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密宗
    .. ,兵王传奇

    陈志凌一笑,道:“好啊,我还会怕你这个小丫头。”

    小倾灿烂一笑,一转身,突然双手双脚着地,只见她身子的起伏充满了一种韵律。就像突然之间,她身体里藏了一匹狼王。刷的一下,双手双脚自然运动,一跃之下就是米米,落地,起跳,行云流水,浑然天成。更绝的是,快如雷霆电光。

    陈志凌吸了口凉气,小倾的速度,快的匪夷所思。陈志凌不想输给小丫头,当下展开香象渡河的身法,也刷的一下追了上去。

    两人各自提着一口气,在丛林中雷霆电窜,行进的速度快得没了边。

    小倾对地形熟悉,陈志凌用尽全力都被小倾稳稳的甩在后面。

    一路前行,前行!

    这片丛林不是交界处,所以里面只有天然的瘴气,毒蝎子之类。却没有手雷这些惨烈的战争物品。

    从三点开始闪电前行,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整整七个小时不曾停歇。越往里去,里面越是幽深,荒芜,树林也更加繁茂。更出现了不少的参天古树。

    陈志凌能感觉的到,前面是有探险者进来过,而到了这里,却是没人来过。这儿已经是彻底的原始森林,里面出现了很多珍惜的动物品种。

    七个小时的气血奔腾,对于陈志凌和小倾来说,都不算问题。

    月光清幽的照射进这片树林,小倾停下了脚步,起身对陈志凌欢快的道:“到了!”然后像是乳燕投林一样朝左边宽阔地方而去。

    那儿是一个湖泊,湖泊旁边是一块巨石。一头比平常狼大三倍的雪狼王傲然而立。雪狼王全身毛发雪白,沐浴在月光之下,眼中绽放着智慧的光芒。这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吸收日月精华,随时要白日飞升而去。

    陈志凌心中震撼,他一直知道小倾的狼爸,却没想到这位狼爸,竟然是这样的威武。小倾嗷呜嗷呜的嚎叫起来,雪狼王动容,看向小倾,眼中露出激动欢喜之色,跃下了石头。小倾便扑进了雪狼王的怀里。

    陈志凌缓缓走近,他看着雪狼王。感受到了来自雪狼王的无上威严。这位雪狼王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通灵巅峰之境。

    而且,它的气势恐怖到了让陈志凌颤抖的地步。让陈志凌这样的强者,都有种想匍匐跪拜的冲动。

    别看雪狼王跟陈志凌同级别,但是雪狼王的个头这么大,加上天生的野兽,它其中蕴含的气血比陈志凌要强悍一倍不止。

    当初陈志凌在曼谷亚兰边境的女神洞里,遇到那条灵蛇。那灵蛇没有任何修为,但是灵蛇的个头那么大,尾巴一扫之力,恐怕就算是沈默然也阻挡不了。

    明劲,暗劲,化劲,丹劲,通灵,如来,混元!

    看起来,明劲是最弱。但真正的,强大到逆天的明劲,才是世间最强。因为后面的都是讲究运用气血,运用劲力。而明劲就是单纯的力量,就比如一栋大厦压下来,那就是明劲,谁能阻挡?

    炸弹所产生的威力也是明劲,谁能抵挡?

    小倾在雪狼王怀里显得娇憨亲昵,片刻后,小倾起身,对着雪狼王嗷呜嗷呜的轻声诉说。又指了指陈志凌。

    陈志凌已经来到雪狼王的面前,对于雪狼王,陈志凌充满了敬畏。一来是雪狼王的强大,二来是因为雪狼王是小倾的父亲。

    所以,他没有不尊敬的理由。

    “狼爸。”陈志凌饱含感情的喊了一声,单膝跪了下去。这一拜,雪狼王绝对受得起。

    ……

    夜色里的香江,维多利亚海港美丽辉煌!

