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身份
    .. ,兵王传奇

    皮尔朱莉离开陈志凌的身体,坐了起来,披上浴袍。她撩了下长发,整个动作干净利落,带着一丝女军人的作风。“你别生气。”陈志凌抓住皮尔朱莉的手。皮尔朱莉带着一丝讥诮的笑,道:“你说的没错,你提醒了我的身份。我没有资格跟你谈感情,我是这场交易中,属于你的物品。”

    “你别这么说。”陈志凌急了,随后咬牙道:“好,我陪你回皮耶尔岛。”这就是陈志凌的高明之处了,明明目的是想去皮耶尔岛。但是现在却是皮尔朱莉求着他去。

    皮尔朱莉听到陈志凌妥协,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感动。她能感觉到陈志凌是对自己有了真感情,不然不会做出这种妥协。当下欢喜的又扑在陈志凌身上,道:“谢谢你,亲爱的,你太让我感动了。我向你保证,我会用一辈子来报答你。”

    陈志凌苦笑,道:“这话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许在说什么交易之类的。我希望得到的是你的心,如果你真觉得委屈,现在你离开,我也不会怪你。”

    皮尔朱莉却不理这茬,格格一笑,道:“亲爱的,我来服侍你。”

    一阵荒唐后,起床时已是早晨九点。各自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后。两人让服务生送上了早餐,三明治,牛奶,煎蛋,很传统的西式早餐。

    吃早餐时,陈志凌看着皮尔朱莉快乐的表情,似乎她心间都洋溢着欢快。陈志凌眼里闪过一抹不忍,这样利用她是不是太残忍了?她坚强,善良,所想的一切不过是岛上的居民能够安居乐业。

    况且,性是两人拉近距离的最好方式。

    若她到时知道自己所做一切,不过是为了去活捉她的父亲。那个真相是不是太残忍了?“我得为她做点什么。”这一瞬间,陈志凌下定了决心。“朱莉……”他不习惯喊亲爱的,华夏人的典型习惯。

    皮尔朱莉倒是很自然,看向他,并将一块叉好的煎蛋送到陈志凌口里,道:“怎么了?亲爱的?”

    “嗯,你不觉得就这样让哈曼瑞斯不卖,无法解决问题根本吗?万一以后别人再有这种武器,又对皮耶尔岛心存不轨?你应该知道,重火力武器下,光靠个人武力根本没用。”

    皮尔朱莉蹙眉,随即道:“亲爱的,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陈志凌道:“哈曼瑞斯是个武器天才,我们可以请他到岛上安装一套全方位防御武器。核弹这个东西,国际上肯定不允许你们有。不过装载一些防御性毒气导弹也未尝不可。”

    皮尔朱莉眼睛一亮,其实她有过这个想法,但一直不好意思跟陈志凌请求。毕竟那样显得太贪得无厌了。

    “真的可以吗?哈曼瑞斯会答应吗?”皮尔朱莉激动得几乎要落泪。

    陈志凌一笑,道:“当然可以,我给哈曼瑞斯打了一种病毒,他没有配方,永远研究不出抗毒血清来。他那么有权有势,最是怕死。我又不是要他命,他没理由拒绝的。再说,我会给他钱,也不占他便宜。”

    “钱就由我们皮耶尔岛出。”皮尔朱莉道:“不能再让你付出这么多了。”陈志凌摆手,道:“我的钱都是从哈曼瑞斯那儿敲诈来的,反正也用不完。无所谓的。”这句话是真的,沈怜尘给他分了十五亿美元。陈志凌现在的身价还真是有点吓人。

    皮尔朱莉感动得像个小女孩,赖在了陈志凌怀里,早餐也顾不得吃,两人又热吻在了一起。这种感觉,颇有热恋时的那种热烈。

    吃完早餐后,陈志凌当着皮尔朱莉的面给哈曼瑞斯打了电话。陈志凌说的要求让哈曼瑞斯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哈曼瑞斯还是答应下来。等以后再确定。陈志凌又表明,会付给他相应的钱。这个相应很关键,军事武器,有些东西造价贵的离谱。

