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 东方静
    .. ,兵王传奇

    莫妮卡想到就做,也不管保险柜的人现在是否下班。并同时,她订了明早最早去s市的机票。

    这是一种不顾一切,谁也无法阻止的情怀!

    为了给陈志凌惊喜,莫妮卡并未通知陈志凌,她即将过去。

    不过同时,莫妮卡也不想大摇大摆过去,还是在自己的储物箱里,找来了假扮身份的签证,以及高分子面膜。她在国际上混,身份怎么都有几种。

    且不说这些,陈志凌一觉睡醒后。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晨间六点,陈志凌拉开酒店套房的落地窗窗帘。

    已经有薄薄的晨曦洒照,s市这座国际大都市已经忙碌起来,过往如龙的车辆,上班的人群……

    陈志凌先练习了一遍无始诀,又练习了一遍浴火金莲诀。两套法诀练完,已经是上午七点二十分。他出了一身汗,同时感觉身体的血液密度已经到达了可喜的程度。

    如来中期,已经指日可待。

    陈志凌洗过一个澡后,换上干净的衣服。他先跟李飞凤联系,抓捕罗飞扬的事情怎么样了?

    李飞凤答道:“一切正在进行,最多还有一天时间,就可以抓到罗飞扬。”

    “嗯,很好!”陈志凌对这个进步满意,道:“抓到后,送到s市来。”

    “是,门主!”

    挂了李飞凤的电话后,陈志凌又给负责国内情报的李红泪电话。

    李红泪接到陈志凌的电话后,语音恭敬,却也难掩一种特殊的情感。陈志凌先一笑,道:“红泪,最近门里都还好吗?”

    “回门主,一切运转正常。”李红泪说。

    “你呢?”陈志凌又问。李红泪怔了一下,随即心里一暖,道:“我也很好!”陈志凌一笑,道:“红泪,别全部想着工作。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我很乐意看见你能找到幸福。你的幸福和工作,两者并不冲突。”

    李红泪顿时脸红过耳,没想到门主会提这茬。对于个人的事情,她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去想。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出身充满了悲剧色彩。

    她,乃至大楚门的杀手们。都觉得她们自己不属于正常人的范畴。

    “……”李红泪自然不知道怎么回答。陈志凌收买人心完毕,便转换到正题上,道:“对了,红泪,你要注意一下上面这边,会不会有什么动作。尤其是军界,这一次怎么也是牵扯到了他们的人。这些老家伙一向是手掌实权,怕是不会这般容忍我们。”

    “是,门主!”李红泪谈到工作便严肃起来,立刻回答。

    “嗯,好,先就这样,我挂了。”陈志凌说。

    中午时分,蔡岚和任佳佳和陈志凌一起吃了午饭。蔡岚将金卡还给了陈志凌,坦然道:“哥,我取了三万块,三万已经足够。”

    陈志凌也没多说,一笑,道:“随你。”

    任佳佳对陈志凌又多了一层认识,也更加崇拜这位哥哥。吃过饭后,陈志凌对任佳佳称有事要忙,便回了酒店。他现在也确实没什么闲心,陪两个小姑娘到处玩。任佳佳和蔡岚也理解陈志凌这个地位,不可能长期跟自己两人厮混,便理解的离开。

    下午三点时分。

    陈志凌在酒店的套房里打坐,用日月呼吸法体会天人合一的境界。

    在天人合一中,他隐隐的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和谐。

    陈志凌陡然睁开了眼睛,蹙起眉头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难道是罗毅有大动作了?不可能啊,他有大动作,自己这边一定会知道。上面,军界也不可能支持他大动作。那会是什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志凌索性不再多想,这点小小的不和谐,并不是那种强烈危机的感觉。就当是修行途中的小小魔障。

    这一天,却是出奇的平静。罗毅并未前来打扰,这种平静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七点。

    七点时分,夜幕刚刚降临。

    陈志凌的手机响了,却是莫妮卡打来的。接通后,陈志凌语音充满了愉悦温柔,道:“喂!”

    莫妮卡听到陈志凌声音,也是充满了喜悦。她压抑住这种喜悦,道:“你在哪儿?”

