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首领再出手
    .. ,兵王传奇

    “哈哈……”大主教又大笑起来,他觉得这个笑话是他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笑话。

    但是这笑声实在太难听了。

    陈志凌忍不住吼了一句中文“笑你麻比啊,死怪物!”

    大主教笑声嘎然而止,脸色寒了下去,看向陈志凌,道:“你说什么?”说的竟然是中文。

    陈志凌怎会怕他,要死的人没道理怕。他冷笑一声,冲大主教道:“我说,你笑你麻痹啊。你长这么丑,笑起来你妈都替你不好意思了。”

    “找死!”大主教暴怒起来,道:“本尊要吸干你的血,让你变成干尸,干尸!”

    大主教正要动手,流纱陡然喝道:“怪物,我劝你别做傻事。你懂什么叫气数吗?”

    大主教看向流纱,冷厉道:“迟死早死,你们都是二十分钟的事情,不必争来争去了。”

    “怪物,你没感受到一种气数未尽的感觉吗?你没感觉到,将会有意外发生吗?”流纱冷笑一声,道:“我的修为比我师弟高,你还是尽快吸收我的鲜血,恢复你的肉身,好迎战即将到来的决战吧。”

    大主教的脸色阴沉了下去,他竟然真的乖乖的听了流纱的话,针头刺进流纱的胳膊血脉上。随即,另一端被他用口吸吮。血液从塑料管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收,这个吸收的速度太恐怖了。

    “师姐!”陈志凌看在眼里,目眦欲裂。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他再坦然,也无法看着流纱这样在他面前,血液干枯而死啊!

    流纱看向陈志凌,灿烂而凄婉的一笑,道:“你不用怕,你也不会死。我推算了一下,从月寒,到这时他才动手。时间的推延,是他的时机,也是你的气数。你的气数未尽,所以我猜想,首领是要到了。生命之源与首领千丝万缕,这个老怪物也感觉到了威胁,所以才吸收我的鲜血。他不得不这么选,因为我的血液比你强。所以,这是属于你的气数,你将来的路还很长,所以你不可以死。”顿了顿,她的血液流失过快,脸色苍白起来,道:“师弟,好好保重,不要哭,不要伤心。因为你是天煞皇者呀!”

    “师姐!”陈志凌的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看着他最敬爱的师姐生命一丝一毫的流失,他如何不痛。与她相识的种种,从来都是她无悔的帮助。“师姐……”陈志凌有一种想要斩断手臂,挣脱的冲动。流纱看出他的意图,厉喝道:“不要,你如果乱来,我立刻就咬舌自尽。”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海青璇等人在树林中看见那边厢走出一个斗笠人来。这个人戴着斗笠,青色布衫,像是一个古代人一般。他看似走的很慢,转眼之间却已到了地窖二十米外。剩余的二十五名昆仑战士立刻包围这斗笠人。

    斗笠人自然就是首领钝天!钝天的脸被斗笠遮挡,没人看的清楚。但他出现,整个天地都仿佛以他为中心。

    昆仑战士们齐齐出手,钝天眼也不抬。四面八方,拳影,脚踢,处处攻击都是凶猛绝伦,杀杀杀,狂暴到了极点。

    那一刹,海青璇惊骇的看到斗笠人被包围住。那种狂风暴雨的攻击让她看得心惊胆战。但随即,又一幕让她和周飞他们目瞪口呆。因为那一刹,砰砰砰,六名昆仑战士飞撞出二十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摔得肝胆俱裂,当场死亡。枪都打不死的昆仑战士被斗笠人一秒钟解决了六个。

    凶猛,狂战气息从场上面爆发出来。砰砰砰!再度六名昆仑战士飞了出去,同样死得不能再死。

    这次海青璇终于看清了,只见斗笠人无视任何攻击,就是轰轰两拳抡出去。这一抡,无人可躲,无人可抵挡。

    轰轰!再度十名昆仑战士被当场扫飞出去。那种力量,已经不属于人类。十秒不到,强悍至极的二十五名昆仑战士死了二十二个。枪都打不死的昆仑战士,在斗笠人面前,就像是蚂蚁一样。最后三名昆仑战士吓得哇的尖叫起来,转身就跑。

