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 影墙
    .. ,兵王传奇

    布威龙却是心有灵犀一般,道:“来客你若是肉身大神通的高手,一定会追问生命之源如何产生。生命之源,与血液相通,通过所罗门圣殿的圣物,以苏哈一世陛下强大的肉身神通,念力,忍受圣物洗涤血液,改造血液。其间肉身忍受寸寸碎裂之苦,在苦楚中又以莫大的念力,信念来奠定生命之源的属性。此种神通,乃是苏哈一世陛下用自身意志,念力,与圣物融合而产生的力量。苏哈一世陛下为生命之源的源泉,由苏哈一世陛下传教于教廷教众,自此生命之源产生。”

    “那么,来客你又一定会问生命之源到底拥有什么样的神奇?”布威龙继续道:“生命之源,顾名思义,为生命的源泉。可力量无穷,可拥有强大的痊愈能力,可百毒不侵。到底还有多少潜力,我们一直在探索。这一对翅膀,便是我们在苏哈一世陛下之后,通过生命之源,撕裂肉身而产生的。借助生命之源的力量,我们拥有了飞天的能力。”说话间,布威龙翅膀一动,那对翅膀的清色氤氲浓烈起来,完全看不真切,展开后,他整个人飘了起来。

    果然是能飞的!

    陈志凌看的发了愣,在这上下数千年的历史中,到底隐藏了多少的秘密,神奇?当一件件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出现在面前时,陈志凌都有些麻木了。

    很多事情,你认为不可能,但他却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肉身大神通!如今陈志凌的修为绝对算是肉身大神通了。但是……在陈志凌的认知里,国术,内家拳的鼎盛是在首领出现后才达到如今的巅峰。布威龙这个时代是在公元三世纪,为何也懂肉身大神通。不对,他没有具体说到劲力,而是以肉身大神通来概括。这代表什么?

    万事万物,盛极必衰。可以这样理解,在很早的时期,由于科技不发达。所有人注重肉身修炼,肉身已经到了大神通的地步。但他们那时不以这些丹劲,通灵来形容。

    而到了后来,科技发达起来。肉身大神通的高手去世,慢慢的,全部注重科技,而让肉身修为变的衰落。直到现在首领出现,方才有了肉身的盛世。也是一个契机,逼得肉身修炼者必须强大。因为练成半吊子,比不过火器,依然是无用。

    这个推论是绝对有道理的,我们常会听到有关史前文明的传说,踪迹。在亿万年前,也许就已经有文明的巅峰存在。但是因为某种事情,导致了人类的灭绝,也或许就是像现在一样,开采过度。最终导致地球的崩盘,在经过亿万年的修生养息后,地球恢复元气,然后便一切再开始。

    封神演义里,也有此种论断。圣人欲毁灭世界,再重开金木水火风。意思也就是抹去一切,再让人类文明重头开始。东方神话有东方的盘古开天,西方也自有西方的神王宙斯,太阳神阿波罗。但是最靠谱的还是也许存在的史前文明。

    此刻,陈志凌最好奇的是。光明教廷设置这个陵墓有什么目的?有什么阴谋?

    一个一千多年前的教廷,原本应该是消失殆尽了。却留下了一个遗迹,还是这么高明的3d效果。而且陈志凌更知道,被首领杀的黑袍大主教也是来自光明教廷。这样看起来,光明教廷还有后人在世。

    遗迹,光明教廷的后人。以及生命之源的强大与危害,全部在陈志凌脑海里浮现。陈志凌一直记得田野农被生命之源变成了一个恐怖的怪物。还有他的徒弟们,全部也变成了丑陋的怪物。这生命之源是双刃剑,其危害远大于贡献。

    正在陈志凌思忖着光明教廷这个遗迹到底有何作用时,布威龙又像是看穿陈志凌心思一般,继续道:“此处已是封死的遗失圣地,它的存在是一个奇怪的平行空间。若非念力,巧合,外人无法进入。一旦进入,也绝对没有出去的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喝下生命之源,毁灭此遗迹,通过毁灭的力量开启时空隧道。”

    “时空隧道?”陈志凌觉得这又是一个离谱的词语。

    尔斯顿适时站了起来。他喃喃道:“陈志凌,因缘,巧合,念力。是不是他们把这种念力加持在了我的身上,所以我才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陈志凌点头,道:“很有可能。不过都是一些神神忽忽的错觉。你不要当真,这个光明教廷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太邪门了。”

    “生命之源,在此处!”布威龙指向前方,顿时,一团光束照射过去,照射到前方石壁处。仔细看,那儿果真有些不同。石壁上似乎有一块松动的石砖。

    “时空隧道在这儿!”布威龙又一指,却是指向陈志凌。陈志凌连忙让开,于是那束光照射到了石壁上的泉眼中。泉眼中波涛涌动,本来是雕刻的。但此刻,那波纹竟似真的在转动。有种奇妙的氤氲。

