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东皇钟
    .. ,兵王传奇

    “请贵客进来!”里面马上传来一个道士的声音。这声音圆润,祥和,厚重。是丹劲!陈志凌忽然觉得自己很变态,竟然通过这名无名道长的声音,听出了他的修为。

    经过复古风格的庭院,陈志凌看到了两边走廊,以及屋檐上的龙形雕琢。

    在道观的大殿已经紧闭了大门,看来白天是不对外开放的。陈志凌与海蓝跟着松竹,走进走廊。终于来到一处后院,后院四周是鳞次栉比的厢房。

    无名道长的住处是一栋宅子。

    此刻,宅子大门敞开。宅子里有明亮的灯光,而无名道长来到了大门前迎接。他并没有一身道袍,而是随意的一件黑色丝绸唐衫。虽然他没有穿道袍,但陈志凌能轻易感觉到他身上的仙风道骨。而小道士松竹虽然穿了道袍,却给陈志凌的感觉,他跟尘世里,那些爱时尚的小青年没什么区别。

    “道长!”海蓝态度尊敬,立掌稽首。无名道长淡淡一笑,道:“斋菜已经备好,都是松竹去山里摘的。比你们城里的,滋味大概是要美上一些。”顿了顿,看向陈志凌。

    海蓝忙介绍道:“这位是我的至交好友,道长放心,海蓝不会做让有损您清修的举动。”

    陈志凌便也对无名立掌稽首,道:“道长好!”

    无名本来脸色有些不好,大概是没想到海蓝会带陌生人。但是,他眼神突然微变,接而大变。看着陈志凌,惊异的道:“小哥儿,可否让我看你牙齿?”

    陈志凌微微一怔,知道这道长是看出自己的修为恐怖了。不由奇怪,这道长丹劲中期修为,竟然可以看出自己的修为来,不简单啊!当下便也欣然应允,张开了嘴。

    陈志凌的牙齿细密,洁白,两排牙齿足足四十颗。古老相传,如来佛祖就是有四十颗牙齿!

    无名道长仔细观察了陈志凌的牙齿后,立掌道:“无量天尊,贫道这是看到了释迦牟尼啊!”顿了顿,道:“两位请进!”

    斋饭准备了四菜一汤,每道菜都是新鲜无机物,看着就青翠欲滴,食欲大增。

    陈志凌与海蓝都已饿了,无名道长与松竹却是没吃。海蓝邀请无名道长一起吃,无名道长微笑摆手,道:“晚上用膳,不符合道家养生。”

    海蓝便也不勉强,又对小道士道:“松竹,一块吃吧。”松竹苦着脸道:“师父不许!”

    无名道长咳嗽了一声,微微尴尬,大概是觉得这徒弟太给他老人家丢脸了。“松竹,你回房去默写一遍道德经。”

    “海蓝姐,你害死小道了。”松竹欲哭无泪,说完后就连忙走开。大概是怕师父继续发飙。

    这顿饭,陈志凌吃的很香。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没有胃口,吃不下饭。但今天这菜,这香喷喷的米饭很是开胃。

    无名道长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却是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

    吃完后,无名道长引两人到内室用茶。茶是岩茶之巅的大红袍。喝起来,滋味妙到极致。

    无名道长对两人的招待也算是极为不错了。

    陈志凌和海蓝一直用最大的耐心喝茶,三十分钟的喝茶时间过后。无名道长道:“两位先深呼吸吐纳十分钟。”陈志凌与海蓝都是大喜,知道无名道长是要决定带他们去看东皇神钟了。

    当下,两人依言吐纳。

    大约十分钟后,两人睁开眼睛。

    陈志凌心头有些奇异的感觉,眼神有些飘渺。甩了甩头,却又没有什么异样。查看身体里,也很正常。虽然如此,陈志凌心头还是生了一丝警惕。刚才在吃饭喝茶时,他也用祥和的境界去感受了食物是否有毒。结果是没有,这时,他又看了眼房间四周,均未发现有檀香之类的东西。看来是不可能中毒了。他心中暗自摇头,自己真是太过小心了。人是海蓝介绍的,怎么可能会有问题。海蓝也绝不会害自己的。

    “两位稍待,贫道去去就来。”无名道长站起身,说完就先离开了房间。陈志凌知道他是去取东皇神钟。这一点陈志凌倒能理解,无名道长藏的地方定然隐秘,也定然不会在人前展示其藏处。

