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又能如何
    .. ,兵王传奇

    大哥!这两个字眼透着温暖。李红泪莫名的觉得眼眶微红,她不是这么容易感动的。关键是陈志凌的身份地位在这儿。陈志凌也没必要骗她。

    陈志凌随后坐到床边,跟冉灵素四目相对。冉灵素目光平静如一泓秋水。陈志凌缓缓道:“四个公子哥,死了。主谋的唐华,全家死了。不过背后主使的人在香港,是我的真正对头。我上次被你救,也是他下的黑手。你放心,他的人头,我一定会取下来。”

    冉灵素点头,忽然说道:“我有些累了,想睡觉。”说完便躺了下去,整个脑袋都缩进了被子里。

    陈志凌知道冉灵素的难受悲伤,纵使将他们全部杀了,但伤害终是已经造成,“灵素……”陈志凌语音艰涩,他想说很多安慰的话,却是说不出口。他甚至冲动下,想娶她为妻,用一辈子来补偿她。可是不行,他是有妻室的人。况且冉灵素的性格强势冷傲,也不会接受这种怜悯。

    陈志凌想用尽所有来补偿,让她好起来。最终,他发现他根本什么都补偿不了她。

    “你好好休息,我先去香港把那个畜生杀了,再回来陪你。”陈志凌说完站了起来,对李红泪道:“好好保护她。”

    “是!”

    离开了医院,陈志凌的目光坚定。楚向南,之前因为干爹,我有诸多顾忌。如今,是你自寻死路!香港的梁家,我陈志凌可以不借助。与干爹的父子之情可以断裂,但是你楚向南……非死不可!

    乘船前往香港的时候,陈志凌接到了厉若兰的电话。陈志凌接通,厉若兰的声音充满了忧急,道:“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说到后来,声音却是快哭出来了。

    陈志凌心中一暖,又是感动,道:“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

    “你什么时候回来?”厉若兰关切的问道。

    “我马上回来。”陈志凌道。

    “我来接你。”厉若兰立刻说。

    挂了厉若兰的电话,陈志凌接到了单东阳的电话。“陈志凌兄弟,深圳这边的善后事情,我会处理好。香港那边,你自己要多小心,我暂时帮不上你的忙。这件事很蹊跷,楚向南故意激怒你。他明知道你的实力,还有你知晓后的后果,却依然这么做。怕是有什么阴谋在其中。”

    “我自己会小心的。”陈志凌真心实意的道:“多谢你,东阳兄!”

    单东阳淡淡一笑,挂了电话。他听到陈志凌真心实意感谢时,心中是暖的。他做不了那个想做的豪侠,却很愿意能成为这位豪侠的朋友。

    谁不想有一个肝胆相照,侠义无双的朋友?

    陈志凌上维多利亚港口时,来来往往的旅客,车辆。此时正是上午十点,漫天金光洒照在这片海港上,海面波光粼粼。

    而在人流中,厉若兰穿着一袭红色长裙,优雅美丽。雪白香肩裸露,更添风情。她矜持的站在那儿,陈志凌走到她面前,她终于压抑不住,紧紧的抱住了陈志凌。

    陈志凌静静的抱着她,从她的身上,陈志凌的心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安宁。而厉若兰则感觉到了属于陈志凌身上,无言的哀伤。她不禁跟着揪心,到底在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陈志凌的悲哀却是,我纵使杀尽所有人,又能如何?又能如何?

    便在这时,陈志凌的手机再度响起。厉若兰脸蛋微微一红,离开陈志凌的怀抱。陈志凌摸出手机一看,却是单东阳打来的。接通后,单东阳的语音兴奋,道:“陈志凌兄弟,我们的成员刚刚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陈志凌见到单东阳这种沉稳的人都兴奋了,不由好奇的问道。

    单东阳道:“这些资料是下面的人提供给我的,据说你当初到香港来,跟梁家三少爷发生过不愉快。”

    陈志凌怔了一下,随即道:“何止是不愉快,那件事闹的很大,生死一线的恶斗。”

    单东阳道:“但最后他和雪姨太失踪了对不对?”

    陈志凌点头,道:“是,我干爹心肠软,大概也是想放他们两人一条生路,怎么了?”

