面不会提供任何的帮助,希望两家解决,也是私下解决。不要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如此足矣!而且我也相信陈志凌会同意的,虽然这个人狂傲十足,但却也不是个滥杀无辜的人。”

    “好!”吴文忠只说了一个字。他是老一辈过来的,自然有其魄力,不会婆婆妈妈。

    上午八点,陈志凌在酒店套房练习完了无始诀与浴火金莲诀后,又出了一身汗。他再度去洗了个澡,然后穿了一身清爽的白色衬衫,西裤出来。

    同时,陈志凌给李红泪打了电话。问有没有查到关于东方静的行踪。李红泪的回答是没有。

    “继续查,万事小心!”陈志凌交代。

    “是,门主!”

    随后,陈志凌给任佳佳打了电话。大意是现在上面大佬插手罗飞扬的事情,有些棘手。要任佳佳最近不要来找他,但是他一定会给任佳佳一个关于罗飞扬的交代。任佳佳吓了一跳,连忙道:“哥,如果你实在太为难就算了,我不会怪你的。”

    陈志凌道:“现在的事情与罗飞扬无关,是上面和我之间的纷争,我自有分寸,你不用担心。好了,不多说了,我先挂了。”

    这时候莫妮卡戴好了高分子面膜,同时,陈志凌要的特制手枪也被送了过来。枪的后座力很枪,子弹是水银爆炸弹。一旦激射中,水银溅入身体里,那是绝对的致命。任你是什么高手,都得玩完。

    这手枪说起来还是海青璇手下的段鸿飞帮忙搞到手的。段鸿飞性子豪爽,之前就在国内第五部队,一大队生死兄弟。而他的兄弟之中,又有不少是上面的出身。所以段鸿飞要搞一把手枪是轻而易举。

    水银子弹的手枪倒并不是为莫妮卡准备,而是先前就被段鸿飞准备了。作为特殊武器拿来使用的。刚好陈志凌要用,便送了过来。

    这支手枪,莫妮卡拿在手上非常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