    森严,如天地的首领并没有去追。而是轰的一脚跺了下去。轰隆隆,地窖强烈摇晃起来,地面出现裂缝。这种地窖上面本来并不牢固,何况这是首领在发功。

    “希森小儿,滚出来!”首领陡然开声,声波震荡,如晴天霹雳。又厚重无比,回音震荡不绝。地窖里,流纱已经陷入昏迷。而大主教的身躯产生了变化,纯阳之血让他的肌肉开始隆起,恢复白皙。流纱被他吸收了三分之二的鲜血,这样对大主教来说,已经很强了。大主教的肌肉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在恢复,他的翅膀哗的一下张开,竟然也饱满起来。

    眼看流纱即将毙命,这时候钝天的吼叫让他无法再进行下去。一旦地窖坍塌,流纱和陈志凌都得被压住。他也会被压住,被压住后,要冲天而起的一瞬就是最大的破绽。面对首领钝天,那简直就是找死了。

    大主教眼中闪过寒光,双翅一扬,脚步一冲,如一道光剑一样冲出了地窖。

    大主教现在除了双翅还不能飞,其余的肉身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的力量在短时间已经到了巅峰状态。之所以要吸收陈志凌和流纱两人的血液,是因为他还需要将生命之源进化!

    大主教面对首领钝天,“钝天老狗!”大主教森然喝道。

    首领冷眼看着大主教,却不说话。他似乎是懒得说话。

    大主教怕陈志凌和流纱被地窖坍塌砸出问题,于是对钝天道:“有本事跟我来!”说完转身,以双翅助跑,朝另一边山林走去。首领目光淡漠,紧跟其上。

    海青璇待两人走了,立刻冲向地窖解救陈志凌和流纱。

    大主教进入山林之中,刚一立定。首领已经跟了过来。

    “钝天老狗,你昔日杀我教大长老,今日便要你血债血还!”

    “你可以吗?”首领目光冷淡,非常的瞧不起大主教。“狂妄自大,受死吧!”大主教厉吼一声,轰隆一下,扬拳冲向首领。他的手臂中,生命之源之力全部聚集,金光大放中。这力量已经撕破虚空,燃烧一切。

    首领眼中厉光一放,天道,无极!怒斩!

    炮拳,霸龙真气已经与他的肉身气血合为一体,他也一拳抡出。他的肌肤上绽放出血色光芒。

    轰!一拳对砸!地面强烈震荡,落叶纷飞。大主教蹬蹬退后三步。首领面色闪现凶狠,天道发怒,全部都得死!死!死!无人可以抵抗。拳头抡起,又是一拳!

    轰!大主教再度退后三步!轰!轰!轰!首领招式简单,一连轰出三拳。就跟猛汉打瘦子,一拳一拳的往后逼退大主教。

    大主教气血狂乱,生命之源拼命运起。

    两人轰轰轰,不知对了多少拳。最后,首领一拳砸过去。大主教再接住,他陡然喷出一口金色鲜血,脸色如金纸。“怎么……可能……”大主教脸上充满了不甘心,他伸出手想要抓住首领,想要问问。为什么他正宗的生命之源,打不过首领一个冒牌的。

    首领面色淡漠,敛去怒气后,他又是那个紧守天道的无情首领!

