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安吉尔
    .. ,兵王传奇

    “是吗?”安吉尔道:“可以给我看看是几点的机票吗?”

    她的笑容带着一丝狡黠。

    陈志凌道:“可以!”说完拿出了机票。安杰尔接过,随后……毫不犹豫的撕碎了。陈志凌并没有阻止,这一切在他意料之中。“陈先生,我对圣彼得堡这边不熟,今天你陪我到处逛一逛,怎么样?”安吉尔又嫣然一笑,道:“你是绅士,一定不会拒绝我这个小小的请求是吗?”

    陈志凌一笑,道:“是的!能够陪安吉尔小姐,是我的荣幸。”

    安吉尔笑靥如花,随后对后面两名黑人保镖道:“你们去自由活动吧。”

    那黑人保镖面有难色,道:“可是您的安全……”安吉尔漫不经心的道:“如果陈先生都保护不了我的安全,那天下就没有人能保护我了。”

    两名黑人保镖看了一眼陈志凌,犹豫一瞬,最后方才离开。

    黑人保镖离开后,安吉尔突然伸手,极其自然的挽住了陈志凌的胳膊。犹如甜蜜的恋人一般,陈志凌没做任何表示。他有的是耐心,倒要看看今天安吉尔唱那一处戏。谈生意,如果没有耐心,先沉不住气,肯定是要吃亏的。

    随后安吉尔表示没吃早餐,飞机上的食物她吃不习惯。让陈志凌带她去吃圣彼得堡的有名食物。陈志凌哪里知道这些,他对圣彼得堡的熟悉还不如安吉尔呢。

    当下苦笑道:“我来之后,从没在这边逛过。”

    安吉尔贴着陈志凌,胸脯的柔软也与陈志凌的胳膊似有若无的接触。这样的撩拨,让陈志凌心内一团火都窜了起来。

    是欲火。

    “那你都在忙什么?”安吉尔吃吃一笑,随意的问。她的声音慵懒娇酥,好听得很。

    陈志凌懒懒的声音道:“也没什么,去了一趟雅加达。”

    果然是陈志凌干的!安吉尔心中抽了一口寒气,自从雅加达事件发生后,四大家族的人就有些不淡定了。虽然都觉得是陈志凌干的,但心里还是有一丝侥幸,也许不是呢?

    尼玛,他们觉得陈志凌也太不是人了。德修罗不就表现的不友好了吗?您老一去就把身在大本营的德修罗当成丧家之犬赶走。好,赶走就赶走吧,人小德都已经逃到印尼的军阀家中去了。

    那儿是驻防地呀,亲!士兵守卫上万,个个都是荷枪实弹,如此森严的守卫,却在无声无息中,被他陈志凌屠了个干干净净。这事儿发生后,欺负陈志凌的四大家族马上就后怕起来了。

    这样的陈志凌,好像不是他们能够戏耍的啊!

    四大家族里能人辈出,立刻开始评估。陈志凌的大楚门实力不弱,在华夏的影响力很大。现在又与德克家族联手,这样的大楚门已经完全值得拉拢。一旦评估好后,四大家族就有了计较。只不过蔡克思家族更加手快一些,因为他们与陈志凌有生意往来。安吉尔火速前来,就是想先跟陈志凌建立亲密的生意友谊。

    陈志凌与安吉尔进了一家水上餐厅,水给了圣彼得堡美丽和灵气。置身于水上餐厅,看着外面波光粼粼,阳光灿烂,会让人有一整天的好心情。况且,夏天的圣彼得堡,明媚却不炎热,正是旅游的最佳时节。陈志凌和安吉尔临窗而坐,餐厅是西式的,很安静,坐满了客人,但交谈声音却很轻。

    陈志凌与安吉尔各自点了一份牛扒后,安吉尔首先道:“陈志凌……”顿了一顿,微微一笑,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早已经是好朋友了,所以这样喊你不显生分。你以后也别喊我安吉尔小姐,就叫我安吉尔好吗?”

    陈志凌淡淡一笑,道:“安吉尔,你的美丽让人心动。”安吉尔微微讶异,随后失笑道:“想不到你不止武力天下无双,而且嘴巴也很甜。陈志凌,你一定迷死了不少美丽的女孩子吧?”

