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无限制轮回作战
    .. ,兵王传奇

    苦竹眼中出现恍然的神色,随后道:“我记得当初沈默然刚进基地里,他的任务也特别的难,特别的多。而其他的队员,一般不是龙蛊队员。任务少之又少,就算有,也是去给龙蛊队员当陪练。其他的龙蛊队员的任务也少,更多的时候,是被首领安排到一些地方试炼修为。那些地方,只有辛苦,却没有性命危险。”顿了顿,老人陷入悠然的回忆,道:“只有沈默然,首领好像是跟他有仇一样。每次都是往死里整,但是偏偏,沈默然这家伙能力强,运气好。不止不死,反倒修为蹭蹭的往上升。”

    苦竹说久了就喘气喘的厉害,他又道:“不过沈默然修为到了如来境界的巅峰后,任务就相对少了。因为到了那个地步,已经不需要危险来刺激,只需要安心静修。”

    朱浩天蹙眉,思索着向苦竹问。“首领给沈默然安排任务往死里整,会不会是首领觉得沈默然是一个有威胁的人,但是碍于他自己订的规矩。所以就想用这个方法来铲除沈默然?”

    “哈哈……”苦竹冷笑,随后剧烈咳嗽,咳嗽完后,面色显出一丝红润,他吃力道:“笑话,首领会忌惮他?要杀他,首领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小子,我告诉你,首领的大势是天道,天地。天地是永恒的,永远不会惧怕任何东西。”他的话里隐隐有一丝自豪。想来虽然恨首领的无情,但是说起他的这个首领大哥,还是会觉得有些自豪。

    沈怜尘道:“前辈您的意思是,首领刻意培养他?”顿了顿,道:“但是首领下面的人才众多,他是天道,他想要杀谁,恐怕没有不成的。他想要什么,也怕没有要不到的。他培养沈默然是为了什么?为了一起追寻仙道?”

    陈志凌也分析道:“我们一直以为,首领培养,锻炼我们。是因为大道三千,说不定那条道就成仙了。可既然这么说,首领就应该给每个成员机会。但照前辈您说的,首领似乎并不在意其余的成员。很大一部分,只是龙蛊队员的试炼品。而沈默然与龙蛊队员之间又有不同。龙蛊队员,首领的意思,就像是养着他们,养肥。沈默然则就是要他成为壮大的狼。他是要培养沈默然为基地接班人?”

    苦竹多看了眼陈志凌,觉得这小伙子思维很敏捷,当下道:“我曾经想过这个可能性,但是后来否定了。天地,是永恒存在的。根本不需要接班人。首领的性格,说穿了,他根本不在乎这个基地。基地是给他提供一些帮助的物品,一旦他成仙得道,会将基地弃之如敝履。所以接班人一说,很荒唐。”顿了顿,道:“不过现在我看出来了,首领培养沈默然,又培养你。而你们两人的共同点,是皇者命格。而首领的命格更是霸道,乃是皇者中的王者!”

    沈怜尘一众全部陷入深思中,感觉听了苦竹的话,对首领,对造神基地更加的不理解了。以前是觉得造神基地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让所有人一起追求仙道。但现在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而且,沈怜尘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

    沈怜尘沉吟道:“养肥龙蛊成员,而一般的基地成员也就是纯粹的养着。”她看向陈志凌,道:“有没有觉得,我们人类养猪是什么目的?给一头猪再多吃的,喝的。最后的目的,不是卖掉,就是杀掉吃了。”

    陈志凌心下一沉,他感觉到了似乎有一个很大的阴谋在笼罩着。但却无力挣脱,所有的人都无力挣脱。就像是一群猪,明知道被圈养着,将来长成了,等待的就是被杀。但它们依然只能背圈养着,接受它们的命运。

    “你们不用太悲观!”苦竹这时候意味深长的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但是,他这盘棋下的很大。一旦有一天,这棋中的棋子挣脱了棋盘的束缚。他必定会作茧自缚,而你们想要一线生机,那就是挣脱棋盘。”

    挣脱棋盘,谈何容易!

