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费用不够
    .. ,兵王传奇

    本来让李红泪进入军分区是最安全的,但是陈志凌对单东阳的信任有保留,所以还是免了。

    陈志凌给李红泪留了足够的钱以及联系方式后,在第二天帮她找好隐蔽的住所后,便与她道别。

    香港!

    下午三点,艳阳高照!

    陈志凌乘船从深圳前往香港,上了维多利亚港口后,梁峰开车亲自来接,还是那辆迈巴赫。

    梁峰自持功夫高超,身边从来没有保镖随从。他今天穿了一件很平常的黑色唐衫,特别的有飘逸韵味。

    陈志凌则是新买的范思哲白色衬衫,扣子多解开了一颗,下身穿白色裤子,白色皮鞋。整个人看起来,气质清爽高贵。若是出现在一群青春期的小女孩面前,绝对可以秒杀一片。他的这种气质,风度,是任何小屁孩都模仿不来的。绝不是帅气两个字可以概括。

    陈志凌与梁峰拥抱,一声干爹让梁峰喜不自胜。

    “你在香港这边,就住在我的别墅里。我已经让下人准备了你喜欢吃的菜,今天咱们爷俩不醉不归!”梁峰拉着陈志凌的手,一边朝车上走,一边意气风发的说。他确实很久都没这么高兴了。

    陈志凌能感觉到梁峰的情真意切,心中也是感动。他自己亲生父亲的形象,在他心中已经很飘渺。依稀记得父亲是个比较沉默,却很志气的中年人。父亲很聪明,就凭着写文章,都能赚上一大笔。那时候,父亲对自己很严厉。但每次都舍不得打自己。

    那种父爱,在陈志凌生命里,很长的时间,他不敢去想。一想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哭。

    而现在,梁峰让他有种重新拥有父亲的感觉。

    梁峰的别墅有些偏向大陆内地老家的风格,有堂屋,有后庭院。

    陈志凌以前来过一次,现在是故地重游。

    别墅的大厅里,古色古香。

    这时候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大厅有四扇通风窗户,窗户外分别种植了绿色藤蔓,爬山虎,还有鲜艳绽放的牡丹花。这个午后,突然起了风,穿堂风吹进来,带着一股花香和植物的清新味道。

    虽然这儿是香港,亚洲经济中心,繁华的金融大都市,但在梁峰这儿,却有种乡下老家的亲切。

    令陈志凌意外的是,楚向南和厉若兰以及梁幼凌也来了。他们竟然是乘坐同一辆车而来,这不由让陈志凌有些警惕和不是滋味。楚向南包藏祸心,如果厉若兰也完全信任他,那么陈志凌在香港这边将会很难做。

    与楚向南之间,陈志凌知道,绝对不会有和平。香港这边,陈志凌志在必得。梁家是他的平台,起点。

    那么对于楚向南这种野心家来说,如何也不能容忍陈志凌来剥夺他的利益。

    况且,就算陈志凌无私一点,不在乎梁家的基业。以楚向南的性格,也绝不会放过梁峰,厉若兰她们。

    陈志凌与楚向南虽然才刚见面,但他们之间的博弈却已经早在陈志凌决定进驻香港那一刻开始。

    楚向南安排那么周密的计划杀陈志凌,最后的结果却是玄洋社被瓦解,田野农也失踪。这让楚向南骇然,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当初那个仅仅是化劲修为陈志凌已经成长得如此恐怖。

    面对陈志凌,并不像面对那些师兄弟又或者梁承丰。面对他们那些人,楚向南是压倒性的优势,高傲的姿态。轻松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但现在的陈志凌,楚向南对他有着深深的忌惮。楚向南一生的支柱,彼岸都在梁氏。他也绝不会向陈志凌妥协。

    楚向南穿着蓝色的休闲衬衫,戴着墨镜进来。看起来就是标准的富家公子。他是抱着梁幼凌下车的,表情和蔼宠溺。

    事实上,楚向南也一直表现的对厉若兰母子关怀备至,也非常的尊敬。这是他的谋划,策略。就像厉若兰在公司里,那些身边的秘书高管,其实都是向楚向南效忠,而厉若兰却一无所知。