    陈志凌呵呵一笑,道:“我倒是觉得追安吉尔你的人,应该会更多。”

    安吉尔嫣然一笑,道:“这倒没有,现在的男孩子胆子都很小,他们都不敢追我。”

    陈志凌努了努嘴,不再多说。切了一块牛扒,优雅的送进嘴里。

    谈话间,安吉尔道:“圣彼得堡这边,海上威尼斯是一个说法,不过最有名的还是涅瓦大街。我们吃完后,去那儿逛一逛吧?”

    陈志凌道:“当然没问题。”

    说话间,安吉尔话锋忽然一转,道:“陈志凌,不管其余三大家族如何决定,但是我们蔡克思家族与大楚门之间,一直都是友好的,你说是吗?我们也会继续无偿,无条件的跟大楚门合作。”

    陈志凌心中闪过喜悦,面上却不动声色,道:“整个合作,我都是怀着十二分诚意来。不过没想到的是,四大家族会对我诸多刁难。大概是看我大楚门根基太浅,不屑吧。我这个人,性子有些傲。也不喜欢强人所难,如果你们不愿意,我绝不会勉强。”

    陈志凌没有借坡下驴,这让安吉尔微微意外。这件事也不好再说下去,当下微微一笑,举起开胃酒,道:“算了,不管这些家族琐事了。我今天来是散心,他们的事情不管,但我和你是好朋友。我们干一杯!”

    陈志凌道:“好!”两人干了杯中开胃酒。安吉尔笑道:“用你们的华夏话来说,我们今天只谈风月,不谈公事。”

    事情变的很微妙,陈志凌性子确实有些傲。他不会因为四大家族一说愿意合作,他就跟哈巴狗似的笑着答应。他也有他的傲气。而安吉尔现在也摸不透陈志凌的想法,最关键的是,蔡克思家族之前想侵吞大楚门的那两项生意。因为当时的状况,四大家族要得到欧阳家的红外线热像技术,就必须去灭了大楚门。

    现在就不同了,有陈志凌这种超级变态存在。谁还敢想去灭大楚门,然后逼欧阳家交红外线热像技术。蔡克思家族现在便是怕在那两项赚钱的生意上出纰漏,万一陈志凌恼火了,跟德克家族合作去呢?万一陈志凌恼火了,真不跟四大家族合作,就跟德克家族玩儿去?那蔡克思家族这边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涅瓦大街的历史与圣彼得堡的城市历史一样长久,从一开始单纯的交通要道,到遍布华丽宫殿与优雅小楼的贵族大街,再到银行商厦林立的资产阶级大道,涅瓦大街与圣彼得堡一起经历了无数风云变换、潮起潮落。

    于是就在这样阳光明媚的午后,任由午后的海风吹拂,陈志凌和安吉尔漫步其中。

    周遭的建筑物充斥着中世纪的风格,尤其是与安吉尔在一起时。让陈志凌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仿佛他在观赏一段欧洲的历史。

    安吉尔是个聪明的女子,她不停的与陈志凌加深感情。时常会有不小心的肢体接触,却又自然无比。

    安吉尔对陈志凌说,她虽然没来过圣彼得堡。但是对涅瓦大街向往已久。她每次看到一样建筑,或者教堂,都会向陈志凌兴奋的说出来,说在书中看到过。

    陈志凌虽然是个武夫,但却也绝算不上粗人。相反,他很懂礼仪。有时候表现出的绅士,优雅让人惊叹。

    一个厉害的武夫,能将功夫练透,练出化劲的,都是绝对聪明的人。一个丹劲高手,他的生命历程可以书写成一本宝贵的书籍。

    而像沈默然,陈志凌,首领这样的人,他们的生平若是书写出来,那绝对是史诗。沈默然年少流浪在外,险些冻死。是无为大师的收养,后来他又经历万鬼窟的生死历练,方才有了如今的大成就。

    而首领,傲苍穹,欲登顶。开创武学领域之先河,绝对的经天纬地之才。如来之境被他开发,生命之源的转换,造神基地的创立。如今的武学盛世,说到底都与首领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这便罢了,首领一心苦苦求道,十年如一日的苦修,这又是需要多大的磨练和心境。他的本事可以活得如人间帝王,却从不为此繁华而心动。

    成大事者,都有非常人之毅力。那些无常岁月里,点点滴滴的寂寞,谁人可以理解。

    那么陈志凌呢?陈志凌在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除开他的悟性,气运。这其中,又经历了多少生死磨难,痛苦重重。

    最关键的是,在这条路上,无论是沈默然,陈志凌,还是首领。他们从不曾退缩,摇摆,动摇。

    当初杀到岛国,那般屠杀无辜,平民。同样是化劲的宁歌和铁牛,他们却无法承受压力。导致去强奸,结果一环一环的恶报无法承受。

    最后,只有坚持彼岸的陈志凌,完成了这项任务。前路要有多艰难,就有多坚定。

    这时的安吉尔似乎真的有些兴奋了,抛弃了一个贵族应该有的矜持。她面对陈志凌,一边说话一边后退。“涅瓦大街的书店很多,也很大。陈志凌,你有没有闻到一种特别好闻的气息?”

