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决战之前
    .. ,兵王传奇

    陈志凌接过了这颗神奇的木糖醇。黄秘书道:“乔老的意思是要你带着去对付沈默然。如果到时,你们能赢,能救回许晴母子。这木糖醇就不必用了,万一……”这接下来的话却是不用说了。

    拿着这颗木糖醇,陈志凌心思有些恍惚。只要一用力,十米之内灰飞烟灭。这是一种生命在悬崖上跳舞的感觉。

    黄秘书道:“这颗木糖醇,在决战时,你可以放在嘴里。它十分坚硬,必须用上一定的力度咬,才会爆炸。”

    陈志凌点头,接着又向乔老道:“是不是只要沈默然一死,你们就会对松涛山庄发动地毯式轰炸?”

    乔老没有隐瞒,道:“对!”

    “您觉得时机到了?”陈志凌心头一跳,总觉得太过冒险了。

    乔老微微一叹,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这个战略决定,很难下。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会造成很大的轰动和损失。那么所有的骂名,便都算在我头上好了。”

    陈志凌眼里闪过复杂的光芒。对于乔老,到底该说他是伟大,还是冷血?但不久后,陈志凌便明白过来。乔老是一个有信仰的长者,他为了国家,不折手段。正如自己为了家人不折手段。本质上,无论是沈默然,还是自己,还是乔老,都是一个类型的人。认定了彼岸,谁也无法更改。也正因为此,自己,乔老,沈默然,才有资格在这盘棋中充当一个重要的角色。

    便在这时,乔老忽然对车顶道:“青璇,既然已经来了,就趁现在来个了结吧。”

    陈志凌吃了一惊,青璇?海青璇?她来了?不可能。自己都没察觉到有人来了,乔老能察觉到?太离谱了吧。

    陈志凌顺着乔老的眼光看向车顶,半晌后,看到一样物事,他终于恍然大悟。因为车上安了一个窃听器。

    事实上,乔老的安全是保镖高度重视的。这枚窃听器,如果不是乔老允许,怕也早被清除了。

    陈志凌在车上陪着乔老耐心的等待了五分钟。

    五分钟后,陈志凌听到了车外熟悉的脚步声。

    陈志凌知道,是海青璇来了。

    随后,单东阳打开车门。海青璇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戴了红框大墨镜,头发干练的挽起。她的脸色清冷,在上车时,似乎瞥了一眼单东阳。那一眼中,有着浓烈的杀气。

    单东阳就是杀海蓝的人。海青璇此刻能克制不出手,已经算是她莫大定力了。

    海青璇一上车,陈志凌就闻到了她身上熟悉的香味儿。

    海青璇没有多看陈志凌一眼,她冷冷淡淡的,并未摘下墨镜。

    这样子,很是冷傲。但是没人有权利责怪她。现场的三人,与她妹妹的死,都有着很大的责任。

    面对海青璇的冷漠,陈志凌心中唏嘘。二十余天前,她喜欢自己,说要努力忘记。二十天后,竟然局势陡转至此。

    乔老看向海青璇,淡淡的叹息,道:“青璇,再给我十天时间,十天之后,我会给你妹妹的死,一个交代。”

    海青璇冷冷的笑了,道:“您一条老命,本来就活不了多少天。我即便杀了您,也不算是有所交代。况且,杀再多的人,我妹妹也活不过来了。”

    “总而言之,我对不起你们海家。”乔老垂下眼眸。

    海青璇的语气出奇的刻薄,道:“但是您觉得您问心无愧,对得起国家,是不是?”顿了顿,道:“倒是我那可怜的妹妹,到死都不明白是谁想要她的命。为了您的苦衷,命令,她连陈志凌都下手了。您的心莫非真就是铁做的不成?”说到最后一句,她的声音愤怒凌厉,杀气迸放。

    陈志凌吃了一惊,生怕海青璇激动下杀了乔老。黄秘书也护在了乔老面前。

    半晌的沉默后。

    “这个交代,你们谁也给不了。”海青璇忽然落寞下去。她的语气里,有难掩的悲伤。这个时候,她想到了小时候,那个跟在她后面跑的妹妹,那个崇拜她的妹妹。那个淘气的妹妹,可是她的妹妹,还那么年轻,还没谈过恋爱,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过。她就已经死了,不明不白的死了。

    一滴一滴泪水从海青璇眼眶里掉落,最令她憋屈的是,她还无法报仇。这种情况,她怎么能去杀乔老,杀单东阳?

