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情难自禁
    .. ,兵王传奇

    “ok,我立刻联系。”单东阳说完便准备打电话。陈志凌道:“你先忙,我去劝解一下海青璇。”说完快步而去。

    这个时候,已是凌晨两点。山林之中,寂静幽暗,如果是胆子小的人在这个地方,脑子里再胡思乱想,定会吓得屁滚尿流。

    不过这些对海青璇来说,却是吓不倒她的。她杀人如麻,什么场景没经历过呢。

    只不过此刻,她心中有气。气陈志凌竟然帮着单东阳说话。

    走没多久,后面脚步生风的声音传来。接着雪白衬衫,清秀如斯的陈志凌便赶了上来。

    “荒山野岭的,姑娘一个人不害怕吗?”陈志凌知道她生气,用轻浮的语气逗她道:“不如让小生陪姑娘一程。”

    海青璇今天穿的是黑色紧身t恤,牛仔裤。长发干练的挽起,一看就是个威风凛凛的女战将。却也不可否认,这样的她魅力很大。

    她身上有淡淡的女儿香,面对陈志凌的挑逗,她心中忽然觉得再多的气也消了。对于陈志凌,她总是无法真的狠下心拒绝。

    不过,海青璇不打算这样原谅陈志凌,依然来了个臭不理。

    陈志凌快步到她前面,又倒退着前进,面向海青璇,故作奇怪的道:“荒山野岭里,怎地会出现这么个漂亮的美娇娘呢?莫不是那兰若寺中的漂亮女鬼?还是聊斋的狐妖?”

    海青璇一直有种矛盾心理,觉得跟陈志凌太亲近,很对不起妹妹的在天之灵。毕竟妹妹的死,陈志凌在其中有着丝丝缕缕的关系。另外,妹妹在死前还被陈志凌打过。

    这是属于海青璇的理智,很多时候,她会站在陈志凌的角度去想一下。如果把自己换成是当时的陈志凌,只怕也是要爆发一番的。更何况陈志凌这家伙,平时斯斯文文的,实际上惹毛了,那股子气势,天皇老子都敢踩在脚下。

    海青璇在感性上,很希望能与陈志凌把酒言欢,无所忌惮。当初在土耳其那边以及沙漠里的情谊是永远抹灭不掉的刻骨记忆。刻骨乃至铭心。

    “狗咬吕洞兵,不识好人心!”对于陈志凌的玩笑挑逗,海青璇冷冷的回了一句。心中却突然恍惚的想,若我真是狐妖便也好了,不必有那么多的顾忌。

    陈志凌微微一怔,知道海青璇是说单东阳枪杀田野农。当下回转身子,和海青璇并排而行。夜风习习,海青璇拉下了发夹,一头长发倾泻而下。在这夜色里,真个犹如黑色精灵一般。

    陈志凌闻到她的发香乃至体香,她这样的婀娜,令他有种想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收敛心绪,陈志凌道:“单东阳,我从来没信任过他。他是怕我和田野农合作,搞宗教主义,怕又诞生一个类似沈门的集团出来。我又不是傻子,他这点花花心思我若都看不出来,怎么有资格做我们海大小姐的朋友。”

    “你……”海青璇不觉有些暖心,陈志凌最后一句话还是让她很舒畅的。

    陈志凌一笑,又道:“但是现在你如果把单东阳杀了,事情会变的很棘手。”海青璇却不大在乎,道:“有什么棘手的,中央还需要依仗你。他们只会再选个局长上来,而你依然没有什么损伤。”

    “关系会变的很复杂,现在中央已经很防备我坐大。”陈志凌道:“如果再把单东阳杀了,关系更加恶化。沈门已经这般强大,我不能同时四面树敌。”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你自己。”海青璇不悦道。

    陈志凌没有反驳海青璇的话,语音幽幽道:“现在我置身在首领和沈门的风暴里面,想抽身已经不可能。尘姐被冰封,等着我救。我的老婆,孩子,妹妹也被首领关着。除了想办法强大,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海青璇却是不知道陈志凌还有这么大的苦衷,顿时自知失言。不过在他提到老婆孩子的时候,海青璇觉得所有的理智都恢复了过来。