    在海港的私人微型游艇里,楚向南依然是醇酒美人,他前二十年小心谨慎,吃够了苦头。如今无人管束,怎能不逍遥享受。梁峰虽然是他忌惮的,但是梁峰身边的人已经被他全部买通。

    这时候,楚向南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一个决定香港,决定他自己,决定密宗将来的电话。

    密宗的教主名为田野农。当初他的徒弟刘守义在曼谷亚兰边境的丛林里,就是被贝仔一枪干掉。当然刘守义这个徒弟的死,田野农不会去耿耿于怀。更不会去想报仇之类,在田野农看来,刘守义不听师命,死是咎由自取。

    电话很快就通了。

    “田教主,我是楚向南。”

    “你好,楚先生。本座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你是否已经想通了?”

    楚向南哈哈一笑,道:“田教主,大家都是聪明人。你游说我加入你的教派,没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你所提的计划,我可以考虑答应帮助。不过这件事有个前提。”

    田野农微微一笑,他自然也知道楚向南不可能加入密宗。当下掩饰住内心的欢喜,平静的道:“请说!”

    楚向南道:“香港这块地方的特殊性,优越性,不是大陆任何地方能比拟的。但是它却又时刻与中央息息相关。田教主你选中香港作为试验点,这个决定正确无比。”

    田野农笑而不语,他知道楚向南有后话。

    楚向南继续道:“但是,田教主,眼下就算我帮助你的人登陆香港,做好掩藏工作。你我都会遇到更大的一个麻烦。”

    “什么麻烦?”田野农道。

    “有一个人即将要来香港,而且不是来做客。他也要以香港为基点,发展出一个巨大的情报网。这个人,与中央的关系千丝万缕。据我所知,他是中华共和国最年轻的中将。他还有一个称号,中华龙!”

    “陈志凌?”田野农皱眉道。

    “没错,难道教主认识?”楚向南微微惊讶道。

    田野农道:“谈不上认识,听说过这个人。当初跟岛国的一个少年天才打过。那场格斗视频本座看过,这个年轻人的灵性很不错。不过修为太弱了,化劲。如今过了一年多,纵算他进步神速,也不过是个丹劲,杀他,三秒钟即可。”

    楚向南道:“教主,您切莫不可轻敌。现在这个时代,发展都是日新月异,老眼光看人可是要犯大错误的。我去年八月见他,他确实快要进入丹劲了。不过后来听说他加入了造神基地,想必丹劲是一定的了。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团队,这些都是棘手的事情。其中的队长,是一个叫沈怜尘的女人。我查了查,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沈怜尘已经被基地关起来了。”顿了顿,道:“造神基地太过神秘,要查多一点也查不出来。所以陈志凌的修为现在到底如何,我们这边也不清楚。最头疼的问题是,我们动了他,会不会招来造神基地的报复?”

    田野农淡淡道:“这点你不用担心,我跟造神基地的首领有一些渊源,我会跟他去支会一声。要么不让这个陈志凌到香港,要么让基地不插手这件事情。”

    楚向南道:“如此就要有劳田教主您了,总之,解决了陈志凌的事情。我们在香港的合作天下太平,如果让他横**来,恐怕一切都不能顺利进行。”

    田野农道:“好,你来解决怎么安排我的人到香港。陈志凌交给我。”

    “好,合作愉快!”楚向南道。

    田野农身处西藏,这儿的空气稀薄,很多人都不适应这儿的高原气候。如果掰指头算算,如今的田野农已经一百余岁。他的身材枯廋,看起来弱不禁风,像是风烛残年的老头儿。但实际上,这是一门守枯禅的功夫。

    让外表如寒冬落叶,但一旦拂开落叶,里面就是勃勃生机。如今的田野农已经是如来中期的大高手,而且,密宗收人有前提,那就是天生阴脉,能够拥有异于常人的敏感。

    这种敏感便是,神秘的第六感。比如我要打你脑袋,还只是有这个想法。田野农就会感觉到。

    所以,与田野农和刘守义对战起来,非常的难。除非是像首领这样绝世高手,我明确的告诉你,我要砸你脑袋。你即使知道,偏偏就是躲不开。

    密宗在早年的时候,在西藏这边,有着崇高的地位。后来西藏的布达拉宫崛起,配合中央,彻底取代了密宗。

    身为密宗的传人,密宗的教主。田野农如今一百余岁,功夫大成,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振兴密宗。

    田野农穿了一身灰色的农村衣衫,看起来就是个过惯了苦日子的老农民。谁又能想到,这位老农竟是鼎鼎大名的密宗掌教呢?

