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吉姆斯
    .. ,兵王传奇

    陈志凌嗯了一声,脸上闪过复杂的神情。

    没想到,现在事情居然牵扯到了他罗毅的头上。如果要拉近关系一点说,陈志凌还得称呼罗毅一声老领导。

    “门主,我们该如何做?”李飞凤请示。

    陈志凌沉吟道:“找出对付强一家动手的人,全部拖到郊外碎尸。”

    “是,门主!”李飞凤对杀人这件事没有心理阴影。杀这些恶人,她不觉得是罪孽,而是在做功德。

    李飞凤喜欢门主的狠辣!并没有那些让人讨厌的婆婆妈妈。

    随后,李飞凤试探性的道:“那罗飞扬?”

    陈志凌道:“既然是罗的儿子,以罗的眼线。应该已经知道我介入了,这个时候,罗飞扬应该在国安的帮助下逃走了。你通知李红泪,联合国内所有的情报网,把罗飞扬给我找出来。”

    “是,门主!”李飞凤道。

    罗毅坐了军车前往s市,在下午两点的时候。他收到了赵龙的电话。

    赵龙的声音显得惶恐畏惧,道:“领导,出大事了。”

    罗毅是个沉着的性格,内心震骇,面上不动声色,道:“怎么了?”

    赵龙道:“大楚门发动了雷霆小组,在几个小时之内,将涉事的人,还有参与杀付洁那个小女孩的人全部抓到郊外,碎尸喂了狼狗。”

    罗毅失色,他挂了赵龙的电话,内心生出一丝恐惧来。他已经想过了陈志凌会很狠辣,却没想到他会这样的雷霆迅速,而且杀得如此凶狠。

    便也在这时,单东阳的电话打了过来。

    “单局,你好!”罗毅特别客气的道。

    单东阳声音严肃,道:“大楚门已经全面发动了情报网寻找飞扬,你这边去劝说陈志凌要尽快。我们最多能隐藏飞扬三天,如今大楚门的情报系统无孔不入,我们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好,我知道了。单局,多谢了。”罗毅道。

    单东阳微微一叹,道:“实不相瞒,陈志凌这个人我接触的很深。老实说,您要去说服他,很难。”

    “再难,我也要试一试。”罗毅喟然道。

    陈志凌也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罗毅前来s市。陈志凌用脚趾头也想的出来,罗毅肯定是为儿子求情的。陈志凌与罗毅有渊源,到时候这位首长哀求,陈志凌确实会很难做。

    当即,陈志凌便有了躲开罗毅的心思。刚巧,任佳佳来找陈志凌。陈志凌便道:“佳佳,我对s市不怎么熟,今天你做我的向导,我们四处逛一逛。”

    “嗯,好!”任佳佳虽然有些着急正事,但是也不敢拒绝陈志凌的请求。看到任佳佳这么拘束,陈志凌不禁揉了下她的头,道:“小丫头,就当我是你亲哥哥,我有那么可怕吗?在这样,我就不当你是妹妹了。”

    任佳佳被陈志凌这个亲昵动作感染,一咬牙,心想,是啊,陈志凌哥哥只是对坏人凶狠。自己怕他什么呀?她归根结底,还是怕陈志凌真不把她当妹妹的。当下道:“嗯,哥,我知道了。”

    说起来,任佳佳本来也就有些天不怕,地不怕。在和陈志凌出门后,加上陈志凌特别的随和,她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了。

    陈志凌主要是躲避开罗毅,他是想直接找了罗飞扬,杀了这个小畜生。然后罗毅便也没辙了,他要恨自己,就由他吧。

    这件事,如果追究深一点。罗毅教子无方,也该杀。不过对方为人也颇正直。陈志凌想了想,便想将事情尽量控制下来。

    说起来人在世上,还是脱不开关系。关系太广太深,陈志凌也不能免俗。

    且不说这些,陈志凌和任佳佳逛了一遍东方明珠。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陈志凌便说饿了,去找地方吃东西。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已经关机。外人是打不进来的。

    也是在这个时候,任佳佳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打的很兴奋,聊的很热烈。任佳佳挂了电话后,略略兴奋的对陈志凌道:“哥,我闺蜜喊我两一起去吃饭,她还交了一个外国男朋友。我们去吧?”却是征求的语气。

    陈志凌反正也是无事,便道:“好!”