    “乔家与我们海家,从此以后,是死敌。”海青璇到底是坚强的,半晌后,她抬眸,隔着墨镜看着乔老,一字字道:“我们永不原谅。”说完,打开车门,钻了出去。

    单东阳面对海青璇,一向镇定的他也显得局促起来。

    海青璇看向单东阳,冷冷的,一字字道:“我给你三年时间,三年之后,我们之间来一场决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完,扬长而去。陈志凌想下车追上去,乔老却咳嗽起来。

    “陈志凌……”乔老满脸沧桑苦楚道:“如果你还活着,如果这次没有成功。请你务必要帮助东阳,一起对付沈门,好吗?”

    “我会尽量。”陈志凌沉吟一瞬,道:“但是前提,我不是任何人的一颗棋子。这是起码的尊重。”说完下车,朝海青璇的方向快步走去。这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

    广场前是一排杉树,高大,遮天蔽日。这条马路通往前面的中心公园,阳光照射出来,透过树叶,像是撕碎的纸屑,显得斑驳流离。

    陈志凌快步跟了上去。海青璇却没有停顿,依然朝前而行。

    “我很抱歉!”陈志凌保持着跟海青璇同样的速度,深深的道。

    海青璇脚步忽然停下,看向陈志凌。陈志凌也停了下来。海青璇摘下了墨镜,她眼眶有些红,却也带着某种淡冷与疏远。“抱歉什么?”她淡冷的问。

    “海蓝的死,我很抱歉。如果那天,我不把她带出去,她就不会出事。”陈志凌想起来也有些悲痛,说起来海蓝也是身不由己。但是曾经的友情,却是不可磨灭的记忆。在知道海蓝死了的那一刹,陈志凌的心里,很空,很慌。

    海青璇继续朝前而行,她道:“即使你不把她带出去,单东阳为了任务,还是会杀了她。这是乔老的命令,单东阳丹劲修为,我妹妹她……她在执行这个任务时,就已经是一枚弃子。”

    陈志凌陷入默然,因为海青璇说的没错。那这么算来,陈志凌不需要为海蓝的死负上任何责任。

    “我妹妹的尸体……”海青璇语音一哽,喉咙里似乎有说不出的悲恸。她道:“我待我妹妹如珠如宝,但是她死前受尽了折磨。她的腿断了,她的牙齿被打掉了,她的脸……”顿了顿,她抬头,立足,眸中含泪,却带着一丝狰狞,道::“是你打的对不对?”

    陈志凌呆了一下,半晌后,他艰难的点头,道:“对!”

    “啪!”“啪!”海青璇泪水涌出,一连两个耳光重重的甩在陈志凌脸颊上。陈志凌没有躲避,生生的承受了。砰!接着,海青璇一脚蹬向陈志凌腹部。

    陈志凌摔了出去,饶是他修为深厚,依然肚子有种肠穿肚烂的感觉。痛得他额头冷汗直掉。

    陈志凌深吸一口气,缓缓爬了起来。他拂去了衣服上的灰尘。

    海青璇瞪视陈志凌,道:“我知道你受尽了委屈,我也知道我妹妹让你很失望。但是,她是我妹妹啊!就算她做的不对,你不看僧面,也要看看我的面子,你怎么能那样残忍的对她?她是一个武功都不会的女孩子,你就没有一点怜惜之心吗?”

    陈志凌深吸一口气,他显得平静。沉默半晌后道:“我很抱歉。”顿了顿,道:“希望这两巴掌,一脚,能让你心里好受一些。我还有事情要办,先不陪你了,再见!”说完,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陈志凌!”海青璇回头,喊。

    陈志凌顿住脚步。实际上,对海蓝所做任何事,若不是因为海蓝死了。陈志凌无需感到任何的抱歉。海蓝的所作所为,即便是杀了也不过分。又有谁知道,在那种绝望的情况下,陈志凌都已经给她跪下了。可她还是无动于衷。

    海青璇道:“我多少明白你当时的心情,不过同样,海蓝是我唯一的妹妹。所以这件事情,纵使明白理解,但是无法原谅。”

    “我明白!”陈志凌闭了下眼,随后走开。

    海青璇的意思,陈志凌明白。所有的情感瓜葛,友情,爱情,都已经在这一刻,全部灰飞烟灭。

    陈志凌没有回头,他有最重要的一战需要面对,绝对不会因为这些东西而分心。

    可是在海青璇的心里,会不会有那么一丝淡淡的惆怅,或是感慨天意弄人呢?

