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友谊已死
    .. ,兵王传奇

    冉灵素的父亲是入赘冉家,所以她的奶奶在深圳不过是普通平民。死后,也就留下了这个房子。在大家族里,冉灵素觉得没什么亲情可言,唯一记挂敬爱的就是这位奶奶。

    在深圳,凭着闺蜜帮忙,以及她自己的才华,开了一家装修设计公司。经过三年多的打拼,已经累积了千万的资产。

    有这份家业,并不是说深圳真就遍地是黄金。主要是冉灵素有人脉,能接到活儿,她人又聪明。自然可以干的风生水起。

    不过冉灵素也有苦恼之处,家里逼婚越来越厉害。在跟陈志凌谈话中不无沮丧,似乎她最终还是逃不掉那个家族所带给她的束缚。

    中午的时候,陈志凌喝了冉灵素煲的鸡汤。冉灵素微笑称,这是她第一次煲汤,陈志凌算是有天大的福气。

    陈志凌只能报以感激的笑容。在喝了鸡汤,以及维生素片,钙片后。陈志凌静坐吸收营养,他能感觉到元气正在逐渐恢复。

    目前,陈志凌还有一个更大的难题。那就是敏感,敏感莫名其妙的消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恢复。没有敏感,在跟田野农对战时,若是边上来个狙击手,陈志凌还是逃不过一死。

    也许龙玉有作用。一想到龙玉陈志凌就恼火。这事也是国安干的好事,当初海蓝害他,还抢他龙玉。现在单东阳个狗日的拿了龙玉,要他归还,推三阻四。

    多想无用,陈志凌吸收了营养,便回房间睡觉。

    一直睡到晚上六点方才起床。这次起床,又神清气爽了很多。只不过这种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对决田野农,完全不够。在他手上一秒都撑不过去。

    五月这个天气,已经接近盛夏。夜晚来的晚,现在六点钟,陈志凌从老式窗户看外面的天空。残阳如血,彩霞满天,真个美丽至极。

    想到胡慧欣,陈志凌黯然神伤。想到昨夜被田野农那般追杀时,他就愤怒。沈默然对他的侮辱,他从没忘过,也没有服输过。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可是田野农这个不知从那儿冒出来的老头也可以如此侮辱他,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

    只要恢复元气,敏感,陈志凌并不惧怕田野农。相反心中有很强的战意,迫切的想要撕碎田野农。

    冉灵素还是那身家居装扮,美丽,娴静,高贵优雅。她再次给陈志凌熬了营养汤,热气腾腾的。

    陈志凌也不客气,喝了个一干二净。

    喝完汤后,夜色降临。已经是七点时分,冉灵素打开了电视,电视里正放着新闻联播。

    祖国各地都很好,人民很幸福。外国的人民水深火热云云。

    陈志凌没有看电视,他拿起手机,这次终于顺利开机。他看了眼冉灵素,冉灵素正安静的看着电视,新闻联播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陈志凌心中却是茫然一片,不是对未来茫然。这种感觉很糟心,眼下就算是被大部队包围了,他也是一无所知,只能等死。

    龙玉,一定要拿回龙玉。陈志凌眼中精光一闪,随即拨通了单东阳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通了,陈志凌低沉的喂了一声。单东阳兴奋若狂的道:“太好了,陈志凌,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死掉,你在哪里,我立刻来找你。”

    声音太大,陈志凌将手机拿开了一些,让单东阳安静下来,方才开始道:“算了,我现在身上有伤,你千万别来接我。让沈门天堂组的人跟踪,你们那群人,我不太信得过。”

    单东阳也是赧然,知道陈志凌说的有道理。能够将陈志凌都逼得逃跑的高手,实在是恐怖。不过他随即道:“我派上大部队来接你到军分区里住着养伤,这样就没有他们的可趁之机。”

    “算了,东阳兄。”陈志凌皱眉道:“你就敢担保你队伍里没有沈门的奸细。小心驶得万年船,我怕你大队伍没到,那个老头先到了。”

    单东阳道:“……”还没说出,陈志凌挂了电话。正自奇怪时,陈志凌的电话打了过来。

    “刚才怎么挂了?”单东阳道。

    陈志凌道:“我不确定你的电话有没有被窃听,如果被窃听,通话时间超过四十秒就会被知晓。所以我们四十秒之内挂断一次。你是想问我,追杀我的那老头是谁吧?”

