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组建情报网
    .. ,兵王传奇

    单东阳舒了一口气,又给陈志凌和小倾倒酒。因为乔老的事情,这顿饭吃的气氛压抑起来。很快,就已吃的差不多。单东阳看了一桌子没怎么动的菜,不由觉得有些可惜,便对服务员道:“给我打包好,我稍后回来取。”服务员应好,单东阳便与陈志凌两人一起进电梯。

    陈志凌看的出,单东阳要求打包不是在演戏,他也没必要演戏。无形中,陈志凌对单东阳有了一丝别的看法。

    上车后,陈志凌提出要去看望乔老。单东阳点头,当即开车前往乔老所住的高干医院。

    在医院外面,单东阳停车。大家都下车后,单东阳道:“陈志凌兄弟,我就不进去了。”顿了顿,他弯腰从车子驾驶座旁边拿出一个黑色公文包,递给陈志凌,道:“这里面有一张你以前用的金卡,还有一支手机。”

    陈志凌伸手接过,这个意思很明显。就是希望今后,陈志凌和国安的合作还能和以前一样亲密无间。

    金卡里面的钱,没有限度。至少是日常花用没有限度,如果陈志凌要动辄几百万的用,那肯定是不行。

    手机自然是联系单东阳所用的。

    陈志凌接了,也就表示答应单东阳,合作不变。

    单东阳见陈志凌接过,舒了一口气,当即挥手与陈志凌告别,然后转身上车,扬尘而去。

    陈志凌与小倾的行李放在了海天大酒店,这个公文包倒是挺好用的。陈志凌夹在腰间,颇有精英白领的味道。只不过他自己觉得有些怪异。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武夫,搞的这么文质彬彬的,怎会不怪异。

    不过人还在燕京,也不好意思转手将包丢掉。这包的价格一看就是上万了。

    医院斜对面一家花店还开着门,陈志凌想了下,与小倾上前买了一个康乃馨的花篮。随后,陈志凌让小倾去那边的咖啡店坐会儿。这一点,是因为陈志凌知道小倾不喜欢人多,不喜欢与人说话的原因。小倾自然点头听话。一般陈志凌的话,她都无条件的听从。

    拿着康乃馨,公文包给了小倾拿着。陈志凌这才进入医院。属于乔老的病房,那个区域都有警卫把守。估计医院四周的安全工作也非常周密。陈志凌与警卫说了要见乔老,那警卫便立刻去通传。

    很快,乔老的生活秘书黄秘书跟着警卫过来。黄秘书看到陈志凌,面现惊喜之色,立刻热情的引陈志凌进去。

    时过境迁,一年前,黄秘书看见陈志凌。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但如今,黄秘书看见陈志凌,却慑于陈志凌的威严。

    乔老的病房里,宽敞,干净,明亮。有消毒的药水味儿。

    乔老坐躺在床上,正看着一些时事新闻。令陈志凌意外的是,楚镇南局长也在、楚镇南是陈志凌的老首长,对于这位局长。陈志凌一直心存敬畏。

    不过此刻见到楚镇南,陈志凌心思复杂。却也没有以前那般敬畏了。内心深处反而有一丝淡漠。

    “老首长,外公!”陈志凌放下花篮,缓缓的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楚镇南有接近一年没见陈志凌了,现在看到这个小子。他也是心神复杂,如今的陈志凌,真是威严日盛了。这个小子,成长的太快,却是真没有让自己和乔老失望。

    但是,楚镇南同时明白。陈志凌这匹千里马内心狂野,已经处于脱缰的状态。但造成这种状态的却是乔老。所以,也怪不得陈志凌。

    乔老看到陈志凌,脸上闪过喜色,喊陈志凌到他身边坐下。陈志凌觉得乔老真的已经是风烛残年了,眼神不再睿智,而是浑浊。心头一酸,当下依言,坐到乔老的身边。

    乔老颤抖着抓住陈志凌的手,嘴巴颤动,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陈志凌陪着乔老看新闻,乔老说了些家常话,却再也没提及沈门之类的东西。末了,陈志凌起身告辞。乔老点头,这一刻的乔老,似乎已经真的心淡,什么都漠不关心。他唯一对陈志凌提及的就是,一定要救回许晴母女。

    这一点,不用乔老说,陈志凌自然会全力去做。

    离开的时候,楚镇南亲自送陈志凌。来到楼下时,楚镇南拍了拍陈志凌的肩膀,微微感慨道:“臭小子,还记不记得当初你退伍时,我跟你说过的话。”

    陈志凌郑重点头,道:“我永远记得,首长您要我记住,我永远是一名军人。”

    楚镇南点头,道:“记得就好。我无意责怪你什么,军人,不是某一个政党,某一个人的军人。是国家的军人,你守护的是国家,知道吗?”

