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灵素被抓
    .. ,兵王传奇

    厉若兰似懂非懂,道:“也就是说,会影响你救倾城她们?”顿了顿,嫣然一笑,道:“所以说现在我跟你一起,还是在帮助她们?”

    陈志凌道:“这个逻辑很怪异,但也可以成立。”

    厉若兰道:“那这样说,我完全不必有心理包袱了?”陈志凌道:“当然!”厉若兰道:“不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出轨都说的理直气壮。不过我相信你了。”她的心理包袱完全放开了,当下脸上更是神情放松。

    厉若兰道:“你真想我给你生孩子吗?”陈志凌一怔,随即道:“我挺喜欢孩子的,如果你肯生,我肯定喜欢。”

    厉若兰微微苦涩,道:“一旦怀孕,可就瞒不过三叔公了。”

    “如果真到那个地步,我会去解决。”陈志凌说。

    “哈,还是不要了。”厉若兰其实只是试探陈志凌,她这时歉意道:“我跟你在一起,感觉很对不起小凌和阿华。所以,我想我人是你的。其他的东西,都留给小凌。”

    陈志凌其实也没有真让厉若兰给他生孩子的想法。只不过,既然已经跟她发生了关系,他自然不会去逃避任何责任。

    当下道:“兰姐,我会尊重你的任何想法,也支持你。能够得到你的人,已经是我的幸运。”

    厉若兰吻了下陈志凌的唇,她的眸光流转,忽然失笑,道:“我真没想到,会突然跟你走到这一步。不过我不后悔,你也真的没有让我有任何失望,我应该谢谢你。”

    “光口头谢谢可不行!”陈志凌对厉若兰小声附耳。厉若兰顿时捶了下他,道:“你太流氓了,我去洗澡。”说完要跳下床,陈志凌一把将她紧紧搂住。

    回到梁氏公馆的后门,二楼窗户是开的,陈志凌背着厉若兰,攀着下水管道,将她送了上去。随后,告别。

    陈志凌回到车上,天色已经开始泛白,黎明了。虽然一夜七次,但是对他这种变态体力来说。却根本没什么影响。只觉身心都是痛快,畅快。他也对自己的自制力放弃了,本身就好这一口,只能疏导,不能压抑了。

    在回到梁峰的别墅后,陈志凌迎着朝阳练习无始诀。只觉神清气爽,隐隐有种找到如来之境的边缘的感觉。隐藏血窍似乎被风吹开,但是还不够,又遮掩起来。

    看来,离如来这一步已经不远了。陈志凌充分体验到了这种无所顾忌,忌惮的畅快的好处。

    晨曦照射在别墅后的庭院里,梁峰早起会打一趟太极。吃早餐时,楚向南过来了。厉若兰则没来,说是有些不舒服。梁峰便也见怪不怪。

    楚向南一样,每天淡淡洒洒,穿着雪白的衬衫,优雅而具有风度。陈志凌则时常有跟这家伙撞衫的危险。他也只喜欢穿白色黑色两种衬衫。要是跟楚向南一黑一白,别人还以为黑白无常。不过真一起穿白色,两位天之娇子的气场还是强悍到让人震慑呐喊。如果他两去做一个明星组合,或者搞功夫巨星之类,保证能晒过当年的李小龙大师。

    吃早餐时,梁峰向陈志凌笑骂道:“臭小子,昨晚去那儿鬼混了?又来祸害香港的花朵?”

    楚向南莫有深意的看了陈志凌一眼,陈志凌坦然自若,也一笑,道:“干爹您说笑了,我是正经人。”

    梁峰大笑,又对楚向南道:“向南,你给陈志凌筹备的人怎么样了?”

    楚向南道:“应该快要到了,那两位大师要离职的手续比较麻烦。不过我们已经签了合同,他们是非来不可。师父,您知道的,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急不来的。”

    梁峰皱眉道:“效率太慢了,这事你抓紧点。我给你三天时间,再搞不定,就让陈志凌自己来联络。”顿了顿,道:“陈志凌在这边事事需要花钱,你待会去办个手续,给他账户上先转十亿港元过去。”

    楚向南微微变色,老头子是明显不满了。梁峰其实是没有私心的,起初,他以为楚向南是真心帮忙。所以没提钱的事,但是这十多天过去,他又不是傻子,哪里会看不出一二。所以索性就先给陈志凌十亿港元,算是安抚陈志凌。

