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黑袍主教
    .. ,兵王传奇

    陈志凌连忙应好,欧阳丽妃说了地址后,又怕陈志凌找不到,便说要他到深水埗东路的丽合大酒店,她在酒店外面等候。

    真是个体贴滴好女子!

    陈志凌挂了电话后,给单东阳打了电话。单东阳事情也处理好了,于是三人约着在丽合大酒店前集合。

    半个小时后,陈志凌和流纱乘坐的士来到丽合大酒店前,单东阳居然先到。不过他不认识欧阳丽妃,所以先来也只能在一边打酱油。虽然都戴了面膜,但是陈志凌向等候的欧阳丽妃走过去,欧阳丽妃就立刻明白了。

    欧阳丽妃穿了白色长裙,素净优雅,头发挽着,又显得干练干净。

    她看了眼流纱,却也没有任何异样情绪。

    监控室在酒店的监控室里,原先的酒店监控设备被红外线热像技术取代。这家酒店是欧阳家的产业,自然他们怎么说,怎么算了。

    所有的保安都被赶走,监控室里还有欧阳家的两个技术员。都是男的,一个二十多岁,叫贺军。还有一个五十来岁,大家称呼他为炳叔。

    欧阳丽妃介绍完毕后,要求贺军与炳叔配合陈志凌他们,然后便即告别。陈志凌出于礼貌,对欧阳丽妃道:“我送你。”欧阳丽妃没有拒绝。

    这个送,很平和。期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随后欧阳丽妃上了她的那辆红色法拉利,然后挥手与陈志凌道别。

    陈志凌也没想其他的,接着回到了监控室。

    单东阳与流纱正在对红外线热像技术啧啧称奇,陈志凌看清楚后,也不禁为之叹服。一共十二个八寸屏幕,一个三十八寸大屏幕。全方位的覆盖笼罩住了深水埗,包括这间丽合大酒店。图像清晰,角度可以随意调整。贺军为了演示技术,敲击键盘,将画面随意锁定了路上一辆宝马车。镜头一直追踪,调转角度后,连宝马车里的人都可以看见。是一名时尚的摩登少女。贺军咦了一声,道:“这个女人我认识,朱丽华,三流小明星,最近傍上了李家的二公子。”

    陈志凌三人可没心情来追踪八卦新闻,陈志凌道:“锁定西昆仑殿,找到纯阳真人,看他在干什么?”

    贺军道:“可以。”随后又道:“不过他在殿里,可能就看不到那么仔细了,只能通过热像技术看到一些轮廓。”

    大屏幕的镜头锁定了西昆仑殿,由炳叔和贺军一起操作。渐渐的,昆仑殿的建筑中,钢材构架的轮廓初现,被渗透。接着,整个昆仑殿里的景象映入大屏幕。

    这一幕,堪称神来之笔了。让陈志凌三人不由齐齐面现惊叹之色。造物神奇,科技也真太变态了,这都可以啊!

    景象没有那种真正拍摄的清晰,但通过热像,bd金属元素的反应,起码陈志凌还是一眼看出来田野农这条老狗,他继续在扮演白袍甘多夫,不辞辛劳的为患者治疗。

    他这是打算要连续七天七夜,最后吐血死掉。再七日之后复活,跟上耶稣老大哥的步伐吗?

    不得不说,田野农这苦情牌打的非常妙。将来评选感动香港,这老狗肯定是第一名。在外界看来,也许会有作秀的说法。但真正亲生经历,谁也说不出这种话来。而田野农就是要靠这些亲生经历的人去传播。

    众人观察西昆仑殿整整一个小时,田野农没有丝毫要休息的意思。陈志凌觉得再观察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便让贺军继续查看西昆仑殿二楼的房间。二楼的房间细细扫描也没发现什么不对。昆仑殿有地下室,好不容易扫描过去,里面却全是藏的洋酒。

    太荒谬了,教堂里怎么会藏洋酒?这肯定是上任神父干的事情啊!因为田野农怎么看,也是个不会喝洋酒的人。

    方圆五公里全面观察,一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陈志凌三人倒没有灰心丧气,欲速则不达。想这么快就有成效,本身就不现实。但陈志凌相信,田野农这么演戏,迟早有要演完的时候,他背后的人不可能不跟他联系。

    到凌晨三点的时候,贺军和炳叔熬夜,有些困倦。陈志凌三人也有些过意不起,让他们为了自己的事情,这么劳累。

    为了犒劳贺军和炳叔,陈志凌特意跟流纱一起出去买了宵夜。

    宵夜买回来后,吃着辣辣的海鲜河粉,冰啤酒,烧烤。倒也是个痛快的事情。也就是在大家吃的最痛快的时候,流纱眼尖,看到了一个左上角一个屏幕里,有一个人的身影快的不同寻常。

    至少是化劲修为!流纱惊呼道:“贺军,锁定他!”