    陈志凌与海蓝没有多话,怕露出马脚。

    大约再十分钟后,无名道长进来了。令陈志凌意外的是,他原本以为东皇神钟很小巧。可实际上,无名道长是抱着东皇神钟进来的。

    这口钟全身黄灿灿的,必须要双手去抱才能抱起。与古寺庙的洪钟大吕有些相同,不过比起那种洪钟还是要小巧一些。

    东皇神钟钟身上是龙形图腾,上面的龙栩栩如生,一雌一雄。这龙的双眼有种奇异的魅力,就像它是活的一般,随时都要飞出去。

    龙威,在东皇神钟出现的一刹,陈志凌感受到了一种来自上古的龙威。如果人长期跟这钟朝夕相处,怎么都会染上这层龙气。难怪会有改变命格的说法。

    在这一刻,陈志凌绝对相信这口钟就是传说中的东皇神钟。

    无名道长将东皇神钟放在屋子中间,放下时,屋子都是一震。可见重量不轻。

    “给你们观赏五分钟,五分钟后,贫道会收走。”无名道长道。

    陈志凌心中有了注意,要夺钟,就必须先制服无名道长。不然自己就算带着东皇神钟逃得走,海蓝也逃不掉。

    陈志凌并没有一丝的愧疚,为了倾城她们,就算是要杀尽天下人,他也不会犹豫。更何况夺一口钟。

    无名道长拿起茶,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他看着这钟,就像是一件非常珍贵的艺术品。似乎也有一些他自己未曾察觉的得意。人有贪嗔痴恨,就算是无名道长这样的高人,也避免不了会有这种心态。

    陈志凌围绕着钟走了一圈,忽然向无名道长开口道:“道长,世人传这口钟能改变人的命格,不知道是真是假?”

    “小哥儿这话问的好。”无名道长放下茶,道:“命格在玄学里,是有这个说法的。但并不是说,一个有皇者命格就能当皇帝的。顶多是福气深厚一些,那些所谓接触东皇神钟,就能改变命格,做成大官之类,都是一种无稽之谈。”

    陈志凌道:“道长的话说的很对,我很佩服道长您的大智慧。”顿了顿,道:“眼下,我有一事相求,还请道长答应。”

    无名道长目光中顿时生了警惕,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小哥儿请说。”

    陈志凌道:“我想带走这钟,去跟沈门交换我的家人。宝物虽然贵重,但是生命无价,道长是出家人,想必一定会以慈悲为怀,对吗?若能救得我的家人,也算是道长您的无上大功德。”

    无名道长脸色变的很难看,他丝毫不为陈志凌的话动容,冷冷的看了眼陈志凌,又逼视向海蓝,道:“海蓝,你带这人来是什么意思?想要夺贫道的宝?”

    海蓝的脸色变的有些尴尬,随即也正色道:“道长,一口钟不过是宝物,您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您给我们,却是可以做成功德。您何乐不为?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否则断不会这般来冒犯于您。”

    “够了!”无名道长怒道:“少拿功德来说事,他人自有因果,与贫道何干,你们走吧,本道观不欢迎你们。”

    “得罪了,道长!”陈志凌眼中精光一闪,一掌轻飘飘拍向无名道长的面门。这一掌看似很慢,却带着无上的压迫力,四面八方的封锁无名道长。无论无名道长做什么反应,凶猛后招就会奔泻而出。

    无名道长眼中精光一闪,疾退一步,脚做盘蛇,双手似龟。正是武当派中,精要的龟蛇术。

    陈志凌一掌拍去,顿时变成无处下手。无名道长的双手如封似闭,两手外翻,接着缠上陈志凌。

    陈志凌微微惊讶,想不到这位道长搏斗之术很是精通。

    陈志凌双手的双指成利剑,剑气纵横,电芒一般斩向无名道长的脉搏。同时,脚在地上一点,膝顶,顶向无名的下阴。无名道长的双脚变幻更快,脚步错开,如软蛇一样缠住陈志凌的腿。

    而面对陈志凌的双指利剑,无名道长又是一缠,再度将陈志凌双手困住。

    这位道长打架有道家的精髓,软绵绵的,却透着缜密,反应快。尤其是这几手缠斗,将陈志凌所有力量都封住,不能痛快的打出来。就算陈志凌存了杀人的心思,刚猛无俦的须弥印砸出来。也会被这种道家正宗缠手给缠住。