    太多了,陈志凌可就要给哈曼瑞斯颜色看了。对哈曼瑞斯那样的老狐狸,绝对不能客气,一客气,他就敢开染坊。

    如果把跟皮尔朱莉的上床当成交易,那皮尔朱莉的上床费绝对是世界之最了。因为是几亿美元的成本啊!也只有陈志凌这种败家子,这么感情用事的人才会干。

    皮尔朱莉与陈志凌在中午十二点坐上了火神号私人飞机,正式赶往皮耶尔岛。

    接近八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到达南美的皮耶尔岛上空时。夜幕已经降临,海面上,黑暗一片,皮耶尔岛却在这黑海中透出点点灯光,并伴随巨大的轰鸣声。

    火神号撑起降落架,在码头的跑道上缓缓降落。码头上有重兵把守,陈志凌与皮尔朱莉下了飞机,那两队把守的士兵非常尊敬立正行军礼。口里喊的是印第安语。陈志凌总之是听不懂,而皮尔朱莉也昂首在前。这时候的她,可没有一点对陈志凌小鸟依人的姿态。她也不是那种性格的人。

    安全过了关口,一辆军车前,皮尔朱莉带着陈志凌上了军车。由一名警卫兵开车……

    整个皮耶尔岛上,绿树成荫,有许多野生鸟类在黑暗的上空穿梭扑腾。这儿的原始气息有些浓重,房屋之间也像是华夏九十年代的那种低矮平房。

    在这一片片的平房中,辉煌巍峨的将军府则最为耀眼。皮尔朱莉欣喜的对陈志凌道:“我现在带你去见我父亲,他如果知道了哈曼瑞斯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很高兴。”

    陈志凌心头一紧,这么容易就去见到皮尔夫,事情还算是顺利的。

    陈志凌与皮尔朱莉上军车时,沈怜尘与三大家族的总负责人卡特先生正在高处,用夜视望远镜观看。

    卡特四十来岁,精明的老狐狸一头。他脸上露出欣喜,道:“沈小姐,看来你的手下办事效率很高。我看皮尔朱莉似乎对你的手下很信任,他们现在应该就是要去见皮尔夫。”

    陈志凌从来没让沈怜尘失望过,这一点,沈怜尘也从没怀疑过。

    “只要我的手下靠近皮尔夫三十米内,皮尔夫就会成为他手上的瓮中之鳖。到时候,是谈判,还是强攻,都在于卡特先生你们的决定。我方的唯一要求,就是必须活捉走皮尔夫。”沈怜尘眼中闪过一缕精光。

    今天是基地规定的第二天。明天一过,光明甲就能出动。沈怜尘不能不急……

    卡特沉吟一瞬,随即拿出电话,给皮尔夫的心腹洛奇打了个电话。“听我命令,随时准备动手,我们里应外合。”挂了电话后,卡特对沈怜尘微微一笑,道:“皮尔夫这个人,贪婪得紧,留不得。倒不如杀了他,掌握住这个岛屿。以后所有的资源都属于我们三大家族。”

    沈怜尘淡淡道:“无所谓,我尊重你们的决定。”卡特欣赏的一笑,道:“沈小姐也是做大事的人,没有那些可笑的妇人之仁。”

    沈怜尘淡淡一笑,却没有回话。

    陈志凌脚趾里夹了一个高科技的信号器,这时信号器微微震动了两下。陈志凌知道,这是沈怜尘在下达指示。立刻活捉皮尔夫,活捉后,三大家族会实行强攻,攻占下皮耶尔岛。

    沈怜尘他们在前来时,已经带了gf98式迫击炮,还有榴弹炮,以及高冲……这些精良的装备,加上沈怜尘与贝仔的帮忙。还有洛奇的里应外合,可以说,皮耶尔岛的军力根本没有丝毫胜算。因为最关键的是,皮尔夫会被陈志凌抓住。

    没有了将军指挥,加上内乱,这场战斗绝对可以很快平息。

    卡特在等待着陈志凌带来好消息,他不忘对沈怜尘道:“人这个动物,很奇怪。永远都不会满足,事实上。我们是可以满足皮尔夫的要求,但是他这种贪得无厌的性格太让人讨厌了。所以我们宁可损失大一些,也不能纵容他。现在,我们就要用血淋淋的残酷事实告诉他,人,要懂得适可而止!”

