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好大的威风
    .. ,兵王传奇

    海青璇又道:“我还认识几个情报科的技术专家,对于密码破译,黑客技术都很强悍。国安里有几个,不过也不好挖墙脚,要真挖了,单东阳会有意见。所以我在国外也联系了一下,一共三名专家,不日也会到达妙佳岛。”顿了顿,道:“怎么样,门主大人,我这个长老干的还不赖吧?”她巧笑嫣然,香唇红艳,带着娇翘,让陈志凌差点又想吻一个感谢她了。

    陈志凌抑制这种冲动,忽然认真的道:“谢谢你,青璇。”

    海青璇也是一怔,道:“傻样,咱两之间还需要说这两个字吗?再说谢谢我就懒得帮你了。”她心里会永远铭记大漠生死,陈志凌所带给她的感动。那种感动,谁也无法给予。

    陈志凌会心一笑,随即一边开车,一边肃然的道:“青璇,还有件要跟你说。”当下就将欧阳老爷子的事情说了出来,其中自然包括红外线热像技术,以及与欧阳丽妃假结婚的事情。

    海青璇怔了一下,她用了大约三分钟的时间来消化。最后,她忽然一笑,道:“想不到这位欧阳小姐还是义薄云天的主。倒是小看了。”她这话说的,陈志凌都听不出是贬低还是褒奖。

    不过,两人也没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海青璇知道陈志凌的弱点,重情重义,只怕这个假婚再以后不会让他那么洒脱。但是目前,也只有这个法子。她没有阻拦的理由。

    送海青璇上了飞机后,陈志凌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跟许彤沟通。许彤八岁了,她很懂事,明白一切。若真是把她当做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那才是天大的错误。

    因为许爽已经回了燕京帮许彤跑手续,所以现在许彤在别墅里,就只有流纱陪着她。陈志凌回到别墅已是差不多下午两点。

    停了车,走进别墅。别墅的附近,有安腾和相川在时刻保护,安全级别是绝对的高。加上流纱也在,就已经等于是森严的王宫。

    陈志凌进入庭院,来到别墅大门前。正在做卫生的郑姐见了陈志凌,忙谦卑的道:“陈先生,您回来了。”陈志凌含笑点头,他第一眼看见了在大厅的茶几前,流纱正在教许彤画画。

    陈志凌走进来,流纱察觉到了,却也未打招呼,仍然专注。而许彤则是认真的学着,陈志凌刚好听到她说:“流纱姐姐,为什么你不是华夏人,可是华夏话说的这么标准呀?”

    流纱不由揉了下小丫头的脑袋,道:“因为我喜欢华夏呀。还有,不许喊姐姐,我是你爸爸的师姐,跟你爸爸同辈,你喊我姐姐怎么行?”

    “哦,流纱姐姐,我知道了。”许彤很无辜的说。流纱无语,许彤忽又嘻嘻一笑,道:“知道了,流纱阿姨,哈哈。”小家伙真是个鬼灵精。

    许彤说话间抬头看见了陈志凌,立刻欢呼道:“爸爸,你回来啦。”陈志凌一笑,今天的小丫头穿了水绿色的裙子,粉嫩的幼肩裸露出来,身上还带着婴儿香。

    就是那种看见了,就让人很不得啃一口的可爱美丽。

    陈志凌不禁想,将来妙佳长大了,也肯定跟她姐姐是一样吧。

    “彤彤,你先自己玩一会。我跟流纱阿姨说会儿话。”陈志凌道。

    许彤甚为乖巧,当下甜甜的道:“好!”

    流纱微微一怔,当即便也站了起来,陪陈志凌到走廊上说话。陈志凌简单的讲了跟欧阳家的事情,流纱没多想,道:“现在你做事不需要那么多顾忌,否则是在害你自己和倾城她们。放手去做,无论做什么,师姐都会支持你。”

    “嗯!”陈志凌心里暖暖一片。流纱忽然一叹,道:“师弟,你知道吗?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你自己有多优秀。你的优秀比起沈默然,比起首领,只强不弱。他们唯一比你强的地方就是他们够无情无义。而如果你有一天,真正无情无义起来,所有人都会被你踩在脚下。”

