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无理要求
    .. ,兵王传奇

    易先生瞪视老者,道:“一己之私,罔顾所有生灵的性命。我易先生虽然不懂你们这些人的本事,但也见过不少奇人异士。你也是有大修为的人,就不怕坏了气数,承受因果大劫?”

    白袍老者淡淡道:“阁下多虑了,万事有命运轨迹,气数亦是使然。中疫症,是他们命中的劫。而救他们,却是本座的功德。”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易先生知道这家伙既然前来,就是谈条件的。他的儿子还在受苦,再则他也只想尽快平息这次事件,当下决定来跟这老神棍谈判。

    白袍老者微微一笑,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阁下,本座看这个谈话倒是不急,先救令郎才是当务之急。”

    易先生一想到儿子还在受苦,当然也不反对。他同时也知道,一旦这个老神棍救了儿子。在谈判中,自己的气势就会弱了。

    白袍老者一出书房,便少了那层阴邪市侩,而是仙风道骨。

    在易先生的带领下,白袍老者跟着到了卧室。易夫人听说有老神仙能救儿子,不由激动万分。

    在卧室里,所有人的注视下,包括那两名全副武装的医生。床上的易小康在痛苦呻吟,这时候白袍老者缓缓伸出权杖,在易小康的胸前画了个奇怪的符。这个符,易先生看在眼里,就觉得这老神棍在典型的装神弄鬼。

    随后,白袍老者在胸前画了几下,喃喃念道:“神怜世人。”接着伸出手掌伏在易小康的额头上。

    便在这时,易先生一行人惊奇的看见白袍老者的手中出现金色光芒。

    包括易夫人在内,以及其余几位医生,警卫,看到这一幕,都惊叹不已,觉得看到了神仙的神迹。而易先生则在想,老神棍手上肯定有道具。

    不管老神棍到底有没有道具,事实是,在接近一分钟的圣光治疗后。易小康没那么难受了,他的烧竟然也奇迹般的退了。这一切,与治病痊愈的症状都不符合。不符合科学常理,典型的神仙风格。

    “老神仙,请!”易先生知道要开始谈判了,儿子没事,他也是长松了一口气。

    再次来到书房里,易先生开门见山,道:“说吧,要如何才肯治愈所有的病人,并且不得在香港生事?”

    白袍老者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他整了整袍子,然后面向易先生,道:“很简单,阁下,我要你利用媒体给本座造势。西昆仑纯阳真仙降世,神怜世人。”

    “你这是邪教组织,歪门邪道。”易先生恨声道:“现在大陆的形势你难道不清楚,上面那边,最反对搞宗教,邪教组织。”

    白袍老者道:“本座知道大陆的形势,所以才选择了这边。一个国家再强盛,他不能阻止人民有其宗教信仰。”顿了顿,道:“本座之所以找上阁下你,因为你是香港政府的正统。这样面对公众更有说服力。另外,阁下你需要为本座建立一个西昆仑殿,以便让本座接受民众的香火。”

    “我不能够答应你。”易先生恼火道:“你这个做法,上面不会允许。再则,我虽然是行政长官,但是我并不能一手遮天。这边有特别行政处长,还有上面派来的高级议员,他们全部都能制衡我。你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职权范围。”

    白袍老者脸色冷了下去,道:“阁下,你不用跟本座回答一些官方言论。你们的体制,本座不想懂。本座来,也不是商量,而是你必须照做。至于你怎么说服狗屁的处长,议员,还是上面,那是你的事情。好了,阁下,本座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考虑,如果不答应,你们再看到的可不是哈士奇小狗。而是本座西昆仑战士,被他们咬过后,所有的普通人都会进化成没有本性的战士。你们香港,将会血流成河。”

    易先生脸色阴晴不定,他一瞬间起了杀心,想要将眼前的老者杀掉,以绝后患。白袍老者一眼看穿了易先生的心思,冷笑一声,道:“阁下,劝你别做傻事。本座的肉身修为如来大圆满,整个香港,乃至你们上面大陆,只要本座不想死,没人杀得了。还有,你以为本座死了,灾难就会停止?妄想!本座西昆仑战士一共三十名,全部是本座最死忠的信仰弟子,如果本座一旦出事,他们的疯狂反扑,绝对不是你们能够承受。”

    易先生脸色难看至极,他深吸一口气,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去跟他们商量,三个小时后给你结果。”说完便朝书房的大门处走去。走至门口,忽然回头向白袍老者道:“你怎么称呼?”

