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天人合一
    .. ,兵王传奇

    轰隆一下!陈志凌须弥印将阮行云这位如来高手直接爆头,脑浆迸裂,阮行云直挺挺倒地而死。

    由狂暴到突然的安静,是一刹那。

    一位如来级别的绝顶高手的死,还是让陈志凌以及莫妮卡心中有着不一样的震撼惆怅。莫妮卡是震撼,原来那么强悍的阮行云,却也是会死的。

    而陈志凌,则是一种同类的死让他惆怅。

    他与阮行云之间,本无深仇大恨,却只因陈志凌的金口玉言已开。

    同时,陈志凌也绝无可能收阮行云为手下。因为阮行修是被陈志凌杀的,阮行云即使不要亲情,却也要人伦。一个如来级别的高手,其心灵强大,一旦他心中有些许的仇恨。经过发芽,将来会给陈志凌带来覆灭性的灾难。这并不是陈志凌掌握他的生死就可以的。如来高手的心灵,是永远不可能被驯服的。

    首领能掌握那么多如来高手,黑衣执法队。是因为首领太过强大,而黑衣执法队与他志同道合。

    解决了阮行云后,陈志凌出于人道,和莫妮卡一起埋葬了阮行云,以及夏尔和杰斯。对于夏尔和杰斯的死,莫妮卡有些耿耿于怀。因为陈志凌早一点出来就可以救他们。虽然陈志凌没有这个义务,但这件事总是莫妮卡心中的一根刺。

    埋葬好三人后,莫妮卡对着夏尔和杰斯鞠躬。他们死在这个海岛上,全是因为要帮莫妮卡,所以莫妮卡的负罪感很强。

    陈志凌是明察秋毫的人物,他感受到了莫妮卡心中的微妙。当下道:“不是我不想早点出来相救,我实话与你说吧。我一直没有在这儿找到补充体力的东西。当时的情况,我体力没有恢复,根本不是阮行云的对手。你应该知道,高手对决,一招见生死。阮行云是如来级别的高手,更能洞察一切。他若发现我体力没有恢复,一定会不顾一切,以雷霆之势将我击杀。”

    所以……陈志凌出来时吃桃子并不是耍帅,而是在快速的恢复体力。

    莫妮卡相信了陈志凌的诚恳和解释。因为他本来没有必要解释,既然解释,就绝不会撒谎。

    安置好这一切,已是下午四点。

    阳光艳丽,海面一望无际,近处可见波光粼粼。

    莫妮卡和陈志凌坐在沙滩上,面朝大海。对于杰斯和夏尔的死,莫妮卡虽然有些内疚。但是她也不会一直记挂在心里,这不符合她的修为心性。本来就是合作关系,没有很深厚的感情,死了便死了。她若一味悲伤,倒是显得有些做作了。

    这时的莫妮卡,一身皮衣,皮短裤。雪白的大腿裸露在外,发丝随海风飞扬。她的胸前很是雄伟,显得特别的性感动人。虽然在海上漂泊已久,但莫妮卡身上却依然有股清香。这是因为她的修为,将身体练得没有杂质。陈志凌身上更是有返璞归真的婴儿香。

    莫妮卡的脸蛋是典型的m国好莱坞大片中,那些艳丽女主角的模样,一看就可以肯定她是m国人。

    旁边的湿树枝燃烧起求救信号,莫妮卡向陈志凌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尔斯顿到底去了哪里了吗?”

    她说话时,丰润的朱唇轻启,话儿带着特有的磁性。一般男人跟她相处,肯定会受不了她的这种天生的媚人诱惑。媚人中却又有冷漠的威严,混合起来,是异样难言的魅力。

    陈志凌当下开始讲在开罗,遇到光明教廷遗迹的事情。反正在这孤岛上左右无事,陈志凌说得十分认真。其中种种神奇,让莫妮卡听了,觉得匪夷所思。

    想来世事真是奇妙,先前莫妮卡与陈志凌是生死大敌。如今却化敌为友。

    陈志凌所说遗迹之事,以及时空隧道,听起来就像是一部堪称传奇的希腊神话故事。如果陈志凌说给一般人听,怕是大多都要觉得陈志凌是神经错乱。但莫妮卡不同,虽然她跟陈志凌之前是仇人。但她却非常相信陈志凌的人品。陈志凌不会无聊到来撒这个谎,他也没有撒谎的必要。

