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旧人
    .. ,兵王传奇

    从成都到广州,需要两天三夜的时间。

    五月的天气已经很热,虽然开了空调,但是效果等于零。夜幕降临的时候,火车进入隧道,离开隧道,有时候会经过大山,有时候会经过农田,有时候会经过桥下的城市,但也只能看见轮廓。

    这样三人座位,睡觉很不方便。陈志凌的定力很好,整夜不睡也没事。但是当那中年商人将头靠在他肩膀上睡着时,他显得很不淡定。

    尼玛,你是男人啊!

    凌哥的性取向很分明的。

    最后,温诗雅拍醒了女同学学。要女同学还是跟陈志凌换座位。女同学自然求之不得。

    最后,陈志凌便坐到了温诗雅的旁边。温诗雅和李欣挤在一起。

    虽然车厢里味道难闻,但是陈志凌还是闻到了温诗雅身上有着少女的幽香。

    这样坐着,陈志凌舒服了很多。身心没那么煎熬了。

    夜色中,在火车上很奇妙。会莫名的在凌晨三点醒过来,然后看着外面的黑暗倒退,不知道这儿是那个地方。

    温诗雅本来是靠着李欣睡着的,后来不知怎么就诡异的靠在了陈志凌身上。陈志凌也乐意,哎,谁让她是美女。

    美女有特权。

    “陈哥,谢谢你。”李欣忽然小声向陈志凌说。她还是很腼腆,这时候大家都睡着了,她才来跟陈志凌说话。陈志凌柔和一笑,道:“小事一桩。”

    “你不困吗?我看你一直没有睡觉。”李欣道。

    陈志凌道:“额,不困,睡不着。”

    “有心事?”李欣道。

    陈志凌摇头,道:“没有。”李欣忽然从零食袋里取出一包优酸乳,将吸管插好后,递给陈志凌,道:“喝了后,说不定就能睡着了。”小姑娘倒是很淳朴,就是可惜太软弱了一些。陈志凌有些邪恶的想,这小姑娘将来进入职场,该不会被领导侵色也不敢声张吧?

    火车一路开往广州,两天三夜的硬座,让温诗雅这种闲不住的小美女都萎靡起来。在第三天的早上九点,终于到达广州火车站。

    阳光温暖,火车站却是有些郊外的偏僻。

    陈志凌进入这个城市,就有种错觉,觉得这个城市都很忙碌,浮躁。

    如果选择居住,陈志凌肯定不会选择广州。

    温诗雅几人想请陈志凌吃饭,陈志凌婉拒,称有急事要去深圳处理。

    最后在无奈中,分别前,温诗雅跟陈志凌来了个拥抱。软玉温香,小丫头的胸柔软富有弹性。连羞涩的李欣也跟陈志凌拥抱了一个。

    挥手各自道别后,陈志凌在心里狠狠诅咒了下单东阳。尼玛受了三天两夜的罪,一点收获都没有。

    陈志凌就近找了家还不错的旅馆,进去洗了个澡,换了套干净的衣服。那些脏的旧衣服,很败家的丢弃,不要了。

    随后,陈志凌去餐馆吃饭。吃完后,餐馆老板黑他,三个菜收八十。稍微贵了点,却也没传说中那么黑。陈志凌认栽,谁让这儿是火车站呢。

    出了餐馆后,正是上午十点。

    单东阳的电话打了过来。

    “陈志凌兄弟,为了不引起李红袖的警觉,现在我们不方便露面。但是我很确定的告诉你,从你下火车开始,你已经被李红袖她们注意了。她们做事很谨慎,你现在去坐巴士到深圳,等到我们全面锁定后,就动手。”

    陈志凌嗯了一声,淡淡道:“我的龙玉呢?”两天三夜的罪可不能白受了。

    单东阳道:“等解决了李红袖,立刻交还。陈志凌兄弟,我们现在不方便露面。”

    “你们在哪里?”陈志凌道。

    “我在距离你一千米外的地方,你不要看,看不到我的。对了,陈志凌兄弟,有一点要提醒你。李红袖旗下的杀手擅于伪装,你上车后注意一点。她们诡计多端,也许会故意跟你靠近,骗取你的信任。不一定就是女人,伪装成男人也有可能。”顿了顿,单东阳继续道:“我们会继续监视,一有发现,立刻告诉你。”