    必须以大定力,挥慧剑,斩情丝!海青璇这样告诫自己。与他,妹妹的事是永远的裂缝。更别提他老婆孩子都已经有了。

    “你的事情,你自己觉得怎样最好,就怎样做吧。”海青璇酝酿一瞬后,道。

    “我会的。”陈志凌道。

    “对了!”海青璇想起什么,道:“你失去敏感,是因为你找了小姐?”这事她想想就觉得脏,难道真是天下男人都一个德性。陈志凌没有老婆在身边,生理忍不住了找了小姐?如果真是这样,她会觉得,斩断情丝是非常理智的。

    陈志凌顿时有些尴尬,道:“当然不是。”脸蛋微红,解释道:“那天是这样的……”便将种种情由跟海青璇合盘托出。当然,被吴娟含弄下身那事儿给隐下去了。凌哥又不是傻子。

    海青璇听完后,自然是相信陈志凌的。她来了两句让陈志凌无语的话,道:“你的事情,没必要跟我解释的。即使你真找了小姐,我也觉得很正常。”

    陈志凌道:“……”

    尼玛,哥不是那样的人。

    同时,陈志凌也觉得女人真是变幻无常。要是不跟海青璇解释,她肯定生气无比。真解释了,又来这么两句将人呕的吐血的话。

    月光,树林,美人,清秀的男子,在这个夜里形成了一副美丽的画卷。

    出了丛林后,再次回到广清高速上。

    海青璇与陈志凌道别,她要去广东那边,然后搭车回燕京。她的离开,有些迫不及待,似乎害怕跟陈志凌相处。陈志凌目前千头万绪,如果有海青璇在身边帮忙,自然是最好的。但是陈志凌没那么自私,海青璇有她的顾忌在。虽然开口,海青璇很大的可能会留下,但终究是有些残忍。

    所以这个分别,陈志凌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海青璇洒脱的挥手,转身,前行。背影在路灯下婀娜多姿,留在两人心间的是淡淡的怅然若失。

    陈志凌心中忽然浮现出一句话,每一次的离别都是为了下次相见。

    与冉灵素通了电话,冉灵素很快开车回返。

    大约半个小时后,冉灵素来到陈志凌所在的地段。陈志凌上车后,冉灵素一边开车,一边很兴奋的问:“怎么样了?”

    陈志凌道:“那人被我断了一只手,被他逃跑了。地方部队已经出动,正在抓捕。他受了伤,应该逃不远。”

    冉灵素的超短裤,裸露出的雪白大腿,让人有无限幻想。车子里都是她的香味儿。她听了陈志凌的话,脑海里已经开始幻想出树林中的激战精彩程度了。随后,她道:“我怎么觉得你这口吻有种武侠剧里抓主角的感觉。一般这种情况下,主角被断臂逃跑,坏蛋肯定会说逃不远了。结果一年之后,主角成为杨过一样的断臂大侠,回来把你给诛杀,以此报仇。”

    陈志凌不由失笑,忍不住去敲了下冉灵素的脑袋,道:“那有他那么丑的主角,我和他站一起,怎么看都是我是主角。”

    冉灵素轻笑出声,她这一笑嫣然,极其美丽。随即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在公司里一向是冷傲强势的老总。今天竟然像个小屁孩一样了,还被他自然而然的敲了脑袋。太不可思议了……

    人生,很难得有这种放肆快乐的机会。

    回到深圳,已是凌晨四点。陈志凌没有别的地方好去,去了冉灵素的江边别墅。

    他同时给单东阳电话,询问了抓捕进展。单东阳的回答让陈志凌有些郁闷,田野农彻底消失了,跟空气蒸发一样了。

    这条老狗身上有太多的诡秘,陈志凌有种奇异的直觉。他将来还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冉灵素的别墅装修干净整洁,大气而不失典雅。真皮沙发柔软舒适,弹性很好。

    折腾了这么一夜,冉灵素却是精神头很好。她去拿了珍藏的轩尼诗过来,开了后,醒着。坐在陈志凌的对面,向刚挂电话的陈志凌道:“怎么?真被我料着了,没抓到?”

    陈志凌点头,翘起二郎腿,道:“估计真要一年后卷土重来,把我这个反面角色给干掉了。”

    冉灵素道:“呸呸呸,别瞎说。那有那么丑的主角,如果电视剧敢那么拍,早就被唾沫轰死了。你才是主角,他要再来,他就死定了。”

    陈志凌呵呵一笑,他眼中闪过一缕精光。这是一种信心,如果田野农敢再来,他同样有信心将他拍死。

    随即,陈志凌奇怪道:“这别墅怕是过千万了吧,你那小公司经营着,你那来的钱买的?”