    贺军也是眼尖手快,迅速放下河粉,做好后调动键盘。几下便锁定了这道黑色人影。

    众人注意力全部到了黑影身上,陈志凌三人心中都生出四个字,昆仑战士!

    炳叔神情严肃,他和贺军知道目标出现。两人快速操作键盘,随着黑影行动。黑影最后果真进入了西昆仑殿。

    黑影绕到了西昆仑殿的后门,还没进入建筑里,所以这黑影的身形清晰无比。诡异的是,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下。大屏幕现在是黑影,而殿里的田野农在小屏幕里,陈志凌看到黑影的电话打了一会后。这边田野农立刻似乎有所感觉。随后,田野农治疗好一个病患后,向殿里众病患以及家属说了些什么。说完后便离开了大殿,向后门走去。

    田野农与黑影汇合,两人在交谈。大屏幕锁定了两人的面部表情。本来,有电话可以打,黑影却亲自跑过来传话就有些诡异。更诡异的一幕是,黑影似乎极为无礼,呵斥着田野农。田野农表情上闪过愤怒,却又压抑住愤怒l来解释。两人争吵了几句后,黑影拂袖离开,霸气威武极了。

    这一幕,看的陈志凌三人莫名其妙。神马情况?田野农不是最大的boss?一个化劲修为的黑影敢吼如来巅峰的田野农,这是唱的那一处?

    不管那么多了。陈志凌按好耳麦,对单东阳道:“给我报告这家伙的坐标,我去把他抓来。”说完便快速出了监控室,隐没进夜色之中。

    单东阳跟陈志凌保持随时通话,刚才陈志凌的决定是没有经过商量的。这时单东阳通过耳麦道:“陈志凌兄弟,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惊动他,放长线钓大鱼才是我们目前要做的。”陈志凌断然道:“不行,你没看出不对劲吗?这家伙能呵斥田野农,背后有猫腻。不审问清楚,很可能我们怎么死了都不知道。”

    流纱听的分明,便也对单东阳道:“我师弟说的有道理,从来这边。我和师弟都不踏实,背后有大情况。”

    单东阳沉吟一瞬,便也表示赞同了。

    那化劲哥们儿在夜色里跑的跟箭一样快,但是很快,他就觉得不对劲了。背后忽然劲风刺激,接着,一头凶猛狼王的气息压来,让他后背生寒,呼吸不畅。陈志凌白驹过隙的身法天下无双,赶了过来,直接擒龙手施展出来。活生生提住黑影的后脊椎,然后一摁,将其摁晕死过去。

    陈志凌警觉性很高,马上搜了黑影的身体。没有什么连线耳麦和窃听器。又一把扯下黑影头上的黑色布巾。他的脸孔让陈志凌皱了下眉,干枯干枯的,像八十岁的老头儿。

    跟当初偷龙玉的黑影是一个德性,看来又是金色能量搞的鬼。那么这也说明,这个黑影同样是田野农的手下,昆仑战士。可是这昆仑战士敢吼田野农?太不正常了。

    监控室里,由单东阳继续监视。陈志凌提了黑影,和流纱一起订了丽合大酒店的总统套房。

    套房内,富丽堂皇。灯光透出金色华贵之气,地毯柔软。

    古色古典的欧洲世纪王室风范!

