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吾为杀魔
    .. ,兵王传奇

    海蓝刚想逃跑,陈志凌又已至,再度提起她的后脊椎骨。这样提着,海蓝疼痛难当,更多的是屈辱。

    而陈志凌,目的就是要给她屈辱。

    解决完几名士兵,陈志凌看见那值班室里还有一把东洋剑。他上前取了东洋剑,今夜,唯有用这把剑来杀戮,才能让意气完全释放。

    楼上的变故终于惊动了所有警备区的士兵,接近千余名士兵从宿舍中闪电起夜,拿了枪,在指挥官的调度下,开始包围大楼。

    警备区中本来就有两百余名执岗的士兵,他们的速度最快,迅速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全部是荷枪实弹。

    陈志凌带着海蓝来到了一楼,一楼的中间有个庭院,最前面是一楼的露天大厅。有两队士兵,分别五十余人最先在夜色中冲了过来。他们头上戴了钢盔,钢盔上是闪耀的探照灯。

    白花花的光芒四处狂猛照射。

    在他们来的一瞬间,陈志凌一脚踩碎海蓝的腿骨,海蓝惨叫出声。而陈志凌手中东洋剑拔出,如匍匐的蛤蟆,两脚一蹬。气流涌动,火浪拉出,刷的一下,雷霆电光之剑。陈志凌已经撞入其中一队之中。

    海蓝痛的流出眼泪,她惊骇的看着陈志凌如虎入羊群一般。鲜血,惨叫,断肢横飞,人头横飞,探照灯光带着头颅飞上天空,血雨纷飞。眼前成了不折不扣的修罗场。三十余名战士,根本还来不及分开展成阵型,便在十秒钟之间,被陈志凌腿脚并用,东洋剑横扫,全部杀光。

    杀魔,绝对的杀魔。十秒钟的时间,对面的士兵刚展开阵型,上膛瞄准。

    他们不是特种部队,所以质素还根本没有那么变态。在他们枪还没开出,陈志凌抓了两具死尸,轰轰砸了过去。

    接着,挟东洋剑的雷霆剑光,闪电而至!

    这些战士,并未真正上过战场。虽然接受过训练,但是看到这么恐怖的场面,还是心生畏惧。尤其是在陈志凌扔出两具无头尸体后,有的战士都忍不住呕吐起来。有的发疯般转身逃走。

    刷刷刷!不管逃与不逃。陷入疯狂杀戮,已然成魔的陈志凌,剑光雷霆闪烁,再一次向海蓝展现出了修罗地狱之场所。

    三十名士兵,同样不到二十秒的时间,全部被陈志凌斩得断肢残飞。

    没错,这些士兵很多是无辜的。他们同样也有家人父母,但是,陈志凌什么都不想管了。他只知道,不杀,心内的愤怒无法平息,屈辱无法驱除。

    一切,都是你们逼的。

    全程不过一分钟,操场四周已经人影绰绰,数百名战士在合围。

    陈志凌傲然而立,浑身浴血。

    黑夜中,月色下!他如一头真正释放出威力的天魔,冲天的煞气,杀气,让人看一眼,就从心里感到恐惧,胆颤。

    海蓝娇躯颤抖,她在这一刻突然醒悟到自己和乔老他们真正的错了。陈志凌这个人,你可以杀他,恨他。但是绝不能圈禁他。她同时想起了以前那个清秀阳光的陈志凌,再与眼前对比,真是不敢去想象,他们竟是同一个人。