    田野农与楚向南结束了通话后,便给基地首领打了电话。

    卫星手机,无处不能连通。

    电话通后,首领那边淡淡的一声喂。

    只这样一声喂,却已经让田野农感觉到了发自首领的滚滚威严,像是被天地压迫,不可动弹。

    “钝天老友,可还记得故人?”田野农收敛心中惊诧,微微一笑,道。

    “田野农!”首领淡淡说道,随后道:“有事?”

    田野农知道首领不喜欢跟人废话,当下道:“钝天老友,你造神门下有一人,叫做陈志凌。听闻他即将去香港建立基业。”

    首领默然一瞬,随即缓缓道:“这个人,是有的。不过他的事情,我们不会过问。”

    “钝天老友,真是不巧,我也想去香港做一些事情,很可能会与他冲突。但他是你的门人,我也不便对他出手,所以才会冒昧打这个电话来请示老友,看能不能有个折中的办法?”

    首领淡淡道:“你要对他出手,尽管出手,无须任何顾忌。他若连你都应付不了,便也不配做我的门人。你且放宽心,就算你把他杀了,基地也不会有任何问责。”

    这话淡淡间,散发着一种无边的纵横气势,张狂。田野农虽然很不满首领的狂傲,但同时也放宽了心。因为首领这样的人,说一不二,说不追究,就绝不会追究。

    与首领结束通话后,田野农与楚向南再度通话。

    田野农将首领的话原话复述了一遍给楚向南听。楚向南与田野农都是成精的人物,自然要从首领的态度里,来推断出陈志凌的实力。

    楚向南分析道:“田教主,你看这个情况。首领这个人,我说句实话。提起他的名字,我私底下都不敢有不敬的心思。就算是背后也不敢说他的坏话,可见这个人的气势浓到了什么程度。他这样的人,绝对是天纵奇才。他跟你说起陈志凌,这个态度太值得让人玩味了,就好像他很相信我们对付不了陈志凌。且不说我们能不能对付,这起码说明,现在的陈志凌,实力已经很恐怖。所以我们必须谨慎再谨慎,你说对不对?”

    田野农道:“本座赞成你的说法。”

    楚向南道:“我最近有个发现,香港这边,国安的人有些不寻常的动作。还有,陈志凌还没来,就先放出了风声。明显是投石问路,他在等着我出手。也是因为此,国安的人才会格外注意我们。”

    田野农道:“你的意思是?”

    楚向南道:“我们来个将计就计,也放出风声要对付陈志凌。内地是**的天下,如果我们放出风声,他肯定想在进香港之前,将我们派去的人解决。这样一来,一可以借助国安的力量,二可以投石问路,三,也可以给我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田野农道:“你是说利用他的自大,就在内地将他格杀?”

    楚向南道:“对,因为陈志凌万万想不到,我和您已经结成了同盟。他想引蛇出洞,我就让他引蛇不成,引出龙来。”顿了顿,道:“最关键的问题是,他这种人的修为,对危险很敏感,我怕他逃走。在内地里,一旦一击不中,我们很难有第二次下手机会。”

    田野农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密宗自有蒙蔽这种高手的天机的法门。现在我们应该仔细商量一套完美的计划出来。”

    陈志凌还不知道,他还未进香港,便已经凶险四伏。

    这时候,陈志凌还在四川的深山老林里,月光下面见雪狼王。

    雪狼王的目光睿智,淡淡的看向陈志凌,随即眼光里露出欣慰的神色。嗷呜了一声,陈志凌虽然听不懂,却也知道它是在示意自己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