    不过沈怜尘一众却也不会因此灰心,他们的心志怎会如此容易被击溃。

    “多谢前辈为我们解惑。”沈怜尘又道:“但是不知道,我们可以为前辈做什么?只要我们能办到的,我们一定会办。”

    “我被困在这里,整整……数一数,三年了。三年中,老头子我从没动过一下,没离开过这个床。”苦竹的语音里充满了苦涩,痛苦。道:“老头子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被你们推出去,看一看这片天空,看一看月亮的样子。痛快的洗个澡,然后体面的死去。”

    沈怜尘与陈志凌对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苦竹三年没动过,这是由于首领的命令,不许动!

    如果自己这一行人,胆敢违背首领的命令。恐怕后果不堪设想。首领是天道,他自己的亲弟弟,只因为说了一句话,便遭到这样残酷的对待。那就更别谈自己这一群人了。

    好在苦竹道:“可惜,没有人敢违背首领。我也不会因为老头子我的自私要求,害了你们。”顿了顿,道:“不过,我对你们有个请求。你们将来,如果遇到了无限制轮回对抗战时,务必来找我一次。”

    “什么叫做无限制轮回对抗战?”朱浩天微微一惊,问。

    苦竹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神色,道:“我不会告诉你们,但是,你们来找我,我会告诉你们一些规则的秘密。也只有那个时候,你们才能去帮我传达一句话给首领。总之,真有那一天,你们一定要来找我。否则到时候,遭受灭顶之灾,可别怪老头子我没提醒过你们。”

    沈怜尘点头,道:“好的,前辈。到时候我们一定会来找您。”顿了顿,道:“那我们先告辞了。”

    苦竹嗯了一声,微微叹息,道:“去吧,去吧。替我向外面的月亮问一声好,还有太阳。我很久没见过它们了。”

    陈志凌听的心中一阵酸涩,一个老人,在这样的状态下。没有亲人可想,唯一想念的只有太阳,月亮。那他内心该是多么的悲寂。

    “对了,前辈。”陈志凌道:“前辈以前在执法队,不知道修为是什么程度?”

    “如来中期!”苦竹淡淡回答。

    陈志凌与沈怜尘都是一惊,陈志凌道:“您修为如此之高,怎会苍老的如此之快?”

    苦竹面上闪过苦涩,道:“我被首领大雷音吼散了心中的敏感,所有的气脉,气血都出现了紊乱。再也控制不住,我也找不回当初练功时的灵感,修为算是全部废了。”

    陈志凌与沈怜尘大惊失色。要知道,这可是现实世界。不是武侠小说里,能够如无崖子传送内功给虚竹。能够如卓一航被废掉气脉,失去所有功力。

    现实世界里,修为就跟**的力气一样。力气是不能废掉的。而如来的修为,已经将身体淬炼得完全完美,首领却能用吼声,将如来之身的身体机能完全破坏掉。那首领的修为到底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前辈,您可知道,首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沈怜尘忍不住问。

    苦竹喘了口气,道:“首领,他是我亲大哥。虽然他待我残忍,但是站在一个客观的立场上来看。上下五千年,他这样的人物,只出现了一个。如果硬是要找一个可以跟他比肩的,唯有春秋时代的……李耳!”

    李耳……沈怜尘一众人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李耳何许人也,道教创始人,中华大地上,伟大的哲学家。老子!

    陈志凌咳嗽了一声,道:“这个,首领与老子,是两个不同概念的人。这个不好相提并论吧?”

    苦竹哂笑一声,道:“老子是开山立派的人物,首领何尝不是。若没有他,如今的武学境界,何人可以到达如来?如来之上何人可以参透?他的智慧,你们永远想象不到。金蚕蛊的神妙你们都见识到了。”

    陈志凌道:“苦竹前辈,据我所知,我师父无为大师的如来境界是他老人家自己参透的。还有我师姐流纱公主,同样是如来境界。但却与首领无关。”

    “无为……”苦竹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说的无为应该就是当初,被首领传授了一套洗髓诀,从而才正式登上了如来之境的那个和尚。”他顿了一顿,道:“你既然说你是无为的徒弟,应该也会那套独门的洗髓诀,演练给老头子我看看。一看便也知道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陈志凌点头,当下众人让开。陈志凌深吸一口气,开始演练无始诀。

