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黑影
    .. ,兵王传奇

    黑影疾速来到医院一楼,前面已是大门。外面的场地被灯光照的雪白。黑影脚下生风,只是刚一掠出大楼。这时忽然一股劲风袭向他的脖颈。

    黑影大惊失色,危机中脖子一缩。但终是迟了一步,他已经被人生生提了起来。提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去而复返的陈志凌。

    陈志凌一身黑色休闲衬衫,目光如寒冰。那黑影看清是陈志凌后,不禁大惊失色。只是脖颈被掐住,他却是动弹不得。

    陈志凌的手如利爪一样,在黑影手腕上一捏。龙玉便顺手掉落,陈志凌伸手接住龙玉,在黑影的脖颈上重重一摁。劲力渗透进去,瞬间让他晕死过去。他的手法,自然不是丹劲高手所能抵挡的。

    陈志凌去而复返的原因很简单,哈士奇的预谋和单东阳发现敌人踪迹,种种都显得巧合。他一直不放心龙玉,所以在离开的时候突然想通,对方很可能是调虎离山,冲他的龙玉而来。

    一念及此,陈志凌便弃了宝马车飞快赶回。刚准备进医院,便看到黑影逃离。他索性就隐藏气息躲在门后,在黑影出来一刹,擒龙手擒住了黑影。

    陈志凌担心厉若兰她们的安危,如果她们再出事情,他真的无法接受。天煞皇者,难道就一定要身边的人死全?

    当下提着黑影的身躯,急匆匆的朝医院里面走去。迎面遇上了追来的厉若兰和一干保安。厉若兰突然看到陈志凌提着拿道强大的黑影时,她不禁惊呆了,同时喜极。陈志凌在她心目中,此刻已经强大到没了边。

    “你们怎么样?小凌没事吧?”陈志凌向厉若兰问道。厉若兰顿时急道:“你那块玉被抢了。”陈志凌拿出龙玉,递给厉若兰,道:“快去给小凌含着。”厉若兰见到龙玉,顿时眼眶一红,重重点头,拿了龙玉便疾步而回。

    陈志凌又冲几名保安道:“你们都散了,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

    “是!”保安们无比敬畏的道。怎么能不敬畏,那么厉害的黑影,被陈志凌这个男人跟提小鸡一样的提着。

    陈志凌沉吟着,将黑影提到了一间空置的病房里。他没有先通知单东阳,事情太诡异了。对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龙玉。这么有针对型的,还有,在疫症中的黑手就是眼前的黑影吗?不可能,一个丹劲高手搅不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黑影躺在地上,陈志凌正准备去揭开他脸上的黑布,看一看他的庐山真面。偏在这时,陈志凌听到了细微的声音,声音来自黑影耳朵里的耳麦。

    陈志凌耳朵尖,听到那声音在喊陈先生。

    陈志凌一凛,是幕后黑手想跟自己通话。当下,他拿过耳麦,耳麦连着手机。陈志凌直接将耳麦拔掉,拿起手机放到耳边。这手机是老式的诺基亚。

    屏幕还是罕见的黑白屏!

    对面苍老的声音传来“陈先生,你好!”

    陈志凌疑惑着,这个声音很陌生。陈志凌确定没有听到过,最关键的是,这个声音中透着一股气势,掌控。对方的修为很高,并不低于自己。这是陈志凌一瞬间根据敏感,判断出来的信息。

    “你是谁?”陈志凌冷淡问道。

    “我很抱歉,冒犯了你。”老者道。

    “你是谁?”陈志凌再度问道。

    老者淡淡道:“我是谁,这个陈先生你不必知道。陈先生,我请你现在立刻放了我的手下。龙玉已经归还,为了表示歉意,在以后,我们绝不会主动来找你或则你亲近的人的麻烦。”

    陈志凌道:“你要我放,我就必须放吗?”