    “本座道号纯阳!”白袍老者一字字道。

    易先生立刻乘坐公车前往府邸,同时召集行政处长,上面议员以及警务处总处长。

    在府的会议室里,外面进行戒严。会议室里,大屏幕上连通了上面国务院的华老。

    会议室中,首先,众人起立。在华老坐下后,华老示意大家坐下,众人方才坐下。

    这次紧急会议由易先生召集,所以由易先生先发言。

    易先生又站了起来,先道:“老领导,您好,各位同仁好。”他的脸色从所未有的严峻,问完好后,道:“我想,我们香港,乃至我们香港政府,民众,在今时今刻,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麻烦。就在今天上午十点,疫症突然爆发,横行。我们所有的警力,以及医学专家都投入到了这场战斗之中。但是很不幸,我们没有丝毫的进展。而也是在刚刚一个小时前,我知道一个可怕的阴谋,这个阴谋是冲着我们香港特区来的。”……

    这时是香港时间,晚上九点!离纯阳真人给的三个小时时间还剩两个小时。

    当易先生说到阴谋两字时,会议室里,包括电话连线的华老全部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易先生继续严肃的道:“一位道号纯阳的白袍老人找到了我的公馆,用他神乎其技的手段治疗好了我儿子的疫症。他也坦承的承认,这场疫症是由他发起。不止如此,他还透露哈士奇小狗的病源是小小的实验田。他还有一队病源战士,在之前,我们向上面这边隐瞒了一些东西。那就是这种疫症对有些体质好的人会进化。进化的人会有超强的力量,并且刀枪不入。纯阳告诉我,只要被他的战士咬中的病源,全部会进化。”说到这,再度扫视众人一眼,然后面向华老,深深鞠了一躬,道:“老领导,这二十年来,在我们高层中间,我们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热武器不是唯一,在沈门,洪门,以及造神基地里,他们一些高手的身手,只要身在城市中。我们的战士根本束手无策。去年的恶魔杰克,给我们香港上了很生动的一课。”

    “老领导,各位同仁!”易先生的思绪很清晰,清楚,他字正腔圆,停顿一下后继续道:“这位纯阳真人的修为,以我看来,远在当初的杰克之上。而且,他还有神秘的后备战士。一旦这些战士尽出,咬中市民后,市民进化。我们香港所要面临的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甚至会比各位所看到的任何一场生化电影都要来的凄惨。”

    “老领导阁下,各位同仁!”易先生深吸一口气,道:“我之所以要陈述这么多,是因为我深知纯阳真人提出的要求是多么的荒唐和不可理喻。但我们目前,只有妥协一途。”

    行政处长,特派议员,警务处长全部都神色凝重。华老也是一脸肃然,缓缓道:“阁下,他的要求是什么?”

    易先生再度深吸一口气,道:“建造西昆仑殿,让他接受民众的香火。以政府的名义帮他宣扬神怜世人,让他成为合法的宗教信仰。”

    “不行!”华老几乎是没有犹豫,他眼中绽放出厉光,道:“这个人心术不正,若再让他成立宗教,蛊惑无知民众,将来会给国家的安定带来不可估量的危害。”

    易先生看向华老,道:“老领导的意思是……?”