    但陈志凌所做所为却是大煞风景了,有点焚琴煮鹤的味道。他将黑影啪的一巴掌抽醒过来,有种抽八十老头的感觉,怪不落忍的。

    黑影呼的一下惊坐起来,甩了下头,面色惊恐中,终于看见了陈志凌和流纱。

    “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黑影随即眼里闪过怒气。

    陈志凌微微一笑,道:“抱歉,昆仑战士,我无意冒犯你。不过是有几个问题要向你请教,你如果老实回答我,我会放了你,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如果抗拒我,大家都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后果。”

    “你想要问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黑影眼中闪过畏惧之色。

    陈志凌的笑容敛去,冷冷道:“是我在问你,不是你问我。现在,我问,你答。如果你多一句废话,卸你一条胳膊。看看你的金色能量能不能让你起死回生。

    “我说,我说,你不要乱来。”黑影畏惧的道。有修为的人,就是怕死,就是懂得识时务为俊杰这个大道理。

    “好,首先,金色能量是怎么回事?进化又是怎么回事?”陈志凌问。

    黑影犹豫一瞬,道:“不是金色能量,是生命之源。”

    “哦?”陈志凌眉头紧蹙,道:“生命之源又是什么东西?”

    “大主教的血液就是生命之源。”黑影踟蹰着,看到陈志凌眼里露出寒光后,马上脱口而出。

    “大主教又是什么东西?”陈志凌觉得事情越发扑朔迷离了。流纱本来坐在一边,现在也不自禁站了起来。事情的复杂程度超出了想象。

    黑影摇头,道:“大主教身上的血液就是生命之源,我们喝了大主教稀释的血后,身体肌肉枯萎。但是体内的生机强盛,据说这生命之源在身,可以进化。随着进化,我们的肌肉会重新焕发生机,更可以多活三五百岁。”

    陈志凌与流纱对视了一眼,流纱向黑影道:“大主教是什么来历?”

    黑影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我师父在一年前找到的他。”

    “你师父是谁?田野农?”陈志凌问。

    黑影点头,道:“是!”

    “那你刚才怎敢对你师父如此无礼?”陈志凌眼睛微微眯起,泛起寒光来。黑影看在眼里,吓了一跳,忙道:“我是奉大主教的命令,现在我已被选为大主教的光明圣徒。就算是师父,也须受我命令管辖。”

    “你来通知你师父什么?”陈志凌直觉这应该与他有关。

    黑影再度犹豫一瞬,随即一咬牙,道:“是不是我说了,你就会放过我?”

    “当然!”陈志凌道。黑影道:“我凭什么相信你的信用?我至少需要一些生命的保证。”

    陈志凌看了黑影一眼,道:“这个很简单,你透露一些重大的秘密出来。重大到大主教一旦知道你透露了,你就死定了的程度。那么我就必须放了你,因为我也不想打草惊蛇。而我也会很放心你不会向大主教坦诚。”

    陈志凌说罢,黑影沉吟着道:“大主教的时间不多了。他帮我师父这么多,也是想要汲取纯阳高手的血液。这个纯阳是指必须是通灵修为以上,血液已经绝对纯净。我师父一个人的血液不够,而……”他看了眼陈志凌,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陈志凌。”又转向流纱,道:“那位一定也就是流纱公主了对吗?”

    “没错!”陈志凌道。

    黑影道:“大主教要吸收你和流纱公主的全部血液。因为大主教受了伤,肌肉正在萎缩。长期下去,他的身体承受不住生命之源,就会死掉。而他一旦死掉,我师父吸收了最直接的生命之源,便也会因为母体死去而萎缩。”

    他一说完,陈志凌与流纱眼光都寒了下去。陈志凌厉声道:“你当我陈某人是傻子吗?这么重要的秘密说出来,大主教一死,难道你师父会萎缩。你这个同样吸收了生命之源的人会不死吗?你似乎小聪明过头了?”

    面对陈志凌的疾言厉色,黑影强调道:“我没有撒谎,如果要撒谎,也会撒个高明一点的谎。我师父吸收的是纯净的生命之源,自然与大主教同根。大主教的生命之源属于母体,母体完蛋,我师父也会完蛋。而我们吸收的是,稀释过的。等于已经不受母体控制,若是大主教和师父不在了,我们从此便可自由自在。”

    这个道理看起来蛮成立的。陈志凌和流纱对视一眼,马上知道有古怪。流纱冲黑影淡淡的道:“你叫什么?”

    “凌天阳!”黑影答道。

    “凌天阳,这么说来,你反而希望大主教和你师父死掉,对吗?”流纱问。

    凌天阳看向流纱,他的目光很是镇静,道:“我没有别的选择,无论是大主教还是师父。我们之间维系的全部是利益关系。他们那种大修为的人,也不会因为我的生死而皱半分眉头。修大道就是顺天求生,如果要在他们的命和我的命之间做一个选择。这个选择题并不难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