    单东阳道:“对!”

    陈志凌沉默一瞬,然后有些恼火的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那家伙至少是如来级别的高手,而且我事先在成都时,被他们用了奇怪的手段,让我失去了敏感。你不觉得,在你情报中,将一位如来级别的高手给遗漏掉了,有点离谱么?”

    单东阳道:“……”他也觉得确实有点不靠谱,太对不住陈志凌了。

    “我需要龙玉帮我恢复敏感,你一会用公用电话给我打过来,我们商量怎么取龙玉。”

    “好!”单东阳这回不再含糊,他不敢坑陈志凌了。坑死了陈志凌,他这个国安局长将来的日子更难过。

    陈志凌忽然道:“对了,我身上不是被你们按了液体追踪器吗?”其实在早上醒来,他就想到这个追踪器已经失灵了。不然单东阳早找来了。

    果然,单东阳道:“那个有时间限制的,已经过了这么多天,早失去了效用。”

    也幸好失去了效用,陈志凌有些庆幸,可见冥冥之中,还是有气运在身的。

    陈志凌挂了电话后,手指在沙发靠上轻轻的敲击,犹如马蹄奔跑一般。他心里开始勾勒出一个计划,这个计划的前提是,龙玉有效。

    所以,一切都建立在龙玉拿到手的前提下。这枚龙玉的神奇,让陈志凌充满了想象。似乎它的奥妙永远挖掘不完。

    沙发上的冉灵素起身去切了一盘橙子过来。陈志凌脑海里正在推敲一些计划的细节。冉灵素递上一瓣果肉丰盛的橙子,道:“补充点维生素c。”

    陈志凌下意识接过,吃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又连吃了几瓣。这时候,冉灵素又关了电视。陈志凌奇怪道:“怎么不看了?”

    冉灵素也吃了一瓣橙肉,吃的时候,檀口轻启,优雅至极。她道:“我刚听你说什么龙玉,还有如来级别什么的,差点以为我穿越了。龙玉是什么东西?里面有龙?”

    女人再怎样,都有其天生的八卦因子在体内。

    陈志凌哑然失笑,道:“是一枚很特别的玉石,可以解毒。”

    “什么毒都可以解?像武侠小说里那样?这么神奇?你拿到了可不可以给我看一下?”她一连串的问。

    “当然可以。”陈志凌说完,又顿了一顿,道:“若不是龙玉对我将来作用很大,送给你都是没有关系的。”

    冉灵素微微一笑,她平素冷傲,这样一笑,顿时有种明艳不可方物的美丽。她随即说道:“这样的好东西给你们江湖中人用才好,我拿着干什么。”顿了顿,目光闪过一丝狡黠,道:“这么说来,你算是有大本事的人,对不对?”

    陈志凌怔了一下,摸了摸鼻子,谦虚的道:“应该算吧。”

    “那我算是对你有救命之恩是吧?你可别说应该算是。”冉灵素道。

    陈志凌闻言,正色道:“没有你的相助,我现在已经死了。你对我确是有救命大恩,你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去办。”

    他这么严肃,倒让冉灵素有些赧然,道:“你别误会,我不是挟恩图报。我是在想,你这么有本事,能不能在你的事情解决后,帮我把我家里逼婚的事情解决一下。我这点家业,根本不入我们家老爷子的法眼,我们家老爷子就是家里的太上皇,他说要怎样,没人敢不听。”

    “你家老爷子让你嫁给谁?为什么你这么不愿意?”陈志凌听后释然,随即又有些奇怪。问完后继续道:“按理说,你家老爷子一定是位了不得的人物,他给你找的一定是门当户对的。”

    冉灵素自嘲一笑,道:“那倒是,老爷子想让我嫁的是江苏四大家族中的韩家公子,韩北宫。”顿了顿,道:“韩北宫这个人,其实我见过他的照片。长得一表人才,据说能力也很强。是从剑桥留学归来的博士后。”

    陈志凌道:“既然是这样,与你倒是匹配。难道是他很风流?”

