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首领的安排
    .. ,兵王传奇

    沈怜尘看了陈志凌一眼,幽幽一叹,道:“陈志凌,我知道倾城她们对你的重要性。但是你这种状态真的不行。现在我们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我知道你的压力肯定很大。但你不是常人,你必须扛住了,否则你算什么天煞皇者!”顿了顿:“首领发话了,倾城她们已经被安排到隐秘的地方住下。会给她们最好的衣食住行。不过自由还是被限制在了一栋别墅里。三年之内,如果你的修为能够到达混元之境。那么首领就会释放她们。如果到达不了,无论是你,我,还是倾城她们,全部都会死。光明甲的宁珂也被禁锢起来了,跟你一样,三年之内,到达不了混元,也是死。”

    混元,混元!陈志凌绝望的知道,想见倾城她们已经是妄想了。

    或则说,这同样是首领的一种手段。自己的暴龙蛊不受首领的母蛊控制。所以首领才会顺水推舟,抓住自己的家人。

    一时间,陈志凌脑袋里一团乱麻。

    沈怜尘继续道:“道左和流纱已经带着凌飞扬和汉森的骨灰各自回国了。”

    陈志凌怔了一下,却没有多大的反应。他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前程太艰太难,压迫得他连呼吸都不畅。胸口气闷……

    沈怜尘看了陈志凌一眼,她相信陈志凌一定能自我调节好的。

    “对了,你知不知道,昨天突然而至的飞刀是怎么回事?”沈怜尘突然想起了这茬,她清楚的知道。如果没有那柄飞刀,现在陈志凌已经死了。自己这边也绝对败了。

    陈志凌什么都不想去想了,颓废的摇了摇头。就算要坚强,也给我一点时间软弱吧。真的很累,很无力了。用尽了全力,拼尽了一切,可一样还是不能救回妻儿。

    沈怜尘看陈志凌的样子,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不禁暗自沉吟,那柄飞刀就像是上帝发出来,拯救陈志凌这位天煞皇者的。也太诡异,太奇怪了?难道是首领?

    对,就是首领。沈怜尘一瞬间认定了。是啊,天下间除了首领,谁有这个本事。

    想通了之后,沈怜尘便也不再打扰陈志凌。陪着他,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

    陈志凌就这样一直坐在沙发上,沉浸在他的世界里。

    一个小时后!

    正是下午一点。

    沈怜尘淡淡坐着,她的脸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如果有人能够深入她的内心去看,一定能看到她其实充满了忧伤,不甘。因为,一代雄才的她,必须去接受她的命运。冰封!

    也是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陈志凌不明所以,沈怜尘起身去开门。门打开,出现的是基地的接引员,金发美女丽斯。

    丽斯依然带着职业的微笑,她的身后跟了两名黑袍执法队员。

    “沈小姐,时间到了,我们走吧。”丽斯礼貌客气的道。

    沈怜尘洒脱的道:“好!”

    陈志凌下意识的道:“去哪儿?”

    丽斯微微一笑,道:“华夏队在此次任务中失败,自然需要一位主战力接受被冰封的惩罚。沈队长已经向基地提交了冰封人选。”

    陈志凌如遭雷击,一连串的打击,让他忘记了冰封这件事。

    亏刚才,自己一直颓废。尘姐竟然没有多说一句,她牺牲了这么多,可是她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这一刻,陈志凌自责到了极点,几乎要发疯。

    依然是那条通往冰封场所的老路,这条路,曾经冰封m国队队长弗兰克时,陈志凌他们来过。

    却没想到,今日是时过境迁,轮到了自己。

    沈默然并没有来,负责冰封的是楚云飞。

    那间冰封的屋子,简陋,狭窄!而身为天之骄子的沈怜尘便就是这样义无反顾的进去。陈志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云飞上锁。