    很快演练完毕,苦竹脸上闪过不以为然的神色,道:“你这套洗髓诀,跟首领教的大为不同。但是根基却是首领的。”

    陈志凌与沈怜尘无话,他们自然相信苦竹不会来骗他们。因为毫无意义。

    无可否认,首领是绝顶的人物。如今的武学盛世,便是由他开启。

    沈怜尘问出心中最想知道的疑惑,道:“苦竹前辈,那首领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

    苦竹摇头,道:“不知道,很早前就是混元一体了。现在,估计是人中仙了。神魂的大道是鬼仙,不过这世间却从未出过鬼仙。都是前人的揣测。武学之道,本来连丹劲,通灵,如来都是前辈们的揣测。但现在已经被首领全部参透,那么,武学的最终大道,应该就是人仙!人仙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什么样子,恐怕也只有首领才知道。”

    沈怜尘一行人随后告别苦竹,出了港口。驱车前往洛杉矶繁华地区。

    今天得知了首领的很多秘密,但越是知道。众人心中越是沉重。

    所以这一刻,沈怜尘提出大家去喝酒,陈志凌一行人都是赞成。

    这一夜,在一家重金属的酒吧里。陈志凌一行人喝着酒,看着艳舞女郎的钢管舞表演,狂暴的嗨曲将人的耳朵都要震聋。但心灵深处,却觉得这儿可以肆无忌惮,很放松和安全。

    陈志凌从酒店的套房醒来时,已是早上九点。阳光明媚,这儿是十层高楼,从落地窗往下看。下面的洛杉矶城市,已经繁华喧闹。

    白天的洛杉矶,夜晚的巴黎!所以,洛杉矶的白天才是其韵味所到之处。

    陈志凌跟许晴和叶倾城分别打了个电话,跟两女说了会家常。陈志凌觉得心里惬意多了。

    随后大家汇合,一起吃过早餐后。赶回香山的造神基地。

    造神基地永远是老样子。恢弘,巍峨,肃穆,一层不变。

    里面的风景很好,黑衣执法队肃穆尽责,像是永远没有感情一般。

    沈怜尘一众先回到了在造神基地里,属于华夏队的公寓里。

    公寓里虽然长期没住,但是里面依然打扫干净。被套什么的,全是干净清新的。

    大家坐下来各自休息,需要喝的,打个电话。服务员马上会送来。

    沈怜尘坐在茶几前的沙发上,她拿出一个水晶盒子,放到茶几上,道:“属于林岚的那条龙蛊,在这个盒子里。以后有合适的成员进来,必须服食这条龙蛊。至于找成员的事情,你们可以各自留意一下。”

    提到招新成员进华夏队这个问题时,陈志凌的眼神黯然下去。

    客厅里的窗帘没有拉上,阳光明媚的照射进来。

    林岚真的已经离开了。沈怜尘和朱浩天他们都不会理解陈志凌和林岚之间的关系。算了,算了,不要去想了。陈志凌撇开了这种伤感的情绪。

    商量完毕后,沈怜尘道:“大家就先在基地里自由活动,随时保持联系。下任务时,我再给你们电话。”

    陈志凌一个人出了公寓,基地的庄园里,满是掩映的泡桐树,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儿。这时是上午十点,四月的天气是个让人舒畅惬意的天气。一阵清风迎面吹来。让陈志凌每个毛孔都感到了舒畅。陈志凌一路走过去,看见了许多基地的成员。他们把这儿当做了乐园。也是,对于他们来说,基地给他们提供一切。他们的任务少,压力少。又有金蚕蛊给他们无上的能力,他们自然可以快乐无垠。

    但,陈志凌看着他们,总觉得,他们就像是一群被首领圈养起来,快乐的肥猪们。那自己是什么呢?是一头有了思维,看到了不幸的猪?同样也只能接受,但却比其他的猪多了痛苦,害怕,惶恐。

    这么说来,陈志凌宁愿希望自己无知一点。无知即是幸福!

    一片天然园林前,风景甚好。园林前是喷水池,喷水池前的长条椅上,坐了一名娴静的m国金发女郎,却是正在看一本……简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