    陈志凌并未推辞,他说了声谢谢干爹。便看向楚向南。楚向南的养气功夫也真是厉害,闻言后爽快的道:“好的,不过师父,这种大额的转账,需要提前预约。”

    “多少天能办好?”梁峰语气沉了下去,问。

    “最快也要到明天下午。”楚向南回答。

    梁峰对这些是有了解的,看楚向南没有耍花招,便也不再多说。

    至始至终,楚向南都脸色轻松,没有一丝不情愿。吃完饭后,还是陪着梁峰说话。

    一直陪了一个小时后,楚向南方才离开。离开时还非常歉意的跟陈志凌道歉,说保证一定很上心的,尽快的完成这些事情。

    陈志凌觉得越发捉摸不透这小子了,估计在他笑吟吟的背后,不知正在酝酿什么毒计。

    吃过早餐后,梁峰约陈志凌出公海去钓鱼。陈志凌欣然答应。

    梁氏公馆是买有游艇的,游艇很快准备好。厉若兰也被喊着一起去钓鱼。梁幼凌则在学校里。

    去公海的路上,梁峰由司机开车在前方走。厉若兰则坐陈志凌的车。

    厉若兰脸蛋上娇艳,**洗礼后,她的确一扫胸中淤积。只不过她走路有些不自然,穿着宽松的红色连衣裙,高雅华贵。陈志凌看到她上车时,走路的样子就好笑。启动车子后,对厉若兰道:“若兰同学,纵欲伤身啊!”

    厉若兰看了眼前面,确定不会被三叔公看到。才羞恼的揪了下陈志凌的耳朵,道:“你以后都没机会了。”

    “你太毒了。”陈志凌一边开车,一边道。

    “看你还得瑟!”厉若兰轻笑一声。

    两人戏闹了一会后,厉若兰忽然道:“我今天查了一下,我的账户上还有些钱。你要成立你那个情报网,一定很花钱。我先给你划十亿港元过去,要是再不够,我再想想办法。”

    陈志凌怔了一下,随即感动无比。看了眼厉若兰,柔柔一笑,道:“你要包养我啊?”厉若兰嗔了他一眼,道:“我是跟你说正经的。”

    陈志凌道:“不用,只有你用我的钱,哪里有我拿你的这个道理。”

    厉若兰道:“那用分这么清楚,我愿意。”顿了顿,道:“怎么着我这钱好像还得求着你收下?”

    陈志凌失笑,道:“真不用。”顿了顿,道:“这是男人的尊严。”

    厉若兰见陈志凌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便也不好再强求,便道:“如果有需要,你一定得跟我说。”

    “嗯,我想内撒你时,一定跟你说。”陈志凌正儿八经的道。厉若兰顿时红脸啐了他一口,道:“以前觉得你挺正派的,怎么现在才发现你这么流氓。”

    陈志凌哈哈一笑,随即转了个弯,跟上梁峰的迈巴赫,对厉若兰正色道:“今天干爹跟楚向南说,要他给我转十亿,跟你想法不谋而合啊!”

    厉若兰微微一怔,道:“你答应了没?”

    陈志凌道:“当然答应了,干爹给的钱,我没有理由让给楚向南。”

    厉若兰哑然失笑,道:“你说你到底有什么魔力,老少男女通吃。十亿港元,可以富贵几代人了。但是我们都心甘情愿给你。”

    陈志凌正色道:“干爹对我的情谊,我会永远铭记。”厉若兰微微不满道:“那我呢?”陈志凌一笑,道:“我会让你永远‘性’福。”厉若兰却没听出玄机,心头甜蜜的紧。

    陈志凌道:“我跟你说这个事情,不是说干爹给我十亿港元很惊讶。而是楚向南眉头都没皱的就答应了。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如今平静的不像话,不知道在想什么鬼主意对付我。”顿了顿,道:“我得给国安的打个电话,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发现。”

    陈志凌电话打通,厉若兰帮他拿起,贴在他耳边。而他则继续开车。

    国安的小mm热情喊着首长,至于问到楚向南。回答则是并未发现他的账户出现任何变化,也未见任何异常。

    挂了电话后,陈志凌却觉得心中有种莫名其妙的不祥之感。但又没有感受到危险来临。敏感是真实存在的,既然没感到危险,那就是没有危险。

    “也许是你多心了。”厉若兰道:“十亿港元如果可以打发你,楚向南倒不会吝啬。”