    尤其是莫妮卡听到陈志凌说到关于尔斯顿的一些细节,他要先喝生命之源,要陈志凌尽量放过莫妮卡等等时。莫妮卡热泪滚滚,这就是她所认识的尔斯顿呀。

    陈志凌说完后,莫妮卡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方才消化。她又问了一些尔斯顿的问题,陈志凌能给出答案的,全部一一给了。时空隧道说来不可思议,但对于莫妮卡来说,她已经见识过了真气的神妙,又还有什么不能接受呢?

    “我杀那个假的伊莎艾露时,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莫妮卡想起什么,突然问。

    陈志凌怔了一下,他不得不承认莫妮卡当时的手段很厉害。因为陈志凌用假的伊莎艾露来做饵,的确是想过活捉莫妮卡的。但是当时,他没有感觉到那一个服务员有问题。而莫妮卡的手法又精妙,也未针对陈志凌下杀手。等于是不露混元,这样一个高手特意来杀他身边的人呢,他的确是防不胜防。当然,如果有情报的话,他也许不会出现这样大意的情况。

    日落时,夕阳就是一个红色的火球,泛着温柔的色彩。彩霞漫天,火球与远处的海面持平,海天一色,壮观,美丽!

    没有任何过往的船只,陈志凌和莫妮卡的手机也全部报废。他们无法去通知任何人。

    这是第一天,两人还并未有多着急。肚子饿了之后,陈志凌在退潮时捕捉了两条不知名的浅水鱼。

    晚风,篝火,鱼肉的香味。对于烤鱼,莫妮卡不怎么会,她一向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类型。

    陈志凌倒是全能人才。只不过烤熟后,这鱼闻着想,吃起来总是没什么盐味,还伴随着腥味,总是不太爽利。但两人都不算挑剔,吃过之后,也算是补充了不少能量。

    同时,两人联袂着在靠近阮行云住的木屋附近找到了一口山泉。

    在这片树林里,有许多的动物。加上靠近大海,更有吃不完的鱼,两人生存下去,并没有任何困难。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任务,首领并没有定下时间限制。这或多或少让陈志凌松了一口气。

    陈志凌想的很多,他绝不会在这儿困上太久。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他就学倚天屠龙记里的张翠山,自己绑竹筏出海。

    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个法子很不靠谱,因为人金庸大师写小说,也注明了,张翠山等了十年的风向。

    而这儿是现实,风向不对,潮汐不对,竹筏出海,无疑是找死的行为。当然如果运气好,也不排除能活着上岸。

    陈志凌没有太多的时间待在这海岛上,首领只给了三年的时间。如果真在这儿困上个几年,那是首领等不及了,他一定会拿倾城她们开刀。

    莫妮卡与陈志凌相处一天下来,觉得陈志凌有着典型的东方男子的温润,优雅。总是带着温润的笑容,天塌不惊的模样。但一旦发起怒来,那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也让她为之心惊。

    夜色深了,一轮皓月升至中空。

    莫妮卡在阮行云的木屋里休息,木屋颇为宽敞,床单被褥都非常整洁干净。对于莫妮卡这样的强者来说,肯定也不会因为阮行云死了,而产生害怕恐惧的情绪。相反,她睡的很坦然。

    陈志凌是十足的君子,连上木屋看一眼都没有。莫妮卡出于人道,还是找了木屋里,阮行云的衣服和鞋子交给陈志凌。因为陈志凌一直是赤足,**着上身。

    夜深之后,陈志凌独自来到海边。他将衣服脱了个干干净净,在海中洗了一个澡,又将内裤洗了一遍。然后穿着内裤,在一块石头上躺着入睡。

    一夜平安度过。第二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当朝阳还未升起,陈志凌只感受到朝阳蓬勃时,他便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开始专心致志的演练起无始诀来。

