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仁义
    .. ,兵王传奇

    安腾与相川闻言却是松了一口气,他们虽然惜命。,但长期被当狗一样,指不定那天,心高气傲的这两人就真拼了。而陈志凌这一剂定心阵,又打消了他们所有的惨烈想法。

    陈志凌继续道:“你们以后在我大楚门内,每年会有同其他成员的同等待遇,足够你们胡天酒地。但是这有个前提,你们找女人,只能找你们岛国的同胞。并且不可用强,得两厢情愿。”

    海青璇有些无语,觉得陈志凌这家伙不正经。李红泪沉默冰冷,终是不爽的。

    安腾与相川却是喜出望外,有种一瞬地狱,一瞬天堂的喜悦。刚才被踩到泥土里,受尽侮辱。这一刻,被丢了一根狗骨头,却是忍不住有点满足了。

    反抗不了,他们也只有享受了。

    “我们彼此,是利用关系。你们有本事,我用得着,所以你们不需要有别的疑虑。”陈志凌开诚布公,接着又淡淡道:“玄洋社我是志在必得,如何兵不血刃的掌控玄洋社,你们说说你们的看法吧。”

    面对陈志凌的询问,安藤青叶和相川真木不敢大意。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两人也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

    显然,陈志凌,单东阳,海青璇这几个人都不是好忽悠的。

    两个老怪物认真思索,便在这时,陈志凌不忘开口,道:“我要提醒你们一点,别以为杀了我,你们就可以解除你们所中的噬心蛊。我若死了,你们的噬心蛊会发狂,咬碎一切暴亡。”这是不得不防的事情,万一这两家伙铤而走险,到时候反过来对付自己。那可是大大的不妙,所以,打预防针是很重要的环节。

    事实上,陈志凌也没吓唬他们。母蛊之源没有了,噬心蛊就会失去控制,天知道会将他们咬成什么样子。

    所以,换个说法。将来首领一死,那么众多的造神基地成员,凡是吞噬了金蚕蛊和龙蛊的,都将遭到蛊虫反噬。这些都是一法通,万法同源的事情。苗蛊,说穿了就是那么回事。

    唯一不同的是,首领的母蛊在他体内还是活的。陈志凌的这个母蛊却只是血液相融,意念控制。

    安藤青叶与相川真木闻言后,面色没有多大变化。他们早已没有反抗的心理了,片刻后,思虑一番后的安藤青叶向陈志凌道:“……”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陈志凌,喊主人,尼玛还真有些喊不出来。

    “以后喊我门主即可!”陈志凌看出他的犹豫,善解人意的道。

    安腾青叶与相川真木长松一口气,喊门主相对来说没那么挣扎。

    “门主!”安藤青叶道:“我们的老巢在北美,毗邻大西洋的一个岛上。这个岛的位置很隐秘,另外此岛属于m国航母威慑范围内。任何的大型杀伤力武器都无法带进去。不过我们通过各种秘密渠道,还是获得了一艘不错的战舰,另外武器弹药也有一些。也就是说,我们有自卫的能力。但对方大型的武器,或则说,没有许可证,携带任何武器都很难进入我们那块领域。而我们每年向m国政府所交的租岛税是三亿美金。”

    陈志凌几人沉吟起来,陈志凌明白安腾的意思,他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要夺取玄洋社,只可智取,不可强攻?”

    安藤青叶与相川真木点头。安藤青叶道:“要夺取玄洋岛倒也不难,因为原则上来说。目前整个岛上,以我和相川的修为最高。能够有话语权的是最后两位长老。他们的修为,一个是通灵初期,叫做左道桑,俄罗斯人。另外一个丹劲巅峰,叫做罗巴顿,也是俄罗斯人。在我们玄洋社,一向以来,都是我们在做主导。”

    陈志凌道:“所以,只要他们不起疑心。你们两人顺利回岛,只要以雷霆之势杀了这两人。玄洋社就会落入我的手中。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的,门主!”两个老怪物点头。