    杨家的车,陈志凌是没坐了。目标太明显,罗毅一查就查过来了。在上出租车前,陈志凌先对任佳佳道:“佳佳,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你听了别害怕。”

    任佳佳心中一动,便知道陈志凌是要说关于付强哥的事情,她有些紧张的看着陈志凌,道:“哥,你说吧。”

    陈志凌沉声道:“杀付洁的那些人,全部已经……死了。”

    这也是陈志凌给任佳佳的交代。但这么多人死了,陈志凌本来以为任佳佳听了会害怕,没想到小丫头却是兴奋,红光满面。激动下,在陈志凌脸颊上吻了一下,道:“哥,你太棒了。”随后,她又冷静下来,道:“那哥,那个幕后大人物呢?”这个才是真正的主使。如果陈志凌杀了这些喽啰,却不动那个人。任佳佳还是会觉得不公。

    陈志凌道:“那个人叫罗飞扬,他父亲很有能量。现在已经逃走了,不过最多三天,我的人能找到他。”

    “嗯,哥,我相信你。”任佳佳听了,重重点头。因为陈志凌从没说过话不算话,所以她坚决相信。

    乘坐出租车,来到东方大酒店前。

    这酒店是标准的五星级,建筑恢弘,是s市的一大标致酒店。

    陈志凌和任佳佳刚一下车,一个女孩儿便迎了过来。这女孩儿穿着性感的黑色包臀裙格外的具有诱惑力。

    她的脸蛋姣好,瓜子脸。腰肢没有多余的赘肉,上身的衣衫也是低胸。

    任佳佳跟这女孩儿欢快的拥抱,随后,任佳佳向陈志凌介绍。“哥,这是我闺蜜,蔡岚。”说完,她又向蔡岚介绍陈志凌道:“这是我认的哥哥。陈志凌!”

    蔡岚对陈志凌却是不认识,他陈志凌也还没到家喻户晓的地步。不了解那些事件的,根本不会关心,那里又会认识他。

    陈志凌的气质干净,清秀。蔡岚微笑伸手,礼貌的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陈志凌也是微微一笑,道:“你好!”

    随后,由蔡岚带路,她挽着任佳佳。陈志凌跟在后面。

    蔡岚跟任佳佳喁喁细语,道:“死丫头,是情哥哥吧。”她大概以为这么小声,陈志凌是听不到。又怎知陈志凌听的清清楚楚。任佳佳却没有否认,格格一笑,同样小声道:“不告诉你。”

    蔡岚又小声道:“喂,不过看你们过来都是坐的士。他没什么钱吧?佳佳,找男人可不能只看外表。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女人要学会为自己长久打算。”

    “别瞎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任佳佳有些不好意思了。

    蔡岚便没有再多说,毕竟老这般细语,对后面的陈志凌显得不太尊重。

    进入到预定好的酒店包房。陈志凌和任佳佳看到了蔡岚新交的男朋友。令陈志凌意外和不爽的是,蔡岚的男朋友是一个黑人,而且年龄已经三十多。一看就比蔡岚大十几岁。

    这个黑人,长的真心不符合陈志凌的审美观念。脸皱的让陈志凌想揍一拳上去。偏偏这个黑人却还大马金刀的坐那儿,抽着烟,显得牛气哄哄。

    包房里富丽堂皇,偌大的餐桌。餐桌上,餐花,水晶高脚杯,餐巾布摆放得整齐有序。

    蔡岚一进包房,便先跟黑人亲热的打了招呼。黑人倒也没太过倨傲,站了起来。蔡岚挽了黑人的胳膊,向黑人介绍任佳佳和陈志凌。

    蔡岚是用中文介绍的。看来这个黑人还是懂中文的。相互介绍中,陈志凌得知这个黑人叫做吉姆鲁斯。是s市政法大学的外语教授。

    名头听起来很唬人。陈志凌和他简单的握手,简单的自我介绍。吉姆鲁斯也是微微点首,不过吉姆鲁斯对任佳佳却很热情。要来一个拥抱礼节,这让任佳佳连忙避之不及。连称不习惯。