    老者微微一笑,道:“陈先生你修为通玄,天下间又有几人奈何得了你。只不过,我们在暗,你在明。你身边那么多亲近的人,你保护得过来嘛?刚才我的人没有伤害你的人,这是我对你这位强者的尊敬。我若杀了你身边的人,你也不会放过我。到时候两败俱伤,这都不是我想要的。”

    陈志凌默然,突然冒出这种对手来。陈志凌还真不敢趁一时之快,将这黑影杀了。毕竟胡慧欣,冉灵素,梁家任何人,他都不希望他们出事。

    “陈先生,请你放了我的手下。我实在不愿与像您这样的人为敌,当然,也不惧与您为敌。是敌还是友,全在您一念之间。”

    “你大概不太了解我。”陈志凌心念电转,冷淡道:“我这个人最受不得威胁,没错,我是无法完全保护我身边的人。但是你如果真敢动手,我会让你后悔为什么活着。你既然知道龙玉,也应该知道我陈某的手段。”

    老者的语音寒了下去,道:“我当然知道阁下

    的手段,我牺牲一个手下不要紧。而阁下失去一个亲人才是要紧。正是因为知道阁下的手段,所以才会来向阁下致歉。”

    “口头的致歉屁都不算,你说是吗?”陈志凌道。“你贸然派人来伤害我的小侄子,抢我龙玉,难道就靠一句你很抱歉可以解决吗?”

    “我会朝您的卡上打三百万港币过去,算是歉意。”老者道。

    “五百万!”陈志凌道。

    “好,请你把卡号存到这枚手机上。”

    “你来香港,到底有什么目的?”陈志凌忍不住问。

    “无可奉告!”老者说完后挂了电话。

    陈志凌怔了一怔,当下将自己的瑞士金卡卡号输入到了手机上。其实五百万港币是其次,重要的是气势。不能别人都已经踩到了你头上,结果一句对不起,你就屁颠屁颠原谅了。那对方日后只会更加肆无忌惮。

    与老者妥协是必然的,对方在暗。况且,这次这个老者的来势汹汹,如此大规模的疫症,一定是别有所图。他的手下也不会只有这么一个,一旦闹僵,陈志凌倒是不怕。但会苦了身边的人。那时候就真是追悔莫及了。

    想了想,陈志凌先蹲下身将黑影的面巾摘下。黑影的真面目露了出来,陈志凌微微失色。因为黑影的脸蛋很古怪,脸颊上的肉似乎萎缩了一般,泛着血红。陈志凌感觉他的气息,以为他是三十来岁,但这幅模样看起来,却像九十多了。

    陈志凌想到什么,又撩开了黑衣人的袖子。他的手臂肌肉同样在萎缩,猩红。

    这就很古怪了,这样萎缩的肌肉,应该会限制他的身法。但是陈志凌却能感觉出,这人在逃跑时,身法奇快,一点不受限制。

    肌肉萎缩,与身体里的气血有很大的关系。只有气血坏死,才会导致肌肉如此萎缩衰老。

    但此人速度却很快,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的人违背了陈志凌对人体的了解。

    难道是与哈士奇同一种病理,身体里有金色能量,只不过这种是高手进化了?陈志凌瞬间想透了关节。老者的出现,哈士奇,疫症,一切都是谜团。这名老者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个想不通,陈志凌只能静观其变。他目前最重要的是做好营救玄洋社杀手的事情。既然已经答应老者放了这人,自然要遵守诺言。陈志凌也相信老者不会赖账。

    当下拍醒了黑影,黑影一把坐起,看了陈志凌一眼,又立刻拉过黑巾蒙上。他惊疑的看着陈志凌,不知道陈志凌会将他怎么样。

    那一记擒龙手,让他毫无还手之力。所以他此刻对陈志凌忌惮极了。

    “你可以滚了。”陈志凌拍了拍手,道:“记得要你的主子快点把钱打过来,我耐心不好。”

    黑影犹疑一瞬,接着转身,飞快离开了病房。

    黑影离开后,陈志凌立刻给单东阳打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通了,单东阳道:“你到了?”

    陈志凌道:“我还在大屿山这边,刚刚发生了一点事情。”说到这,便详细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以及神秘老者,对老者修为的揣测全部说给了单东阳。

    说完后,陈志凌又道:“你那个窝点是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他们目的就是想夺取我的龙玉。”

    单东阳也陷入沉吟,道:“对方似乎非常了解你跟我之间的联系。”这个计划到这里自然就只有取消了。

    陈志凌道:“你慢慢派人查,同时也警醒香港这边的高层,如果我猜的没错。之前的疫症是他们在试水,恐怕马上会爆发出更恐慌的疫症来。”

    单东阳沉吟道:“陈志凌,那个神秘老者恐怕就是田野农。他逃走之后,肯定会记得你给他的耻辱。而且,他认为你之所以会恢复敏感,就是那枚龙玉。所以才会来打这枚龙玉的主意。田野农现在跟你妥协,但是我想,他只要找到机会,一定会对付你的。”

    陈志凌怔了一下,道:“田野农断了一臂,应该修为大损。但是我听出这个老者的修为不简单。而且,声音不同,给我的气势也不同。”

    单东阳道:“不管他是不是田野农,你先前说他要制造疫症,又可能有很多丹劲修为的手下。你觉得他的目的是什么?”