    陈志凌的手指忍不住敲击桌面。而这时,单东阳开口了,他道:“额……陈志凌兄弟,我有话说。”

    陈志凌表情诚恳的看向单东阳,示意他说。

    单东阳斟酌着道:“我们国安也需要一些高手,我们看能不能这样,这两个人,不杀,抓起来。”他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哥跟你陈志凌很够意思了,帮你掌握了这么两个老怪物。但是哥忙了这么大一圈,却是一点好处没捞到,你是不是得表示表示呀。

    “没问题!”陈志凌也是知道好歹的人,当下道:“这么来办,我伪装一个身份,跟安腾他们先去玄洋岛。擒下这两人后,你们再上岛。”

    安腾青叶拍马屁的道:“有门主您的帮助,要擒他们两人那就是易如反掌了。”相川真木也是点头,两个老怪物这会儿落水了,也很想再拉人一起进苦海。所以对这个活捉,赞成的不得了。

    单东阳微微蹙眉,道:“为了保险起见,我和陈志凌兄弟你一起上岛吧?”

    陈志凌看向单东阳,知道这家伙是有点不放心自己,怕自己先上岛,把一切都掌控在手。这有点类似当初刘邦和项羽谁先进咸阳一样。

    陈志凌自然不会对玄洋社的掌控谦让,当下道:“人多了反而会让人起疑,单局,我们之间应该多一些信任。再则,我们谈好的条件不会改变,我说到做到。”

    单东阳沉吟一瞬,最后无奈点头答应。

    兵贵神速,事情宜早不宜迟。如果让玄洋社的两个俄罗斯老鬼知道了情况,起了防范那就大大不妙。所以,在商量好后。陈志凌伪装成了胡成的样子,当下便跟安腾他们先行赶往玄洋岛。

    至于单东阳一行人,则是后备力量,会在暗中赶过去。

    兵分两路,于下午三点。陈志凌与安腾他们登上了前往m国洛杉矶的航班。

    时间紧迫,两个老怪物的敏感也没时间恢复。不止如此,陈志凌要是长时间和他们接触,也会被感染到失去敏感。所以,在飞机上,两个老怪物坐头等舱。陈志凌去坐了经济舱。

    夜色茫茫中,飞机降落在m国洛杉矶国际机场。

    随后,陈志凌三人马不停蹄赶到了东林大厦前私人飞机跑道,玄洋社的私人飞机火神号一直停在那儿。驾驶员被通知,也敬职的守候在那儿。

    这私人飞机是火神号喷气式飞机,速度很快。在里面坐着也很舒适。飞机平稳起飞,在飞机上,陈志凌含了龙玉。百尸粉这玩意儿不得不慎重。

    这架私人飞机自然是有进入玄洋岛的许可证的。五个小时后,m国时间凌晨五点,天空露出鱼肚白的时候,火神号在玄洋岛降落。

    一切倒真是雷霆火速,十多个小时前,陈志凌还在华夏。十多个小时后,他已经在万里之外的海岛上。

    玄洋岛,从空中俯瞰时,陈志凌就觉得这个岛充满了现代气息。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城堡。那艘战舰隔近了观看,才发现还是满恢弘的。至少这种战舰的震慑力,可以震慑附近所有海盗。

    再则,玄洋岛里的武力,也不是任何海盗敢觊觎的,加勒比海盗都不行!

