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太迟了
    .. ,兵王传奇

    一轮冷月高挂天际,照射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山脉之上。山脉上,沈怜尘再度接到了来自基地,黑袍长老的电话。“沈怜尘……”黑袍长老森冷的喊道。沈怜尘美眸半眯,这次她终于感觉到了不对。这个语气不对,还有,以黑袍长老的性格。他不会喊出沈怜尘这三个字来。但是这声音,分明是黑袍长老的。

    “华夏队?”黑袍长老继续道:“可笑,可笑!”

    “沈默然!”沈怜尘心中一凛,眼中绽放出骇然来。

    “哈哈……”黑袍长老的声音转换为沈默然的声音。沈默然大笑,道:“沈怜尘,你现在才知道,是不是有些太迟了。”

    一边的朱浩天也在听着,陡然变色道:“尘姐,挂掉电话。”

    沈怜尘想到什么,也立即挂断了电话。

    沈默然这个电话打来,就是想得到沈怜尘的地址。时间超过三十秒,沈默然就能通过高科技,找到沈怜尘所在的位置。

    这时候,沈怜尘与朱浩天也才恍然大悟。根本没有什么黑袍长老打电话过来改变规则。一切都是沈默然的光明甲搞的鬼。

    朱浩天脸色铁青,沉吟道:“他们这个技术并不高明,堵住基地的电话,然后篡改。通过声音识别,用微分子仪器将声音矫正成黑袍长老的声音。以沈默然的修为,模仿出黑袍长老的气势,易如反掌。”顿了顿,道:“可怕的是,沈默然从进造神殿见黑袍长老就已经提前在用计,他是故意得罪黑袍长老,惹来黑袍长老发怒。我们在见识到了黑袍长老的威严后,自然不会去质疑黑袍长老。”

    沈怜尘默然不语,她已经感觉到了劫数。劫数难逃,真的已经难逃了吗?

    这时候,沈怜尘才明白。无论是智计,还是武力。她的队伍与光明甲的差距都不是一点半点。

    无限制轮回对战!这个无限制,沈怜尘已经明白了。就是无所不用其极,随便杀戮,什么人,什么手段都可以用。

    面对光明甲以及沈门的实力,一旦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华夏队根本没有抗拒的能力,而且这场战斗不能认输。自己视沈默然为眼中钉,沈默然何尝不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肉。

    还有陈志凌,沈默然早就想杀了陈志凌。沈默然不是不忌惮天煞皇者的。现在机会来了,他当然会痛下杀手。更何况,此刻,陈志凌的命门已经在沈默然的手上。

    “尘姐。”朱浩天沉吟一瞬,眼中闪过精光,道:“我们给哈曼瑞斯说一声,让他即刻杀了皮尔夫。那么这个任务,就算我们完成了。”

    沈怜尘摆手,道:“杀了皮尔夫,若真让这次任务成功。叶倾城他们就死定了。如果我下了这个命令,陈志凌会恨我一辈子。如果赢了这次任务,却是用陈志凌的痛苦和仇恨来作代价……”

    朱浩天深吸一口气,道:“尘姐,我当陈志凌是兄弟。我同样不希望他的家人出事。但眼下的情势,我们必须当机立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就算我们交出皮尔夫给光明甲,光明甲完成了任务。沈默然同样不会放过叶倾城他们。陈志凌是个是非分明的人,我相信他会谅解我们的。”

    沈怜尘站了起来,看向远处的山川,明月洒照大地。她道:“你错了,陈志凌所种的是暴龙蛊,不受首领威胁。一旦把他逼到了那个地步。以他的性格,他会脱离华夏队,他会从此成为一个杀魔。就算他能原谅我,谅解我。我做为他的姐姐,也绝不会把他逼到那个地步。”顿了顿,道:“况且,一个没有陈志凌的华夏队,以后也应付不了基地的阴谋。更对付不了光明甲。不过是多苟活一段时间,没有任何意义。”

    “那尘姐你的意思是……?”朱浩天语音发颤。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一念及此,他变得惊恐起来。