    陈志凌道:“我在他眼里,就是贪得无厌的吸血鬼。他不会觉得这样能打发我。”

    “那应该是他也没想到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厉若兰继续宽慰道。

    陈志凌心中警惕,不过没发现任何异常,也只能如此。闻着厉若兰身上的香味,他的心神放松了一些。

    只等流纱师姐完成任务,来到香港。然后攻打玄洋社,进而初步成立楚门。在做什么实业上,如何做大,陈志凌还没有详细的计划。他对流纱的建议很看重。

    游艇,公海,蓝天白云!优质靓丽的服务员服务,美酒佳人,富豪的生活就是可以这么随心所欲。在梁峰面前,陈志凌和厉若兰保持距离,没有任何的一丝小动作。

    迎着海风,虽然最终没有钓到鱼,但心情是舒畅的。陈志凌陪着梁峰钓鱼,心思却神游物外。等到那么一天,楚门地位稳固,无人可撼动。自己带着倾城,许晴,小倾,还有厉若兰在这种游艇上畅快出海,大被同眠,那是一个多么幸福美丽的彼岸。当然,这也只是陈志凌想想而已。

    这些老婆们,虽然对自己是真心。真要她们这样在一起,怕是痴人说梦了。

    钓鱼进行一个小时后,已是下午一点。

    厉若兰在舱顶上晒太阳,服务员给梁峰和陈志凌端来加了柠檬的伏特加,以及切好的水果拼盘。便在这时,陈志凌的手机响了。

    陈志凌心中一动,那种不祥的感觉随之涌了上来。拿出手机一看,是胡慧欣打过来的。

    陈志凌不及细想,飞快接通。

    “出事了。”胡慧欣声音急促,都快哭出来了。“刚才有一群人到公司里来,他们二话不说把冉总抓走了。”

    陈志凌顿时如坠冰窖,急道:“他们什么样子?说为什么要抓她没有?报警没有?”

    胡慧欣语不成声,道:“他们全部都很凶,其中一个人打了冉总一个耳光,说冉总多管闲事。我们已经报警了。”顿了顿,急道:“怎么办?怎么办?你一定要救冉总呀!”

    “嗯!”陈志凌回了一声,挂掉胡慧欣的电话。他的脸色阴寒得要滴出水来。一群凶狠的男人抓走冉灵素,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她真的出了意外?真的被凌辱?陈志凌想到她的冷傲,自尊,她的率性,她该如何接受?陈志凌瞬间有种发狂的冲动。就连一边梁峰关心的询问,他都没有理会。

    二话不说,先给单东阳打电话。“你在哪里?”电话一通,陈志凌劈头盖脸的问。

    “深圳,怎么了?”单东阳听出陈志凌的火药味,心中打了个突。

    “救我的冉灵素被人抓走了,发生在9号商业街,联合大厦。立刻帮我救下她,拜托!”陈志凌心神紧张,他真的太怕冉灵素会出事。

    单东阳也没有废话,道:“我马上去查。”

    电话挂了之后,陈志凌站了起来,向梁峰急道:“干爹,我要立刻去深圳一趟。”

    梁峰也站了起来,道:“走,我送你过去。”

    这艘豪华游艇转航很慢,梁峰下了一辆微型快艇。陈志凌坐上去后,梁峰便启动快艇,像一道箭一样冲向香港海岸。

    厉若兰在甲板上,看着陈志凌离去,却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急事。

    从香港开车到深圳,过罗湖桥。到达深圳后,陈志凌将车子开成了飞车,连闯红灯无数。最后车子被前面的车流堵住,陈志凌索性弃车。

    单东阳一直没有消息传来,陈志凌自己飞快赶过来时,也在梳理这件事。如果说冉灵素多管了闲事,那就是救了自己。

    抓冉灵素的人显然是黑道上的,他们无缘无故的来抓冉灵素,一定是被人指使的。是楚向南在出招?

    陈志凌眼中绽放寒光,如果楚向南敢伤害冉灵素,他不会再估计梁峰的父子亲情。

    一路心急而来,陈志凌想过要去找楚向南算账。但是事情还不清楚,也并不一定就是楚向南干的,也许是冉灵素的商业对手。陈志凌并不想贸然翻脸,他现在只是期望单东阳能够顺利找到冉灵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