    挂了电话后,陈志凌搭了一个摩的前往汽车站。汽车站离这儿不远,一会儿便已到达。阳光越发猛烈,晒得人心头都是不畅。这片地儿格外干燥,到处一股灰尘味儿。

    汽车站外,许多中年男子或妇女在招揽乘客。陈志凌背了个简单的背包,一上前,热情洋溢的妇女便问陈志凌去那儿。

    陈志凌道:“深圳!”该妇女便立刻道:“我们的车马上要开了,你赶紧上去,买票了吗?我可以帮你去买。”

    陈志凌道:“不用,我自己去买。”妇女道:“那也行,我们的车在那儿,你买了快点上来。迟了你就得等下一班了,下一班还要一个小时呢。”

    买了车票后,陈志凌觉得这妇女跟盯着他似的。又来催促他上车。

    陈志凌便也上车了,因为这妇女并没有任何古怪。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推移,陈志凌觉得自己的敏感似乎消失了。也不算消失,因为确实在这么长的时间,并没有碰到危险。

    陈志凌只是有小小的疑惑。这个疑惑也引起了他的警惕,这也是为什么他自己去买票,试探这个妇女到底有没有问题的原因。

    上次在武当山,已经察觉出问题,却被忽视。酿成大恨,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上了大巴之后,陈志凌才知道妇女坑爹之处。上面人还只零零落落的坐了几个。难怪这么着急……拉客。陈志凌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这种位置方便逃走。

    李红袖一群人不可能进来动用狙击枪,或者火箭筒。火箭筒的威力虽然厉害,但陈志凌能感应到危险。况且这事双手都知道国安已经出动,怎么可能让她们将火箭筒,狙击枪弄到手。

    共和国的枪支管理,出其的严格。黑市上也买不到什么好货。而好货,没有通天关系,要带进国内,也很难。李红袖硬要带进来,就会彻底暴露行踪。

    坐下前,陈志凌扭开娃哈哈矿泉水喝了一口。顺便扫视车内的人群,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默默的戴上通讯耳机,单东阳一有情况,便会报告。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陈志凌在听音乐。

    大巴上,即使拉上窗帘,里面还是很热。车子不开动,又无法打开空调。妇女上车嚎了一嗓子,说再过十五分钟,就会开往深圳。

    陆陆续续有不少旅客上来,很快的时间里,车子竟然坐的差不多慢了。在一位戴红色墨镜的,穿米色小西服的女子上车时,单东阳提醒道:“目标上车!”

    陈志凌看了过去,这女子确实长得好看。而且很时尚有气质。最关键的是,她还带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大约六岁,叫着女子妈妈。这种亲昵的称呼,还有表情。很难让人怀疑,这男孩不是女子的儿子。

    陈志凌皱眉,轻声道:“确定?”

    单东阳道:“非常确定,别小看这个小男孩。他是个侏儒,使用毒针见血封侯,修为是丹劲。在玄洋社里,是最顶尖的杀手。他是岛国人。”

    陈志凌心中凛然,道:“这你都知道?”说话的时候注意那美女和侏儒,发现她们的耳朵微微的在动,竟然真的在偷听。

    陈志凌便道:“发短信。”说完结束了通话。

    如果不是单东阳的提醒,陈志凌还真没想到,这一对年轻母子竟然是玄洋社的人。看来玄洋社成功这么多年,确实有她的道理。

    单东阳很快发来消息:“我们之所以知道,是在这些天确定了入境的人,然后根据黑客的资料排查。小侏儒是头号杀手,所以我们很容易查出来。但这个小侏儒也最易让人产生麻痹之心。其他人的身份我们还没查出来,李红袖和另外一个杀手也没露面。”

    现在时代真不同了,一个小侏儒都能修到丹劲!

    陈志凌扫了眼那美女,美女却是化劲中期的修为。但是陈志凌也不敢大意,玄洋社的人并不是以修为见长,而是诡计,毒针等等防不慎防的暗器。

    这场反捕杀,看似平淡,实际上,对于陈志凌来说也有很大的风险。

    “什么时候可以动手?”陈志凌快速发短信问。他不习惯坐着等,主动出击才是他的风格。用狂暴的力量,粉碎一切,这才是属于他的气势。

    单东阳道:“她们肯定要设骗局引你上当,李红袖和另外一名隐藏杀手一定在附近。等我们确定李红袖后,才可以动手。”

    陈志凌蹙眉,继续发短信,道:“她们有没有可能已经知道,被我们识破了?”