    “我们在深圳发现了雪姨太。”单东阳略略兴奋的道:“关键问题是,雪姨太的情况,似乎是与楚向南有关系。根据我们的情报,雪姨太在这一年来,一直是楚向南的秘密的情人。很大的可能,是楚向南已经杀了梁承丰,也或则他将梁承丰当做傀儡,在适当的时候,把梁承丰拉出来,继承梁家的基业。”

    陈志凌也一下看出其中关键,道:“不管梁承丰死没死,楚向南在这其中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只要将雪姨太抓住,抓到我干爹面前,楚向南就是百口莫辩。”

    单东阳道:“对,我跟你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有了雪姨太,你就可以将局势反客为主。”

    “你们现在掌握住雪姨太,我立刻过来。”陈志凌道。

    “好!”单东阳答应。

    厉若兰开了车过来,当下陈志凌和厉若兰一起开车前往深圳,过罗湖桥。

    这次是由厉若兰开车,她隐约听到一些,但是陈志凌眉头紧皱,她也不好多问。

    陈志凌与厉若兰到了深圳的宝安街后,很快跟单东阳汇合。单东阳带陈志凌与厉若兰前往江边别墅群。

    梅雪这个女人,与厉若兰是同出梁氏。不过至始至终都没有什么交集,但作为女人,厉若兰还是有些同情她的。

    此时是中午十二点,阳光艳丽。

    那栋孤立的豪华别墅前,大门紧闭。国安成员在外面守候,单东阳三人到达,国安成员汇报,没有任何人进去过。

    单东阳便对陈志凌道:“我们进去。”

    陈志凌点头,单东阳在前先行。三人来到大门前,那大门是重金属的防盗大门。大门前的庭院里,花儿姹紫嫣红,却是料理的极好。

    单东阳暗劲勃发,震开大门。三人鱼贯而入,大厅里空无一人。陈志凌凝神感应,竟然未感应到活人的气息。

    不好的预感滋生出来,陈志凌率先朝二楼主卧而去。厉若兰与单东阳紧跟其后。

    主卧的房门未关,陈志凌迈步而入,便看到了沙发前的地上躺了一个女人。另外,一条藏獒也死在了她的面前。

    这女人穿着一身紫色睡袍,发丝如瀑布飘散。陈志凌脸色一沉,上前将女人的发丝拂开。果然就是梅雪,梅雪的嘴角溢出黑色的血。陈志凌闻了闻她的鼻息,已然断气。

    好一个算无遗策的楚向南!已经提前杀人灭口。陈志凌知道,这条线算是彻底断了,楚向南既然提前下毒杀人灭口,在这别墅里也不会留下任何可能的证据。

    厉若兰看到梅雪的尸体时,脸色煞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昔日住在一起的人,现在却已如花飘零陨落,难免会有危机感,兔死狐悲感。

    陈志凌轻轻握住了厉若兰的手,将她揽进怀里,给予她最大的安全感。

    陈志凌的手揽着厉若兰柔滑的香肩,眉头轻蹙。楚向南,你所做这一切,到底是什么让你有恃无恐?

    陈志凌确确实实闻到了空中的阴谋味道。

    单东阳感到很无力。

    香港!

    靠近九龙湾,属于楚向南的一栋别墅里。

    这社会虽然寸土寸金,老百姓终其一生做房奴,为了一套80平的房子。但是在楚向南他们这些人手里,却是何处不别墅。社会呈现一种畸形的发展,但里面的底层者被上层压住,很难挣脱出来。

    楚向南穿着雪白的衬衫,衬衫是出自意大利的手工制作。线条带着流畅的柔软,看着就有种一尘不染的高贵气息。他犹如误入凡尘的王子,正静静的靠着窗,品尝着一杯法国酒庄的上等红酒。

    轻轻的摇曳,他的目光复杂中带着一丝心痛。

    便在这时,电话响了。接过,那边传来暗线的声音。“南哥,梅雪已经死了,他们来过,没发现什么,走了。”

    死了!楚向南闭上眼睛,眼角滚落出一滴泪水。那一年,梅花惊起一泓秋水。穿着白色旗袍的梅雪在年少的他心中留下永远的痕迹。他迷恋了她十年,却在得到她后,几个月的时间便有些厌倦。

    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才是最珍贵。这是人永远的劣根性,谁不曾有年少的梦中情人。

    在得知梅雪已死的这一刹,楚向南觉得心如刀割。在决定要她死之前,他的心里挣扎了很久。也有过要带她远走高飞,从此不理俗世的活着的想法。

    但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计划已经开始,他就是那个希望醒掌天下权的枭雄。儿女情长不过是一杯酒,一杯生活的添加剂。

