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感情累人
    .. ,兵王传奇

    “感情这个东西,最是累人。”沈默然淡淡道:“要杀你们,简简单单的利用感情这两个字。你若不心中记挂陈志凌的安危,如何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明知道哈曼瑞斯已经被我监视,还要去联系他。如果刚才,你果断一点,任由这个废物去死。你也有一线生机,可惜……”

    从根本上来说,如果陈志凌没有感情,任由妻儿去死。这场战役,同样不会如此狼狈。

    但,这就是沈默然和陈志凌的区别。

    “沈怜尘,我本以为你有一点点的资格与我为敌。”沈默然微微一叹,道:“罢了,我也不愿与你继续废话。你是要自己动手,还是我来动手?后面是大海,不过那是你的生机。我这个人不喜欢未知数的意外,所以,海不必跳了。”

    绝路之上的沈怜尘缓缓站了起来,她看了眼朱浩天,抹了把眼泪。目光再次变得坚毅起来,转而冷视沈默然。冷冷道:“六年前,你天罗地网,出其不意没杀的了我。今天,你同样杀不了我。沈默然,万物自有定数,事不过三,你没有第三次的机会了。”说完转身,朝海崖下纵身一跳。

    “哼!”沈默然如何会给沈怜尘这个机会,正欲上前阻止沈怜尘时,他突然感应到了强烈的危机,陡然顿住。轰!一团蘑菇云暴起,朱浩天的尸体成了碎片。

    可以想见,刚才如果沈默然执意追上前,正好碰上这枚定时高爆弹爆炸。那么沈默然的下场必定凄惨。

    沈怜尘银牙暗咬,她很久没有这样狼狈过了。手臂攀住岩石,接连跳跃,最后终于安全落地。直升机起落却需要一段时间,沈怜尘几个快速的起伏,纵身跳进了茫茫大海之中。

    实际上,为了保险起见。沈怜尘和朱浩天身上都有定时高爆弹。沈怜尘有遥控器,在她一跳的瞬间,按了遥控,从而引爆了朱浩天身上的炸弹。

    沈默然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因为沈怜尘又逃走了,气运这个东西,是修大道的人最在乎的。事不过三,两次绝境都被沈怜尘逃走。这让强大如他,都感到了内心有些不安。

    事不过三,如果第三次再杀不掉沈怜尘。那么就真的要败了。

    沈默然站在海崖边,天终于亮了,海风吹拂,他身上的衬衫裤子,被吹的猎猎作响。

    天际那端,先是印染出彩霞。有许多海鸥在海面上低空掠过。

    随后,一轮红日似乎是从海水中冉冉升起。海天一色,朝阳,晨风,这一切的景色让人心醉。

    便在这个时候,沈默然拿出手机,将手机打开。刚才他关机,是想断绝与外界的联系。他要心无旁骛的杀掉沈怜尘。

    电话一开,便发现了上面有数个未接来电。这个号码沈默然熟悉,是陈志凌的。

    沈默然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这个杂种,是要求饶么?

    沈默然没有多想,准备回返。偏偏手机又响了,还是陈志凌打来的。沈默然好整以暇的接过电话,淡淡的道:“喂!”

    “大哥!”宁珂的声音传来,但这个语调,虽然平静,却充满了一种受辱的气息。混元高手的敏感就是这么强烈。能从平和的语气中感受到不同。

    沈默然心下一沉,他是多么聪明的人物,一瞬间便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他对宁珂道:“我有点意外,不过不要紧。陈志凌这个人有些邪门,你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谈谈。”

    很快,那边传来陈志凌的声音。“沈少,你大概很意外吧?”

