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华贵天成
    .. ,兵王传奇

    井下田野三人回到了安藤青叶的房间,关上门后。安藤青叶向井下田野道:“大哥,你有什么打算?”

    井下田野淡淡道:“只要我们敏感在,没有人能杀的了我们。国安方面想必也是明白这一点,才会出此一招。他们害怕因为抓捕我们而引起暴动,想要兵不血刃的解决我们。”

    相川真木冷笑道:“他们是在做梦!我们玄洋社纵横国际三十余年,这么多年,就算是m国的超级特工全部出来,俄罗斯发动千人特战队,全部连我们的一根汗毛都没有抓斗。就凭这最废材的华夏国安,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井下田野手往下压,示意两人噤声。他们之间的谈话倒不怕被偷听,或则放什么窃听器。因为井下田野的修为已经到了极致,就算是窃听器也会让他心中有一丝不顺畅。只要他感觉到了不顺畅,就会知道出了问题。但现在他没感觉到,那就证明这时的谈话是安全的。

    井下田野看了两位兄弟一眼,神色严肃,道:“如果我们真的敏感失去,那头华夏猪的修为不弱,我们还要真就栽了。但是现在,阴谋被识破。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国安里没什么厉害高手。要抓捕我们。即使我们失去敏感,也必须出动那头华夏猪。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计就计,引那头华夏猪现身。因为我们的行踪暴露,这样再去香港,华夏猪一旦隐藏起来,我们也没有丝毫办法。”

    “怕什么。”安藤青叶嘿嘿冷笑,语音里泛着寒意。道:“华夏人都自诩正义,尤其是带点本事的。咱们不妨凶残一点,如果华夏猪隐藏起来,咱们就拉一批华夏人出来杀,杀到他出现为止。”

    相川真木咳嗽一声,无语道:“我说二哥,你是华夏脑残剧看多了吧。只有电视里才那么演。”

    井下田野也驳斥道:“老二,你这个主意烂透了。修为到达我们这个境界的人,就算是你杀他亲生父母,他没有十足把握,也是可以舍弃的。更何况是区区无辜。”

    安藤青叶微微尴尬,道:“哈哈,我也就是说着玩。”顿了顿,有些怀念的道:“还是二战时好,随便杀,随便抢,那才我理想中的天堂。”

    二战时,安藤青叶才十二三岁,却是没这个机会。不过道听途说,他总是知道一些的。

    总之,这三位玄洋社的大佬骨子里,从没把华夏人当做一个平等的地位对待。

    就像是看那些畜生一般,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要脱离岛国政府,建立玄洋社的重要原因。

    “可是大哥……”相川真木道:“李红泪身上的百尸粉驱除不掉,我们带在身边会很危险。”

    “这个好办!”井下田野道:“让胡成安排一个假的李红泪来伪装,我们带着假的上路。明天就去香港,既然识破了,再伪装也没有意义。等到他们自以为我们失去敏感时,一旦动手,就是那头华夏猪死的时候。”

    “大哥妙计!”安藤青叶拍马屁道。事实上,井下田野的脑袋瓜也确实很灵光。

    就算一切布置妥当,井下田野三人还是发挥了谨慎的本色。当杀手的,不谨慎早死了。

    这个谨慎是指凌晨时分,安藤青叶和相川真木的房间里的电话,分别都接到了特殊服务的电话。

    果然如李红泪所说,对方做了精密的调查。给安藤青叶打电话的声音来自小萝莉,那声音,让安藤青叶酥到了骨子里,恨不得兽性大发。井下田野跟安藤青叶待在一块,便给安藤青叶下达指示。让小萝莉过来。

    相川真木也接到了成熟少妇的电话,那个诱人,妩媚,勾人,自是不予言表。

    按照井下田野的指示,成熟少妇也被要求来安藤青叶的房间。

    挂了电话后,相川真木到了安藤青叶的房间。

    大约三分钟后,看起来十六岁的小萝莉,清纯漂亮,不过年纪虽小,却有种脂粉俗气。

    成熟少妇却是透着股要滴出水来的韵味儿,脸蛋姣好,但也不是非常出色。非常出色谁来做小姐啊!