    楚向南不再继续忧郁下去,打通电话,让楼上的两位玄洋社长老下楼。

    玄洋社的两位长老就是楚向南的底牌,在田野农失败后。楚向南便将宝继续押在了玄洋社的身上。玄洋社那边,闻知李红袖死了,部下全军覆没,不由勃然震怒。当场派出两位最厉害的长老过来,继续完成任务。雪耻以及报仇。

    这两位长老分别叫做石井宏,石井英。他们都已年方六十,是亲兄弟。

    石井宏是丹劲巅峰高手,也是李红袖的师父。他的剑术更加厉害,并且擅长隐藏,忍术,暗杀起来,有鬼神莫测的能力。

    石井英更是了不得,通灵中期高手。是玄洋社中的排行第三的大高手。他修习北辰一刀流,并将北辰一刀流融合柔术,柔中带刚,至刚至柔,已是一代大宗师。

    玄洋社派出他们这两位王牌杀手,也足见对陈志凌的重视了。

    楚向南见识了这两人的能力后,也大为佩服。这就是他底气十足的原因。但他是个谨慎的人,另外会再布置上好的枪手,在他们杀陈志凌时,让枪手趁机进来围杀陈志凌。

    枪手不能隐藏气息,自然不能先围。要等这两位先拖延住陈志凌,这样便可万无一失。

    石井宏与石井英因为练功,都显得十分的年轻

    两人的打扮,与华夏人并无两样。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他们是岛国人来。

    “两位,请坐!”楚向南站在沙发前,先冲两人说了,方才坐下。石井宏与石井英气度如渊岳,古井不波。他们坐下后,楚向南道:“对手可能马上就要回来,我们的计划要开始了。”

    石井宏眼中绽放出骇人寒光,道:“这支支那猪胆敢杀我徒弟,今天便是他的死期。”

    楚向南微微皱眉,道:“石井先生,支那这个词语早应该被摈弃了。尊重对手才是尊重自己,而且,坐在你面前的我也是华夏人。”

    石井宏怪眼一翻,嚣张乖戾的道:“你同样也是支那猪,要我尊重,你有让我尊重的本事吗?”

    “宏,请你注意你的修辞!”石井英冷淡的道。石井英修为通玄,又是大哥。石井宏还是不敢不听他的话。当下石井宏朝楚向南嘲讽一笑,不再多说。

    楚向南心里怒气翻涌,但无奈眼下需要仰仗这两人,却是发作不得。他深吸一口气,忍下这口恶气,道:“两位石井君,我必须再次提醒你们。陈志凌这个人不简单,他能在重重埋伏下,击杀你们的门人,就已证明他的实力。”他没有说田野农,说出来就穿帮了。

    如果让玄洋社的人知道他是故意害死李红袖,楚向南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石井宏对楚向南的话嗤之以鼻。石井英淡淡道:“楚先生,这件事你大可放心。我们的修为都已经到了陆地真仙的地步,自不会有掉以轻心的情况出现。这个陈志凌,今天是他的死期。我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因为我们的自大,而是我们的信心,气势所在。”

    石井英话说到了这份上,楚向南便也不再多说。待两人随着手下离开别墅准备刺杀事宜后,楚向南眼神复杂,他的手指敲击着沙发靠。

    这时,楚向南的心腹,也是他的手下第一大将杨雄进了来。

    “楚少!”杨雄长的忠厚老实,这么热的天,依然穿着黑色西服。他的修为乃是化劲。

    “都准备好了?”楚向南看向杨雄,淡淡问。

    杨雄点头,道:“是的,楚少。三十名顶尖枪手,只要得到您的信号,会在三十秒内冲进去。”

    “嗯,很好,由你带队我很放心。”楚向南顿了顿,道:“杨雄,来,坐!”杨雄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因为高高在上的楚少,是从来不屑跟人谈心的。今天绝对是头一遭。

    杨雄坐下后,楚向南起身去拿了红酒和红酒杯,亲自倒上两杯,并主动碰了一下,道:“来,干,预祝我们今天举事成功!”

    杨雄持起酒杯,和楚向南一起一饮而尽。杨雄道:“楚少,您放心吧,如此周密安排。陈志凌就算有通天本领,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