    大约五分钟后,沈怜尘手中的信号器闪烁了一下。这个意思是一切平安。顿了一会后,信号器再度闪烁了一下。这个意思是,我已经见到了皮尔夫。

    陈志凌的心情不再坚硬如铁,他甚至有一些内疚。是对皮尔朱莉的内疚,她现在是如此的信任自己。但自己却不得不与她决裂。

    在将军府的豪华会客室里,陈志凌见到了传说中的皮尔夫将军。这位将军是化劲修为,神光内敛,但肌肉故意松弛,这是麻痹别人的一种掩饰。

    陈志凌的眼神何其厉害,一眼就看了出来。

    近卫团明暗哨交替在将军府里,会议室里,皮尔夫背后就有两名近卫团。暗中隐藏了六名。而且,陈志凌在进会议室前也被严密搜身,就算是皮尔朱莉十分相信陈志凌。但皮尔夫却也是不得不防的态度。

    主要是陈志凌带来的消息太让皮尔夫震惊激动了。皮尔夫也绝对相信女儿的魅力。

    会议室里,皮尔夫高高在上的坐着。陈志凌进来时,他并不靠近,却也站了起来,笑脸相迎。这位将军的英语说的很不错,道:“贵客请坐!”

    陈志凌坐了下去,皮尔朱莉道:“我给你们冲两杯咖啡过来。”说完便走向一边的咖啡壶。

    会议室的灯光雪白一片,皮尔夫满脸横肉均在颤抖,略略激动的道:“陈先生,您说哈曼瑞斯先生会给我们带来一批武器,这件事情您没有开玩笑吗?”

    皮尔朱莉也认真的听着。陈志凌淡淡一笑,道:“如果不是真的,我也不敢到将军的地盘来。”

    这话太在理了。皮尔夫愉快的笑了起来,又道:“不知道我们皮耶尔岛要为陈先生您的义举付出什么?”

    皮尔朱莉嘴角浮现出笑容,转身拿着咖啡过来,给皮尔夫和陈志凌各一杯。陈志凌喝了一口,他还需要逢场作戏,因为沈怜尘那边还没到位。这是需要双方各自配合,把时间把握好。不然陈志凌抓住了皮尔夫,万一下面的人不合作,直接把皮尔夫给干掉了,再把陈志凌堵死在会议室里。那可就不好玩了。

    所以在皮尔夫问出这句话后,陈志凌含情脉脉的看向皮尔朱莉。皮尔朱莉还陈志凌一个甜蜜的笑容。

    随后,陈志凌道:“我什么都不需要,因为我已经得到了最宝贵的东西。”

    皮尔夫哈哈大笑,英雄难过美人关,这笔买卖他觉得太值了。

    “陈先生,下面已经在准备丰盛的晚餐,待会我们一定要痛饮一场。”皮尔夫顿了顿,问出他最关切的问题,道:“对了,哈曼瑞斯先生的人和武器,什么时候会到?”

    陈志凌道:“明天晚上应该就能到。”

    两名近卫团士兵威风凛凛,始终处于一种警戒状态。他们手上持了大火力的冲锋枪,身上穿了闪电衣。这种闪电衣陈志凌知道,一旦触发,里面的电流能将一头牛给击毙。

    同时,闪电衣也有防弹的作用。

    闪电衣的衣领还有与皮肤同颜色的紫胶片,如果敌人从后面摸近,想要割喉的话,绝对割不破这种软胶片。到时候,再触发闪电衣,对手可就死的不明不白了。陈志凌对闪电衣的了解很多,当初培训过。这种闪电衣的造价很是不菲,陈志凌心下恍然,难怪外界传闻皮尔夫的近卫团厉害。

    这时,陈志凌脚上的信号器传来信号。表示已经就位。陈志凌看了眼一旁对自己信任有加的皮尔朱莉,她还是那身紧身皮衣,黑色风衣,是那样的美艳动人。

    陈志凌深吸一口气,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心中默念一声对不起了,脚缓缓变化姿势,蹬在地上。

    吼!陈志凌陡然张嘴,轰隆隆一声巨吼,整个会议室都是一震。不管是皮尔朱莉,还是明哨暗哨的耳膜俱都发麻。那杯子直接被震碎。

    刷!陈志凌如一道闪电泪光,一个弓箭步,十米的距离,陈志凌一步就已踏到。

    两名近卫团士兵,还来不及反应。陈志凌双指分别一弹,两道暴龙真气点射而出。直接穿透两名近卫团士兵的头颅。两人当场暴毙。

    接近六名暗哨反应过来,立刻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