    “我在s市啊!”陈志凌愣了一下。莫妮卡微微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你在s市,你的具体位置呢?”

    陈志凌下意识道:“我在枫林大酒店708号房。”随即,他惊喜的道:“你别告诉我你来s市了?”

    “当然没有。”莫妮卡否认。陈志凌顿时有些失望,哦了一声。莫妮卡道:“怎么,你希望我过来?”

    陈志凌道:“当然!”

    莫妮卡道:“但是不方便啊,我要是过来,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陈志凌也知道莫妮卡说的是事实,道:“嗯,我知道,不过……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亲爱的!”莫妮卡说,随后又道:“好了,不跟你多说了,拜拜!”

    莫妮卡挂了电话后,陈志凌觉得莫妮卡有点古怪。不过陈志凌没有多想,在他的理解里,莫妮卡是不可能跑过来的。因为她也是理智的女子。

    大约半个小时后,门铃响了。陈志凌没作多想,上前开门。门打开后,外面却是一位身材火辣性感的m国女人,陌生姣好的脸蛋。

    m国女人见到陈志凌,立刻用熟稔的美式英语道:“您好,请问您是一个人吗?”

    声音很陌生。陈志凌点头,道:“是的!”

    “我能进来吗?”m国女人道。

    “可以!”陈志凌淡淡的道。

    m国女人穿的是黑色短裙。

    陈志凌关好门后,m国女人用一种灼热的眼神看着陈志凌,道:“先生,我的服务是三千人民币一天,您可以享受我的全套服务。”

    陈志凌点头,道:“价格很公道,可以。”

    m国女人脸色顿时显得古怪起来,而陈志凌却已经上前,欣喜若狂的将她腰肢搂住,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个吻,热烈痴缠。

    不一会儿,陈志凌将m国女人拦腰一抱,扔向了床上。陈志凌跟着压在她的身上。

    m国女人先阻止住了陈志凌,恢复了原来的声音,很挫败的道:“你怎么认出我的?”这个m国女人,自然就是莫妮卡了。

    陈志凌伸出手,轻柔的取下她的高分子面膜,一边道:“你的气味改变不了。”面膜取下后,恢复莫妮卡本来的面膜,果然是赏心悦目多了。

    这时候,已经不需要多余的话语。两人分别了好几天,都已是相思至极。继续开始疯狂的缠吻。

    云收雨歇后,陈志凌和莫妮卡穿戴整齐。套房里也收拾了一番,免得被服务员进来看到,总是不太好。

    在沙发上,莫妮卡躺在陈志凌怀里。陈志凌已经点了晚餐,莫妮卡向陈志凌道:“不会怪我突然过来吧?”她说话时仰起头,红唇性感之至。陈志凌吻了下她的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让他觉得怎么吻都不腻。

    “傻女人,你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陈志凌的手在她柔软的腰肢上停留,手感真不错。

    莫妮卡摸索出一个小锦盒,取出那枚纯白色,晶莹剔透的玉佩,撑起身子,道:“我给你戴上。”说着便细心的帮陈志凌佩戴到了脖子上。

    陈志凌突然就明白莫妮卡的意思了,她来,就是要送给自己这枚玉佩,这是怎样的一份深情?这样的深情,如何能不让他感动。

    “喜不喜欢?”莫妮卡问陈志凌。陈志凌痛吻上她的香唇,用行动回答她。

    莫妮卡为了安全起见,已经订好了明早的返程机票。他们两人的事儿,也许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了。但就算是如此,两人目前还真是不能公开在一起。无论是m国方面,还是基地方面,有太多的东西需要避忌。

    就算是陈志凌单方面,也不适合公开跟莫妮卡的关系。毕竟他现在也算半个公众人物。

    且不说这些,陈志凌在与莫妮卡吃完晚餐后,已是晚上九点。性质勃勃的陈志凌自然不打算放过莫妮卡。他打算今夜要跟莫妮卡狂欢整夜,**这件事对于陈志凌来说,永远是流连忘返,乐此不疲。莫妮卡深爱陈志凌,自然也愿意奉陪。再则她也是**最强的年龄段,体质又好。**的和谐,也是两人感情深厚的一个因素。

    然而,李红泪的一个电话打过来,破坏了陈志凌完美的计划。

    电话内容是,一个神秘的女人从燕京到了s市,目标正是陈志凌的酒店所在。十分钟后就会到达,她很有可能是为了罗毅的儿子的事情而来。具体的,李红泪就不得而知了。

    陈志凌不禁奇怪,神秘女人如果真是为了罗毅的儿子罗飞扬而来,她是想要劝说自己放了罗飞扬吗?