    沈怜尘没有多余的交代。

    离开了冰封大厅,陈志凌回到了公寓。他没有再软弱,而是先去洗了一个澡,然后用刮胡刀清理胡须,换上干净的白色衬衫。头发上抹上摩丝,根根头发怒立起来。

    这一刻,陈志凌眼中绽放出精光。

    他告诫自己。陈志凌,你没有再软弱的资格。尘姐在那间狭窄的屋子里,如果你不去努力完成十个任务。那么,你敬爱的尘姐,骄傲的尘姐,将会永远像一条狗一样被关在那里。

    陈志凌,你的妻子,妹妹,女儿的命也全部在你手上

    ,你有什么资格软弱?你是天地男子汉,即便是死,也只能是战死。

    陈志凌开了一辆车,出了造神基地。他身体肌肉未复,所以只能通过飙车来解压。

    飞速的行驶在香山大道上,阳光,疾风,所有的恩怨情仇,所有的所有,他誓要全部粉碎。为尘姐,为家人营造出生机。

    首领很少待在基地里,这一次因为沈默然与陈志凌的事情,破例回来。此刻,首领在造神殿里,他自己的佛像前盘膝而坐。

    这时,外面丽斯过来。用一种谦卑的语气道:“主人,陈志凌的家人已经安顿好,沈怜尘被冰封。沈默然在外面求见!”

    首领淡淡道:“让沈默然离开,告诉他两个字,不是。”

    “是,主人!”丽斯恭敬告退。

    沈默然在昨天的决战后,感到很气愤。他思来想去,觉得那一柄飞刀,只能是首领发射的。这就让沈默然愤怒了。

    但是在丽斯说出这三个字后,沈默然呆住了。首领的性格,绝不可能说谎。也不屑向任何人说谎。他说不是他,那么,发射飞刀的就一定不是他。

    那柄飞刀,沈默然有太多的疑惑。他这时确定了不是首领,马上也觉得不可能是首领。因为那飞刀的力度只在通灵级别。

    恐怖的是出现的轨迹,凭空出现,没有任何飞行轨迹。让人避无可避,就像是仙侠小说里写的,划破虚空而来一样玄幻。

    沈默然带着永远想不明白的疑问,带着楚云飞两兄弟离开了基地。

    这场无限制轮回对战,说起来,沈默然并没占到便宜。死了白休红,沈门也闹得灰头土脸。连宁珂也被囚禁了。对手的战斗力那么弱,这对沈默然来说,简直是耻辱。

    那柄飞刀的出现,让沈默然想骂娘。上帝之手呀?你大爷的,陈志凌是上帝你儿子呀?

    陈志凌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第一件事是向叶东,向叶经纬说明情况。还有向乔老汇报。另外,经过国内这件事,陈志凌深深觉得,依靠国安,依靠国家太不靠谱。他要动用尘姐天纵的实力,在国内织造出一个不亚于沈门天堂组的情报大帮出来。

    这个情报帮,与天纵,与哈曼瑞斯,与流纱师姐的卡佩家族相呼应,普及全球。

    根基必须在国内,但是在内地,有沈门的压制。不可能成事,陈志凌很快想到了香港。

    建造情报大帮,并不是想做就做。需要许多的准备,陈志凌还只是有想法,要实行,至少要召集道左,流纱师姐,左临,叶东,还有香港的三叔公梁峰一起来商议。让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这个时候,陈志凌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很深厚的关系网。一旦真正全部动用,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无论是将来与基地对战,轮回对战,与沈门决裂,情报都是第一要素。

    第一站,陈志凌打算先去香港考察。至少要有个大致的轮廓,计划,才能召集他们,谈出想法。

    陈志凌的手中,还有两条雪龙蛊。雪龙蛊交由基地保管。召集两名得力队员进入华夏队,也是陈志凌紧急要做的事情。

    在晚上的时候,丽斯将华夏队的联络卫星手机交到陈志凌手上。在以后的日子里,陈志凌便是华夏队的代队长。

    所有基地的成员都在关注着陈志凌。华夏队突然落到只有他一个人的凄惨境地。华夏队到底还能走多远?这一点,是所有人最为关注的。

    机票订在明天下午三点,直接前往香港。

    陈志凌的证件,银行卡早已经在国内补办好。现在他手上有一张全球通用的瑞士金卡,里面有四亿美元。另外,还有一张沈怜尘的瑞士金卡。里面有从哈曼瑞斯那儿敲诈来的二十亿美元。这张金卡,是丽斯给陈志凌的。沈怜尘一早交给丽斯,言说在她被冰封后,便交给陈志凌。

    陈志凌明白,尘姐是不喜欢过早的说出,让那种悲伤情绪渲染。婆婆妈妈的场景,陈志凌与沈怜尘都不喜欢。

    今晚的夜色如水!明月高挂天际!