    吉姆鲁斯笑眯眯的,也不纠结这件事。

    陈志凌感觉到吉姆鲁斯开始态度挺傲慢的,但是在见到任佳佳后,却变的热情客气起来了。

    吉姆鲁斯的中文不错,先让服务员拿菜单来点餐。

    餐是由蔡岚和任佳佳点的,两个女孩子颇矜持,并没有点非常昂贵的。这一顿饭下来,也才三千来块。

    等餐期间,吉姆鲁斯开始滔滔不绝。确切的说,就是吹牛皮。他向蔡岚和任佳佳吹嘘他在m国本土如何的厉害。并且一手揽住蔡岚,手在她的浑圆香肩上揉捏,占尽便宜。偏偏蔡岚还是一脸微笑,郎情妾意一般。

    陈志凌看的有些气闷。

    本国的漂亮女孩,被个黑人给泡了。怎么都不是爽快的事情。

    吉姆鲁斯一边揽着蔡岚,一边跟任佳佳道:“佳佳啊,将来你想托福去我们那边留学,你跟我说一声就成。办下绿卡也是简单的事情。”

    任佳佳干笑一声,道:“嗯,那多谢您了。”

    吉姆鲁斯见任佳佳不太热烈,显得有些失望。狗日的,他难道还想泡几个?

    陈志凌不动声色,忽然微微一笑,道:“吉姆鲁斯先生,这么说起来,您在m国一定是一位成功人士了咯?”

    吉姆鲁斯漫不经心的道:“马马虎虎吧。”说着凑到蔡岚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蔡岚却是欲拒还迎,娇羞无限。

    陈志凌心中冷笑,从这吉姆鲁斯身上的穿着,就可以看出,他并不是什么有钱人。他这一身行头,在一千左右。而且陈志凌能确定,他穿出来泡妞,肯定是他衣服中最贵的一套。像这样的黑人,陈志凌见得多了。在他们自己国内,混的穷困潦倒,没办法跑到华夏来。

    结果胡乱吹嘘,不知骗多少女大学生,崇洋媚外的女人上当。什么托福,绿卡,全是空中楼阁。但是女学生却先奉献了身体。

    “怎么,陈先生有什么疑问吗?”吉姆鲁斯斜睨向陈志凌,有些不大在乎。

    陈志凌一笑,道:“没有疑问。我是穷人,第一次来这种大地方吃饭。应该要谢谢吉姆鲁斯先生给我这个机会。”

    吉姆鲁斯听了陈志凌的话,明显的神情一松。姿态更加居高临下,他也一笑,道:“想吃什么,喝什么尽管点,别跟我客气。”

    一旁的任佳佳听到陈志凌说他自己是穷人时,顿时心中好笑。她知道陈志凌是要整吉姆鲁斯了。她对这个黑人也是讨厌至极,当然不会拆穿陈志凌。

    而蔡岚则也有种夫贵妻荣的容光焕发。

    陈志凌微微一笑,道:“菜倒是够了,不过今天难得遇到吉姆鲁斯先生这样的贵人,自然要喝酒。服务员……”

    服务员很快进来,细声询问陈志凌要喝什么酒。

    陈志凌道:“嗯,菜单给我。”

    服务员道:“好!”

    陈志凌拿起菜单,翻看几页后,朝服务员道:“就这个,来两瓶。”

    服务员多看了一眼陈志凌,眼里闪过震惊诧异,道:“您真要两瓶?”

    陈志凌一笑,道:“当然!”

    服务员便道:“好的,您稍等。”

    吉姆鲁斯脸色有些古怪,但是他也不好去把服务员找来问,刚才吹牛比了,现在这样做就是打脸了。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你点的什么酒?”

    陈志凌满不在意的道:“就两瓶红酒,怎么了,吉姆鲁斯先生?”

    蔡岚也奇怪的看向了吉姆鲁斯。吉姆鲁斯这时只能打肿脸充胖子,道:“没什么!”