    沈默然淡淡道:“有一点。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是想要用宁珂来交换?”说话的时候,他多了个心眼。狡诈的陈志凌肯定开了免提,如果自己真不把宁珂当回事,伤的是宁珂的心。他还是不想光明甲生了嫌隙。同时,他心中对陈志凌越发忌惮。一个通灵中期的家伙,竟然将如来巅峰高手抓住了。太邪门了。

    “那沈少你觉得怎么样?”陈志凌道。

    沈默然冷冷一笑,道:“可以,你的家人,任选一个。”

    陈志凌道:“你大概误解我的意思了,在我看来,宁珂小姐的修为在国际上,所值的价钱已经算是无价之宝了。我的家人……”

    沈默然截断他的话道:“你的认为很正确,不过你的家人在你眼里,更是无价之宝。所以这个交换很等价。”

    “沈默然,我不想再跟你废话了。一个宁珂,换我全部家人。还有,你别想在她们身上动什么手脚,注病毒之类的,或则,让我知道你找人侮辱了她们。我绝不会放过你。”

    “哈哈……”沈默然冷笑,话中带着无穷寒意。道:“陈志凌,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

    “换,还是不换?”陈志凌道。

    沈默然胸中已经怒意昂然,他是至高无上的神。但是一个蝼蚁竟然来威胁他。当下,他冷厉的道:“你要换,可以啊!你现在去燕京**,脱光了衣服,下跪三天三夜,我把你的家人全部还给你。”

    陈志凌心头一窒,觉得呼吸有点难受。心内惶恐无比,沈默然这个人,似乎没有弱点可以攻击。陈志凌很快平复情绪,咬牙道:““看来你还真不把宁珂的生死放在眼里了。”

    沈默然淡冷道:“给你十个胆子,你敢动她?”

    “沈少,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陈志凌语音放软,太过强硬,伤害的是倾城她们。

    “如果你第一句话用的是这个态度,或许我会考虑跟你谈谈。但是现在,我没有兴趣听你废话。对了,提醒你,好好照顾宁珂。当然,做为回报,我会给你的妻子,妹妹找几个不错的男人来照顾。”沈默然说到这里,话中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沈默然绝对不是在恐吓,他自认为神,神是不屑恐吓一个凡人的。

    “沈少!”电话那边的陈志凌惊出了一身冷汗。“沈少,基地有阴谋,也许你我应该合作,而不是互相打击。”陈志凌急声道。

    “没兴趣。”沈默然淡淡道。随后,他又道:“陈志凌,我劝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你一天放不下你的家人,你永远都是个屁。要杀你,不需要那么费事儿。我再劝你一句,早点放了宁珂。我从现在开始,每天只给你妹妹和老婆找十个男人。三天后,再不放,我会增加一百个男人。你不要跟我玩耐性,玩挑战。你玩不起的。”

    说完,挂断电话。

    陈志凌一想到倾城她们将要遭受到的遭遇,便是全身血液倒涌。双眼血红的陈志凌立刻又给沈公望打了电话过去。

    “沈公望,你最好阻止住沈默然,你们若真敢动我家人,试试看!”电话一通后,陈志凌便放下这几句狠话。随后,他挂断了电话。

    许晴与妙佳被关在沈门的一栋秘密据点里,这是一栋视线明亮的小洋楼。地方很隐秘,外面是一家超市。

    白休红一直守着许晴。许晴穿的是紧身黑色连衣裙,显得非常的婀娜美丽。

    她的体香,她的温婉动人,对白休红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如果不是沈默然交代,不能动许晴。他早就强上了。

    这时候,是早晨七点。许晴抱着妙佳在睡觉,被关在这儿,除了自由受到限制。其他的并没有被苛待。

    白休红睡在外面的客厅里。这时候,他接到了沈默然的电话。“许晴怎么样?”

    “她还是老样子,没有发生意外。”白休红撑坐了起来,恭敬的回答。

    沈默然冷淡的道:“这女人不错,送给你享用了。我答应陈志凌,要给她找十个男人。你上过之后,再去找九个人。嗯,给我录下来,然后寄给我们的天煞皇者,让他好好观摩观摩。”

    “是,大哥!”白休红狂喜,不过随即,他又道:“大哥,我看这娘们不错,您就交给我一个人,能不能不找九个?”

    沈默然淡淡一笑,道:“怎么,你喜欢她?”