    沈怜尘微微叹息,道:“陈志凌是天煞皇者,他的身上有无限的可能。这一点,无为大师说过。首领的出手相救也证明了这一点。况且,当初在沙漠上,他毫无力气元气,同样击杀了克尔林奇。这一点就更证实了。”顿了顿,她目光悠远,语音叹息,道:“沈默然是我此生大仇,若要报,怕是靠我已经不行。若我牺牲,可以换来陈志凌将来的成功。我也算是无憾了。”

    这一刻,沈怜尘语音中充满了死气。

    陈志凌在第二天,乘坐直升机回到了哈曼岛。哈曼瑞斯同样惶恐,生怕陈志凌等人出事。他的小命会跟着报销。

    陈志凌一回到哈曼岛,脚跟未站稳。他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这个电话,是楚家两兄弟的老大,楚云飞打过来的。楚云飞的语音淡冷,没有丝毫感情。“带上皮尔夫,到

    伊尔库茨克来交易。给你一天时间,一天天之后不到,你妹妹和叶倾城会被一百个男人**至死。”

    从纽约到伊尔库茨克,皮尔夫的安检不好通过。陈志凌只有带皮尔夫去坐货运飞机。

    有钱能使鬼推磨。哈曼瑞斯的关系很广,加上钱财通路。陈志凌,贝仔,皮尔夫被顺利的送进了货运飞机。

    m国虽然号称司法公正第一,但是其中的贪污受贿,**之处也并不比华夏好多少。m国的总统,家族里没钱,绝对无法走上总统之位。

    本来可以给皮尔夫造假身份,坐航班到伊尔库茨克。但是皮尔夫如果不怕死,在过安检时做小动作。会耽误陈志凌很多时间。

    飞机轰鸣着飞上太平洋的天空。此时是上午九点,蓝天白云,碧空如洗。货舱里,地方很拥挤。皮尔夫依然处于昏迷状态。

    陈志凌沉默着,脸色格外的阴沉,阴沉的要滴出水来。。这是第一次让他觉得一切都不在掌控之中。心中说不出的慌乱,悲怒,愤恨。他真的好怕妹妹和倾城会出事,好怕许晴和女儿会遭到不测。但是对手是那么的强大。在伊尔库茨克,以他的估计。至少是楚家两兄弟。这两兄弟都是如来境界的高手,他一个都打不过。又如何去救倾城和妹妹。更何况,许晴和女儿在国内也被挟持住。

    看不到一点的希望。唯一的契机就在于皮尔夫。

    到达伊尔库茨克的货运机场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陈志凌一行人在货物被运上卡车,上了一条高速公路后,方才被放了出来。

    高速公路上,来往的车辆不多。今夜的天色有些不对,大晚上的冷风连连,空气湿冷,没有月亮。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暴雨。

    陈志凌背了皮尔夫,与贝仔大步回返。朝市区奔去。夜色中,两人脚步如飞,丝毫不比汽车慢。

    在伊尔库茨克,还算是天纵的天下。宁珂他们的情报渗透不了这里。所以陈志凌与贝仔很顺利的带着皮尔夫回到了天纵学校。

    回到学校后,陈志凌向左临详细询问了当天的情况。左临一一说出,并沉痛万分的向陈志凌道歉。陈志凌倒没有迁怒左临,不过他得到了一个消息。进入学校劫人的是两个人。

    陈志凌又让左临用电话联系库尔茨。在左临的一番狠狠威胁下,库尔茨最终扛不住压力,说了当日的情况。

    陈志凌听到后,心沉了下去。他知道国内行动的是白休红,那么也就是说。在伊尔库茨克有三名如来境界的光明甲。

    三名如来高手发起疯来,能将伊尔库茨克掀翻天。要从他们手上将人救出,无异于天方夜谭。

    陈志凌坐在属于他跟叶倾城的公寓里,时间已是夜晚十一点。叶倾城的房间里,被子叠的很整齐。房间里还残留着属于叶倾城的香味儿。

    陈志凌坐在妆奁前,那梳子上有着几根发丝。毫无疑问,这发丝是属于叶倾城的。陈志凌将发丝小心的收集起来,然后在床头找了一个香囊。将发丝放到香囊里。

    随后,陈志凌来到陈思的房间里。被子还是凌乱的,但房间里没有挣扎的痕迹。在如来高手面前,就算是陈志凌也未必有挣扎的机会,何况是陈思和叶倾城呢。

    陈志凌心中痛苦害怕到了极点,他虽有无上的大勇气。但那个前提是他的家人是安全的,若是她们出了事,自己所有的努力,奋斗将没有丝毫的意义。

    便在这时,电话响了。这次却是宁珂打来的。

    宁珂的声音淡漠,道:“陈志凌?”