    陈志凌本来想开玩笑说,我只闻到了你身上的香味儿。但是看到安吉尔有种虔诚向往的意味,当下便道:“不知道你指的什么?”

    “是自由的气息呀!”她摘下了那顶帽子,任由金色打卷发丝飘扬出来,甩了下头。发丝飞扬间,这位英国女孩儿充满了动人的魅力。

    “自由?”陈志凌疑惑,自由也会有味道吗?

    安吉尔道:“喧闹与安静并存,在这儿没有人会在意你是什么人。你看这儿东正教的喀山大教堂、新教的圣彼得和保罗教堂、天主教的圣凯瑟琳教堂、荷兰教堂、亚美尼亚教堂等等,这么多宗教竟然共处一地而相安无事,这不是一种自由吗?在这儿,有亚历山大大帝的影子,有许许多多的历史名人的遗迹。我们不过是有些铜臭而已,来到这里,谁会去在乎呢?难道这不是自由吗?”

    安吉尔快乐的像个小女孩,陈志凌莞尔一笑,似乎也被她感染了一些。

    两人继续行走,安吉尔还到书店买了一些书。

    书是英文版本的,陈志凌看到她买的书中全是一些小说,比如简爱,比如英文版的红楼梦,甚至还有纯真年代,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钱是陈志凌支付的,安吉尔欣然接受。男士付钱同样是对女士的尊敬,是一种美德。当然,恶意的大额款项,男人不必为此做出傻逼行为。对于那种女人,也应该是有多远避多远。

    “你喜欢看这种小说?”陈志凌莞尔。

    安吉尔将书袋给陈志凌提着,道:“那你认为我应该看什么书?”

    陈志凌打了个哈哈,道:“你们家族很看重生意,而且这么大的商业帝国。我总觉得你应该看些金融学,管理学,等等。比如畅销的把信送给加西亚,那不是你们这些资本家的最爱吗?”

    安吉尔格格一笑,道:“你这个幽默很冷。写那些书的人,大都没有成功的经历,自己臆想出来。尤其是把信送给加西亚,是一本为资本家歌功颂德的书。这本书之所以畅销,全部是因为喜欢的人是老板,他们有钱,买了送给下面的员工。希望他们以此奉为圣经。但是在我看来,这本书即便偶尔有可取之处,大多却是垃……圾。万事万物,都应该站在双方的立场来考虑。把信送给加西亚的立场,完全是站在老板的角度。没有员工看了会舒服,即便是看了奉为圣经的,我只能说,这个员工被洗脑了,很傻很天真。”

    “你也算是老板,照道理说,你应该喜欢这样的书?”陈志凌微笑道。他倒是没看过把信送给加西亚。

    安吉尔道:“小型企业选择压榨员工,快速汲取,获得利润。这样终不是正道,而我们家族,想要做大,就必须以仁德来立足。必须让所有员工对我们家族有归属感,这样才会根深蒂固。”

    陈志凌暗暗点首,一个真正的大企业,想要立足,必须以仁德,仁义来为基点。安吉尔说的太对了。这也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一种说法。

    “不过光仁德也不行,大企业的立足。在人性上要做到尽善尽美。在企业的条文法规上,更要做到严厉。有法可依,有理可说。无论是治国还是治家,永远都是这个道理。”安吉尔继续说。她似乎是有意跟陈志凌灌输,这也算是她的一种善意了。

    陈志凌受益匪浅,同时也想到了四个字。万法同源,无论是武功修为,各种门派招式。到最后,道理都是相同。而管理国家,企业,同样也是一个道理。

    安吉尔又继续道:“你说的那些管理书籍,是一种很好的洗脑书。无论是你们华夏的传销洗脑,还是朝鲜的领袖洗脑法,都是一种愚民政策。不合人道。质疑真理,大胆的想象力,才是文明,科学的前进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