    陈志凌道:“我也一直在想,其中很大的一个目的就是发财。将疫症散播出去,然后他们掌握了疫苗,这样就可以卖出天价来。”

    单东阳道:“嗯,你说的很有可能。这些人修为很高,如果大面积发难,又是在香港这块繁荣地段,会对我们国家形象,对经济都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我们必须想办法来阻止。”

    陈志凌道:“嗯,所以你现在就要去查他们的窝点。这些人以前不在香港,是怎么突然到的香港,一定有蛛丝马迹可以寻找。另外,这个人待会应该会给我打过来五百万港币,你也可以查他的账户地址。”顿了顿,道:“东阳兄,这个人对我的情况很了解。你发现之后,先不要轻举妄动。一来怕他胡乱伤害我身边的人,二来,激怒他们,让他们去大街上杀人,也会造成很大的恶劣影响。我们一定要争取将他们一网打尽。”

    “嗯,陈志凌兄弟,这件事太严重了。我一定会谨慎再谨慎。”单东阳说到这儿,忽然试探着道:“所以陈志凌兄弟,如果我们需要你时,你不会有任何推辞,对吗?”

    陈志凌知道他的顾虑,当下正色道:“当然!我始终铭记,我是共和国的军人,保卫家国,人民,是我的天职。”这句话虽然说的冠冕堂皇,但陈志凌也确实会这么做。

    与单东阳挂了电话后,陈志凌前去看望梁幼凌。

    这一夜,终是平安度过。早上八点的时候,梁幼凌醒了过来。陈志凌也将龙玉取了回来。赵国平教授给梁幼凌再次进行了全身检查。

    九点时分,急诊室的大门打开。赵国平对外面苦等的厉若兰微笑道:“小少爷完全没事了。”

    厉若兰连忙冲进了急诊室。

    梁幼凌真的恢复了健康,一点事情都没有。他身体有些虚弱,不过看到陈志凌后,还是兴奋的喊着师傅。真是个让人从心里温暖的小家伙。

    确定梁幼凌没事后,陈志凌陪着厉若兰和梁幼凌吃了早餐,便准备离去。他的宝马车也被保安开了回来。离开私立医院之前,是厉若兰送他出门的。

    “陈志凌,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是因为要贪我们的家产。”厉若兰穿着白色长裙,优雅美丽,如圣洁的仙子一般。头发挽起,干练温婉,她的脸蛋白里透红,很想让人啃一口。

    这是在宝马车前,厉若兰凝视陈志凌,真诚说出的一句话。

    陈志凌微微一笑,道:“日久见人心,三叔公也迟早会明白。若兰,我不会辜负你这份信任。”

    厉若兰点头,突然鼓起勇气,像小女孩儿一样,在陈志凌脸蛋上亲了一口。道:“谢谢你。”

    她吻完后,脸蛋就红了。

    陈志凌轻笑,随即又正色道:“若兰,你不要跟三叔公怄气。三叔公对梁氏的心是好的,你昨天那么说他有些过分。另外,你跟三叔公身边有许多是楚向南安排的眼线。不过不要紧,楚向南不在了,他们也就会为你们所用。我记得楚向南说给三叔公下了慢性毒药,你去劝三叔公好好检查一下身体。至少,他要活着看着我到底是一怎么样的人。”

    “嗯!”厉若兰点头。

    交代完后,陈志凌便驾车离开了梁氏私立医院。

    老者答应给陈志凌打五百万港币过来,速度却也真是迅速。在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手机便收到了入款提示。

    陈志凌将信息反馈给了单东阳,随后,他便在二楼的露天阳台上晒着太阳,吹着海风,真个好不惬意。

    郑姐这位佣人很体贴的给陈志凌送上了一份水果拼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