    那样也是会让人起疑的。

    井下田野三人不动声色,小萝莉和成熟少妇看到这架势,立刻出现怯意。一般情况下,小姐们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拒绝玩的。但这两人却没有。

    肯定是有问题的。

    这一关,算是井下田野与国安的心照不宣。大家都知道行不通,不过井下田野他们三人还是闻了下少妇和小萝莉身上的体味。果然,仔细闻,能闻到淡淡的茉莉花香。也就是李红泪身上的味道,这就是正宗百尸粉的味儿。

    “你们两不合适,换人过来。”井下田野看了两小姐一眼,道。

    “怎么不合适?老板你们还没试过怎么说不合适呢?”成熟少妇一听不乐意了,开始推销,套话,行话一大堆。更欲来带一些肢体接触。安藤青叶三人谨慎小心,却是连空气中是否有粉末都要注意到。要是被她们暗地里撒下百尸粉,落到身上,阴沟里翻船可就不妙了。

    “我的话,你们听不懂吗?”井下田野冷声道。声音凛冽,寒意十足。两小姐顿时吓了一大跳,这种威严,那是她们敢冒犯的,后背吓出冷汗,连忙退了出去。

    大约十分钟后,又来了两位小姐。井下田野三人闻了一下,依然有那种淡淡的茉莉香味。

    百尸粉!他们认定了,记住这种味道,就可以躲避开百尸粉。

    两位小姐找来了,小姐自然是想做生意的。井下田野他们倒是不差钱,安藤青叶和相川真木蠢蠢欲动。觉得百尸粉要几个小时才能生效,玩一玩也无妨。无奈井下田野脸色阴沉,始终不允。最后只得在给了小姐小费后,将其遣走。

    这一夜,安稳度过。

    在凌晨六点时,胡成安排好了假的李红泪。所谓假的,也就是跟李红泪身材差不多,反正只要将头发拉下来,掩住脸便是神不知,鬼不觉。

    而真正的李红泪则留在了酒店。

    天亮后,上午八点。吃过早餐后,井下田野三人带着假李红泪朝火车站赶去,由胡成开奥迪送。

    在去的途中,胡成请示井下田野,该如何处置李红泪。

    井下田野脸色冷漠,道:“先留着她,好好的养着。以免对方还有什么暗号联络,露了马脚。等我们清楚了那条华夏狗后,就把她杀了。这个旅行社已经暴露,胡成你随时准备好b套方案撤离。在这之前,财产转移好。在国安没动手之前,燕京的警察也不会对旅行社动手。”

    “是,主人,我全明白了。”

    假的李红泪也是属于玄洋社的人,不过却是个岛国妞。

    坐的是超快动车,动车上人流很大。这一点是井下田野很放心的。当今华夏正在飞速发展,讲究和谐稳定的发展。在人流多的地方,给国安五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动手。

    真正引起暴乱,谁也保不了单东阳。

    井下田野三人在十点时分,从燕京西站正式出发,动车开往深圳。

    而就在井下田野几人上火车后,胡成便回到了桑尼旅行社。这个m国佬却是垂涎李红泪的美色的,在很早以前,他就垂涎了。现在李红泪受了伤,她的生死大权也掌握在他手上。他怎么能放过。

    酒店的房间还没退,李红泪昨夜洗了澡后,便穿上了干净的红色紧身衬衫,黑色套裙。当真是迷人至极。这衣服是胡成买的,他买了两套。一套给假的李红泪,一套却是给李红泪。

    李红泪从国安里面逃出,所受的伤都是实实在在。而且她还服食了软筋散之类的药物,身体里没什么力气。这也是为了取信井下田野的。想想,国安抓了这么一个高手,不给她注射这种药物那才是真的不正常了。

    这个软筋散又有玄机,让李红泪在一段时间后恢复了三成气力。这就是她能逃出来的原因。李红泪在小时候就受过这方面训练,对药物有一定的抵抗作用。恢复三成,也能取信井下田野。但是经过中枪,逃亡,现在的李红泪,却是一成力气都没有,跟个普通的弱女子一样。井下田野知道她的身体状况,没有五天的修养,决计不可能恢复。这也是井下田野放心让胡成事后解决她的原因。