    冉灵素道:“我妈给我买的。”说罢打蛇随棍上,道:“对了,我跟你说的事你还没答应我。”

    陈志凌故作糊涂,道:“什么事?”冉灵素有些恨恨,道:“帮我取消婚约。”

    陈志凌颇为为难,道:“你要我帮你杀人还简单一点,要我去跟你家太上皇对着干,我也没这个身份。我又不是你未婚夫?难道学电影里,假扮你未婚夫。但那也不是长久之计,迟早还是要被拆穿,你还是得嫁。”顿了顿,道:“也许你要嫁的那个韩北宫结婚后就洗心革面了呢?”

    “得了。”冉灵素道:“他有怪癖,他从小是他姐姐带大他的。后来他姐姐不知道怎么死了,外面很多人传他跟他姐姐有一腿。迫于家族面子,压力,他姐姐才被迫自杀。这个传闻捕风捉影,我不会去较真。但是他有恋姐癖是千真万确,他找的几个女人都比他大,而且跟他姐姐有部分的相似。你说这样的男人我能嫁吗?”

    “额!”陈志凌道:“这样你家太上皇还把你往火坑里推?”

    冉灵素道:“对,非常坚决。因为两家结合,对我们的生意有很大的帮助。我们家太上皇从来都看不起女丁,我们在他眼里,就是利益链条。”

    陈志凌下结论,道:“果然是太上皇,很有皇朝的习气,公主联姻啊!”

    冉灵素眼里闪过苦涩,道:“所以说啊,韩北宫那边就是个火坑。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也不能看我跳入火坑吧?”

    陈志凌见茶几上的酒醒得差不多了,便倒了浅浅的两杯酒,三分满的样子。他持起其中一杯酒,碰了一下另一杯。冉灵素也持起,一饮而尽,甚是豪爽。

    陈志凌不由道:“牛嚼牡丹啊,这种好酒是要品的,你以为是喝啤酒啊!”冉灵素拿起酒瓶倒酒,道:“自己的酒,怎么痛快怎么喝,何必被规则束缚。你别转移话题,每次让你帮我,你就转移话题。”

    陈志凌也一饮而尽,将酒杯搁在茶几上,道:“

    小二,满上。”

    冉灵素闻言不禁哑然失笑,狠狠瞪了眼陈志凌,道:“你最好真的有办法。”说完还真给陈志凌倒上了。

    陈志凌道:“其实很简单,我可以给你两个办法。第一个,离开华夏。我在国外也有去处安排给你,保证你家族的人不敢去。”

    冉灵素立刻摇头,道:“那怎么行,这样对我爸我妈的伤害很大。家族里,那么多叔叔伯伯,我不能将我父母往火坑里推。再则,我喜欢在华夏。虽然很多人喜欢移民去国外。但是在我看来,不管华夏的环境有多差,恶劣,但我热爱我的祖国。这个热爱,与政府无关。”

    陈志凌道:“那就是第二种,利益。你做出一番大的事业,让你家太上皇刮目相看。甚至有和你家族的财势相比肩的势力。到了那个时候,你就是你自己命运的主人,谁也不能勉强你。”

    冉灵素再度一口喝光了酒,继续倒上。她俏丽的脸蛋一片酡红,醉人的紧。她道:“你在跟我开玩笑,我们家族的生意,经过几十年的沉淀,资产上百亿。你要我跟我的家族去比肩,你当我是盖茨?”

    “百亿也不算多。”陈志凌道。

    “咱们还是现实一点,百亿不算多?在盖茨眼里,或则我们国家许多富豪眼里,确实不算多。可是现在这个年代,想要空手起家,拥有这么多的资金。首先要有能力,运气,还要有几十年的沉淀。”冉灵素道:“就算是干房地产,能圈到好地。那首先也得有启动资金,就算有启动资金,一百亿也需要非常好的运气,和好几年。太上皇那里还会给我好几年的时间,今年过年,我估计我这事儿是无法拖下去了。”

    陈志凌也觉得头疼,道:“还有一个办法,我去威胁你家太上皇。用他的生命威胁,让他不得干涉你。”

    冉灵素道:“这样一来,他肯定知道是我干的,不行不行。”陈志凌道:“那倒未必,我可以假装成你的爱慕者。说看不得你嫁人。当然,不管怎么做,他都会疑心。”顿了顿,道:“他都要把你往火坑里推,你管他疑不疑心。与你终生幸福相比,这算得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