    流纱永远没想到,这句话在某一天,会以另一种形式一语成谶。那时候的陈志凌,让天地颤抖。不过此刻,流纱的话还是让陈志凌若有所思起来。讨厌的心慈手软,然而,对敌人可以狠绝。对这些情义,他真的没办法翻脸不认人。

    随后,陈志凌乔装打扮了一下,戴上鸭舌帽,大框墨镜。一副私会情人的大明星装扮,开车带着许彤出去吃东西。

    陈志凌本来说想带许彤去吃麦当劳,毕竟小孩子都喜欢这些玩意。谁知道小许彤不买账,说不喜欢吃洋快餐。这孩子,真是从小就有出息,让陈志凌从心底里感到欣慰。他突然又想到了爱吃冰淇淋,像小女孩一样的小倾。小倾的冰冷嗜血,和待他陈志凌的真心,都是他永远的感动。

    “那你想吃什么?”陈志凌在车里问他的小公主。

    许彤歪着小脑袋思考了一下,道:“爸爸,我想去维多利亚港口划船。”

    “ok。”陈志凌当即打转方向盘,随后又道:“但我们待会还是要吃东西,你现在就要发动小脑袋想想。”

    许彤甜甜的道:“跟爸爸在一起,吃什么都好吃。”

    陈志凌哈哈一笑。难怪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这小丫头,太乖了。

    维多利亚港,水面倒也不是清澈,毕竟是海湾港口。海面暗蓝,阳光照耀下,一片波光粼粼。开的是脚踏船,陈志凌踏船,许彤给陈志凌喂饮料喝。

    港口上,还有几辆游船,不过大多都是情侣。像陈志凌这种父女档还是少见。

    待划至上面,陈志凌措词一番,对许彤认真的道:“彤彤,爸爸有件事要跟你说。”许彤见陈志凌这样严肃,不禁有些害怕,黯然道:“爸爸,你不要我了吗?”她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敏感,怕这幸福会不属于她。

    陈志凌怔了一下,当即捏了下她的脸蛋,道:“你跟妈妈都是爸爸最在乎的人,爸爸怎么会不要你。”许彤这才长松一口气,其实陈志凌也明白,许彤从小就不幸福,在许怀明那个家庭里。有洪老太君那个老妖婆,她又是女孩,如何能得到什么重视。长期也要小心翼翼的看脸色。

    陈志凌跟许彤讲了接下来要发生事情,倒没有说强大的敌人。只是说了其中的结婚是假,利益是真。而一切都是为了救妈妈。许彤沉默了半晌后,冲陈志凌甜甜一笑,道:“嗯,爸爸,我知道了。”随即又沉默下去。她心里终还是有些不高兴的。陈志凌知道她毕竟是小孩子,没那么快转过弯来,只有以后加倍对她好了。

    “爸爸,我知道你没有骗我。你如果要骗我,就不会告诉我,谢谢你没有把我当小孩子。”许彤忽然冲陈志凌说。陈志凌微微愕然,随即欢喜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划船过后,已是下午五点。许彤想不出什么好吃的东西,最后干脆由陈志凌自己做主,带她去吃港府那边的贵族火锅。

    贵族火锅的位置是黄金地段,此刻生意满堂。这种所谓贵族火锅,一来是锅子是黄金打造,二来里面的火锅底料是绝对的放心食品。在这儿来吃的都是有钱人,价钱收的高,所以店家也不必要在底料上用什么回收油之类。这是金子招牌,店家也绝对不敢坏。

    大厅里已经没有座位,只有一个最大的包间还空着。大包间的最低消费更加昂贵,陈志凌不在意这些,便让服务员带他和许彤到大包间。

    女服务员巧笑嫣然,当即带路。这儿服务员的质素也是好的没话说。

    大包间里,一切都是富丽堂皇,足够二十人在里面吃喝了。旁边有专门三名服务员服务,陈志凌点餐后,挥退服务员。

    待热腾腾的香辣火锅散发出氤氲香味,陈志凌下了食材,细心的给许彤夹她喜欢吃的。她觉得辣了,烫了,陈志凌又让服务员倒一杯凉白开过来,细心的给她在凉白开了洗一洗,再蘸酱吃。滋味也是不错。