    斗笠拉下的一瞬,大主教轰然倒地,生命气息已然绝了。首领不再理会,转身,冷漠的离开。

    一切的危机都已经解除,流纱虽然失血过多,。但是血被止住后,她是如来境界的大高手,顶多虚弱一段时间。身体就会自然的大造血。

    陈志凌确定了流纱没事后,便将流纱交给海青璇。此刻,有一件事很重要。他知道是首领来了,他有种预感,首领绝对会赢。他奇怪的是,为什么首领要三番四次的救他?陈志凌迅速出了地窖,朝激斗的方向走去。等他跑到时,战斗已经结束。大主教死了,首领淡漠的准备离开。

    陈志凌面对首领,心情复杂至极。“为什么要两次救我?你我到底是敌是友?”

    首领看了陈志凌一眼,然后离开。那一眼,让陈志凌如芒刺在背,那一眼中包含了一种说不清的蔑视。陈志凌一瞬间懂了首领的意思。那就是你这只蝼蚁,还没有资格跟我对话。

    当单东阳随着大部队过来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那具属于大主教的尸体也被政府严密保管起来,这大主教的长相奇特,身材奇特,翅膀诡异,已经属于灵异范围。自然是不能对外公开的。

    陈志凌与海青璇迅速将流纱送进了就近的医院,也就是梁氏私立医院。流纱问题不大,虽然目前陷入昏迷,虚软无力。但是最多十天就可恢复如初。

    人体本身就是最神奇的容器,血液源源不断。所有的强大也是来自气血的强盛。厉若兰和梁幼凌并不在医院里,陈志凌是做了伪装的,他甚至都没有去通知厉若兰一声。因为这个时候,他没有心情去跟厉若兰叙旧。

    医院救死扶伤,梁氏医院也是对外营业,自然会精心救治流纱,在第一时间给流纱打上了营养素。

    随后,陈志凌也看到海青璇和李飞凤她们身上都有伤口。陈志凌心中感动,面上却没有多说什么。在他看来,再多的感动,感激都不是用嘴说说,而是用行动来证明的。

    单东阳对这一结局也是预料不及。他自然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大主教这个变态人物会突然死了?目前对于单东阳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跟陈志凌修补关系。值得庆幸的是,单东阳在这次事件的表现中,也未太过冷血。

    单东阳进入梁氏医院,陈志凌正守着床上昏迷的流纱。单东阳进入病房,正想跟陈志凌说些什么时。海青璇迎面走了过来,单东阳顿觉尴尬,每次看见海青璇,都会让他无所适从。因为他没有海青璇的豪爽义气,因为他还杀了她的妹妹。

    单东阳让到了一边,海青璇没有理会单东阳,走进病房,细细观祥了下流纱。确定她无恙后,转身对陈志凌道:“我要出去一趟。来就是跟你说一下。”

    陈志凌微微意外,抬头看向她,问道:“做什么?”

    “没什么。”海青璇道:“还有一些私事要办,我办完后跟你联系。”

    “好,注意安全。”陈志凌温声道。她九死一生来救,他不需要感谢。因为换做是她出了危险,陈志凌同样也会这么做。

    海青璇其实是要去祭奠连成被,但她不想告诉陈志凌,让陈志凌也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

    况且,连成被之所以来帮助。也是因为与她海青璇的友情。所以,海青璇会承受所有的痛苦。

    海青璇走后,单东阳方才松了口气,来到陈志凌身边,道:“陈志凌兄弟……”

    陈志凌站了起来,温温一笑,道:“东阳兄,我们出去说话。”

    单东阳见陈志凌面色温和,心底悬着的大石放了下去。两人来到走廊处,这时已经是深夜,所以医院里格外的安静,日光灯将走廊映照得雪白一片。

    单东阳道:“陈志凌兄弟,我一直还是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黑袍人是从那儿出来的,他这么厉害,怎么会死了?”他顿了一顿,道:“得知你的消息后,我立刻联系老领导,老领导让迅速调动驻港部队。我们对你的安危非常的在意。”

    陈志凌微微一笑,其中的弯弯道道,他哪能不清楚。单东阳是政客,陈志凌不会有任何的怪责,只是道:“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个黑袍人是光明教廷的大主教。我知道的信息也仅仅是如此,另外,是我们基地的首领过来了,所以大主教才会死。”顿了顿,道:“东阳兄,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也该办了吧。就是给我的门人安排合法的香港公民身份?”