    白休红呐呐一笑,道:“大哥,这个女子有种淡雅的气质,我并不讨厌。”

    “不讨厌就是喜欢。”沈默然哈哈一笑,道:“看来我们的天煞皇者泡妞的本事是不错的,你一向对女人看不上眼,却看得上他的老婆。”

    白休红傻傻一笑,这个阴狠的家伙,在沈默然面前却是憨厚乖巧,比狗还要乖巧,最后才请求道:“求大哥成全。”

    谁知,本来还笑意吟吟的沈默然,语音忽然寒了下去,道:“不行!”顿了顿,道:“这个女人你不用碰了,休红,我警告你,不要对任何女人产生感情。大道无情,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若你心有羁绊,永远无法走上属于你的大道。”

    白休红心中一凛,同时眼中流露出畏惧之色。别看沈默然平常和气的很。但沈默然的性格,绝对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谁都不能违逆的。

    “是,大哥!”白休红恭敬的回答。

    “女人是诱惑,你要学会抵抗诱惑,放下诱惑,玩弄诱惑,切不可被诱惑控制住你的本心。”沈默然语音凌厉。

    “是,大哥!”白休红答道。

    沈默然当下挂了电话。

    客厅里,晨曦照射进来,很是明媚。外面的杉树被风儿吹着,屋子里有种清新的味道。

    白休红站了起来,他看了眼房间的门。那里面睡的是让他心动的美佳人。这样一个早晨,他原本可以抱着她,颠鸾倒凤,试着放纵,享受一下人生。这就是他心魔突然生出的瞬间,但沈默然用冷血的姿态镇压了下去。白休红收敛了情绪,他越发的佩服沈默然这位大哥。

    大哥是一位有大毅力,大定力的人。所以他才能一往无前的走上混元神境。

    白休红打电话给这边的沈门负责人,让他找十个男人,以及dv摄录机过来。

    沈门的人办事效率非常快。

    这件事说起来因缘际会,如果不是白休红一时心魔生起。许晴真就会被白休红给强了。但是因为这么一耽搁,却迎来了新的契机。有时候,不得不说,冥冥之中,自有运数主宰。

    沈门的情报机构同时还要向沈公望负责。

    沈公望平时没什么兴趣,但这次,他对陈志凌的家人很上心。沈公望在接到陈志凌的电话后,沉默一瞬,给沈默然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默然!”沈公望平淡的喊。两爷孙之间,并没有那种爷孙的情。有的只是共同的目标。

    “爷爷!”沈默然难得恭谨的喊了一声。

    这个时候的沈默然,还在海崖之上,迎着朝阳而立。

    “不要动陈志凌的家人,要动,可以,先杀了陈志凌。”沈公望淡冷的道。

    沈默然语音渐渐冷了下去,最后轻声一笑,道:“爷爷,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是害怕我对付不了陈志凌?”

    “对!”沈公望毫不客气的道。

    “笑话!”沈默然头一次真正毫不客气的将怒气表现在语气上。“区区陈志凌,也值得让您如此兴师动众?”

    “默然!”沈公望缓缓道:“我知道你的本事。但是六年前,你说要沈怜尘死,她逃走了。你后来说会要陈志凌死,他同样也没死。这一次,我问你,沈怜尘死了没有?”

    “没有!”沈默然道。他突然也觉得很闹心,自己一向风云叱诧,怎么就遇到沈怜尘和陈志凌后,这两人就像打不死的小强。

    “爷爷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沈公望道:“但是爷爷年纪大了,你知道的,人过五十而知天命,爷爷相信运数。如果你真的有信心,那就先杀了陈志凌。只要陈志凌死了,爷爷对他家人的死活一点兴趣都没有。”

    “好!”沈默然道。

    “既然你答应了,就把人全部送到松鹤山庄来,我亲自看着。到时候,你用陈志凌的人头来换这些人。”沈公望道。

    “好!”沈默然挂断了电话。

    随后,沈默然给白休红打了电话,取消刚才的计划。又吩咐白休红即刻将许晴母女送往老爷子住的松鹤山庄。

    而许晴却一点也不知道,她刚刚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

    若真的被十个男人**,许晴怎么也没勇气面对陈志凌,更没勇气活下去。

    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的天纵军事学校里。

    左临依然无法联系到沈怜尘,陈志凌心中忧虑更甚,知道沈怜尘如果没有出事,一定会打电话过来。随后,陈志凌又接到了哈曼瑞斯的电话。他派去接沈怜尘的直升机坠毁。

    沈怜尘生死未卜,陈志凌潜意识里觉得沈怜尘一定会逢凶化吉。他现在也没有任何时间来悲伤,消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