    陈志凌是乔装打扮,服务员只感觉到他身上的贵气,却也不敢细看,愣是没认出来。

    许彤吃的欢快,时而拿小手扇着嘴前的辣气,却又一直想吃。

    两父女吃得其乐融融的时候,变故突生。先是嘈杂之声传来,接着包厢门被人一脚轰开。声音很大,吓得许彤脸色煞白。小丫头把头埋进了陈志凌怀里。陈志凌皱了皱眉头,看向大门处。

    大门处,店经理,白色衬衫打领带的中年人阻拦不及。踹门的是一名寸头白发青年,这白发非常的刺眼,甚至让人生寒。不过陈志凌一眼看出,这白发是染的。不像白休红,是天生的。这个白发青年竟然是化劲高手。

    后面还跟了一对男女,男的大约三十岁,抽着雪茄,穿着唐衫。他的身材很好,脸蛋也算英俊。更难得的是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看起来还是年轻版的道明叔。

    道明叔身边则是一位清纯可人的90后妹妹,穿着蕾**,超短裙。

    性感与清纯并存。不过她的脸色有些冷,很不屑一顾的样子。

    道明叔声音淡淡,包含无上威严,对店经理道:“麻烦你,把人请出去。这个位置一向是我坐,谁给你们权力改变这个规矩的?”

    “是,是,默哥!”店经理苦着脸,然后向陈志凌这边走来。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那边是我们店的贵客,您看您能不能换个地方。我们可以给您赔钱。”店经理小声央求,又道:“拜托了,先生,那位是青会的二当家,我们都惹不起的。”

    青会!陈志凌有种瞌睡了,却有人送上枕头的感觉。他对许彤小声道:“别怕,有爸爸在。”许彤在他怀里嗯了一声,道:“不怕!”

    陈志凌的怀里,永远是许彤最安全的港湾。

    随后,陈志凌戴上墨镜,压低鸭舌帽,加大音量,道:“青会?我不知道什么青会。只不过你们开门做生意,我吃到一半,你们让我走。没有这个道理是不是,你说要赔我钱。这个笑话不好笑,还是说,你觉得我在这儿来吃饭,是缺钱的人?”

    店经理被陈志凌一顿抢白,闹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有些恨陈志凌不识抬举,连青会都不知道。真以为荷包里有两钱就可以笑公卿傲王侯了呀?

    “先生,你……”店经理为难极了。

    便在这时,那位酷似道明叔的默哥似乎不耐烦了,淡淡道:“小白,去把这个人丢出去。”

    “是,默哥!”白发青年小白狞笑起来,手中忽然出现一把蝴蝶刀。蝴蝶刀在他手中玩得灵活如五根指头,眼花缭乱,让人叹绝。

    小白气势阴冷,走路之间自有大气存在。化劲高手如果是在一般打手眼里,那是神一样的存在。只可惜,这次他遇上的是佛祖般的存在。

    小白上前,对准陈志凌的头,就想给陈志凌理个发,吓一吓陈志凌,然后提出去。

    陈志凌坐着没有动,他知道到不会伤害到他。那蝴蝶刀果真削去了鸭舌帽,并把他的头发削得如毛毛雨飘落,落到火锅里,恶心至极。

    随后,小白冷笑,他以为墨镜下的陈志凌已经吓傻了。当下伸手去取陈志凌的墨镜。

    墨镜顺利取了下来,陈志凌的头发也被削的很难看。只是小白觉得这位傻哥们好像没有吓傻,而是非常的冷静。便也在这时,众人都看清楚了陈志凌的真面目。

    默哥瞬间变色,所有的镇定都已消失,满脑门的冷汗流了下来。他疑惑着走前两步,向陈志凌道:“您是……”

    陈志凌冷冷一笑,道:“默哥是吧,你好大的威风啊!”说完便抱着许彤站了起来,寒声道:“三天之内,叫你青会在香港鸡犬不留。”

    陈志凌和许彤很快离开,默哥在那呆若木鸡。小白也知道闯了大祸,连那名冷淡的学生妹也看出来了陈志凌的身份。这段时间,陈志凌的身份早已经是香港的大哥大。手段黑白通天,不止如此,更是拥有神级武力的大强人。

    他说要灭青会,还真就轻易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