    单东阳道:“这个不可能,如果知道,便也不会继续派人来接近你。那对她们是不利的。不过,李红袖肯定知道我们在注意她们,但她不会想到,我们已经掌握了她们的一些资料。关于侏儒,这是我们非常机密的渠道得知的。”

    陈志凌便不再多说,单东阳自信满满。陈志凌也觉得,他这个自信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如果单东阳不提醒,就连陈志凌也没想到,这一对年轻的母子是厉害的杀手。这个侏儒的伪装,会让思维正常的人屏蔽掉一切可能。

    同时,陈志凌心中生了杀意。这个小侏儒是岛国人,头号杀手。就他这样子,留在世上,只怕会有更多的人被杀。

    这是一场非常玄妙的战争,杀与反杀!到底是谁在设计谁却是个神秘的未知数。如果李红袖这边行动迅速,击杀了陈志凌,闪电逃离,那么国安也许就白设计了。而国安的人之所以信心强大,就是因为,诱饵是陈志凌。

    尼玛,陈志凌是什么人?中华之龙。这一年半来,陈志凌的丰功伟绩,多少艰难险阻都一一闯过。就连沈门都没能将他奈何,何况是区区李红袖啊!

    但是他们也许忘了,很多大人物往往千军万马之中安然无恙,最后却是阴沟里翻船。三国时代的张飞,何其凶猛,战场杀魔。长坂坡,一声大吼,吓破曹军胆。最后却还不是死于小人之手。

    陈志凌的敏感也出现了很奇怪的现象,混混沌沌,他也觉察出了若有若无的危机。但是总觉得这个感觉很不透彻,很不爽利。

    但眼下,他已经没有躲避的理由。他自信,李红袖这帮人伤不到他。

    凌云大佛,天煞皇者,自有其威严,威势!

    广州汽车站的外面,一名老农,一身麻布衣,背着蛇皮袋。他拿着很破旧老式的诺基亚手机,这个时候,手机接通。

    “田教主。”楚向南的声音传来。“田教主,你的人我已经安排好了,不日就可以顺利进入香港。我费了不少力气。”

    “多谢!”田野农淡淡道。

    “呵呵!田教主客气了。”楚向南道:“不过,田教主,我知道你修为通玄,但是请您谨记,一定要等陈志凌杀了李红袖之后再出手。您知道的,李红袖这个人胃口太大,足足要我三亿港元。如果真让她刺杀成功了,我的损失太大。但如果她死了,我就省下一大笔。李红袖起到蒙蔽国安,陈志凌的作用。也许在杀陈志凌时,还会让陈志凌受伤,这是一举三得的妙计。而最后,在李红袖死后,您杀了陈志凌。我们就可以一起在香港喝上一杯庆祝香槟。”

    “好,本座知道了。”田野农淡淡说完,挂了电话。随后,田野农上了跟陈志凌同一辆的巴士。

    没有人注意到田野农的异常,这位密宗教主一身老农气质。陈志凌没有注意到,看了一眼,便不以为意。田野农如来中期修为,守枯禅修到了极致,就算是首领,也未必察觉得到他的不同。更何况是陈志凌。

    田野农坐到老后面。

    在车子快开时,又上来了一男一女,这一男一女中,其中的一个人……让陈志凌不淡定了。竟然是当初回东江的火车上,夺了其初夜的胡慧欣。

    那次,胡慧欣误食春药,陈志凌没有办法而为之。本来不存在对不起她,只不过,终究人家女孩子是第一次,怎么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冤家路窄有木有啊!竟然在这儿碰到胡慧欣。

    陈志凌低下了头,可千万别被认出来了。不是怕胡慧欣来找他算账,是怕胡慧欣万一认出来,跑上来相认,待会的战斗中,牵连到了她。

    祈祷往往没有用,车上最后的两个位置就在陈志凌旁边。陈志凌低着头,只可惜穿的太飘逸,想找个帽子盖着都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