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海青璇的表白
    .. ,兵王传奇

    回到别墅,停好车后。

    陈志凌下车,在庭院的太阳伞下,看到了许晴抱着妙佳,正在给妙佳用奶瓶喂奶。小家伙很健康,脸蛋红扑扑的,总爱格格的笑。

    许晴扎着松散的马尾,穿着白色风衣。美丽,纯净,却又娴熟。还未走近,就已闻到她身上,沁入陈志凌心脾的天然体香。

    “兰姐呢?”陈志凌自问自答:“是不是送彤彤上学去了?”说着来到许晴身边,自然的抱过妙佳,给小家伙喂起奶来。

    许晴应了一声,她抬头看着陈志凌。忽然间却眼眶红了。她是很坚强,可现在,单独在他面前,已经不需要坚强。陈志凌柔肠大起,痛惜万分。将许晴也揽进了怀里。

    这一天,对于陈志凌来说很忙。他要去见乔老,见乔老的时候顺便见到了楚镇南,铁牛。

    是在中南海的警卫局里见的。

    警卫局对于陈志凌来说,很熟悉。却又很陌生。景物在,里面的同事也没怎么变,但这一年多,对陈志凌来说,内心已经沧海桑田。

    楚镇南给陈志凌颁发了军功章,荣誉勋章!乔老一直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楚镇南知道老首长的心思,当下对陈志凌微微叹息,道:“我们都知道,国家委屈了你。但你是军人,你应该明白我们在国际上的处境。m国,俄罗斯紧紧的盯着我们,就是想要看我们出错。我们的国家,内忧外患,我们需要和平发展。所以,个人的得失荣辱,不在考虑之内。即使在沙漠里,出事的是我的亲生儿子,我和老首长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陈志凌并不是圣人,对国家理解是一回事。但并不代表陈志凌心中就是没有怨怼。

    在那样绝望的处境里,一分一秒都是煎熬。尤其是在知道,祖国一直在关注着,却未有任何行动。那一刻,他真的很愤怒。

    乔老站了起来,他显得有些苍老了。“有些累了,我先去休息,你们慢慢聊吧。”经过陈志凌身边时,陈志凌不自觉的敬标准的军礼。

    这是他一辈子尊重的老人!就算有恨,但还是忍不住尊重。

    乔老也停下了脚步,轻轻拍了拍陈志凌的肩膀,道:“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特别喜欢你。”

    这一句话,陈志凌绝对相信。因为那一次,是在阅兵中。大家全部站的笔直,迎接乔老的到来。乔老看到陈志凌时,表现的很不同。特意的跟他说了几句话。而后来,屡次闯祸,也是乔老发话救的他。

    陈志凌所有的怨怼都消失无踪,眼眶微微一红。他的情绪,在乔老面前显得有些小孩子气。来的快也去的快。

    乔老微微一笑,道:“你早已经是我的孙女婿,在我眼里,你比我那些不成器的孙儿们要宝贵多了。”

    这一天晚上,在许晴的卧室里。许晴躺在陈志凌的怀里,陈志凌拥着她。两人有说不完的情话,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陈志凌迷醉的吻着许晴,似乎永远也吻不够,爱不够。

    这一夜,两人不知道激烈的做了多少次。最后许晴都要软成水了。

    一夜荒唐且不细说,第二天,海青璇约见了陈志凌。

    约见地点并不在餐厅,而是在一座四合院内。

    四合院处于王府井附近的老巷子里。

    陈志凌来到四合院时是下午一点。阳光明媚,四合院外有参天古树,绿树成荫的感觉很不错。很有古意。

    陈志凌先见到的是一身绿色挺拔军装的段鸿飞!

    段鸿飞看起来二十三岁,小伙子长的很精神帅气,板寸头。

    陈志凌一出现,段鸿飞便标准的敬了一个军礼。随后爽朗的喊道:“陈大哥,我叫段鸿飞!”

    陈志凌听海青璇说过段鸿飞,段鸿飞身上有种凛然正气,而且很豪爽。这让陈志凌第一眼就有了好感。也回了个军礼,道:“你好!”

    “陈大哥,我这辈子,第一佩服的就是青璇姐。但现在,我第一佩服的就是你。陈大哥,你要不让我做你的兄弟,我就跟你急。”

    陈志凌哈哈一笑,觉得这家伙真是太可爱了。

    说话间,海青璇在大堂前出现。她今天的打扮着实古怪,至少陈志凌觉得古怪。因为这位铁血姑娘,穿的是家居服,系了围裙。

    虽然这样打扮很美,很有烟火气。但陈志凌和段鸿飞都觉得说不出怪异。段鸿飞向陈志凌笑道:“青璇姐说要亲自做菜,我其实很怀疑会不会吃坏肚子。”

    在见到陈志凌这一瞬,海青璇的眼眸垂了下去。随后,她却又抬头微微一笑,道:“饭菜马上就好了。鸿飞你摆桌子,拿碗筷!”

    段鸿飞眉飞色舞的道:“好嘞!这辈子还能吃到青璇姐做的饭菜,我算是上辈子造福了,哈哈!”