    “我需不需要回避?”莫妮卡体贴的问陈志凌。陈志凌淡淡一笑,道:“不用。”

    莫妮卡会心一笑,在陈志凌唇上吻了一下,道:“那我还是戴上高分子面膜。”

    陈志凌点头。

    两人皆已穿戴整齐,李红泪估计的时间还真准,十分钟后,外面的脚步声响起。接着门铃声音响起。

    陈志凌通过听来人的脚步声,已经判断出来人是女人,听不出修为。要么这个女人没有修为,要么就是相当恐怖。不过陈志凌认为,这个女人应该是没有修为,国家机构里,不可能有如此厉害的人,自己却不知道。

    陈志凌不及细想,前去开门。门打开后,映入陈志凌眼帘的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的女人。

    冰肌玉骨,晶莹剔透,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看到这女子的瞬间,陈志凌脑海里想起了这些形容美丽女子的词汇。

    女子的脸蛋如天然雕琢的艺术品,脸颊雪白柔嫩。年岁看起来只在十八左右,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这样一个少女的突然出现,居然让陈志凌这样的修为也有了片刻的失神。

    看到这女子,再好色的人也不会起色心。反而觉得如果有色心乃是亵渎了美好。

    就连莫妮卡看到这个女子,也是呆了一呆,回不过神来。一个女子的美丽,居然可以到达这个程度,惊为天人,惊为天人了!

    而且,这少女身上散发出一种清盈,淡泊名利的气质。

    “请问你找谁?”陈志凌很快回神,淡淡的问。

    少女见陈志凌如此快的反应过来,美眸中闪过微微的意外。不过她也是不动声色,淡声道:“你是陈志凌对吗?”

    “没错,是我。”陈志凌并没有让开门,也没有打算让她进来的意思。

    “我想与你谈谈。”少女淡声说道。

    “我跟你不认识,谈什么?”陈志凌说。他也在暗自打量这少女,始终没发觉这少女身上有任何修为的迹象。大概是自己多虑了,一个十八岁的姑娘,怎么可能将修为修到自己看不透的境界。除非她真是世外高人,年岁已不止十八。但这种可能性等于零。

    “陈志凌先生,你不想跟我谈,是在害怕什么?”少女眼神平静无波的看向陈志凌。她的声音悦耳中带着空灵,让人听了就觉得是一种享受。她继续道:“你应该知道,我为罗飞扬而来。我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你是害怕会被我说服,放了罗飞扬吗?”

    这个激将法显然对陈志凌起了作用,陈志凌冷笑一声,道:“笑话!”他本来也不是怕这少女会动摇他的心志。主要是想和莫妮卡共度良宵。但现在看到这少女似乎成竹在胸,陈志凌的好胜心顿时被激起了。

    于是,陈志凌让开了大门。少女这才迈步进入,陈志凌也才发现,这少女手上还拿了个lv的名牌包包。

    这个lv包包很配少女,她本来穿的就是洁白连衣裙。给人的感觉是仙女,但这装扮就是现代的。是气质问题。

    犹如叶倾城的气质,就是那般清冷怜尘。

    少女很熟稔自然的在沙发上入座,莫妮卡也恢复了自然,向少女道:“你喝什么?”

    “纯净水!”少女说。

    “好,你等等!”莫妮卡转身去冰箱里取了一瓶纯净水,然后走过来递给少女。少女接过,礼貌而客气的道:“谢谢!”

    陈志凌关上门,来到少女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开口道:“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说话间,莫妮卡也给陈志凌拿了一瓶纯净水,然后坐到陈志凌的身边。

    少女道:“东方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