    冉灵素点头,道:“现在的男人,有才,有貌,有气度,有学识,有钱,难道还能指望他能够从一而终吗?若真是从一而终,恐怕他身边的朋友都要将他当做异类。就连我的哥哥,以及堂哥他们,那个不是在外面女人一大堆,但在家中,依然还是做着好丈夫。而我的嫂子们,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很多女孩子都想嫁入豪门,我倒是不鄙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追求,无所谓对错。只不过,这种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陈志凌道:“门当户对这四个字眼,上下五千年都遵循这个道理。有时候,也不是家长嫌贫爱富,而是只有相同的层次,才会有相同的认知。若果你找一个普通专一的男人,只怕你又会瞧不起。又或者,你需要一辈子来迁就。”

    冉灵素点头,道:“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我都想过。”说着站了起来,随即又摸了摸脑袋,坐了下去,苦笑道:“人逢知己千杯少,突然想喝酒。可惜这儿不是我在江边的别墅,不然一定把那瓶珍藏的轩尼诗拿来跟你喝了。”

    陈志凌一笑,道:“喝酒,只要人对了,不一定要好酒。这样,你去楼下买些冰啤酒上来,我们对饮。”

    “又让我跑腿?”冉灵素颇郁闷,因为这楼层有点高。不过随即她还是欣然下楼去了。

    不多时,十听蓝带冰啤提了上来。另外还有几袋老酒花生。冰啤打开,冒着丝丝寒气,喝到肚子里,凉气飕飕,却痛快无比。

    “那你到底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陈志凌不免好奇,问。

    冉灵素喝了一大口啤酒,喝的呛出眼泪,却直呼痛快。她道:“我也不知道,反正那些器宇轩昂,文质彬彬的成功人士,我看见了就觉得他们内里肮脏。”

    陈志凌吃了两颗花生,道:“太以偏概全了。华夏十三亿人口,那么多男人。不可否认的,好男人还是很多的。”

    “比如你吗?”冉灵素吃吃一笑,她喝了酒,倒是放开了很多。不再带着那层冷傲的面具。

    “我是个花心大萝卜,好色如命。”陈志凌笑了笑,道。

    冉灵素莞尔一笑,道:“其实好色的也不止是男人,女人也好色。不过这是男权社会,男人好色是风流。女人如果真的将好色付诸行动,那就是道德败坏了。”

    陈志凌喝了一大口啤酒,正要继续说时电话响了。是陌生电话。陈志凌知道,是单东阳打过来的,当下接通。

    夜色中,冉灵素开了她的帕萨特离开了工业园。陈志凌坐在她的旁边。

    喝了一听啤酒的冉灵素,脸蛋酡红,煞是可爱。她对陈志凌道:“该不会被交警抓到我酒驾吧?”

    陈志凌淡声道:“我还没这么倒霉。”

    龙玉在单东阳手上,单东阳说定了地点。地点是舞阳广场前的喷水池。

    龙玉会在陈志凌的车子出现后,被丢进喷水池里。这主要是怕倒霉催的,被谁看到龙玉,给捡走了。陈志凌出现后,谁捡走都的要回来。陈志凌的做事习惯,就是一点可趁的遗漏都不留下。

    陈志凌与单东阳将约定的时间精确到了毫秒。而在这之前,单东阳还要负责迷惑可能跟踪的人。

    事实上,这个谨小慎微是真的对了。单东阳一出他所在的军分区办公室,立刻被里面的奸细告知天堂组。天堂组的人便对单东阳全方位展开跟踪。

    如果单东阳真的跟陈志凌接头,那么陈志凌立刻会被天堂组的人锁定。锁定后,会第一时间通知田野农。那么陈志凌便是死翘翘。

    单东阳的迷糊仗,第一步,让六名信赖的心腹出去混淆视听。这必然的牵扯了天堂组的视线,随后,单东阳在一家麦当劳坐了一会儿。离开麦当劳后,他所坐的地方立刻被天堂组的人搜查。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搜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