    陈志凌洗过澡后,简单的吃了一顿饭。然后穿着雪白的休闲衬衫,白色西裤,皮鞋。然后开着车出了基地。

    今晚,面临这么多的变故。他无法入眠,现在想去酒吧喝上一杯。

    车子刚开出香山大道,前面的车灯照耀下。陈志凌看到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惊喜若狂,因为那儿站着的是一身黑色小西服,清丽冰冷,久违的小倾。

    小倾的样貌一点没变,只不过俏丽的脸蛋上,始终罩了一层冰冷。

    陈志凌刹车,推开车门,下车后,快步来到小倾的面前。他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同时有些不敢置信。等看清楚,确定是小倾后,忍不住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小倾的表现冷淡,却也没有挣扎。

    陈志凌拥抱着她的娇躯,想起以前种种,还有在上海的疯狂缠绵,一时间欢喜,激动,真个百感交集。

    陈志凌能感觉到小倾瘦了很多,她身上的香味依旧。那样淡淡清清,却很好闻。

    “你怎么会在这儿?什么时候过来的?”陈志凌松开小倾,丝毫没有在意小倾的冷淡,双手扶住她的香肩,问。

    小倾目光如一泓秋水,清澈得让人不忍起一丝邪念。她定定的看着陈志凌,也不反对陈志凌抓着她的肩膀。要知道,她是有洁癖的。不熟的人,就是多看她几眼,她都有想杀人的心。

    陈志凌知道小倾不喜欢说话,也不见怪,很自来熟的牵起她的手,道:“上车,你还没吃东西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小倾顺从的上车,陈志凌启动车子。在车上,小倾像是在思考什么,微微蹙着眉头,盯着前面的路。偶尔又会看一下陈志凌。

    虽然与小倾发生过关系,但是看见小倾。陈志凌还是会下意识的心疼她,把她当做妹妹。

    她不说话,陈志凌不见怪。只是以为她在深山里待久了的缘故。

    一路开车,陈志凌忍不住问小倾,道:“一年多,你都在干什么?”

    “练功!”小倾脆生生的回答,并定定的看向陈志凌,表情认真。陈志凌伸出手,捏了下她的脸蛋,触手滑腻。笑道:“不许这么严肃,来笑一笑。”

    小倾嘴角一弯,浅浅的笑了一下。

    这种过程陈志凌没有注意,如果仔细注意。就能感觉到小倾从见到陈志凌时的陌生,然后又在慢慢复苏,慢慢的变回以前的小倾。

    她这样一笑,陈志凌心中一暖。“你都没想我吗?”

    小倾很老实的回答,道:“不想!”

    陈志凌愕然,他真没想到小倾会这么说。笑容顿时有些僵,因为小倾不会开玩笑。她说不想就是真的不想。

    陈志凌没有纠结这个事情,他突然想到。当初还答应娶小倾,可是后来的事情发生。那么多的身不由己,以至于到了现在的地步。小倾是这样的单纯,单纯的比一张白纸还要干净。现在见到她,如何来面对,解释呢?

    陈志凌真的很头大。他沉吟着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衣角被人拉。转头一看,却是小倾。她有些可怜巴巴,还是跟以前一个德性。自己一生气,她就想讨好,又不知道怎么讨好。

    陈志凌心中一柔,一边开车,一边伸出手刮了下她娇俏鼻梁,示意自己没生气。

    带着小倾,来到洛杉矶市区的一家中华料理。陈志凌给小倾点了一份不算地道的鱼香肉丝。因为陈志凌始终记得,小倾喜欢吃这道菜。另外又点了一份凉拌马铃兰菜,以及两碗十足的牛肉面。

    陈志凌虽然吃过了,但是他的食量要干掉这点东西还是没问题。

    小倾的食量很浅,不过在陈志凌的督促下,还是干掉了整碗的牛肉面。吃完东西后,陈志凌与小倾离开了华夏料理店。

    陈志凌有太多的疑问与关切的话语要问小倾,知道小倾不喜欢吵闹,便带着小倾去入住一家五星级大酒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