    火神号是水路两栖的,在水中也可以冲刺。在水中冲刺着,最后稳稳的降落在岛屿的码头前。

    陈志凌的气势完全收敛,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人。他的修为隐藏起来,没人能发现不对。而安藤青叶与相川真木则拿出了睥睨霸道的气势,陈志凌老实的跟在后面,眼睛不动声色的观看。

    岛屿的绿化做的很不错,右边有成片的树林。树林与居住区被电网隔离。这种电网常年通电,没人可以偷爬过来。

    在进岛之前,有一个森严守卫的战台。荷枪实弹的女兵把守,这些女兵也就是女杀手。安腾与相川过去时,这些女兵却是不敢盘查。

    顺利的进岛,此时天空已经破晓,天际露出彩霞,晨曦洒遍整个岛屿。海风吹拂,带着咸湿的味道,真个舒服惬意至极。

    岛屿的建筑风格,日式与欧式混合。一栋栋宿舍楼连绵,中间是偌大的操场。操场上,靶子,铁丝网,十八般武器应有尽有。陈志凌还看到了梅花桩,练习八卦掌的大水缸。这种大水缸是专门踩八卦游身步。在水缸边缘抹满游,然后人站上去走动。

    大水缸一共有二十来口。水缸里积满了水,看来是有时下雨所致。

    这个时候,操场上已经有三十来个八岁左右的小女孩,小男孩,正在刻苦训练。她们脸蛋坚毅,头上顶着碗,碗里有水。一个个扎着正宗的降龙桩马步。

    正宗的马步,身体起伏,颤动气血,这样才能稳固下盘。不然站着僵硬不动,身体就出问题。玄洋岛里,高手众多,所以基础教育却不会出错。

    陈志凌看了一眼这三十来个幼小的苗子,立刻察觉出其中有十来个小孩,他们的悟性,底子特别的好。

    在三十个孩子的前面,站了一位黑衣教官。教官三十来岁,陈志凌瞥了一眼,化劲修为,是个德国人。

    黑衣教官似乎是看见了经过的安腾,立刻屁颠的跑过来,朝安腾和相川鞠了一躬。他的眼中,是无限的敬畏。

    安腾淡淡的一挥手,也不说话,示意他自个玩去。黑衣教官方才又鞠了一躬,转身继续去监督小孩们。

    正前方,有一栋恢弘的建筑。白色宫殿一般,宫殿正身,是两片浮雕。浮雕却全是美丽的樱花。看来玄洋社的人虽然和岛国政府尿不到一壶,但是国花还是一样崇敬的。

    宫殿前刻有日文,看起来是一个字。陈志凌跟日文无缘,自然是不认识。

    在宫殿门口,有四名荷枪实弹的女杀手把门。另外,陈志凌看见岛屿四周的高处,还有瞭望台。这还不算,岛屿上各个地方都安装有隐秘的摄像探头。外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闯进来,还真是比登天还难。

    安腾两人带陈志凌进入宫殿,四名女杀手用日文鞠躬问好。

    气势凌人的安腾与相川却是连斜眼都不看她们一下。在这个岛,女杀手们是没有丝毫地位的。而安腾这些长老就是主宰者,必须服从。

    主殿里地面铺了柔软舒适的地摊,这主殿装潢乃是现代风格。也有种白宫国会的感觉,以一张单人榻榻米为主,两边依次排开。陈志凌可以想象的到,正中的榻榻米是属于井下田野的。

    每张榻榻米的间隔都有金檀木茶几隔着。这种茶几几乎是没有腿的。

    安腾与相川分别气势凛然的跪坐在主座旁边的榻榻米上。这种坐法是典型的岛国坐法,**坐在腿上。

    陈志凌则站在安腾的身边,他现在当然没有资格入座。

    长老归来,这是玄洋社的大事。马上有宫殿主事人带着两名手下匆匆赶来。宫殿主事人叫做佐佐木,岛国人,没有修为。两名手下也是负责打理宫殿日常卫生,事务的管事。宫殿里一共有三十名从岛国本土招来的女服务员,这些女服务员是拿着丰厚薪水,享受带薪休假,年假,等等各种福利的员工。

    佐佐木向安腾与相川鞠躬,用日语问好。

    陈志凌在一边听不懂,不过他也没表示什么。

    安腾青叶淡冷的道:“去把左道桑长老与罗巴顿长老喊过来,另外,怪医生,金队长,各领队杀手也全部叫过来,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是,长老!”佐佐木见安腾长老脸色严肃,而大佬井下田野未回来,便知道出了大事。立刻前去召集。