    陈志凌旋风般回身,抓了海蓝,将海蓝夹在肋下,脚下发力,闪电狂猛的奔向操场左边。那儿有电网,反而防守最薄弱。

    陈志凌的速度太快,太快。根本不给这些部队合围的机会,陈志凌迎面遇上了一队五十余名的战士。

    这些战士正在紧急集合,处于狂奔状态中。

    操场是黑暗的,指挥官的指挥也有些乱了分寸。所以,陈志凌冲上去时,指挥官在高处根本没来得及下命令。

    陈志凌带着海蓝,犹如高速行驶的狂猛火车。碾压,狂冲,撞!轰轰轰!剑光闪烁,陈志凌的冲锋,比一队铁骑还要猛烈,迅速将这队战士冲散,冲乱。

    人仰马翻,惨叫,断肢横飞。

    一轮冲锋后,五十名战士倒下了十名,血雨纷飞。陈志凌的冲锋,没有一丝的停留,畅通无阻。

    很快,陈志凌带着海蓝来到了院墙前。电网停电,没有威力。

    但是院墙很高,陈志凌一个人还可以快速爬过去。但是带了海蓝,却根本不可能爬出去。警备区的狙击手已经到位,一旦带着海蓝爬上去,陈志凌绝对躲不开狙击手的狙击。

    各方战士正在快速汇合,同时,一名暗夜狙击手已经瞄准了陈志凌。

    陈志凌看了院墙一眼,他怒吼一声,声震云霄,震散在整个广场上,久久不息。简直已经不像是人类了。

    陈志凌伸颈,仰头,这一刻,他真的有一种远古洪荒巨兽的威势。轰!带着海蓝,天庭运劲,所有气血爆发出来。洪流齐涌,撞撞撞!

    轰隆如爆炸声,院墙带着电网,被陈志凌撞出一个大洞来。陈志凌带着海蓝,迅速出了警备区。

    出警备区一瞬,陈志凌感应到了危机。在撞的瞬间,他知道有狙击手瞄准了自己,那一刹,躲无可躲。前进的方位被算计出来,几乎是死路了。所以陈志凌一出警备区,周身都是后怕的冷汗。

    而其实,那暗夜狙击手正欲狙击时。一道黑影出现,军刀一闪,便将这暗夜狙击手割喉。鲜血彪出,暗夜狙击手倒地,死不瞑目。

    陈志凌带着海蓝逃出警备区时,已是零点十分。从李爻动手的零点整,一直到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整个过程才十分钟,警备区断电,各方疏忽,加上黑夜骚乱,为陈志凌逃离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终究,他是天煞皇者!其身上所带的气运,强到不可思议。

    陈志凌逃走后,警备区供电系统也方才恢复。警备区内,四处灯光大亮,耀眼的灯光照射在操场上。所有的战士们看到了地上的血迹,残肢,断头。不少战士被这血腥的修罗场吓得脸色惨白,有的甚至呕吐起来。现在的战士,全部未上过战场。平时训练的再多,又怎及眼前这种修罗场震撼。

    一人一剑,叫千军万马皆胆寒!

    汉口市进行了要道封锁,陈志凌带着海蓝出了警备区,一轮狂奔。风驰电掣中,海蓝感觉逆风割脸,好不生疼。

    陈志凌一直跑,一直跑。他不是怕警备区的人追,也不是怕公安部的人围追堵截。而是胸中的意气,热血在释放。

    他要纵横在这世间!

    最后,陈志凌不自觉的来到了一排僻静的商铺前。他也不知道这是那儿,这里的道路两边都是茂盛的常青树,两边商铺林立,但现在都已关门,路灯透过树叶照射下来。这儿显得特别的幽静,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有一家商铺前有公共水笼头。不过这种水笼头必须用工具才能扭开。陈志凌放下海蓝,上前轻易将水笼头扭开。他将衬衫脱掉,衬衫上全部是血,穿着很不习惯。

    随后,陈志凌接水洗了把脸,然后痛快的喝了几大口。

    海蓝也是一身血污,她血肿的脸蛋上全是痛苦的神色,这是因为她的一只腿被陈志凌踩碎了的缘故。

    这时候的陈志凌,戾气,煞气消失。显得沉默,坚毅如磐石。

    他的动作稳定,眼神坚定。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杀戮而后悔,内疚等等的情绪。

    海蓝摸不透陈志凌,现在看着陈志凌,她心中的感觉复杂极了。

    陈志凌回过头,面向地上坐着的海蓝。这里还能听到隐隐的警报声。

    陈志凌来到海蓝面前,冷冷的拍了拍海蓝的脸蛋,道:“猜一猜,你们的人能不能抓到我?”,,

    海蓝没有回答,她不会任由陈志凌戏弄的。她知道,陈志凌一旦逃出了警备区,就如鱼儿入了大海。根本没人能抓得住他。也许沈门可以吧。

    “我们曾经是好朋友。”海蓝忽然说。她又幽幽道:“你记得吗,你从香港回到燕京,我们一起去王府井吃饭。”