    “当然,我明天就着手去办。”单东阳爽快的道。

    短暂的交谈,单东阳已经确定陈志凌心中没有芥蒂。两则之间没有友情,利益的结合,又何来芥蒂之说?只不过,单东阳有他做人的原则,他也不会因此而感伤。他有他的大局观,有他的家族荣誉。这些是陈志凌永远无法体会的。

    “接下来,田野农还没有除去,陈志凌兄弟,你觉得我们应该什么时候对他下手?除了他,才能针对他的阴谋来为你洗刷冤屈。”单东阳道。

    陈志凌略一沉吟,他想起了凌天阳之前所说。那就是大主教这个母体已经死了。恐怕田野农也活不久了。人死如吹灯拔蜡,他一死,一切都会有个公断出来。

    母体,生命之源解释起来太麻烦。陈志凌便道:“你先时刻注意他的动向,一有情况就跟我说一声。至少也要等他把所有的无辜公民治好再说。”

    单东阳点头,觉得陈志凌说的有道理,便先告辞离去。

    陈志凌随后分别去看了李飞凤四人,他们都没什么大碍,包扎了伤口后,已经活蹦乱跳。

    陈志凌见她们时,她们正聚集在一间病房里休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儿。陈志凌进来,四人立刻严肃站起,目光中充满了敬畏。

    “门主!”四人齐声喊道。

    陈志凌微微一笑,道:“都坐吧!”他也没有来说谢谢两个字,那样不符合领导的身份。简单聊了几句,表示了下关怀,便起身离开。

    安藤青叶与相川真木两人还在燕京。陈志凌之前不安排他们过来,一来是小看了田野农的实力。第二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两人的身份敏感。如果一起带到香港,不更坐实了田野农所污蔑的那些。还有第三个原因,妙佳岛的众门人都是玄洋社的杀手,她们对这两人恨之入骨。如果让她们知道自己还在用他们。会影响军心。

    所以暂时陈志凌不想动用这两个老怪物,就让他们在燕京,隐藏好身份。等日后大楚门建立,有见不得光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两来做。

    目前,陈志凌只约束他们老老实实的待着,连女人都不许找。华夏的女人,陈志凌绝不允许被这两老怪物糟蹋。

    两个老怪物对陈志凌是畏惧得紧,在燕京也是在国安成员的监视下。一旦有什么不轨就会被报告陈志凌。

    黎明即将到来!

    流纱中途醒过来一次,她发觉还活着时很是高兴,不过她困的紧,不一会又陷入沉睡。陈志凌一直守着这位美丽的贵族师姐。她的发丝是银色,典型的茜茜公主模样。

    不过在陈志凌心里,却是那样的亲切。

    陈志凌开始思索着前因后果。那些自己的跟安腾一起的照片显然是大主教拍的,他能闻到自己的味道。这倒也不奇怪了。

    至于玄洋社的秘密,那些苦难被暴露出来并不奇怪。想必是那个李家帮忙查出来的。玄洋社的秘密,国安都查出来了,何况是李家。陈志凌也是在今天,真正意识到了他自己和沈默然,首领之间的差别有多么的大。蝼蚁!在他们眼里,自己的力量还只是蝼蚁。

    陈志凌深吸一口气,眼下,他没有退缩的理由。必须一路强大下去,强大大楚门,强大自身。他相信,终有一天,他能以同等的身份站在首领和沈默然面前,一争高低!虽然这样在鼓励自己,然而内心深处,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丝的彷徨迷茫。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陈志凌的冲击很大。一向自诩强大的他,突然发现跟大主教,跟首领比起来,像是蚂蚁一样渺小。这是重大的一种打击,心态一旦调整不好,就会容易走进误区。可惜流纱还在沉睡,不然有流纱的开导,他会很快明悟自己的本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