    陈志凌看向楚镇南,肃然道:“首长,您放心。不管是为了家人,还是为了国家,我一定会竭尽所能。”

    楚镇南眼中闪过欣慰之色,道:“好,你今天的话我也会永远记着。希望你不是说说而已。”顿了顿,道:“也许我们有时候做事的方式不对,但是无论,我,乔老,都是希望国家安宁。你也看到了,乔老这一辈子,什么都不缺,一直不肯颐养天年,为的什么?他早已经名利双收,还要不明智的站出来,承担一切恶果,为的是什么?”

    陈志凌离开了医院,与小倾就近入住了一家大酒店。用的是国安给的金卡。

    不用这张卡,岂不是在告诉单东阳,我陈志凌还是心有芥蒂。在酒店套房里,小倾在浴室里洗澡。陈志凌手上一时间有三支卫星手机。一支是重新办理的,属于他私人的。一支是基地的,一支是国安的。哪怕这三手机小巧,但是全部放身上也够呛。最后,陈志凌翻出单东阳的电话,用私人手机打过去。跟单东阳交代一声,以后联系就用这个号码。

    处理私事时,陈志凌可不敢用基地和国安的手机。谁知道他们有没有监视呢?

    跟单东阳交代一番后,陈志凌想了下,来到阳台上,给香港那边打了电话。是打给他的干爹,即梁氏三叔公梁峰。

    “干爹!”电话一通,陈志凌热络的喊。

    梁峰愣了一下,方才醒悟到是陈志凌。他的惊喜溢于言表,先是高兴,后又责怪陈志凌一直不联系。

    一阵寒暄,随后,梁峰道:“你这家伙,给干爹打电话一定是有事,说罢,跟干爹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陈志凌当即正色道:“干爹,是这样的。我想在香港成立一个属于我自己情报部门。”

    梁峰闻言顿时感到十分意外,道:“你不是跟国安关系亲密吗?他们的情报网成熟,你何必?”

    陈志凌道:“依靠别人终究不可取,有很多意外的事情不由我掌控。还是我自己来办可靠一点。”说到这儿,多了个心思。如果梁峰继续推辞,那么就没必要找他帮忙了。因为这说明梁峰也很在意利益。

    说白了,陈志凌要去香港成立情报部门。就有跟梁峰那一群人马抢饭碗的意味。

    当然,陈志凌并不惧怕任何人。现在他要做什么事就必须去做,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梁峰苦笑,随即道:“你小子呀,刻意来问我,是想试探你干爹我的心思对不对?”顿了顿,正色道:“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陈志凌,只要你来,需要什么,要我做什么,只要我皱一下眉头,我就是狗娘养的!”

    这话说的有点严重了,不过却令陈志凌感动。道:“干爹,谢谢你。”

    梁峰道:“父子之间说谢谢就见外了不是,你什么时候过来,这事必须得从长计议。”

    “十天之内,我会过来。”陈志凌道。

    挂了与梁峰的通话后,陈志凌心下舒畅不少。比任何大成就来言,珍贵的情谊最令人暖心。

    香港,梁氏公馆。

    梁峰与陈志凌结束了通话。梁峰现在修身养心,基本不过问梁氏集团与地下的事情,一切都交给他唯一的徒弟楚向南来管理。楚向南把一切都搞得井井有条,而且楚向南对他非常恭敬。这一点让梁峰很欣慰。

    梁峰让丫鬟送上一壶热茶过来,他站起身去逗弄鱼缸里的金鱼。脑子里开始思索怎么帮陈志凌建立情报网起来。

    要弄一个有用,普及全球的情报网,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其中要耗费的人力,物力,技术,供给,想想都觉得头大。梁峰是个实在人,这时已经像是在帮自己亲生儿子谋划结婚大事一般了。

    他没注意的是,一旁的丫鬟悄然退下。立刻给楚向南打了电话。显然,楚向南在梁峰身边安插了亲信。

    楚向南此刻并不在香港!而是在深圳。

    夜空下的深圳,夜景美丽辉煌,这个地方,是多少人南下打工的繁华梦想。许许多多的青年男女以为这儿遍地是黄金,怀揣着**与梦想,然后到了这么被现实打得头破血流。

    深圳向左,天堂向右,而你,在中间!