    陈志凌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道:“我当然记得,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蓝姐,蓝姐,蓝姐啊!这声姐字,没多少人当得起。我还记得,我和倾城结婚时,你以私人的名义送了礼物给我们。价值十多万呢,对于你必定不是小数目。其实那时候,你能赶来,我已经很感动。”顿了顿,目光一寒,道:“海蓝,我还记得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海蓝看见了陈志凌眼中的寒意,心儿一颤。

    “我记得我答应帮青璇的忙时,你说你欠我一个人情,将来无论刀山火海,只要我有所求,你必定在所不辞。你还记得吗?这事发生的不久,就在一个月前。我从不觉得我陈志凌很伟大,但是至少,我是真的为了你姐姐,差一点就死在沙漠里了。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我是从阎罗王那儿被生生拉出来的。我没想过说对你有什么恩惠,要你回报。对吧?因为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只需做,那需要什么我欠你,你欠我的。但是我们是朋友啊,你他妈这事也干得太操蛋了吧。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把老子骗回国,就这么笑嘻嘻的把老子给放倒。有他妈你这样做朋友的吗?”

    “对不起!”海蓝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之色,随即,她又坚定的道:“陈志凌,你知道的,我一直很欣赏你。要做出批捕你的决定,我比任何人都痛苦。但是为了社会安定,为了国家,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始终记得我的职责,我是军人,更是国家安全局的局长。何为国家安全……”

    啪!陈志凌一个耳光毫不留情甩了过去。“去你妈的国家安全局。海蓝,你有什么?你只有我的信任。老子不信任你了,你屁都不是。就凭你们国安一群饭桶,也能抓到老子。”

    陈志凌这一下打的留了情,但仍然让海蓝痛的差点掉了眼泪。

    陈志凌激愤道:“你口口声声是为了国家安全,沈门危害国家少了?沈门抓了我全家,你去把沈门给灭了啊?你所谓的国家安全,就是只会利用同志对你的信任,逮捕自己的同志吗?怎么你们领导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这样的吗?”顿了顿,他道:“你认识我一年多了,我陈志凌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海蓝也火气上来,道:“正因为我们清楚你的为人,所以才要批捕你。你虽然爱国,但是你更爱你的家人。一旦为了家人,就是要你去做危害国家的事情,你也会毫不犹豫。”

    “对!”陈志凌凛然道:“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家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责任。只要我家人没事,我可以为了国家做任何事,我也不在乎有没有人感谢我。但是我同样知道一件事,如果我为了国家,牺牲了我的家人。再多的感谢,感激,对我而言,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意义。”

    只要我爱的人平安无忧,那管他人间洪水滔滔!这句潜意识的话,陈志凌没有说出来。手上沾染那么多鲜血,成为人间恶魔。陈志凌丝毫不惧,只要妹妹,倾城,许晴,女儿没有事。她们手上是干净的就可以了。

    “我没话好说了,要杀要剐,你都动手吧。”海蓝冷道。

    “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我放你走。”陈志凌站起身,冷淡的俯视海蓝。他记得海蓝所有的好,但同样记得就在昨天,自己下跪求她,她一样的冷酷无情。有些事情可以原谅,有些背叛,就算是死也不会原谅。

    陈志凌不杀海蓝不是因为心软,而是因为顾及海青璇。她终是海青璇的妹妹。

    海蓝忍着腿部的痛,仰头凛然,忽而冷笑,铿锵的吐出两个字道:“做梦。”

    陈志凌哈哈一笑,道:“好,海局你真是铁血军人。宁死不屈,佩服!你面对死亡,毫不畏惧。面对我这种恶魔的跪地求饶,同样可以绝不心软。那么这么正义的你,肯定也不会坐视无辜因你而死对吗?”

    海蓝闻言,顿时变色,道:“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找几个人杀着玩玩,看你要因为你的宁死不屈害死多少人。”陈志凌说着,眼中一寒,杀气绽放。前面道路上,刚好一辆豪爵摩托车电闪般了过来。开车的是一名男子,后面一名少女抱着男子。看来是一对情侣了。

    陈志凌突然脚下发力,弓箭步,香象渡河施展开来,人如大鸟,闪电雷霆纵出。

    刷刷两下。陈志凌陡然而至,纵身将这一对青年情侣抓在手上,提了下来。轰的一声,摩托车撞到了树上,发出剧烈的响动。这对青年男女也是惊慌大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