    对于陈志凌的计策,李红泪心中也是满腹疑窦,陈志凌交代她,如果井下田野逼问起来。尽可以全部实话实说。所以李红泪将所有的密谋计划说了出来。也正是因为这般坦诚,方才取信了这三个老怪物。

    至始至终,李红泪都不知道她演的这一处起了什么作用。陈志凌执意要这么做,她也只能去做。她是杀手,性格冷淡,却也不会去追根问底。

    李红泪休息够了,听到外面敲门,她勉力穿好衣服,她被井下田野安排,不能出房间一步。在房间里,她的头发就这样随意披着,不得不说,冷酷的她这样子看起来,真个有倾国倾城的资本。

    唯一的一点,李红泪在十三岁时,同样遭到了安藤青叶的性侵。

    现实就是这样,没有任何童话色彩。玄洋社那么多华夏女孩,除了被淘汰杀死的,其余存活下来的,无一幸免。

    被性侵是她们的**礼。

    玄洋社现在还有许多小女孩正在接受训练,这种奴役制,如果没有陈志凌出现,将会一直延续下去。

    且不说这些,李红泪说了请进后。胡成这位m国佬端了早餐在外面敲门。李红泪前去开门,胡成穿了一身的黑色衬衫,看起来也是人模狗样。他的美式英文很地道,非常友好客气的跟李红泪打招呼。

    在丰盛的早餐中,有一杯被下了烈性春药的牛奶。

    胡成殷勤的招呼李红泪,早餐端到床前,他闻着李红泪身上的香味儿,觉得有种心醉的感觉。一想到待会能在这女神身上驰骋,他就打心眼里兴奋。

    不得不说,胡成的想法很美好。

    但李红泪是何许人也,从小的训练,培养。她察言观色就知道牛奶有问题,这是完全不需要敏感的。李红泪苦于身体没有力气,而胡成却也是个明劲巅峰的好手,平常等闲十个好汉可都不是他的对手。

    “快趁热喝呀!”胡成端起牛奶,递向李红泪,殷勤至极。目光里有难掩的火热**。

    李红泪目光闪烁了一下,道:“我不喜欢喝牛奶。”

    胡成面色一僵,随即站了起来,狞笑道:“看来你已经明白了。”这就是图穷匕见了。

    李红泪也是面色一寒,道:“你想干什么?”

    胡成一笑,道:“我想干什么?难道你猜不出来吗?”李红泪不禁悲愤莫名,她万没想到会有这茬。少年时的阴影,让她特别讨厌**。“你别乱来。”李红泪寒声道:“你如果乱来,我一定会告诉主人,主人饶不了你。”

    胡成脱下了上身的衬衫,露出精装的身躯来,他的胸前有一条黑乎乎的胸毛,跟大猩猩似的。“哈哈……你装什么正经,等哥哥将你伺候舒服了,保证你还要感谢我呢。”

    他一说这话,李红泪便明白了他是有恃无恐。心念电转,更加寒心。自己对玄洋社,对井下田野如此坦诚布公,他最后却还是想杀了自己。胡成这么肆无忌惮,一定是因为井下田野有下达格杀的命令。

    果然是凉薄之人。

    李红泪反抗无用,她根本没有力气,只是心中难免悲凉。这种境地,那位新主人陈志凌有没有预料到了?或则说,无论是陈志凌还是井下田野,在他们眼中,自己都只是棋子。根本没有半分感情可以谈的。这就是杀手的悲哀吗?

    一生都是一个巨大的轮回,悲哀吗?

    李红泪倒是没有流泪,她没有那么脆弱。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罢了。

    胡成见李红泪不反抗,不禁哈哈大笑,道:“骚娘们,你果然也是想的。”

    正欲饿狼扑食时,房门突然悄无声息的开了。接着,胡成只觉劲风闪过,他脖子一紧,竟然被人提了起来。这还不算,又被来人像丢垃圾一样,刷的一下丢了出去。胡成重重的摔在墙壁上,滚落在地。只觉周身五脏似乎都被摔碎了,疼痛难忍,动弹不得。

    来人正是一身雪白衬衫的陈志凌,清秀,飘逸,沉稳。这种气质,华贵天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