    深圳是有钱人的天堂。楚向南有钱,所以这儿也是他的天堂。他的生意做的很大,跟深圳的赌王也有深厚的友谊。

    但是楚向南这个人,他一不赌钱,二不抽烟。生活极其规律,喜欢美女,却不贪恋美色。他是一个让对手害怕的敌人。因为他太冷静了。

    楚向南年轻,帅气,多金。他曾疯狂迷恋过梅雪,这个女人,是他儿时的梦中情人。

    当终于拥有时,开始的几个月。他几乎每天都在梅雪身上开垦,也不找其他女人。

    但是时间久了,他终于发现,她也不过如此。于是,为了安全起见。楚向南将梅雪安排到了深圳住下,像养金丝雀一样养着。他隔断时间就会过来宠幸一下梅雪。

    不让梅雪在香港,是怕梁峰发现。

    要知道,梅雪是梁峰的大哥的妾室。梁峰一向尊敬大哥。而楚向南是梁峰的徒弟,算起来,梅雪是楚向南的长辈

    所以,一旦让梁峰发现梅雪,楚向南的一切计划都会落空。

    老实说,楚向南如今并不怕梁峰。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梁峰,一切都能掩盖。这样还可以去品尝下厉若兰那位美妙的人妻。厉若兰现在是梁氏集团的董事长,这位美艳的董事长,让楚向南非常的想入非非。

    一直令楚向南不敢轻举妄动的是,因为陈志凌!陈志凌这个人,在国际上,名声越来越盛。楚向南虽然不惧陈志凌,却也不想无端惹他。他宁愿慢一点来蚕食,让陈志凌没有发难的机会。

    比如,他早已给梁峰服食一种慢性毒药。这种毒药在三年后,会让中者自然而然的衰老,乃至心肌梗塞而死。这种死法,连最高明的法医都判断不出来。

    只要梁峰一死,再控制厉若兰不是像好玩似的。只要征服了厉若兰,所有的所有,都已是名正言顺。那时候,楚向南就是梁氏的皇帝。想他楚向南,从一名孤儿,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与荣耀。

    另外值得表述的是,楚翔如今丹劲中期修为。这且不说,他的身材是黄金比例,举手投足都透出华贵气质。脸蛋更是帅气。

    如果陈志凌和楚向南站在一起,论及帅气。怕是楚向南要高出一筹。只不过陈志凌清秀内敛一些,另外,陈志凌的气质,他不说话时,有种天地宁静的感觉。动怒则是天地失色。这是陈志凌与楚向南的区别。

    此刻,深圳临香江别墅群的一栋别墅里。

    这儿的别墅群,住的人非富则贵。大家都是见不得人。所以平常也不交流,不多问。这样很好,大家都心照不宣。

    楚向南接到的是丫鬟打来的。

    “什么事?”楚向南淡淡的问道。

    “向南少爷,刚才老爷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是……您交代过特别注意的陈志凌打来的。”

    楚向南吃了一惊,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警惕道:“具体说了什么?”

    “好像是他要过来,老爷承诺一定会帮他。其他的,我听不清楚。”

    “好,没你的事了,你做的很好,我会给你奖励。”楚向南寒着脸道。

    “谢谢少爷!”

    便在这时,电话又响起。意外的是,这次打来的是梁峰。楚向南接通了电话,用恭敬的语气道:“师父!”

    梁峰没察觉到异样,道:“你在哪儿,我有事跟你商量。”

    楚向南道:“我在深圳处理一点生意。我这就连夜搭船回来。”他心思一动,知道可能是与陈志凌有关。

    梁峰一怔,却也没有怀疑。他那里知道,自己亲爱的徒弟在玩弄自己最尊敬的大哥,的妾室。

    梁峰道:“那就算了,就在电话里说吧。是这样的,刚才陈志凌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想在香港组建一个基点的情报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