    这一瞬间,陈志凌惊出一声冷汗。无名道长给他上了一趟生动的课,也在警告他。不要以为打了几场胜仗,就不把丹劲高手当盘菜。

    陈志凌脚步连踩,均被无名缠住。双手接连闪电变化,而无名道长变化更快。大缠丝,小缠丝,左缠丝,右缠丝。正是道家密宗,十八缠丝手。

    不得不说,能把缠丝手练到这个地步。这位无名道长足以自傲了,也难怪他这么自信,敢将东皇神钟拿出来。

    陈志凌就像是陷入一道精密的网中,越挣扎越紧,无名道长的缠丝手中蕴藏无限杀机。陈志凌必须极度小心翼翼的应付,方才能勉强躲避。如果一个不慎,双手就算是废了。

    眼看无名道长越缠越紧,陈志凌拆解的越发吃力。跟孙悟空一样,怎么都逃不开无名道长这位如来佛的手心。

    陈志凌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如何肯在这阴沟里翻船。怒气上涌,杀意大起。我本人中皇,双眼陡然厉睁,凌云大势施展出来。

    陡然而至的狂猛大势,气势让无名道长吃了一惊。他被陈志凌的眼光刺了一下,不由自主眨眼。

    “吒!”陈志凌厉吼一声!这一声吼,那东皇神钟被震到,立刻发出阵阵龙吟。无名道长顿时脸部生疼,头发根根竖立,耳膜更是生疼。

    这样一来,无名道长的手终于缓了一缓。趁着这个空当,陈志凌眼中电光一闪,双手外翻。奇迹般的施展出无名道长的大缠丝手,竟然对无名道长进行了反缠。陈志凌是武学奇才,他如今的境界,什么功夫看一遍后,都能用他自己的理念,演绎出来。

    无名道长急忙躲闪,想要抽出。陈志凌冷哼一声,双脚跟上,双手如封似闭。小缠丝,左缠丝,右缠丝,反缠丝。一套十八缠丝手,在他手上炉火纯青,左右连缠,顿时让无名道长疲于应付。因为陈志凌用起来,劲力更甚,更快。面对任何武功,无名道长都能用缠丝手来破解。偏偏,无名道长没破解过自己的缠丝手,如今被缠的死死,顿时让他狼狈不堪。连连后退。

    这一场架打的并不激烈,但一旁的海蓝却看的呼吸困难,觉得惊险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其实陈志凌刚才可以逃出缠丝手,以最快的力量击败无名道长,但是那样一来,恐怕无名道长也会受很重的伤害,甚至身亡。这不是陈志凌想看到的,他还不至于卑劣到夺了别人的宝,还杀了别人。

    “火里栽莲!”咕咚一下,无名道长施展出了道家绝学,吐出一口血箭疾射向陈志凌。同时双手滚烫,真如火里栽莲一般弹开陈志凌,大步疾退,终于离开了陈志凌的缠丝手。

    这一招火里栽莲耗费无名道长极大的心力,气血。退开后,无名道长脸上也出现萎靡之色。“你拿走吧,贫道不是你的对手。”无名道长认命的道。

    “多谢!”陈志凌大喜。然后上前抱了东皇神钟,与海蓝相携而出。

    无名道长看着东皇神钟被拿走,眼里闪过极度心痛之色。

    来到后院,小道长松竹奔了出来。“你们干什么?”松竹见此情状,厉声喝道。随后看清楚东皇神钟,失色道:“这是我师父的宝贝,你们想带到那儿去?快放下。海蓝姐,我和我师父如此相信你,你怎可引狼入室。”说话的空当,他拦在陈志凌面前,颇有凛然之气。

    “让开吧,你不是我对手。”陈志凌环抱着东皇神钟,皱眉对松竹道。

    “那可不一定。”松竹大言不惭,并警告道:“立刻放下东皇神钟,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你还是别对我客气了,上吧。”陈志凌没工夫跟他拖延,道。

    松竹冷哼一声,道:“看招!”箭步踏了上来,一记凶猛炮拳砸向陈志凌面门。陈志凌身子一侧,松竹的拳头顿时砸在东皇神钟上,东皇神钟立刻发出龙吟之声。接着,陈志凌一脚踹出。松竹便悲催的倒飞出去。

    夜色如水,月光清幽。陈志凌带着东皇神钟与海蓝迅速离开。“这个钟怎么运走,你事先怎么不先告诉我大小?”陈志凌向海蓝皱眉道。海蓝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