    陈志凌在后面不动声色,虽然安腾的话他听不懂,但是陈志凌也料定这家伙没胆子搞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是早上六点。陈志凌在宫殿里虽然看不到外面的天气。但他心里感觉到了日月的流转,朝阳正在蓬勃升起。

    大约三分钟后,金队长第一个到来。与他一起来的还有领命杀手领队美女小队长。金队长是岛国人,也是所有杀手的大队长,实际管理众杀手。是安藤青叶与相川真木的死忠,化劲修为。这个金队长,在玄洋社里也算是干尽了坏事。李红泪对陈志凌有过要求,一定要杀了他。陈志凌对一个化劲修为的人不感兴趣,便也答应了李红泪。不过目前,金队长管理所有杀手,杀手们又还不明就理。为了避免引起暴乱。所以先还不能贸然杀金队长。

    金队长恭敬的向安腾和相川鞠躬问好,安腾淡淡点首,让他入座。

    两名美女队长,长的端是绝色。乃是华夏人,她们的修为是化劲巅峰。陈志凌立刻明白,这两人是和李红泪一样的地位。

    两名美女队长向安腾与相川鞠躬问好后,也被安腾挥手令其入座。坐姿自然也是跪坐。

    再随后,两位俄罗斯长老终于姗姗来迟。倒不是他们傲慢,而是身份。身份在这里,小喽啰都还没来,他们两就跑来,多不合适。

    左道桑是个彪形俄罗斯大汉,满脸的络腮胡,穿身一身花衬衫,跟地痞子似的。走路龙行虎步,气息骇人。他是通灵初期,也算是一位绝顶高手了。况且他才四十来岁,自然也有傲的资本。

    罗巴顿丹劲巅峰,则相对低调一点。他身材瘦削,长相斯文,也是满脸的络腮胡。总之俄罗斯人,不论男女,体毛就比常人浓密一些。左道桑与罗巴顿面对安腾与相川,微微鞠躬。左道桑用英文道:“安腾二哥,怎么不见大哥?”

    安腾面目严肃,道:“你们先坐下,等怪医生来了,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他说的也是英语。

    陈志凌站在后面,与环境融为一体,竟然没人注意到他。这就是浑然天成的境界,就算半夜他出现在美女闺房里,美女都会觉得他本来就应该在那儿。

    左道桑与罗巴顿便在安腾和相川的身边入座。

    不一会后,怪医生前来。怪医生的头发很糟乱,皮肤很白,是个英国人。他来的时候哈欠连天,而且比较无礼。穿着一身白大褂,但那白大褂已经很脏。怪医生用英文嚷嚷道:“你们有没有搞错,这么早开什么鸟会,打扰我的睡眠。”

    怪医生是必须要控制的,因为他掌握了所有女杀手的病毒疫苗。若是之前,安腾青叶知道陈志凌志在这些女杀手,或许会用女杀手的病毒疫苗来跟陈志凌交换自由。但现在,他们两已经没有任何反抗心理了。

    貌似陈志凌也不会干!

    人终于全部到齐了,安腾青叶与相川真木站了起来。而左道桑与罗巴顿则还完全不知道,天大的危机已经降临。

    怪医生坐下后,头一歪,又呼呼大睡起来。他在岛里地位特殊,谁也不会去跟他计较。

    “今天,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宣布。”安藤青叶用英文说道。众人凝神聆听,都隐隐觉得不妙。长老这么慎重,而大佬又没回来。大家正各自揣测,轰!

    一声暴响,安腾与相川突然发难擒向罗巴顿。快的出了残影,雷霆电光之间,两人分别夹攻罗巴顿。罗巴顿修为丹劲巅峰,又是坐着。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安腾青叶已经啪啪两下,将他的膻中穴拍中。寸劲打穴,阻止他发力。而相川则一手在他脖子上重重一摁。双重打击,罗巴顿哼都没哼出来便晕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