    华老道:“今天这个事情非同小可。我们虽然都是政坛老手。但是生死存亡之际,我也不跟诸位来那一套虚虚实实的推太极。这件事情,任何一个决定,都会让我,在座诸位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是,一味的妥协,虽然能换得暂时的安定。却是在给我们好不容易建立的新华夏体系埋下巨大的隐患。”顿了顿,道:“妥协不是办法,阁下,我的意思是,由我们上面派出高手,协助你们香港政府,将这位纯阳真人击杀。”

    易先生道:“谈何容易!如果这种高手有那么好击杀,那也不会任由沈门肆虐至今。”这句话说的很直了。其实今天彼此的谈话,大家都很不符合官场那一套。越是大人物,说话越是不显山露水,更不轻易表态。

    值得庆幸的是,今天参与会议的都不是那种唯利益是图的官员。易先生要维护香港,华老要维护国家治安。

    华老道:“可以先这样,阁下,你先与纯阳真人妥协。另外,我会下令国安的精要人员参与追查纯阳真人老窝。这是场大的博弈,必须一击即中。”

    华老的提议,取得了众人的赞同。

    “感谢老领导的理解与支持!”易先生向华老再度鞠躬。华老也是神情肃然,道:“阁下,所有重担都在你身上,香港就拜托你了。”

    易先生缓缓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会议结束后,易先生立刻去见纯阳真人。至于想要派人包围公馆,击杀纯阳真人。这个提议由行政处长提过。但马上被特派议员和警务处长否决了。

    因为这位特别行政处长阁下并不清楚纯阳真人的修为敏感,而警务处长与特派议员却是清楚的。大军未到,纯阳真人感应到危险就已经拜拜了。

    再则,杀了纯阳真人,纯阳真人的信仰战士作乱,那是香港的灾难。

    易先生乘坐公车回到公馆,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

    书房里,纯阳真人面色淡淡,慈眉善目,犹如怜尘仙人。易先生看到他的嘴脸,却想作呕。亏得他这一副仙风道骨,骨子里却是卑鄙无耻至极。

    易先生坐下后,深吸一口气,向纯阳真人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纯阳真人微微一笑,淡淡道:“这么说来,阁下已经请示过上面了?”

    易先生不置可否的端起一杯咖啡喝了一口,道:“我们政府会履行承诺,也希望你能做到你履行的。”

    “等一等!”纯阳真人道:“阁下,本座没有将您看作傻子。但您和您背后的上面,似乎将本座看成了傻子。”

    易先生不动声色的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上面不可能答应本座的要求。”纯阳真人继续道:“想必你们是假意答应,背后却在暗中部署,想要将本座与本座的战士一网打尽。本座奉劝特令阁下你,这件傻事千万做不得。鱼死网破,本座能承受,香港可是承受不起。”

    “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揣测!”易先生道:“但事实是,你提出了要求,我答应了你的要求。这应该是一个愉快的合作。”

    纯阳真人冷冷一笑,道:“看来阁下还真是不把香港民众的安危放在眼里,既然如此,那本座告辞了。”说完便站了起来,作势要走。易先生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立刻阻止道:“纯阳真人,你到底是什么打算?”顿了顿,道:“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还想要什么,明说便是。”

    纯阳真人这才转身,淡淡道:“这个态度就对了。以本座对大陆上面政府的了解,他们如果要派高手,唯一让本座忌惮的只有一个,陈志凌。

    我们合作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给陈志凌一顶帽子。本座这儿准备了一些资料,如何向民众公布,利用媒体这个口舌,也要全靠阁下你来支持。”说完,他探手出来,手中却是一个u盘。

    这么仙风道骨的纯阳真人拿了个u盘出来,这情景有点无厘头,滑稽。

    易先生却没有一丝丝心情放松的意思,相反,他很沉重。纯阳真人这个老神棍实在是太精明了,对于陈志凌这个人。他当然知道,包括陈志凌来到香港,有什么图谋。他都一直在关注。当初是陈志凌除掉杰克,他还想着要接见陈志凌,只是未能如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