    下午一点,陈志凌乘坐私人直升飞机到达洛市。

    陈志凌在第一时间,在道左沧叶的住所见到了沈怜尘。两姐弟见面,虽只是分开几天。但都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与任何人的情感不同,陈志凌与沈怜尘。那种情谊,如血肉相连一般。

    没有说多余的话,一切已经尽在不言中。

    陈志凌接着与道左沧叶目光相视。两人很早时候就是莫逆之交,后来道左沧叶虽然对陈志凌有两老婆,辜负他小妹而不满。但在陈志凌大漠假死那段时间,道左沧叶已经被陈志凌感动。现在,这对好朋友同样已经心无芥蒂。

    众志成城,以备此战!

    机票已经订在晚上七点。洛市的省会是江北省。洛市没有机场,洪门的私人直升机并没有洛杉矶的降落许可证。所以,现在众人需要立刻出发,前往江北省城。

    去的人还有流纱的仆从,汉森。以及道左的洪门队的队员凌飞扬。凌飞扬曾经是道左的师父,目前是丹劲中期修为。

    沈默然既然那么猖狂,陈志凌这边索性就更恶心一点,来个六对一。

    两辆豪华的奔驰车已经在外等候。

    临上车前,道左沧叶接到了叶经纬的电话。挂了电话后,道左沧叶对陈志凌道:“我爷爷马上到,要我们等一会儿。”

    陈志凌点头。众人耐心等待。

    不到五分钟,一辆黑色雷爵车开了过来。车停后,

    叶经纬顾不得让司机开门,自己推开车门下来。

    他的头发已经花白,这些日子以来,他苍老了不少,此刻正穿了一身的黑色唐衫。他先走到陈志凌和道左身前,环视大家一眼,最后落到陈志凌身上。

    叶经纬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郑重交代,一定要把倾城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陈志凌向叶经纬郑重保证,就算是拼死,也要护得倾城周全。……

    陈志凌一行人在前往机场的途中,沈怜尘与大家商议决战时的细节。这种决战,可以一点不夸张的说。当时的天气,心理,地理,都会成为胜败的关键。与沈默然这种绝世高手相斗,气势是最重要的。

    沈默然是黑洞吞噬天地的气势。

    陈志凌的凌云大佛的,掌控天地,镇压天地的气势。沈默然代表了宇宙浩瀚,陈志凌代表了洪荒无穷大。

    这两种气势相抗,加上沈怜尘的元始天尊大势,道左沧叶的愤怒明王,以及流纱的如来大佛。可以说,陈志凌这边的胜算很大。

    沈怜尘道:“到时候,汉森与凌飞扬大哥,他们两人用剑。剑的锋利,可以弥补他们修为的不足。我们几人必须心尘归一,万物不萦于怀,这样才能真正抗衡住沈默然。”

    沈怜尘的话,大家都表示没有异议。

    陈志凌摸索了下藏在口袋里的木糖醇,他犹豫了下,终是没有向沈怜尘说出来。因为这场战,他是唯一输不起的人。

    必须,将倾城,妹妹,许晴她们救出来。

    这场报备决战,已经有基地介入。到时一旦输了,她们就归沈门。若自己真还想继续去找沈门算账,基地肯定不会放过与自己息息相关的尘姐。

    还有,基地是不允许别人触碰规则的。到时候,怕是整个基地都会出手来杀自己。

    不能输,绝不能输!

    就算是死,也要拉着沈默然一起死。陈志凌眼中闪过一抹决然的情绪。

    不止是妻女的安全让陈志凌压力大,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场无限制轮回对战,华夏队已经输了。在皮尔夫被宁珂杀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三个月的期限,不过是一场互相残杀!但不论结果如何,就算把光明甲全部杀了,但华夏队依然是输了。

    所以,陈志凌与沈怜尘之间,有一个人在这场决战后,会面临被冰封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