    随后,布威龙道:“吸食生命之源之后,来客将成为我教新任教皇陛下,日后所有遗失的光明教徒,皆为陛下您的臣子。您也将拥有难以企及的力量。”

    布威龙说完,虚无中,这些景象瞬间消散。朝阳在天,云彩斑斓。底下看上去是仙境云雾,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尔斯顿苦笑,道:“他们大概也没想到,我们进来的是两个人。”

    陈志凌却是沉吟道:“尔斯顿,这个生命之源不能喝。”当下便将在香港曾经遇到的黑袍大主教的事情说了出来。陈志凌重点讲了

    生命之源所带来的恐怖,对人体的伤害。事实上,陈志凌和尔斯顿这种肉身大神通的人,也根本不需要生命之源。田野农需要生命之源,是因为忌惮陈志凌的暴龙真气。

    生命之源的苛求也很多,像一般的化劲高手吸食后。皮肉都会变成褐色,犹如老头。更关键的是,吸食了生命之源,还要受制于母体。就跟陈志凌他们受制于首领一样。田野农当初没有死,却是突然悟了,解决了生命之源和母体的联系。虽然如此,他自己也变成了那样可怕的怪物。

    纵使拥有再厉害的力量,变成怪物又有何乐趣。更何况,陈志凌和尔斯顿本身的力量就已够强。陈志凌就算吸食了生命之源,那也不可能打的过首领,救得回老婆孩子。首领把个黑袍大主教就那么轻易的干掉了,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尔斯顿显然是个比较注重形象的人,要他变成怪物,他可不愿意。

    他也不会去怀疑陈志凌是在骗他,想要抢夺生命之源。说的不好听点,尔斯顿对陈志凌没防备,陈志凌要杀他易如反掌。陈志凌反倒说出这些来,足以见诚意了。

    “这事有点不对,布威龙什么都说了,就没说怎么让这个遗迹毁灭,引发时空隧道的运转。他不可能是忘了。”尔斯顿沉吟道。

    陈志凌看了眼刚才布威龙所指的地方,那儿是生命之源的所在。

    “应该与生命之源有关联。”陈志凌说道,顿了顿,又道:“布威龙说来客可以做教皇陛下,还有无穷的力量。那说白了,就是要用权势来利诱我们。这个遗迹,这些设施,很明显都是光明教廷的阴谋。我敢肯定,只要我们服食了生命之源,就会进入他们设置好的陷阱。”

    尔斯顿道:“你说的有道理,光明教廷布置这个玄妙的遗迹肯定是有所图的。”

    “走,我们去看看生命之源那儿有没有什么机关。”陈志凌道:“即使有阴谋,反正也不会是单纯要我们两死。无冤无仇的,他们不会专门来设置这个陷阱来对付我们。”

    尔斯顿点首,两人一起踏出,腾云驾雾一般游向生命之源的所在。

    片刻后来到石壁面前,阳光已经猛烈起来。不过石壁前被云彩笼罩,不靠近也看不真切。

    陈志凌伸手抓住那块松动的石砖,稍一用力,便将石砖拉了出来。里面是黑洞洞的,陈志凌看了一眼,看见里面果然有一个密封的盒子。当下伸手取出盒子,随手将盒子交给尔斯顿。这就是陈志凌的坦荡和绝对信任。在你死我活的存亡环境里,只要是信任的兄弟,他绝不会为了活下去而出卖,杀害兄弟。

    尔斯顿拿起盒子,这盒子是奇特的材质,虽然拿在手上,能感受到岁月的沉淀。但是上面却没有腐蚀的迹象。是一种檀木,不是金丝檀木。

    稍一用力,尔斯顿便打开了盒子。盒子里面,一块透明的奇怪绢布垫着,里面躺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瓷瓶如羊脂一般。

    陈志凌没看这个盒子,而是在看放盒子的洞,并用手敲击四周的石壁,看看有没有松动,有没有可能把这里杂碎,逃出去。但陈志凌失望了,全部都是实心,就像是在地底一般。

    便也在这时,布威龙的影像又出现在了空中。

    “很好!”这老家伙一脸大尾巴狼的笑容,其实他笑的很慈祥。但陈志凌觉得他很大尾巴狼。

    “当我这次出现时,说明来客已经真正来临。”这句话听着挺矛盾,但陈志凌明白其中的意思。之前的景象,是每天播放一次。而现在的布威龙出现,是因为陈志凌把盒子拿了出来,等于触动了机关。这也证明是真正的进来了人。

    “喝下生命之源,与其融合。此时再用你的血液,洒在时空泉眼上。来客,你将会是新任的教皇陛下,你会拥有全部的光明教徒的信仰,你会拥有无穷的力量。”老家伙只差没喊usebaby了,神色激动的很。让陈志凌越发怀疑这老家伙没安好心了。

    “我们上岸,别听这老家伙胡扯。说不定单纯的靠血液,就可以触发机关。”陈志凌对尔斯顿道。

    尔斯顿点头,道:“有道理!”