    搞起阴谋诡计来,厉若兰在楚向南面前,跟婴幼儿似的。

    厉若兰的性格,带了大家闺秀的温婉柔弱。一旦有所依赖,就会充分信任,很容易被人蒙蔽。

    今天的厉若兰,穿的是露肩的紫色长裙,高贵而优雅。她的脸蛋还是那般俏丽,成熟,很美丽的少妇,人妻类型。

    梁华在半年前已经离世,她也早接受了这个悲剧,如今活的还算不错。至少不像以前那样提心吊胆。

    当初厉若兰对陈志凌是起过一丝涟漪的,随着陈志凌结婚,时间的推移,却都已恢复平静。至少,陈志凌是这么认为的。因为陈志凌与进门的厉若兰目光相触,她微微一笑,很礼节性的微笑,没有别的任何含义。

    倒是梁幼凌非常的有良心,小家伙虎头虎脑的,一看到陈志凌,便从楚向南怀抱里挣开。扑向陈志凌,兴奋异常的喊道:“师父!”

    陈志凌在一片阴霾中,唯独被梁峰和梁幼凌的真诚而温暖。笑着一把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师父,你怎么才来看我?”

    陈志凌刮了下他的小鼻子,笑道:“想师父没有?”

    “想,想死了。你都不来看我,也不给我打电话。”梁幼凌不满的道。

    陈志凌笑笑,歉然不已,道:“那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就当是罚我不来看你。”

    梁幼凌稚声稚气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以后可以经常看见师父你就行。”

    陈志凌不由感动,对这个小家伙。从来没为他做过什么,他却是这样的挂念自己。从当初在飞机上第一次见面,他就是这般的亲昵自己。

    这时厉若兰上前,将梁幼凌从陈志凌手上抱了下来,道:“乖一点,师父还有正事要做。”梁幼凌是个非常乖巧的家伙,当下便也听话。

    楚向南向陈志凌伸手,诚声道:“凌哥,我和师父可是一直在盼着你来。有凌哥你加入我们梁氏,我们以后一定可以在师父的带领下,将梁氏更加发扬光大。”

    陈志凌微微一怔,随即也微微一笑,与他握手,道:“我也同样期待。”

    “好,好,好!”梁峰看到这一家子其乐融融,不由老怀安慰,当下上前牵住楚向南和陈志凌的手,道:“我们吃饭,吃饭,今天老家伙我要不醉不归,哈哈……”

    这顿饭,本来也就是家宴。厉若兰母子,楚向南,陈志凌,都是梁峰认为的家人。只不过,坏就坏在梁峰有着偌大的家业。既然有家业,又有人存在,那么就不可避免的有争斗。

    菜肴很丰盛,是专门请的酒店厨师来做的。有港式的特色玉兰菜系,清淡却很有滋味。花色也很唯美精致。

    另外,还有几盘大肉的菜。在陈志凌的朋友圈子里,没有人不知道陈志凌是肉食动物。吃饭的时候无肉不欢。所以红烧肉是必备的。

    高档一些的鸳鸯鲍,鱼刺也准备了。

    满满的一大桌,琳琅满目,让梁幼凌这个小家伙看的开心不已。拿着筷子,这也要吃,那也要尝。梁峰笑呵呵的,对于梁幼凌,他自也是疼爱的。现在梁幼凌是梁家的独苗苗。

    “师父,你尝这个。”梁幼凌夹了一筷黄金茄茄给陈志凌。大家都还没动筷,厉若兰想呵斥梁幼凌,梁峰摆手道:“没事,家里人吃饭,那来那么多规矩。”

    由厉若兰给大家倒酒,酒是飞天茅台!

    粘稠丝线,金黄色泽!

    厉若兰自己则以饮料代酒,梁峰举杯,大家一起站了起来。梁峰红光满面,道:“今天我很高兴,嗯,高兴。只要你们这群孩子好好的,我就什么都不挂心了。梁氏,交到你们的手上,我很放心,来,这杯酒,为我儿子接风。”说完一饮而尽。

    楚向南笑意吟吟,也是一饮而尽。陈志凌自然也是面带微笑,不过却微微诧异。楚向南这小子的城府越发深了,竟然一点不满的迹象都未露出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梁峰做事向来不绕弯子,道:“上次陈志凌你说要建情报网,这事我一直放在心上。我让向南做了个计划,向南,你详细跟陈志凌说一说你的计划。”