    陈志凌听到她的声音,立刻猜到她就是那个如来巅峰的绝顶高手宁珂。

    陈志凌没有咆哮,没有失控,冷静的道:“放了我的家人,我把皮尔夫交给你们。”

    宁珂却没回答这茬,只是淡冷道:“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带着活的皮尔夫到东码头来。只准一个人来,如果我发现你带了部队,第一个杀的就是你妹妹。”说完,她很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陈志凌没有别的选择,思忖一瞬后找来左临和贝仔。左临对陈志凌一直有感激之情。因为他现在和欧曼丽已经成了。这些都是陈志凌的功劳。且不说左临的感激,陈志凌找来他,讲了刚才所接的电话。

    陈志凌脸色凝重,心中早已有计划。“左临,你带好你的大部队,与我保持一千米米的距离,你的责任就是,等我救出我妹妹和老婆后,把她们安全的保护回来。”

    左临凝重点头,又道:“你不需要我们帮忙吗?”陈志凌摇头,深吸一口气,道:“没用的。他们都是逆天的高手,你们如果真上前帮忙,他们能提前知道,反而会激怒他们。”

    左临不放心陈志凌的安危,道:“那你怎么办?他们能放过你吗?”

    陈志凌道:“这一点我想过了。你给我拿一颗高爆手雷。”

    左临眼睛一亮,觉得陈志凌虽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但是思路却很清晰。

    随后,陈志凌让左临给贝仔找来一挺适合贝仔的狙击枪。陈志凌交代贝仔,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要开枪。他顿了顿,语音萧瑟,道:“你不要轻易暴露你自己,如果实在不行,你就撤退。”

    贝仔看出了陈志凌眼中的死气,他心里悚然一惊。不过他没有多说,只是他眼中的目光变的坚毅起来。

    一切搞定,陈志凌开着一辆彪悍的军车,载着昏迷的皮尔夫朝东码头开去。

    东码头,海面上风狂浪急,似乎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天空开始下起丝丝细雨来,接而变成了瓢泼暴雨。

    电闪雷鸣!

    一身白色纱裙的宁珂打了一把伞,站在码头上,她傲然独立。风狂雨急,但她依然给人一种从容,飘逸若仙的感觉。

    这时候,靠近码头的一艘野渡号货轮里钻出两个人。这两人正是楚飞云兄弟,他们同样打了雨伞。老大楚云飞道:“宁姐,陈志凌正要过来,你这时候要我们先离开总是不太保险。不如我们三个一起先杀了他,然后一起回国不更好?”

    宁珂斜睨了眼楚云飞,讥诮一笑,道:“如果我没理解错,你是在担心我收拾不了陈志凌?”

    老二楚天翔感受到了宁珂话里的寒意,连忙替大哥解释,道:“宁姐,我哥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宁珂的话轻柔无比,却让楚天翔觉得有种咄咄逼人的意味。楚天翔赔笑道:“宁姐,大哥说过陈志凌这个人很邪气,我们两兄弟就是想保险一点。那些傻逼电视里,这种意外演的多了。您说是吗?”

    虽然两兄弟是如来中期的恐怖境界,宁珂是如来巅峰。看似只高了一点点,但其中的领悟,身体的开发程度却是不可同日而语。修为越练到后面,每上升一个境界都是万难。从通灵巅峰到如来之境,是一个巨大的鸿沟。

    从如来中期到如来巅峰,又是一层奇妙的领悟。更是一个不可想象的鸿沟。

    所以一旦宁珂发起怒,她的威严并不是楚家两兄弟能抵抗的。

    听了楚天翔的话,宁珂淡淡一笑,道:“你的意思我懂了,电视里的坏蛋都喜欢自以为是,喜欢单个单个的给主角练级。你是想说我就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反派对吗?”

    气氛越聊越不对,这宁珂长的跟仙女似的,但是楚家两兄弟觉得她太尼玛不好相处了,难怪到现在都嫁不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