    陈志凌始终知道,首领要的并不是让自己去完成多少任务。而是要自己尽快到达混元,那么在这个荒岛上,也是最安静的地方。他必须全副心思,全力以赴的来专心修为。

    只有早日到达混元,方才有和沈默然以及首领叫板的实力。才能救出倾城她们。

    一遍无始诀演练完后,陈志凌身上渗出细细的汗珠。他跳上石头,盘膝坐下。这时朝阳跳出海面,天边金光万丈,并有晨风吹拂。陈志凌闭上眼睛,用心感知天地的奥妙。

    同时搬运身上的气血,让气血在身体各大血窍中穿梭。

    人体一共一百零八枚血窍,如今的陈志凌已经通了九十八枚。如来高手比化劲高手强大,就是因为血窍中隐藏了想象不到的气血。这么多气血爆发出来,岂是不懂血窍的化劲高手可以比拟的。

    如今的修为还在如来初期,虽然血窍只有十枚未通,但是这十枚一直不通。那么与沈默然比起来就依然是天差地别。沈默然已经将一百零八枚血窍串联在一起,身上的气血婉转如意。并借此将真气与气血融合,这才造就了他混元的实力。

    陈志凌现在就算不要命的爆发,也只能爆发出类似混元的力量。但与沈默然搏斗起来,却是必输。因为沈默然能将这股强大狂暴的力量运用得婉转如意,圆润无限。

    而陈志凌只能蛮横的砸击而出,这就是区别。他就像是不会转弯的火车,空有力量。在沈默然面前,就如笨重的怪物,浑身破绽。沈默然要杀他轻而易举。

    陈志凌闭上眼感知周遭的天地,心与意合,意与气和,气与力合。虽然看不见,却感觉到了一种周天运行的奇妙。天地是大周天,体内是小周天。人体的呼吸与天气的呼吸契合,借助天地的微妙,天人合一,我自怒火,雷霆,温润,春风,一切代表天地。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陈志凌沉浸在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清晨,无边无际的大海,朝阳,海鸥掠过水面。

    海风吹拂在陈志凌的身上,他穿的是阮行云的一件白大褂,此时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

    这儿的空气,风景,气候都非常的怡人,让人流连忘返。当然,被永久困在这里,心情又是另说了。

    陈志凌沉浸在奇妙的武学世界里,感受着心神天地合一的奥妙。

    从化劲到丹劲,是一个巨大的坎。是人与真仙的区别,是鲤鱼跃龙门的一个质变。

    而从丹劲到达通灵,又更是一个恐怖的坎。能够到达通灵,那是需要无数的机遇和智慧,以及强大的心境,坚定的追求彼岸。每一个到达通灵的高手,都有着朝闻道,夕可死的执着。

    这也是为什么莫妮卡这么长时间悟不到通灵,海青璇也同样悟不到。这种修为的悟,前人只能讲述他们的经验。但是要悟过去,谁也帮不了忙,一切都只能看自己。

    阮行云为了到达如来,在这海岛上独自一呆十年,方才勘破。这其中,这十年的孤寂,是需要多少的心灵煎熬,多强大的内心才能做到?

    就算是田野农那位野心勃勃的密宗掌教,他为了到达如来,同样是蛰伏了多少年。他出山时已经是七十多岁。

    那怕是天才沈默然,同样是从小历尽苦难,后来又被无为大师推下万鬼窟,大难不死,也方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陈志凌到达如来时,一样是在被黑袍大主教抓住,在那生死面前,领悟出来的。

    之前,从通灵初期到达中期,巅峰,都有种循序渐进的模式。只要认真修炼,强大气血,就可以逐渐到达。只有在到达如来境界后,陈志凌才发现,想要到达如来中期并不是靠勤奋可以成的。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陈志凌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方才明白到达如来中期不是继续的大造血,洗伐血液。身体内早已经练血汞浆,练髓如霜。血像是汞浆,骨髓如霜一样雪白,晶莹剔透。

    那么现在,这条路的前行方向应该是什么?

    一味的造血,强大血液,是可以让力量更加强大。但这个强大似乎已经到达了临界点。

    陈志凌陷入苦思,这是一层壁障,魔障!

    如果没有那么多高手,前人在前面展现出了通天实力。陈志凌一定会觉得人体修炼到如来初期,已经是极限。

    但现在,他明白的知道。前面的路还很长,他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里,清楚的知道死胡同后面还有广阔的天地。但是他走不出去……

    这一点如果想通了,陈志凌知道修为能够飞跃。但如何去通,是个大难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