    楚向南点首,他放下酒杯,正儿八经的看了陈志凌一眼,又面向梁峰,态度真挚诚恳,道:“在师父要我做这个计划之后,我一直很为难。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凌哥你想要做成什么样的规模。但是凌哥的想法,我不能不支持。眼下也算是摸着石头过河,这段时间里,我委托我的朋友,在国际上找了两位专业情报大师回来。另外,我初步设计,招一百名搞情报的退伍侦察兵,国际上有名气的退役特种兵之类。时间尚短,还只招收了十名人员。其中三个已经到了香港,还有七个在赶来的途中。两位情报大师也答应在各自的国家办好手续后,便赶过来。”

    顿了顿,楚向南道:“至于培训办公地点,我让人去找了一下,就在理想国际大厦,上面三层楼全部被我包了下来。设备上,我不知道需要些什么。等两位情报大师来了,或则凌哥你来了,大家商量着办。”

    “好,好!”梁峰听了楚向南的,觉得一切都安排的很好。陈志凌也没表示什么,只举杯说谢谢干爹以及向南兄弟的帮忙。

    这事,楚向南就是个高级黑。说的倒是满动听的,又是专业国际情报大师,又是国际退役兵种。加上三层办公大楼,听起来满唬人的,架势也还不错。

    但实际上了,什么专业大师不知道在那儿玩泥巴。就算真请来了,估计也是廉价的便宜货。这年头,最贵的人所带来的价值。短时间内,也无法评估一个人的价值。

    楚向南真正给陈志凌做的,就是包了个三层楼。还是租的,跟打法叫花子似的,您慢儿玩泥巴去吧。

    陈志凌自然也不能拆穿楚向南,那个三层楼,陈志凌觉得能用上。先作为楚门的初步落脚办公地点。具体的事情就等搞定玄洋社,然后和流纱师姐商量一下。怎么开始办实业。

    至于陈志凌为什么一定要看中梁氏。很简单,要做实业还是做别的。得从梁氏来入手。香港就那么多资源,各行各业都已被巨头占领。梁氏可以成为陈志凌的一个突破口,慢慢的融入香港这个经济圈。

    陈志凌不急,他目前就打算先对那三层楼来进行装修,布置好一切。

    所以,这顿饭吃的气氛融洽。融洽到楚向南心里又不淡定了。陈志凌肯定不是傻子,被自己这么糊弄却不吭声,肯定在想什么坏主意。

    楚向南越发警惕起来。反正自打陈志凌进入香港,楚向南就没有一天安心过。他下定决心,必须把陈志凌赶出香港。

    吃过饭后,梁峰喝多了,被楚向南扶着进卧室休息。陈志凌则就住在这栋别墅里,楚向南与陈志凌约定好,明天去看租的大厦。随后,楚向南载着厉若兰和梁幼凌离开。离开的时候,梁幼凌很不舍得陈志凌。但被厉若兰强行抱了起来,为此还疾言厉色的呵斥了梁幼凌。

    厉若兰的冷漠态度,让陈志凌很不是滋味。按道理来说,以自己跟梁华的兄弟关系,厉若兰应该是倾向自己这一边的。她这怎么跟楚向南像是一伙的?

    庭院里有大树歇荫,陈志凌坐在一张湘妃椅上。时间是下午五点,日头在展现它最后的威风。

    五月的天气,还算不得太热。陈志凌悠闲的躺了下去,他发现自己好像对香港这边两眼一抹黑。硬是找不出一点头绪。当初想建立情报网,思想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尤其是已经到了香港。才发现这个头要打开,是多么的艰难。

    这让人有种挫败的感觉,甚至在大部分人的眼里,都觉得陈志凌会思想不成熟,跟过家家似的。你空人一个,对于情报之类什么都不懂,竟然妄想建立情报网,还覆盖全球,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真正的情报网,即便楚向南真的找来了情报大师,还有那些退役兵种,实际上,也顶多在一个小城市实行操控。那对陈志凌来说,根本无济于事。

    真正的情报网,一旦铺开摊子,其人员,以及设备维护费,每年都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个时候,陈志凌才突然醒悟到,他一直以为很多的二十四亿美元其实是远远不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