    在菜上来的期间,陈志凌出去了一次。他特别交代服务员把酒打开了,再上过来。

    所以,在两瓶86年的拉菲世纪上来时,吉姆鲁斯脸色顿时煞白。纵使不喝红酒的人,也知道拉菲是红酒中的贵族。

    不过最好的年份是82年的,但是这酒店没有。82年的拉菲世纪也不是最贵的红酒,更贵的比如92年份的鹰鸣赤霞珠,一支红酒的价格高达50万美元。不过这些特殊红酒,都已经是私人珍藏。要买,必须去拍卖行。

    吉姆鲁斯这时再顾不得装逼,脸色发白的喊来服务员,问酒需要多少钱。服务员礼貌而客气的回答:“先生,两支86年拉菲,一共是17万零三千元人民币。零头我们可以为您去掉。”

    吉姆鲁斯浑身发颤,试探性的道:“我可以退掉吗?”

    “对不起,已经开了的酒不能退掉。”

    “但是我没有这么多现金!”吉姆鲁斯哭丧着脸道。

    “我们酒店可以刷卡!”服务员顿了顿,古怪的看着吉姆鲁斯,道:“您该不会没有钱吧?”

    “当然不会,待会给你们结账。”吉姆鲁斯道连忙否认。服务员狐疑的看了眼吉姆鲁斯,然后道:“您还需要其他的服务吗?”

    “不需要了!”吉姆鲁斯连连摆手。

    服务员退下去后,吉姆鲁斯苦着脸,吃不下菜。陈志凌慢条斯理的倒了红酒,并举杯道:“吉姆鲁斯先生,感谢你的盛情款待。”

    吉姆鲁斯眼睛喷火的怒视陈志凌,终于忍不住道:“你是故意的。”

    蔡岚在一边默不作声,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之前吉姆鲁斯吹嘘,他的资产是上千万美元的。能量大的很,怎么折算成美元,不到三万美元的酒,就让他浑身发颤了呢?

    陈志凌抿了一口红酒,努了下嘴,微笑道:“吉姆鲁斯先生,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您身价千万,请我吃个饭,可怜我这个穷人,让我随便点。现在我不过点了两瓶红酒,您就这般,那这酒可就真喝不下去了。”顿了顿,站起身来,道:“佳佳,我们走。”

    “好嘞,哥!”任佳佳也站了起来。她是感到心里无比的痛快。

    “你不能走!”吉姆鲁斯见陈志凌真要走,激动的站了起来,道:“酒是你点的。”

    陈志凌看了一眼吉姆鲁斯,道:“是我点的,但这是你请我的不是吗?”

    “你……你不能走。”吉姆鲁斯有些抓狂了。

    “哈哈……”陈志凌笑了。随后淡淡喊道:“服务员!”

    服务员马上进来,客气礼貌的道:“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

    “买单,刷卡!”陈志凌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金卡。并报了密码。服务员道:“好的!”便拿了卡,退了出去。

    陈志凌则与任佳佳复又坐下。很快,服务员礼貌的拿来发票单让陈志凌签字,并恭敬的奉还金卡。陈志凌收了金卡,他好整以暇的倒上红酒。这时候他的气场跟吉姆鲁斯则完全颠倒过来了。

    “吉姆鲁斯!”陈志凌扫了一眼脸色发白的蔡岚与脸色尴尬难堪的吉姆鲁斯,开口道:“说说吧,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可不是小女孩,任你糊弄。你能闯到华夏来,就算没本事,也该会察言观色。”

    吉姆鲁斯羞愧难当,道:“我是s市大学的保安。”

    陈志凌道:“哦?s市大学的保安,工资也不高吧。”

    “每个月三千!”吉姆鲁斯回答道。

    陈志凌呵呵一笑,道:“三千可只够这一顿饭钱,你还真舍得啊!”顿了一顿,道:“哦,我明白了。是不是因为华夏的女孩子特傻。你请她吃顿饭骗得她一愣一愣的。到时候玩弄她们的身体,再顺便告诉她们托福需要多少钱,或则你的公司现在周转出问题,要临时借一些钱。这样一来,年轻女孩的身体你享受了,钱你骗了。那华夏对你来说,可真是个天堂啊!”

    吉姆鲁斯面对陈志凌的慧眼如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张脸涨成猪肝色,而且还是块黑猪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