    海青璇做了四菜一汤,一个清蒸鲈鱼,特别的色香味美。还有一个土鸡火锅。

    吃的时候,味道算不上很棒。但却是地道的农家风味。陈志凌与段鸿飞吃的很香。海青璇也是豪爽之人,开了飞天茅台。段鸿飞这小子,在战场上诡诈如狐,但与陈志凌相处时,却毫无心机。喝酒,敬酒,欢快的很。

    在段鸿飞的豪爽叫嚷下,这酒喝得特别的快,特别的爽。一杯一杯,喝时还不觉得怎样,喝过之后,后劲上来。段鸿飞都有些疯言疯语了。

    “娘的,陈大哥,再来!”一个小时后,段鸿飞倒在桌上,嘴里还在叫着要跟陈志凌喝。只听他胡言乱语的道:“娘的,陈大哥,我为什么没早点认识你呢?娘的,俺一直觉得这世界上那有人配得上俺青璇姐啊。也只有俺才勉强配得上。现在我杂感觉,陈大哥你就特配呢?”

    他又喊着喝,随后又继续道:“俺不爽,但俺还是觉得陈大哥你好。”

    这些醉话说的很可爱,却也足以证明段鸿飞内心洒脱,是个豪爽真汉子。

    陈志凌虽然也喝了很多,但他并未醉。他不想醉时,怎么都不会醉。

    海青璇喝的也不少,她同样也没醉。她与陈志凌之间有种默契。陈志凌觉得海青璇是想等段鸿飞醉后,跟自己单独谈点什么。

    “你出来一个小时了,该回去了,我送你出去吧。”海青璇站了起来,向陈志凌说。

    这时的她,没有系围巾。头发也第一次顺滑的披着,有种特殊的英气,也有种说不出的勾人女人味。

    陈志凌微微意外,却也没多说。

    四合院外是巷子,属于燕京的老巷子。离外面街道有两百来米。两人并肩走着,海青璇走的很慢。她突然开口,轻声而幽幽,道:“这些天,我过的不算好……”

    夏天已经快要到了,从巷子的另一边,有一棵枝叶繁茂的老树伸进了巷子的上空。

    四月的阳光,像是温柔的情人。灿烂却不够灼热,尤其是在午后的穿堂风吹过时,那股沁入皮肤的惬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陈志凌一身白色衬衫,白衣如雪,配合他干净清秀的气质,有着让任何女性着迷的魅力。

    海青璇呢?她出来时换上了米色的风衣。身材修长,被风衣很好的衬托出来,长发飘飘,是那样的动人心魄。

    两人走在一起,真像是天作之合。

    在海青璇说出这般突兀的话后,陈志凌呆了一下,现场气氛变的有些怪异。两人不由自主的同时停下了脚步。

    海青璇没有看陈志凌,自顾自的道:“从你躺在那间卧室里时,我一直在想。当初在沙漠里,我为什么要逃开?我为什么最终还是做了逃兵?”

    陈志凌微微一怔,随即诚恳的道:“青璇,那件事情,你没有一点的错。如果我跟你的情况调换,我也会为了你的牺牲,努力的逃出去。”

    海青璇凄然一笑,道:“你知道吗,你出事后,有很多人都在关心你,为你痛哭。我站在角落里看着,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觉得我很卑劣,谁都有资格为你伤心。但我连这个资格都没有,我如果伤心,不过是猫哭耗子假慈悲。”顿了顿,她一口气说完,道:“你不要打断我。我也一直在想,如果死的那个人,不是你,而是一个别的男子。我会不会这样痛苦?答案是……不会。”

    陈志凌的身躯微微颤抖,他已经预料到了海青璇想说什么。他不想听到,他不能接受海青璇的感情。他也不想失去她这个朋友。当是男人的自私,暧昧心理也好。他都不希望,因为拒绝她,而让两人成了陌路。

    但陈志凌无力阻止!

    海青璇也终是说了出来,道:“陈志凌,我之所以痛苦。不为自责,不为我抛下了你。只为,我喜欢你。其实用喜欢不合适,但那一个字我说不出口。”她又顿了顿,这一刻,她比陈志凌冷静,镇静的多。

    海青璇微微一笑,道:“你不要怕,我不是在表白。儿女私情不是我考虑的范围,我当初带这么多兄弟,这么多兄弟都是为了一个宏愿而聚在一起。尤其是已经牺牲了这么多的兄弟,那么接下来,我更应该一直带着剩下的兄弟们坚定的走下去。我之所以跟你说出来,是因为我要斩断这份情愫。勇敢的正式我心中的魔障,所以才能破除魔障。无论是感情还是敌人,我不会逃避。”

    陈志凌微微讶异的看向海青璇,海青璇的脸蛋显得光滑水嫩,阳光照射在她脸蛋上,似乎沾染了一种圣洁的光辉。

    陈志凌对海青璇肃然起敬,她绝对是一个奇女子。

    随后,海青璇道:“我就送你到这儿吧。明天,我会和鸿飞离开燕京。我们接到了南非的一个任务。你不用来送我们。”洒脱,率性!丝毫的不拖泥带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