    两人游上岸,布威龙也再度消失。

    “我来!”尔斯顿拿出了流光剑,在手掌上滑了一道口子。让鲜血倾洒在石壁上的泉眼图腾上。

    一分钟过去了,毫无动静。

    “我来试试!”陈志凌用指甲在手掌上一划,顿时也是一条口子。鲜血再度倾洒上去。

    三分钟过去了,毫无反应。

    陈志凌和尔斯顿面面相觑,有没有这么神奇,这么邪门。非要用生命之源融合吗?

    眼下,生命之源在陈志凌和尔斯顿眼里,绝不是什么可以获得无穷力量的东西。而是可以让人变成怪物的剧毒。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再等一天吧,先不要着急。”陈志凌向尔斯顿道。

    尔斯顿舒了一口气,道:“好!”

    “修为到达了通灵,吸食生命之源应该不会变成怪物。除非是母体出了问题。”陈志凌宽尔斯顿的心,说。

    尔斯顿蹙眉道:“但是目前,我们都不知道母体是谁。你说的黑袍大主教是一个母体,但这瓶生命之源的母体到底是死是活,根本无法确定。”

    陈志凌喟然一叹,因为尔斯顿说的有道理。

    这个虚无空间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布威龙他们真是公元三世纪的人吗?还是说,这是一场骗局?重重迷雾,无法摸透。种种一切,看起来最像的是南柯一梦。也许突然醒来,还在那黄沙之上,阳光明媚呢?

    但是又怎么可能,到了如今陈志凌的修为。他的身体素质,心脏脾肺的功能都强大无比。断不会做如此长,如此真实的梦。真要是梦,领悟了脑电波神奇的陈志凌,应该是这里的主宰,上帝。但是他丝毫变化不了,这也说明,这儿根本不可能是梦。

    再则,当初献王的梦境。那是因为在甬道中被千年**香所致,陷入沉睡。自己来杀尔斯顿,大漠黄沙,又无隐藏敌人。怎么会陷入梦境?

    还有,那有梦做的如此真实。这些光明教廷的东西,自己本来是根本不知道的。

    众所周知,做梦,只会梦见自己已知的范围。

    漫长的时光在缓慢推移,天黑的时候,陈志凌知道自己错过了去波兹岛的时间。不过想必有海青璇在,她断不会让那个埃及富豪左拉兹独自前往的。

    陈志凌能想象的出来,海青璇和流纱现在完全联系不上自己,一定是要急疯了吧。

    这儿时间推移很快,在埃及开罗时间夜晚十点,这儿也陷入了黑暗。而在埃及开罗时间凌晨四点,又开始天亮。天亮后,朝阳跳出,陈志凌本来以为布威龙不会出现了。结果,还是跟在白天所见时一样,那副宫殿,教皇,布威龙出现。上演着一模一样的话语。

    最后布威龙又指了放生命之源的地方,以及代表时空隧道的泉眼。陈志凌心中一动,游向置放生命之源的地方。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被陈志凌拿出转头的那儿本该是空落落的,现在却又出现了一块石砖,陈志凌拿出石砖,里面依然有一个盒子。

    操!这个鬼把戏,是一种机关。拿走了之后,自然还能填充起来。陈志凌也敢肯定,这里不是什么玄乎的平行空间。就他妈是一个地下陵墓,由于地下的某种物质奇特,加上建造的奇妙,构成了和胡夫金字塔里一样的魔力结构。

    这段影像的出现,在公元三世纪应该是不可能的。至于为什么能出现,陈志凌想了想,也有些了然。电波的波动,记录下了这种影像。

    这并不是天方夜谭,在南京一直流传这样一个小故事。

    在一家看上去非常老旧的工厂,就像现在华夏大多数的国有企业一样,不断地在困境中挣扎着。这家工厂的命运似乎已经快要到头了,厂里已经拖欠了几个月的工资,欠了一屁股账的厂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厂子已经宣布破产,这块地也已经被卖掉了,再用不了几天,这家厂就要被推土机夷为平地。偌大的厂区里没有多少人,到处都是一片寂静。

    夜里,工人小周来到厂区怀念。

    这家工厂从来没发生过事故,死人事件。但就在前一天,和善的门卫老张疯了,他嘴里不停的喊着杀人了,他们在杀人。情绪非常激动。最后经过调查,工厂里根本没发现任何杀人事件。最后医院的人判定老张得了精神病。

    这件事发生的很诡异。工厂的书记还害怕因此而影响了买家想要买下来的决心,让所有员工闭嘴,不要传出去。

    其实买这个厂的是一家岛国企业。小周一直奇怪岛国企业为什么要买这个厂。这个地段很偏,工厂的价值更是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